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東德名人談兩德統一:未取締共產黨鑄大錯

人氣 1958

【大紀元2020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余平德國報導)10月3日是德國的國慶節,又稱統一日。到今年10月3日,共產黨統治的前東德併入自由民主的西德已有整整30年。在疫情的陰影下,全國各地仍舉辦各種活動來慶祝並反思。統一後的德國在多大程度上清理了共產主義的後患,又在多大程度上被當今的共產邪靈滲透?

統一日前夕,德文大紀元採訪了來自前東德的著名政治家朗斯菲爾德(Vera Lengsfeld)女士。她表示,當年兩德合併時,最大的錯誤是沒有取締前東德的共產黨。西方在很多問題上都沒有吸取教訓,連現在抗疫的做法也是在仿效中共。

結婚十餘年 得知丈夫是國安線人

今年58歲的朗斯菲爾德在原東德時期曾是共產黨成員,1983年被開除出黨,統一後成為德國首屆國會議員,並成為最大黨派基民盟成員。

她說,當年加入東德共產黨並不是因為相信共產主義,而是為了讓它變革。他們這一代人已經對俄國共產主義的失敗、斯大林的罪惡等有所了解,但因為東德法律規定不能有反對派,因此他們一群有志青年決定加入共產黨,目的是改變它。

她的個人經歷是前東德的典型寫照。與丈夫結婚十多年後,她才從記者的口中得知,丈夫是斯塔西東德國安,Stasi)安插在她身邊監視她的線人。得知真相3個月後,她與丈夫離婚了。這件事使得朗斯菲爾德名噪一時。

2005年離開國會後,朗斯菲爾德仍然活躍在政壇和媒體上,出版了多本書籍,並成為德國多家主流報紙的專欄作家及人氣極高的博主。

東德共產黨險些自我解散

朗斯菲爾德回憶反思當年的統一過程,「我確信,最大的一個錯誤是,我們沒有取締共產黨,或至少要沒收其財產。」

對於德國當時的狀況,很多人根本沒有想到,兩德會有統一的一天。但情況發展很快,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被推倒,東德極權分崩離析。

1989年12月,東德共產黨召開最後一次黨代會。當時大部分與會代表都以為,他們會通過決定,解散共產黨。後來的左派黨領袖居西(Gregor Gisy)在會上發言,主張不解散。最大的理由是,如果解散,共產黨的所有資產和全部構架都將不復存在。

朗斯菲爾德說:「至少這個時候我們應該說:沒收東德共產黨資產。可我們沒有這樣做。這是最大的一個錯誤,其後果延續至今。」

批評默克爾政策「致命」

朗斯菲爾德後來加入了如今總理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她是一位頗具爭議的黨員,她批評「默克爾的基民盟」已經從民主保守派變成了一個左派政黨。她毫不隱瞞對默克爾的尖銳指責。

她說:「我認為默克爾的政策是致命的,她將昔日穩定而享譽全球的德國變成一個自我懷疑和分裂的國家,她以『道德』的名義,使這個國家正處於經濟解體和法治解體的過程中,事實證明這種民主每天都變得更加不民主。」

西方人太天真 沒有吸取教訓

朗斯菲爾德曾寫過一篇書評,該書把東德青年監獄的酷刑與中國(中共)的勞改營聯繫起來。她介紹說,在東德青年監獄裡對14到18歲的青年有一種「關黑屋」的刑法,在一間只有床墊、小便池和椅子的黑屋裡,青少年犯人要被關14天。這種刑法給很多人留下的創傷至今無法癒合。

漢堡一所大學曾對關黑屋負責的東德高官發出邀請,請他撰寫一個章節,介紹這種社會教育方法。此事因有人強烈抗議而未成。朗斯菲爾德表示:「這說明,西方人對待東德專政有多天真和幼稚。」

中共強摘器官進行交易 西方視而不見

聯繫到中共勞改營,甚至是強摘政治犯器官而世界輿論避而不談的問題,朗斯菲爾德認為,「政治家似乎是真的沒有從冷戰的錯誤中吸取教訓。他們直到今天都沒有認識到,姑息共產黨人或對共產黨人的罪行視而不見是錯誤的。」

她批評默克爾頻繁訪華,只為儘力不破壞兩國的關係,這表明,德國「太不知道吸取教訓了」。

朗斯菲爾德表示,中共對異見者的方式與冷戰時「毫無改變」,中共把政治異見者當作「器官捐獻者,強制把他們放到屠宰台上,任由人摘取器官販賣,而沒有人關心此事,沒有人大聲疾呼,相反,器官交易大火。我們推斷,這些器官肯定也到了歐洲,而且很願意被人接受。」「這說明,這種機制仍在起作用:一方面是不人道,另一方面是準備好扭頭不看」。

反對以中共為榜樣對抗疫情

談到目前的疫情,朗斯菲爾德表示,德國從一開始就把中共的那套封鎖的方法照搬過來了,而不是台灣的經驗,好像中共是抗疫榜樣,這一定會帶來後果,她把這種仿效中共的做法叫做病毒專政。

她表示,3月、4月份疫情高峰時,德國醫院的重症監護室病床有很多閒置著,所謂的疫情大流行的嚴重後果並沒有出現。德國的死亡率不是升高了,反而是下降了。「儘管如此,這並沒有帶來什麼轉變,病毒宣傳反而更加升級。現在所有頻道每天都在報疫情,這個宣傳在發揮作用。」

朗斯菲爾德表示,有些沒有染疫的人也被嚇壞了,因為恐懼而出現失眠、心悸等,甚至其它心理疾病。因為在家辦公,幾乎足不出戶,使得一些人作息時間大亂,生活規律被打破,社會交際和社會控制力減弱,人失去了對生活節奏的把控。

朗斯菲爾德擔心,這種情況會持續越來越長時間,變得越來越糟糕。而且發展到,警察要檢查市民是否戴口罩,有的聯邦州甚至提出,請國防軍幫忙督查戴口罩情況。現在誰也不去談封鎖給人造成的心理影響,也不談經濟後果。她批評政府將全體民眾置於恐慌中,而且是一種長期恐慌,她擔心這一定會造成影響,但這些問題根本沒有人提。

朗斯菲爾德對未來表示憂心,認為「必須戰勝這個日益穩固的病毒專政,才能有一個好的未來」。朗斯菲爾德強調:「澄清、澄清、澄清。」這是對抗這種病毒專政的最好辦法。

她表示,要鼓勵那些因為害怕而不敢表達自己觀點的人,「就像1989年1990年那時展示的那樣,只有敢言的人達到一定數量,大聲說出『到此為止,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才會使事態發生改變」。

責任編輯:周仁#

相關新聞
德安全專家:識破共產主義在西方慣用伎倆
調查:德國統一30年的十個事實
德國總理默克爾罕見發聲 譴責中共踐踏人權
兩德統一30年 前國安局長警示共產主義危險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大陸民眾:慶幸早退出中共組織
【橫河觀點】美定3批黨媒為外國使團 有何特徵
【紐約調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 與中共有瓜葛嗎?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微歷史】解體蘇共英雄 戈爾巴喬夫或葉利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