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蘭萬靈案背後的5大迷團

蘭萬靈公司( SNC-Lavalin )一案引起加拿大政壇震動。圖為位於蒙特利爾的蘭萬靈公司總部大樓。(Paul Chiasson/加通社)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編譯報導)魁省工程與建築巨頭蘭萬靈(SNC-Lavalin)公司賄賂一案初審已在蒙特利爾進行,并全面進入起訴程序,此後1年內就有可能進入刑事審判程序。

如果特魯多政府活動成功,為蘭萬靈爭取到延後起訴協議(DPA),就不會有刑事審判,只能聽到目前初審過程中,自由黨總理特魯多與前司法部長王州迪兩人之間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各執一詞,外界永遠也不可能了解其背後的貪腐有多嚴重,蘭萬靈對政府的滲透到底有多深。總體說來,以下5個方面,將永遠成迷。

1、行賄到底有多普遍?

蘭萬靈面臨刑事指控,主要與賄賂利比亞政府有關,包括4,800萬巨額賄賂利比亞官員,蘭萬靈高管掏公款請利比亞前獨裁者卡扎菲兒子坐豪華遊艇,為其買春,以換取利比亞政府巨額工程合同。

如果爭取到調解協議,蘭萬靈雖會被巨額罰款,但皇家騎警和公訴方歷時7年蒐集的犯罪證據,就不會公之於眾,外界也就無從得知除利比亞巨額賄賂案外,是否還有其它賄賂罪行。

CBC和《環球郵報》2013年的調查顯示,蘭萬靈在預算中用密碼隱藏全球工程非正式款項,蘭萬靈多名員工指證這些都是用行賄專款,這些非正式款項流向的國家有尼日利亞、贊比亞、烏干達、加納、印度和哈薩克斯坦等。

截至目前,蘭萬靈還沒有任何高管或個人因這些巨額賄賂案被定罪。蘭萬靈在利比亞行賄一案是否能進入刑事審判,人們拭目以待。

2、蘭萬靈管理層涉入有多深?

截至目前,僅蘭萬靈前首席建築官艾薩(Riadh Ben Aïssa)已對行賄利比亞官員和通過瑞士銀行帳戶洗錢數千萬指控認罪,並在瑞士被判2年半監禁。至於還有什麼其他高管牽涉進來,蘭萬靈如何利用皮包公司和瑞士帳戶在全球行賄拉工程,只能等艾薩在加拿大審判席上指證。

蘭萬靈方面,一方面指責艾薩是個戲精無賴,另一方面對所有指證一概不承認。蘭萬靈前CEO拉馬瑞(Jacques Lamarre)2014年曾對CBC說,所有麻煩都是艾薩搞出來的。

蘭萬靈如果爭取到延後起訴協議,艾薩也不用出庭作證,蘭萬靈高管也就高枕無憂了。

3、偷渡卡扎菲之子一案水有多深?

蘭萬靈在利比亞行賄一案中,還牽涉到兩名蘭萬靈高管在利比亞內戰中,通過非法渠道將利比亞前獨裁者卡扎菲之子——薩迪卡扎菲(Saadi Gadhafi)及其家人偷渡到墨西哥。

2011年卡扎菲在內戰中倒台後,加拿大顧問萬尼爾(Cynthia Vanier)和蘭萬靈副總裁羅伊(Stéphane Roy)在墨西哥城被墨西哥警方拘捕,被警方指控與他人合夥偽造護照,將薩迪卡扎菲及其家人偷渡至墨西哥藏匿。

隨後,萬尼爾作為主謀被判18個月徒刑,但隨後以法律權利被侵犯獲釋。羅伊於2014年返回加拿大後被皇家騎警指控參與此案及利比亞合同行賄一案。後因延誤原因,此案於上月廢棄不再受理。

關於此案,人們只知道這些,更多背後詳細過程,外界從未聽聞。和對待艾薩一樣,蘭萬靈也是指責羅伊和萬尼爾兩人是戲精加無賴。不僅如此,還打起官司把兩人告了。此次蘭萬靈一案如果進入司法審判程序,更多細節相信不久會大白於天下。

4、對特魯多政府影響到底有多大?

2015年出任蘭萬靈執行官的布魯斯(Neil Bruce)一直堅稱,蘭萬靈公司及其員工沒做過任何見不得人的事,也沒要求過取消指控,沒要求過享受司法豁免特權等。

然而,布魯斯本人和蘭萬靈其他高管一直以來都在遊說特魯多政府,想搞特權免除司法起訴。數據顯示,蘭萬靈在60個不同場合,針對外國政府行賄一案指控,遊說過聯邦官員,給政府施壓,要求延後起訴,減輕處罰等。

目前,國會司法委員會還在調查總理辦公室在蘭萬靈一案中的司法干預一事,聯邦操守專員也在調查此事,但蘭萬靈對政府遊說影響力到底有多大,目前尚無正式調查。也就是說,蘭萬靈一旦爭取到延後起訴協議,外界永遠也不會知道蘭萬靈對特魯多到底遊說到什麼程度。

5、非法政治獻金水有多深?

目前,蘭萬靈一案,人們關注的焦點都在司法干預和外國政府行賄等政治層面,幾乎沒人關注蘭萬靈長期以來的非法政治獻金行徑。2013年,蘭萬靈曾被發現搞非法政治獻金,蘭萬靈高管被命向幾名指定候選人獻金,並被承諾捐出的錢今後會以公司獎金返回。

加拿大競選局(Elections Canada)經過調查,對蘭萬靈一名資深籌資人提出指控,此人於當年11月認罪,承認向自由黨和保守黨非法獻金11.7萬元。

除此之外,蘭萬靈還有何人參與?蘭萬靈到底想從中撈到什麼好處?外界一無所知。競選局最後也放過蘭萬靈,於2016年達成一個協議,對籌資人罰款2,000元等方式了結此案。根據協議,競選局同意不再追究其它高管是否參與此事,也不追究涉事的黨派,只責成他們退款。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