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訓誡的武漢醫生被病人傳染 文章遭刪除

人氣 11505

【大紀元2020年01月28日訊】去年12月底,一張聊天記錄截圖被網絡大量轉發,一位醫生在大學同學群內披露,「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消息發布11天後,這位醫生也出現咳嗽、發燒症狀,被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感染。

他告訴大陸媒體,截圖存在斷章取義的問題,關於確診為SARS的說法不準確,自己此後在群內強調過,「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

在群裡發布信息的第二天,他被醫院監察科要求寫一份對於不實信息外傳的反思。1月3日上午,他又去派出所簽了一份《訓誡書》。

1月12日,這位感染醫生住院,CT結果顯示雙肺多發感染,磨玻璃樣病,14日轉至呼吸科隔離病房。此後,他又逐漸出現呼吸困難加重的問題,於24日轉至重症監護室,至今病情一直未有明顯好轉。

《北青深一度》記者聯繫到這位受感染的醫生,以「受訓誡的武漢醫生:11天後被病人傳染住進隔離病房」 為題報導。但目前,該文已被刪除,以下摘選部分訪談內容。

記者:在去年年底的時候,你是怎麼知道的醫院急診科有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醫生:同事之間互相交流知道的。當天晚上也看到了一份武漢市衛健委員會發布的紅頭文件,緊急通知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

記者:醫院是什麼時候收治他們的?怎麼治療的?

受感染醫生:具體我不清楚。

記者:當時知道這個事情後是否擔心過會有傳染性?有沒有做防護措施?

受感染醫生:嗯,擔心。那段時間上下班都開車,不敢擠地鐵。但也沒做防護措施,大意了,覺得和自己科室沒什麼關係。當時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記者:你是在哪裡發布的消息?

受感染醫生:12月30日下午5點多在大學同學群發布的消息。我的同學基本都是一線醫生,我當時是想提醒同學注意防範。我也知道這屬於公共衛生事件,發布這類消息有風險。我在群裡反覆強調不要外傳,但還是被人截圖外傳了。傳播很廣,外省很快就有了。

記者:當時在群裡這個說法準確嗎?

受感染醫生:當時在群裡一開始說了「確診7例SARS」,不太準確,後來我又強調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那個截圖也存在斷章取義的問題。我強調了不要外傳。

記者:所以因為截圖外傳而受到處分了嗎?

受感染醫生:12月31日凌晨1點半接到電話通知,讓我去武漢市衛健委。當時衛健委連夜開會,應該是應對疫情的會議,我們醫院院領導、醫務室主任都參加了。我沒參加會議,讓我在其它房間等著。會議結束,院領導詢問了我一些消息來源之類的問題。凌晨4點多的時候主任開車送我回的家。12月31日被叫去醫院監察科,去了兩三次,有時候是監察科同事接待,有時候是紀委書記。反覆問我消息來源,以及有沒有認識到自己造謠的錯誤。後來要求我寫了一份不實消息外傳的反思與自我批評。說要院內處分,具體一直沒有出來。

1月3日上午,我又接到派出所電話,讓我簽了一份《訓誡書》。

派出所讓感染醫生簽下的「訓誡書」。(網絡圖片)

記者:後來醫院有提醒大家不要再往外傳播此類消息嗎?有說發布信息會有什麼處罰嗎?

受感染醫生:有,要求不要在網絡上發布相關信息,都是由科室主任口頭傳達的。後來疫情明顯擴散,因為我親自收治了這樣的患者,並且她的家屬也被感染了,我也被感染了。

所在科室曾收治疑似中共肺炎病人

記者:你所在科室什麼時候收治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醫生:大概是1月7、8號的時候。她住院的第二天開始發熱。發熱後馬上做了肺部CT和呼吸道病毒、支原體、衣原體檢測。肺部CT檢測出來是肺部磨玻璃樣病變,符合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表現,但是當時不讓做核酸檢測確診。

記者:當時醫生有要求做核酸檢測嗎?

受感染醫生:有,當時的確診病例都是通過核酸確診的。如果不做檢測,就無法確診,那感染人數的數字看起來就不大。當時專家組的人說他們無法決定做不做檢測。

記者:病人診斷出有問題之後有做什麼隔離措施嗎?

受感染醫生:病人在病區單間隔離,我們醫生開始戴N95口罩,但是病人在一開始沒有發熱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戴口罩。

記者:當時知道會有人傳人的問題嗎?

受感染醫生:當時我們也不確定,但很快照顧病人的家屬在病人發熱當晚就發燒了,後來病人和家屬在1月10號都住到呼吸科隔離病房去了。

記者:你是什麼時候感覺身體不適的?

受感染醫生:1月10號中午我開始咳嗽,當時沒太在意,第二天開始發燒,最高38.2度,這才意識到問題大了。當天做了CT,顯示雙肺多發感染,磨玻璃樣病變。

記者:當天你就住院了嗎?

受感染醫生:沒有,當天先是自我隔離,因為家裡有孕婦和小孩,我就去外面住的酒店。12號下午住在我們科室病房,14號轉到呼吸科隔離病房。

記者:你有做核酸檢測確診為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嗎?

受感染醫生:1月24號才做的核酸檢測,結果還沒出來,到現在也不能說是確診。也問過醫生為什麼檢測結果還沒出來,醫生說都沒出來,不知道原因。

感染醫生診斷書(網絡圖片)

病情加重轉至ICU 父母也被傳染

記者:你是什麼時候感覺自己病情加重了?

受感染醫生:我一開始主要就是發熱、噁心,後來高燒慢慢退了,覺得有希望了。但是16號之後呼吸困難加重,完全不能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24號轉到呼吸內科重症監護室。現在採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類藥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療。

記者:從進入重症監護室到現在病情有好轉嗎?

受感染醫生:變化不大。醫生說這幾天就該出現拐點了,但是肺功能的恢復會比較慢。

記者:你們科室還有別的同事出現類似的狀況嗎?

受感染醫生:還有兩個同事,有一個在我後面幾天感染的,嚴重程度跟我差不多,還有一個症狀比較輕。

這位醫生的父母也在他發病後兩天出現發熱、嘔吐症狀,檢測出來肺部CT呈現磨玻璃樣病變。1月15號,他們住院治療。「我不敢和他們多說我的情況,怕他們擔心我。」他說。

武漢醫生太寒心 整個不讓說

武漢協和醫院醫師林羽(化名)對媒體披露,當地官方在疫症開始時,嚴厲管控消息。

林羽表示,疫情剛開始時,武漢市的策略都是「冷處理」。協和醫院當時就通知,沒有授權,不允許私自在公共平台談論病情,不允許私自接受媒體採訪。且不僅臨床系統,包括感染、疾病管制等部分的消息管控更嚴厲,「整個就不讓說」。

目前,中共肺炎快速蔓延中國各地,林羽的說法,佐證了社會輿論不斷批評官方在疫情初期「不通報」和「隱瞞」的情況。

他說,當時院內醫生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再囑咐就診患者「口罩、口罩,一定要買口罩、戴口罩」,甚至半開玩笑地提示,「不要去華南海鮮市場買東西,那裡東西不新鮮」。

林羽直指,20日(習近平下達疫情指示當天)前,武漢大街上戴口罩的人並不多。他曾詢問武漢地鐵員工為什麼不戴口罩,對方卻回「領導不讓戴,怕引起恐慌」。

他表示,「太寒心了!如果官方剛開始就把情況說清楚的話,50%、60%的人會做好防護吧。」

積極上報 「絕不存在『忽視』一說

1月21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提出「超級傳播者可能已經出現」,稱當時公布的武漢15名被感染醫護人員當中,14人是被同一病人傳染的。

1月21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公開承認:「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出現的交叉感染是出現在腦神經外科的一個病人,而不是在傳染科。因為腦神經外科忽視了這位病人入院之前有這種中共病毒的感染。所以做完手術以後,病人出現發燒,這個時候,一個醫生、13個護士被感染了。」

武漢協和的一位神經外科醫生對此發文寫道:確診感染的14人其實是10名神經外科護士,以及小兒外科、婦科、心外和心內科的4名醫務人員。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田雲:美英祭出反制大動作 中共心驚
美國15天內結束香港哪些待遇 一文看懂
【翻牆必看】分析:習為何缺席洪水災區
義大利偉士牌摩托車 在印尼改頭換面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臨四大風暴
【重播】伊萬卡與商業巨頭討論促職業發展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防疫 嚴控國民回國
【紀元播報】閉關鎖國?中共稱經濟內循環惹議
【重播】川普發表演講:簽署香港自治法
【新聞看點】川普再投震撼彈 李克強談形勢嚴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