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律師行業黑幕 李慶亮:字字血淚 籲整頓改革

人氣 3303

【大紀元2020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胡元真採訪報導)實習律師李慶亮在自己開創的公眾號「大愛律人」上,發表了十幾篇揭露律師行業黑幕和自己狀告北京律協和北京司法局經歷的文章。

近日,他將文章和文章近萬人的支持留言中的一部分打印出來郵寄給了中共前任、現任中共領導人等近四十人,要求政府整頓改革律師行業。

李慶亮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十幾篇文章獲得了幾百萬的點擊量,近萬表達支持的留言。在微信網絡實名制的背後,是近萬有血有肉的哀嚎的法律人。這就是網絡時代,規模遠超滿清的法律界萬人聯名的「公車上書」。他表示,無法在現實中徵集簽名,否則會被抓。

律師李慶亮:規模遠超滿清的法律界「公車上書」(受訪人提供)

李慶亮表示,「領導人簽收了,在法律層面不管他們看不看,他們已經知道了。知道了,而不解決,便是失職。這十幾篇文章是我抱著離開律師行業的必死決心,蘸著律師、實習律師的血淚寫成,這留言字字是血、字字是淚、字字是恨。」

十三年努力付諸東流 寒門學子向強權宣戰

今年5月,畢業於上海財經大學的法律碩士實習律師李慶亮,在經過十三年的努力準備後,卻因面試考核沒通過,無法獲得律師證。父母都是農民的李慶亮,家境並不富裕。

曾辦理過很多維權案件的李慶亮認為,律師證面試考核制度不合理,呼籲廢除。於是他狀告了北京律協和北京司法局。在短短兩三分鐘的專業知識回答時間裡,李慶亮被以「專業知識不足」為由而無法通過面試,他還曾在網上約戰北京律協會長進行法律知識競賽。

李慶亮的訴訟代理人張文鵬在2018年同樣面試考核未通過,將深圳律協和廣東律協告到法院。

寒門學子向律協和司法局宣戰,公然要求廢除不合理制度。引來了眾多律師同行的實名支持,紛紛佩服李慶亮和張文鵬的勇氣和正義之舉。他們被稱為「南張北李」被律協殘害的為娼為奴的至今無法申請執業的實習律師代表。

江蘇劉姓律師在大陸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實名支持。他表示,律協在法律上是民間組織,卻有每年給律師年檢的權力,這權力是司法局給的。律協用年檢扼住了律師的喉嚨,律師是敢怒不敢言。

「是非顛倒的社會,不能再這樣爛下去了」

李慶亮表示,生活在這麼爛的社會裡,我受夠了。這個社會是非是顛倒的,這個社會不能再這樣爛下去了。男性實習律師為奴,不能拿實習工資;女性實習律師為娼,被強姦,如果只是一個、兩個的例子是不會顯示出來的。

李慶亮透露,面試不通過主要是因為我身上有維權律師的標籤。他不給我過,就是給我下馬威。我要站著把(律師)證拿了!如果我跪下了,早就拿到證了。但跪下就不是我了!他透露,發動了,爭取律師權益的「公車上書」,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要幹。

對於申請行政復議被北京司法局無限期中止,他表示,對於公權力,法無授權不可為。在《行政復議中止決定書》中提到的「需要有權機關做出解釋或者確認」,可是並沒有指出哪一個有權機關。正說明了持續幾十年的北京律協的面試行為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濫權行為。

「它(北京司法局)的目的是以拖待變,就把這件事無限期地拖下去,拖到我沒脾氣沒有性子,不追究了。但我依然會堅持下去。如果我只是為了我自己的話,我當時再等三個月,給我(律師)證的可能性很大。」

李慶亮說:「如果每個人人心向善的話,通過義舉,感化的人、好人逐步地多,這個社會它會改變的。」「在這種(專制)體制下,你能夠表現出自己的力量來,這種正義的力量逐步的強的話,會吸引越來越多的站在你這邊,等到好人越來越多的時候,自然這個體制就變了。如果惡化下去,壞人越來越多,那就要下到地獄了。」

讀書改變不了命運 階層固化 只剩造反一條路

李慶亮認為,它(專制社會)是一個絞肉機,上層在絞,下層也在絞,或者對下層更加殘酷。如果沒有人起來反抗的話,底層老百姓通過讀書這條路上升的通道會被完全斬斷,現在清華、北大來自農村的學生幾乎沒有了。

他指出,中國社會的仇富仇官是很大的問題。因為他們(富人和官員)的富裕不是靠聰明才智和辛勤勞動得來的,是靠對老百姓的敲骨吸髓得來的。階層固化,會造成社會的不穩定,底層有能力的人只剩造反一條路了。#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大陸五律師聲明退出《律協》 民間支持
中共律協出台新規 被指加強管控律師界
【投書】一位大陸律師與司法局律協的對話
實習律師怒揭北京律協和司法局濫權黑幕
最熱視頻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