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飛奔去月球》影評:嫦娥題材由西方人拍 也能很成功!

蔡宜霖

《飛奔去月球》劇照。(Netflix提供)
人氣: 20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24日訊】「嫦娥奔月」是家喻戶曉的神話傳說,如今此一題材也成了西方影視界的創作靈感來源,動畫電影《飛奔去月球》(Over the Moon)便將嫦娥、玉兔等元素發揚光大,儘管導演與編劇均為西方人,但本片絕不會顯得文化違和感十足,足以成為西方人製作東方文化題材的成功範例之一。

女主角菲菲是一位中國少女,從小受母親影響而熱愛嫦娥奔月傳說的她,儘管就學後接觸了眾多現代科學的事物,但依然對此一神話傳說深信不疑。某日,菲菲的家庭可能將迎來重大變化,她也在此一因素的刺激下,決定搭乘自行研發的太空船前往月球,想親身證明嫦娥與玉兔的存在,一場充滿挑戰性的冒險就這樣拉開序幕。

有關嫦娥與后羿的淒美故事,《飛奔去月球》透過母親為女主角說故事的方式加以呈現,乍看之下或許頗為平凡,但具體的呈現手法卻十分有藝術質感。例如,本片雖然以3D動畫的形式製作,但當下的畫面卻改用2D水墨畫的形式呈現,展現東方文化的特色;同時,母親一角還是用歌唱的方式來敘事!這也讓本片成為一部動畫歌舞劇,在展現特色之餘,更讓人對作品的定位有了基本認識。

《飛奔去月球》劇照。(Netflix提供)

悅耳歌曲眾多 展現歌舞片的特色

本片的製片公司東方夢工廠雖然不像迪士尼早就以歌舞片聞名於世,但有關歌曲元素的運用仍展現上乘水準。片中有多首悅耳歌曲不時安插在故事中,且能夠與角色當時的心境、劇情的轉折等層面合理結合;有些歌曲在演唱時,當下的畫面呈現也具有不錯的美感,讓片中的部分歌舞片段成為聽覺與視覺的雙重享受。

《飛奔去月球》的片長雖然不到100分鐘,但對於故事本身仍有扎實的鋪陳,不會急就章的急著將劇情帶往女主角的月球探險。有關菲菲在地球的生活,在平凡的外表下其實具有不錯的故事性,這主要體現在家庭的變故上,菲菲的母親不幸英年早逝,在經歷了4年的父女相依為命後,女主角的父親有意為她帶來一位繼母與繼弟,家庭可能出現新成員對菲菲所造成的心理衝擊,也成了重要看點。

電影對於菲菲從痛失至親,到可能迎來新的家人,給予較有可看性的塑造。有關母親從生病到離世,在敘事上其實並未訴諸任何台詞,而是純粹透過電影畫面呈現劇情發展,且情感的刻劃並未受影響。女主角更喜歡當下父女兩人世界的生活,片中也多次得到體現,此一心態的刻劃也稱得上較為飽滿、寫實,並成為往後菲菲決定尋找嫦娥的契機,讓此情節的價值不僅止於心理層面的刻劃。

《飛奔去月球》劇照。(Netflix提供)

相關過程也不乏較具趣味性的元素,菲菲的新弟弟小慶就是個能創造喜劇色彩的角色,雖然角色本身可能有較煩人的一面,但能透過一些較誇張的舉動為電影增加娛樂性。女主角的寵物兔子崩吉,則能透過可愛的外表展現療癒人心的效果,成為片中合格的吉祥物。

有關菲菲的月球之旅這項重頭戲,如何登月本身就是一項重大難題,《飛奔去月球》對此的安排則較脫離寫實層面,讓頂多中學生年紀的菲菲自行打造出登月飛船,絕對有過於誇張之嫌。不過,本片本身屬於動畫片的類型,故事又具有嫦娥的傳說這項神話色彩,因此較為誇張的塑造還不至於降低劇情質感。

神獸的登場 展現一定的水準

對於來到月球後的冒險,電影在故事設定上也有一定水準,中國傳說中的玉兔、天狗、舞龍舞獅的舞獅等神獸,均得到登場機會。雖然牠們的戲份均較為有限,但仍展現一定的特色,有的具有獨特本領、有的純粹靠可愛外表取勝、有的能成為合格的劇情工具,足以起到為電影增添奇幻色彩的作用。

《飛奔去月球》劇照。(Netflix提供)

就月球這項舞台來說,儘管包含嫦娥居住的宮殿這項元素,但宮殿本身不強調富麗堂皇的風格,與中國古代的傳統建築風格也有一定區別,屬於具有原創性的特色。其餘的場景,則與一般大眾所熟知的月球無太大區別,算是在發揚神話傳說之餘,也兼顧一定程度的現實面。

關於嫦娥一角的登場,《飛奔去月球》的塑造充分發揚了歌舞片的本色,讓嫦娥宛如歌星般,透過歌曲讓人留下足夠印象;服裝造型也忠於文化傳統,展現古典美,從各方面而言都頗有大明星登場的架式。同時,嫦娥一角也是攸關劇情發展的關鍵,片中她要求女主角將一項禮物獻給她。這項禮物究竟為何物,電影在敘事層面上則有所保留,留給觀眾一定的想像空間,讓「尋找禮物」成為具有一定懸念的故事線。

菲菲其實並非隻身一人飛往月球,與她同行的還包含新弟弟小慶、寵物兔崩吉等配角,因此這場發生於月球的尋寶之旅,電影也利用多位角色共同參與這項設定,一度發展成多線敘事,3位要角在月球的冒險也都有不同的特色。就冒險的性質而言,則偏向於熱鬧而非戲劇張力,過程中較缺少正邪大戰、應對危險處境等較緊張刺激的面向,而是透過情節設計與新角色的登場來創造看點。

《飛奔去月球》劇照。(Netflix提供)

走出喪親之痛 成故事核心

月球冒險的最終發展,也同樣不以戲劇張力的層面取勝,而是比較著重在兩位女性要角菲菲與嫦娥的心境刻劃。兩位要角其實都面臨痛失至親的打擊,分別與母親、丈夫后羿天人永隔,片尾的關鍵戲碼,則體現在兩人如何藉著互相幫助,接受自己與至親緣分已了的事實,進而勇敢地迎向未來。就故事面向而言,有著鼓勵人走出傷痛的色彩,展現了情感上的溫度與角色的成長。

《飛奔去月球》雖然屬於西方人製作的東方題材電影,但片中對於嫦娥的神話傳說、女主角在中國的生活等層面的詮釋,都不會因為西方人的視角,而讓東方觀眾產生違和感,女主角與嫦娥的類似經歷,也足以加強故事的情感共鳴。就整體質感來說,本片足以證明西方人也有能力拍出好的東方題材作品。◇

《飛奔去月球》海報。(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