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中國會停止從澳洲進口原料嗎

人氣 269

【大紀元2020年10月15日訊】中澳之間的貿易摩擦正在日益加劇。因為澳洲高層堅持不放棄抵制中共的態度,導致中共當局不斷的製造貿易摩擦。摩擦先從大麥、牛肉、紅酒等農產品開始,逐步進入兩國之間的大宗貿易領域—煤炭和鐵礦石,使得人們擔心,是否澳洲朝野能夠抗得住中共的貿易大棒,從而能堅持獨立的政治立場。

中澳之間最大宗的貿易項目當屬煤炭和鐵礦石了。澳洲的鐵礦石鐵含量高、雜質少,質量遠超中國本土的礦山,中國在2019年從澳洲進口的鐵礦石總量超過6億噸。大型鋼鐵集團如鞍鋼、首鋼、寶鋼等都是澳大利亞鐵礦的重要消費者,而且這些大型鋼鐵聯合製造基地就建在海邊,主要因素就是考慮澳洲鐵礦石從海上來的運輸便利條件。2020年以來,儘管兩國的貿易摩擦不斷,但是鐵礦石的貿易不降反升,可以說短期內中共想找到替代是很難做到的。

其次就是煤炭問題。煤炭品種多、市場變動因素大,很容易成為中共手中揮動的貿易大棒。澳大利亞的焦煤出口量世界第一,中國去年從澳大利亞進口的焦煤數量大約略超過3000萬噸,此外,中國還從澳洲進口了數千萬噸動力煤。焦煤是鋼鐵行業的主要口糧,它在冶金行業中不僅是能源,還是鐵礦石的還原劑,是基本的原料之一,可以說,對高爐來說,隨意更改口糧的數量和質量都是極為麻煩的事。更重要的事,如上文所說,中國鋼鐵大量的產業布局就在沿海港口附近,每日等著澳洲的礦石和煤炭度日,如果更改成來自陸地運輸的其他原料(如來自蒙古國的焦煤),不僅會因原料變化造成高爐工況波動,還有運輸成本的大幅增長,從而會導致整個鋼鐵產業競爭格局發生變化。完全限制或停止來自澳洲的煤炭,等於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中共內部反對的聲音一定小不了。從今年兩國實際的煤炭交易來看,2020年1-8月份,累計從澳洲進口的焦煤數量達到3160萬噸,已經超過去年的進口量,我們可以推測,必須使用澳洲焦煤的客戶已經用完了他們的澳洲進口配額,下面幾個月,即使停止進口澳洲焦煤,對這些企業影響也不大。即便是動力煤,也基本進口了去年的90%。所以網絡上喧囂的停止澳洲煤炭貿易實際不過是中共宣傳部門的一廂情願,短時間內中澳兩國的經濟依賴關係難以發生大的變化。

中共號稱是全球化的忠實擁躉,要建立所謂的「全球命運共同體」,但其實那只是別有用心的口號。一旦哪個國家對中共提出置疑,馬上就會祭出貿易大棒,意圖影響該國的政治格局。但其實貿易問題是有深刻的經濟背景的,背後就是那隻看不見的手——市場,買和賣是一對矛盾的共同體,市場也不總是買家的。中共總是以停止購買某國的商品來要挾對方,其實就是戳中了民主國家的短板:自由經濟、自由輿論與民選政治,我們可以設想,如果澳大利亞禁止向中國出口鐵礦石,那對中國的鋼鐵產業會造成何種之衝擊?前者,美國禁止向華為出口芯片就說明了這個問題,出口禁令也可以讓一個巨無霸的企業分分鐘走向滅亡。所以不必畏懼中共的貿易大棒,但民主國家需要好好討論減少甚至停止與流氓政權作生意的問題了,絕不可把國運押在中共這樣一個毫無底線的流氓政權上面。

其實中共的所謂貿易禁令也不是白紙黑字的貼到滿世界,實際執行的機構往往是海關,海關就以種種理由,如環保問題不達標為由禁止澳煤進到港口卸貨。中共自己也知道在多邊、雙邊貿易協議仍然存在的情況下,直接廢除民間的貿易合同就是直接違法了,所以採取各種下三濫的手法把澳煤的成本抬上去,這樣大家也就不買了,然後各種宣傳機構大肆介入,把勝利果實吹出去,來達到威脅澳大利亞的目的。所以,至少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看到真實的禁令存在,貿易仍在繼續,但在貿易大棒揮動之下的事實脫鉤卻需要各方深思。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黎子墨:面臨中共經濟威脅 澳人應如何選擇?
【內幕】習恭維之計失效 川普發反共檄文
反制中共 澳大利亞握有一外交「核選項」
王赫:澳大利亞走向覺醒  重擊中共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 與中共有瓜葛嗎?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微歷史】解體蘇共英雄 戈爾巴喬夫或葉利欽?
【新聞看點】FBI約談關鍵證人 中共方寸亂?
【思想領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