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劉鶴赴美 北京會同意減少網絡控制?

在中美貿易高級別談判前後,有外媒呼籲美國不要再容忍中共對互聯網的封鎖。圖為大陸一家網吧。(GOU YIGE/AFP/Getty Images)
人氣: 86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3日訊】最新消息顯示,中共副總理劉鶴一行已在4月1日啟程前往美國,雙方新一輪貿易談判將在3日舉行,而剛剛在北京結束的談判中開始涉及到中共網絡安全法、跨境數據流動以及雲計算等高科技議題。這些議題曾經被北京視為禁區,如今在北京因國內經濟壓力迫切希望達成貿易協議的前提下,北京當局對此問題似乎有所鬆動。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讓美國不滿的是,在2017年頒布的中共網絡安全法中,制定了數百條管理軟件、路由器、交換機和防火牆等產品的規則和標準,其不僅針對中國公司、公民,也針對跨國公司,包括科技、能源公司和銀行。其施行的結果就是要求在中國運營的美國企業不得不將敏感數據存儲在中國境內,接受中共有關部門的安全評估,從而迫使他們傾向於選用中國並不安全的服務器、路由器等網絡設備,這使得他們增加了在華運營的難度。而違規的公司面臨的是被吊銷經營許可和執照的危險。

此外,美方認為,中國阿里巴巴等雲計算服務商可在美國自由發展業務,但中共對美國雲計算等高科技產業處處設置壁壘,中共的互聯網過濾和審查明顯就是在阻撓美國公司雲計算的發展。

這也就是為何在剛剛結束的談判中,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就此問題向北京施壓,並曾拒絕了中方提出的一個不夠具體的方案,而在本週的談判中應該還會繼續涉及此問題,北京到底會做出多大的讓步呢?

筆者推測一種可能是北京雖然會提出讓步方案,但做出重大讓步的可能性不高,因為放開雲計算等互聯網產業,放棄部分網絡過濾和審查,這將影響到中共的數據監控和網絡防火牆,而這种放棄帶來的政治風險,即讓更多「牆內」的民眾看到不同於中共宣傳的世界,從而加劇唾棄中共,北京當局或許難以承受。

非常滑稽的是,號稱擁有全球第一的7.51億互聯網用戶、3,041萬公里光纜線路,業已建成全球規模最大的4G網絡的中共國,卻是世界上封鎖、控制網絡最為厲害的國家。據說當今世界只有兩個國家不能直接登錄Google,一個是朝鮮,一個就是中國,而後者所擁有的互聯網技術也是前者所無法比擬的。

也是在這個奇葩的國度,修建了臭名昭著的防火牆,而「翻牆」也隨之成為了熱詞,每天「翻牆」看世界的中國人數以百萬計。就連美國川普總統2017年訪華時,都要使用美國提供的獨立的通訊設備,隨行的記者也要使用美國公司提供的VPN。這是對號稱「四個自信」的中共政權怎樣的諷刺?!

中共政權為何要拚命封鎖網絡,阻止人們看「牆外」的風景?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恐懼中國人了解真相。這些真相包括中共自成立起撒下的一個個謊言,其在歷次運動中迫害死的中國人數、中共黨魁的真面目、「六四」真相、法輪功真相,等等。如果說早年沒有互聯網或者在互聯網不發達時期,中共可以利用媒體、學校洗腦等方式給中國人灌輸假象,欺瞞民眾,那麼,在互聯網如此發達的今天,在網民越來越多的情況下,中共在傳統的方式上,又加上了網絡封鎖、鉗制社交媒體等手段。

去年,美國《紐約時報》發表了題為「習近平論國家安全:讓他『夜不能寐』的五大問題」的文章,其中透露讓習近平夜不能寐的五大問題之一就是「互聯網對中共的威脅」。

為何互聯網會對中共構成威脅?那是因為如果中國人都了解到中共骯髒罪惡的歷史,了解到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對學生的殘殺,了解到中共黨魁的醜惡嘴臉,了解到中共對世界的危害……中國人必將從內心徹底拋棄中共,那時的中共還能存在多久呢?

也正是基於此,中共不願踐行當年加入世貿時的承諾,不願開放互聯網,反而加大了封網的力度。

去年,在川普的強力施壓下,中共商務部曾發布《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取消了22個領域對外資的限制,但在針對互聯網和相關服務業,依舊禁止投資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網絡出版服務、網絡視聽節目服務、互聯網文化經營、互聯網公眾發布信息服務等。原因如上。

那麼,在新一輪談判中,北京願意在多大程度上放開雲計算等互聯網產業,放棄部分網絡過濾和審查,放棄部分互聯網不姓「黨」、允許美國相關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呢?筆者並不樂觀。其結果就是雙方無法達成美國所期望的「好協議」,貿易談判無果而終。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北京為了達成貿易協議,在國內政治博弈中有所交代,會作出重大讓步,但在具體執行過程中會設置重重壁壘。這樣做的後果必將會引發早已視中共為敵人的美國的反彈,同樣是得不償失。

無論是哪種結果,北京都是最大的輸家,而且北京也清楚,未來面臨的挑戰並不限於此。

有意思的是,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在3月29日接受採訪時,就民眾關心的互聯網監管問題表示,俄羅斯不會按照北京的監管模式來限制互聯網。他還不無譏諷地說:「即使在中國,那種管理互聯網的方式也沒有達到起先的目標。我們更不會像北京那樣地封閉互聯網,不會有那樣的防火牆。」

梅德韋傑夫一語中的。儘管北京當局花費巨資修建防火牆,打造各類網絡監控,但「翻牆」的人數是有增無減,了解真相的中國人是越來越多,互聯網的特性決定了其徹底封鎖網絡不過是痴人做夢。既然如此,互聯網對中共的威脅也必將持續到中共垮台的那一天,而在推動中共垮台的過程中,互聯網的作用絕不可低估。#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4-03 5: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