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教師接連被下課 中共恐懼什麼?

近日北京清華大學的王國維紀念碑被曝因題有「自由、獨立」等字,在校慶之際遭藍色鐵皮圍住,引發熱議。(網絡圖片)

人氣: 117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7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前不久清華大學迎來了108周年校慶,卻遮擋了陳寅恪撰寫的國學大師王國維紀念碑。遮擋的原因可能是碑文中有一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這與北京要求的高校「七不講」是衝突的。

北京不允許老師在課堂討論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等,也正因此,大學教授因言獲罪的人越來越多。

從華東師大張雪忠、北師大史傑鵬,到貴州大學楊紹政、廈門大學尤盛東;從北京建工許傳青、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翟桔紅,到重慶師大譚松、北京清華大學許章潤,大學教授接二連三被下課。其中很多人是被學生告密而受到處理。

不到6年時間,有30多位大學教授先後丟職,使教師這個被稱為「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一下變成了當今中國「最高危職業」。大學校園告密頻發,「教書匠」接連被打壓,儼然文革再現。那麼北京當局大權在握,為何還要打掉「教書匠」的飯碗?這個社會還有什麼是安全的?北京到底在害怕什麼?

「告密文化」是中共統治下的特色

大家知道,告密文化是中共統治下的特色,文革時期最嚴重。學生舉報老師,孩子舉報父母,夫妻、同事互相舉報。毛澤東為了一己野心,大搞愚民政策,把整個社會變成了一個大監獄,人人不寒而慄。那時候,在自家說話都得小心翼翼,害怕「隔牆有耳」。

但是經過幾十年,告密風又在大學校園登堂入室了。雖然是極少數,但是教授被打壓,很有寒蟬效應。

其實學生告密只是其一,在大學裡還有一種組織安排。北京某高校退休的孫教授介紹,大學每個教室都有攝像頭,「中控室」完全能看到老師講課的情況,聲音、圖像都可以錄下來。特別是「領導安排」的,對那些「平時講課不當、出軌」的重點老師,「已經作為重點盯著了」。

這讓人想到了奧威爾筆下的《1984》,「老大哥」會無時無刻地看著每一個人。中國高校的情況,意味著「老大哥」已經完全進入了校園課堂。老師的一舉一動,都在「老大哥」的視線範圍。

人民大學退休教授張鳴向美國之音表示,老師遭告密「基本都是惡意的」,是當局「在縱容、鼓勵揭發老師,這個課很難講下去了」。

他指出,老師被整肅,使不少大學教授心灰意冷,有的甚至萌生「不想幹了」的想法。現在「就是像文革」,呼籲也沒用。「這個問題由來已久,愈演愈烈」,現在是難受的時候。

香港浸會大學高級講師呂秉權也指出,「敢言和有良心的老師受到各種報復」,就是「文革回潮」。他表示這幾年,當局對大陸的學術界和其它不同領域,來了一個大清洗。

知識群體「唇亡齒寒」的憤怒

「天上的星星數不清,清華園出了個許先生。天下的營生三百六十般,教書匠的生計怎就這麼難。平地裡下雨水一處流,心裡頭有話你莫開口……」

北大經濟學教授張維迎前不久寫的「信天遊」《這麼長的繩子怎拴不住你的嘴》,裡面有這麼一段歌詞。在許章潤被打壓後,他用嘲諷的筆法,表達了知識群體「唇亡齒寒」的憤怒。

當局把知名經濟學家逼得寫歌詞,把一流的書生弄成了民間藝術家,成了對北京當局的莫大諷刺。除了張維迎,還有賀衛方,這位北大知名教授現在在家裡每天練習書法;知名法學博士于建嶸每天帶著狗流浪畫畫。傳聞是習近平導師的清華教授孫立平,如今驅車遊行天下,成了攝影師。

自由知識分子被噤聲,無法從事學術研究,有的還在敏感時期被要求離開北京。旅美學者吳祚來認為,這是中國學術界的損失,更是北京當局的損失。

他認為習近平應該「向這些有智慧的國家精英真心求教」,聽聽這些人的真話,聽聽一流學者的建言獻策,聽聽真誠批評的聲音。

增加恐怖氣氛 給中國帶來動盪

吳祚來對自由亞洲表示,對學術自由的打壓,是違背常識和法律的。這樣下去,只會增加恐怖氣氛,給中國帶來動盪。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美中貿易衝突等國際問題和國內的深層隱患在逐漸顯現,中共政權極度不穩。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造成北京血壓升高。

特別是中共「逢九必折騰」,今年有不少「敏感事件」紀念日,中共可能認為這都是一個個爆點。說白了,北京當局就是怕這些知識分子的言論喚醒民眾,推翻中共暴政。

藍述指出,為了維護政權,中共不許人們有獨立思想,所以不斷對民眾洗腦。越是獨裁政權,越是瀕臨崩潰,它越是加強輿論管控。如果北京當局真的自信,應該包容批判性的觀點,讓知識分子說話,天塌不下來。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5-17 10: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