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林:人間地獄(2)

人氣: 66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4月22日訊】楊天水在1989年民運遭到中共野蠻鎮壓,抗議領袖紛紛逃亡之際,奮起抗爭,在南京創建了民運組織「中華民主聯盟」。

這是當時中國規模最大的、抗爭意志最堅決的抵抗組織。但是他們很快被當局察覺,繼而鎮壓。楊天水作為領袖,被判處十年監禁。
儘管在監獄裡因為默默無聞而受盡苦難,也得不到國籍人權組織的關注。出獄後的楊天水卻毫不氣餒,到處拜訪民運人士。
他也多次去安徽找我。他置安危於度外,想把民運組黨運動進一步向前推進。他要組建民主黨蘇皖委員會,多次力邀我加盟。
楊天水還是一位傑出的作家,是美國筆會榮譽會員。我查他的履歷時,偶然看到我入獄後,他寫的一段文字:
「真正的詩人是這樣的人,他超乎功利主義,為激情所推動,追尋美好與正義,厭憎任何類型的暴虐、殘忍、庸俗和卑鄙,他不但用文字、聲音吟詠歌唱,還會用生命作為代價,抵抗人間的醜惡,呼喚美好社會和人類尊嚴。張林就是這樣的詩人。」
我感到慚愧。因為楊天水才是才華橫溢的詩人、思想深邃的作家、義無反顧的自由捍衛者、獻出生命的暴政抵抗者!
當時民運幾乎處在最低潮狀態,敢於出面公開挑戰中共極權體制的民運人士所剩無幾。當時最勇敢的網絡作家是東北教授鄭貽春,他的文章慷慨激昂,把共產黨揭露的體無完膚。
劉曉波在北京聚集了一群自由作家,利用西方政要和外交官的關注和特別庇護,擁有較大活動空間。而外省的民主志士,處境比較艱難。
像江蘇楊天水、貴州陳西、四川劉賢斌、安徽的我,尤其危險。因為地方當局往往無所顧忌,我們也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所以常常成為中共打壓的犧牲品。
2004年下半年開始,楊天水開始遭遇一系列打擊,江蘇國保動輒扣押他。我則稀裡糊塗被綁架,遭到毆打,受到死亡威脅。
這期間我和楊天水利用網絡平台互相救援,交替衝鋒掩護,滾動前進。但是我們的力量太微弱了,我常常有不祥之感。
那次綁架對我的精神傷害很大。我以前是無所畏懼的,即便共軍數以千萬,我孤身一人也敢挑戰。但是遭遇綁架之後,我開始害怕陌生人。尤其是成群結隊、面如土色的男女幫伙。
楊天水力邀我去杭州修整,我在那裡見到陳樹慶、王榮清、陳龍德等浙江民運人士。我們能夠明顯地感覺到有人在附近監視我們。
我和家人聖誕節前回到安徽,馬上得到楊天水被拘捕的消息。我寫了一系列文章呼籲營救。楊天水組黨的一個助手,突然急切地要去協助我繼續組黨。我相信他是當局派出的特工,一再堅辭,他才悻悻離開我家。
沒想到一個月後,我就第七次鋃鐺入獄,再也沒有機會與楊天水並肩作戰。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4-22 1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