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國殤日海外抗共新聯盟

人氣 332

【大紀元2020年10月06日訊】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十一國殤日海外抗共活動規模空前,中共是如何通過內外四面樹敵建立起海外抗共新聯盟的,中共是如何用五星旗取代中華民國國旗而達到控制華人社區的,從舊金山開始的推動降五星旗有何意義。

橫河:聽眾朋友好,我是橫河,今天先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因為現在正好是美國的中秋節,中國可能已經過了;同時跟聽眾朋友們打個招呼,這個節目可能會有一些改變,可能會停止了,具體什麼時候還沒有定,感謝聽眾朋友多年來的支持。以前一直有朋友建議我做視頻,我這個人比較懶,不太會積極的去嘗試新的東西,這次有朋友幫我開了一個油管頻道,叫「橫河觀點」,什麼時候開始做還不一定,看看下一週能不能開始吧!有興趣的可以去看一下,就做了試試看。

做希望之聲這個節目已經有十多年了,準確的說是從2005年2月份開始的,到現在已經有15年7個月了。最早的時候是在2004年11月,就是大紀元時報的《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發表以後,當時在我在的城市,希望之聲有一個落地台開了一個節目,每週一次和聽眾互動,主要是和大家談《九評》,所以那時候叫「九評熱線」。做了一段時間以後,那個電台後來取消了,沒有做下去,但是這個節目改了名字,一直延續下來,就成為對華廣播的一個節目;再後來就改到現在這個名字「橫河評論」,就做到現在。

現在言歸正傳。今年的中秋正好是碰到10月1日,在海外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了「國殤日」的說法,今年中國大陸和國際上的形勢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今天就談一談海外華人社區的一些變化。今天是10月1日,全球有150多個團體在61個城市舉行一個活動叫作「抵抗中共,自由中國」;另外還有一些以其它的名稱組織了各種抗議中共的活動,不是這個系列的,但是也有。

今年的特點是參加的團體和人數相當多,應該說是歷史上少見的。我們知道在歷史上海外曾經有過的抗議中共的行動,自發組織起來規模最大的是1989年的六四,那時候簡直是同仇敵愾,除了留學生以外,還有各界華人都參與了;但是從那以後,海外除了香港年年舉辦六四紀念活動以外,在其他的國家,很少能夠組織起來有規模的活動。

海外的抗議活動,這麼多年來規模最大的應該是屬於法輪功,這個沒有什麼爭議的,他的特點就是持續堅持的時間長,比如在中共駐各個國家的大使館、領事館前面的抗議活動,還有在各個國家著名景點的講真相活動,我相信出國的人應該都看到過,這些活動都是堅持連續十多年不間斷的。

再一個特點就是人數多,很多城市法輪功在舉行遊行集會的時候,動輒幾千人,這個在海外華人是非常罕見的,幾乎沒有看到過。還有一個就是範圍廣,可以說是遍及世界各地、各個國家、各大城市。還有就是在中共高層出訪的時候,他總能遇到的,這也是令中共非常頭痛的。

另外一個比較有影響力的抗議團體是藏人,但是藏人因為居住的相對分散,所以他們一般來說會一年組織一次,就是這一個州甚至附近幾個州一起到一個中領館去進行抗議,但他一年只有一次,但那一次的規模是比較大的,因為他把附近的藏人全都組織起來,還有一些藏人的支持者組織起來。

近幾年又出現了維吾爾人的抗議隊伍。不過民主人士或者異議人士的規模性的抗議在海外一直是比較少見的,我想這和民主運動的一些特點有關係,因為民主人士或者是異議人士當中實際上分兩類,一種類型是學者型的,學者型就不會去組織或者參加街頭的抗議集會,這個比較少。另外一類是屬於運動型的,所謂運動型就是被稱為民運人士。但是海外華人這些年因為中共所謂崛起,在經濟上、政治上對海外的擴張,所以在海外華人當中,民主人士很難找到新的支持者和參與者,比較困難,而且這些人本身還面臨著中共打壓、滲透、分化、瓦解,多方面的威脅。因為民運真正的戰場應該在國內,所以在國外這麼多年來,就是他能夠作為的場合就比較少一些。

但這種情況在今年發生了重大的變化,這個變化我認為主要是來自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開始對中共進行圍剿;另外一方面,是中共在這幾年快速的大批的製造敵人。美國對中共的圍剿,我們一直在談,這方面我們就不說了,就說說中共樹敵這方面。

從今年各地參加抗議的人群我們可以看到,這是兩方面的,第一方面是境內,你看過去幾年新疆的集中營和宗教迫害成為國際焦點,最近又傳出來這種集中營性質的文化、種族滅絕的政策,又開始應用到西藏了。我們知道對於一個民族和文化還有宗教的迫害,最早其實是在西藏,後來曾經應用到新疆,現在新疆集中營的經驗又反過來回輸給西藏。

同樣是今年,又開始了另外一種消滅民族文化的行為,特別是語言的行為,就推行到了蒙古語,所以又樹了一個新的敵人,甚至現在據說已經到了朝鮮語了。也就是說這種類型的打壓,實際上是涉及到中國的整個西部和北部的所有的民族、宗教和語言,這就是在境內的快速樹敵;當然還包括長期以來持續的對內地的法輪功學員的打壓,對於宗教團體,包括基督教、天主教,而且從地下教會、家庭教會擴展到了三自教會,這又是另外一個大的領域了,我們今天就不談。也就是說境內是全面樹敵。

第二個是境外。為什麼要談境內、境外呢?不談國內、國外呢?是因為牽涉到香港問題,這不太好劃分,嚴格的說,香港雖然中共現在取消了一國兩制,但實際上還沒有完完全全徹底的變為一個大陸城市,因為畢竟還有一個口岸,所以可以暫時用這個稱呼,不一定準確。

香港國安法實施以後,它馬上就開始追溯到以前的行為,也就是秋後算帳,這種行為也在全世界引發了關注;對台灣更是軍機繞台,甚至宣布不承認海峽中線,這一下就加上香港、台灣,再加上南海周邊國家,以前越南、菲律賓等等。而且剛才講的打壓蒙古語,對蒙古國的影響,蒙古民眾已經抗議了。我們知道前不久還跟印度打仗,中印邊界現在還處於緊張狀態。

它沒有真正去有意樹一個敵人的可能就剩下俄國,而俄國在歷史上對中國而言是最不可信任的。中共跟俄國和之前的蘇聯,當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了,不僅是千絲萬縷的聯繫,它就是蘇聯共產黨培養出來的,它早期的時候就是蘇聯共產黨的一個支部。

所以說它這個是在快速的全面的樹敵。在這麼短的幾年時間一下子樹了這麼多的敵人,這個即使在中共的歷史上也是很罕見的,中共歷史上我們知道不停地搞政治運動,不停的整人,但是它畢竟還有一個時間的間隙,就是在一定的階段整某些人,它沒有密集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內外樹敵,這麼嚴重的情況。
一般情況下被打壓的、被迫害的群體、被霸凌的群體,或者是個人,或者是國家,他們只會為自己來維護權利和為自己爭取權利。這個也是正常的,因為大多數人,大多數的組織多半是先關注自己,然後才有機會去關注別人,這是正常的,尤其是在中共這種極權統治之下,這可以理解的。

問題是現在的情況呢,就是即使你還是在為自己維權,也沒有去幫助別人的話,實際上卻達到了一個特定的效果,就是說在同樣的時間之內就會有一大批不同的群體,因為這一大批不同的群體甚至國家受到中共的迫害,或者是打壓,或者是挑釁,那麼在一年當中,如果大家要選擇一個時間去抗議的話,10月1日就是最好的時機,這個時候很可能就會有一批本來不大可能走到一起去的團體現在走到一起去了,所以它的聲勢和規模立刻就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無論是在紐約法拉盛,還是在加拿大,還是在舊金山,我們看到這種抗議的人群都是非常多,也就是說這幾十年來很少看到的,它已經遠遠超出了民運的範圍,就是說加入的人絕大部分跟民運是沒有關係的,就是特指中國的這種民運人士或者民運組織,大多數人是沒有特別的關係的。

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就是說在抗議人群當中我們看到有藏人的雪山獅子旗、有維吾爾人的藍底新月旗、有中國的民主人士、有港人、有台灣人、有菲律賓人、有越南人,而且越南人打的還是南越當年的旗子,那還有印度人,就是說這些人群能夠集中起來去抗議中共,在我看來,海外這還是第一次,在這麼大規模上。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的話,今年這麼大規模在十一期間進行的抗議活動,背後真正的推手就是中共的所作所為。

在這個高調公開抗議之外呢,我下面就要談一個,就是還有一個沒有那麼引人注目但是同樣重要,甚至可能更重要的行動在進行。就是舊金山地區民主人士從8月份開始推動的降中共五星血旗的活動,它的高峰就是阻止親共僑社在10月1日升旗。當然,它的所謂十一升旗大部分是在十一之前,就是9月底的那幾天。

這個行動包括挨家挨戶去說服商家取下五星紅旗,抗議並阻止親共僑社例行的十一升血旗的儀式。他們還有一些措施,哪些商家、哪些社團要是繼續想保留這個五星旗的話呢,他們會把那些名單公布出來一直到他們把旗子取下為止。這個活動現在還在繼續。

那我就要說一下取五星旗的這個活動它有什麼意義。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第一代移民往往會保留對他自己來的那個國家,也就是母國的思念,而且懸掛母國的國旗,這種現象本來並不少見,它也是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體現。

那麼為什麼五星旗要例外呢?其原因就是中共的這個五星旗它不代表一般國家的概念,不代表一般國旗的概念,它完全不是這個概念。很多人把它叫作「五星血旗」,這個五星血旗不是別人叫的,是中共自己說的。因為中共的這個定義,紅色就代表中共的革命,而且它有一句話叫紅旗是烈士的鮮血染紅,就中共自己革命當中的那些被他們稱為烈士的人,是這些人的鮮血染紅的,所以就叫血旗。

而五星代表什麼呢?我們知道最大的是代表中共,一顆大星,四顆小星,不管怎麼說吧,四顆小星代表什麼,最早的時候,當然,制定的時候說是代表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本家;後來就有一種說法,就是泛泛的說代表中國人民。無論是代表哪一個,其實它象徵的是什麼,是中國人民臣服於中共,是中共統治中國人民,並不是說中共建立一個合法的政權,不是這個意思。所以1949年有一種說法:中國人民從此跪下去了,就是講的這個。

所以它這個五星血旗代表的是中共政權,代表中國共產黨,它不代表中國人民,它和中國這個國家、中國人民、還有中國這個民族沒有任何關係,這是中共這個五星旗的自己的定義。

在國際上,這個五星血旗也有特定的象徵意義。就是對於中共扶植的那些親共勢力,五星旗是他們向中共表忠心的手段。而對於那些被中共曾經或者正在迫害的各個族裔、各種宗教信仰、還有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這象徵著迫害,而且不僅僅是迫害,是這個迫害跟隨著他們到了他們現在定居的國家,在美國也好、加拿大也好,就是說它是代表著這種迫害跟著走的,它不是說留在中國。這樣的話,這五星旗就隨時隨地的提醒這些人士他們過去的痛苦和現實的威脅,這兩個都存在。

至少在過去三十多年以來,中共是處心積慮的步步推進,把改換旗幟當作一項重要的海外政策來實施的。這個有兩個方面,一方面,從八十年代開始有大批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這些人到了九十年代以後逐漸開始站住腳以後就形成了新的移民社區,那麼這些社團它本來就是被中共控制的,所以五星血旗隨著這些社團,這些移民和社團開始鋪開。當然這是中共推動的,因為真正出來留學、學習,如果沒有中共在推動的話,他不會沒事做,我掛一個五星紅旗出去,不會這樣的,是中共推動的。但是在這個社區裡面,大陸新移民的社區裡面是比較容易推動的。

重點是對於傳統僑社,傳統僑社就是以前多少代移民過來的傳統僑社,還有台灣僑社。對於這些僑社,中共是從華人聚居的東西海岸的大城市的商會社團入手,逐漸地通過統戰的方式、收買的方式來替換掉中華民國國旗,就這些社團原來是打中華民國國旗的。所以我們看到過去10年華人社區已經很少看到中華民國國旗了,一個一個的更換掉.就包括紐約的傳統僑社到去年還有一個更換了這個旗子,把中華民國國旗換成五星旗的。
這個結果就是在美國的土地上,就有一個和美國的意識形態價值觀完全對立的政權,就中共政權,用這種方式在美國顯示了它自己的存在,這種事情在冷戰時期是絕對不會發生的。

中共除了通過華人社區社團來推動它的這個旗子,還有一個就是利用友好城市的關係。在一些美國的城市,它在它的市政府、市政廳每年到10月1日的時候舉行升旗儀式。那麼這有幾種情況,一種就是直接通過市政府,當然有一些組織去倡議或者是主持,但是它是市政府自己辦。還有一些是親共社團和市政府聯合辦的,也有是親共社團利用市政府的土地和旗杆,就市政府的財產,來做這件事情的,就是借地方,當然得到市政府的同意。你像舊金山,前兩年費城,今年波士頓,還有很多城市都這樣,這個我就不去舉了。去年在費城,今年在舊金山還有在波士頓的升旗儀式都受到了民眾的強烈抗議。

這個實際上就是我們前幾次討論過的,就是國務卿蓬佩奧最近多次談到中共如何避開聯邦政府,利用州政府和市政府,就是地方一級的政府的這些薄弱環節進行活動,這些活動實際上是危害美國的安全的,是危害美國安全的。而且這種行為實際上也不符合外交慣例,除了中共升血旗以外,你看哪個國家有這麼普遍的在美國的城市到了時間就去升一面旗子的?非常少見。但在中共運作下,在美國很多城市現在已經是一個慣例,當然今年有所改變了。

另外一個,這個五星旗還代表了把迫害向海外延伸,就是對不同的意見,或者各種宗教信仰團體。我這裡舉幾個例子,可能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一定很清楚。在2008年的時候發生過兩個事件,一個事件是北京奧運火炬傳遞的過程當中,因為當時正好是中共在西藏鎮壓藏人,所以在北京奧運火炬傳遞過程當中就有很多西方人支持藏人來抗議火炬的傳遞。

那時候中共組織了大批的親共華人社團進行暴力圍攻,對這些抗議者進行暴力圍攻,圍攻者舉的就是五星血旗,而且是大批的五星血旗,現在到網上去還能搜到非常多當時的照片。

另外一件事情也是同年發生的,親共分子在法拉盛圍攻法輪功的事件。那以後,從2008年以後,持續十多年這些親共分子騷擾和攻擊法輪功學員舉辦的各種各樣的活動,他們的這些活動也是以舉著五星血旗為特徵的,而且甚至有的人是身披著五星血旗來進行這些活動的。

在那之前,2007年4月份,哥倫比亞大學法輪大法學會邀請了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到哥倫比亞大學舉辦一個研討會,就是介紹他們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在研討會之前,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發了一個電子郵件組織動員中國學生去參加抗議,這個郵件裡面就聲稱要用血染的五星紅旗匯聚成的海洋來打擊法輪功,來捍衛他所說的偉大祖國的榮譽和尊嚴,實際上就是維護中共,捍衛中共的權力和他的面子。

這麼多年來,無論是藏人、維吾爾人、香港人、台灣人,還是其他的,就是他們在和親共分子對峙的時候,親共分子必不可少的武器當中一定有五星血旗,而且是主要的武器。你像在多倫多學區,當時多倫多的很多家長去抗議孔子學校,支持孔子學院的那些人拿的也是五星血旗。當然,五星血旗還大量出現在歡迎中共領導人,還有抗議台灣領導人這些隊伍裡面,這是中共組織的活動。

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在和異議者的對立當中,親共分子他們並不是為自己的利益,他們和這些抗議者沒有任何個人仇恨,完全是為了中共的利益在效勞。他們拿的五星血旗就足以證明他們這些行動是在代理中共,也就是說他們是中共的代理人。

以上各方面的情況,其實都表明了中共在美國已經建立了一套只聽命於中共,而不遵守美國價值觀,或者是法律、秩序的這麼一個社區的組織和機制。這些組織和機制已經被非常熟練的而且廣泛的用於對付中共認為的敵人。它既然可以用於打壓這些團體,它當然也可以被用於中共其它的項目和其它的目的,它們已經用於其它目的了,包括直接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

當然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打壓在美國的異議人士和宗教信仰團體,本身就是破壞美國的言論表達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那已經是在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了。

和往年相比的話,我們看到現在反對中共的力量大為增強,而親共勢力開始分化瓦解。這一次出頭,你比如說波士頓、舊金山堅持升旗的、出頭的,那都是一些死硬分子,他們畢竟也是少數。不過這是在美國全國甚至全世界開始反擊中共,和反擊中共長臂的大環境下出現的,這些親共社團並沒有離開,包括這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他們只是暫時潛伏在那裡,他們並沒有消失。就像蓬佩奧對威斯康辛州的參議院演講的時候談到的,聯邦政府大概不可能顧及到這麼多,他說州政府有很多可做的事情。

其實我認為華人社區也是一樣,有很多事情華人社區也能做,就是說不需要也不能指望聯邦政府把什麼都代勞了。這就是牽涉到一個海外華人怎麼樣爭取自己權益的問題。我認為海外華人,這裡特別指的就是美國的華人,他首先要爭取的是不被中共滲透、控制、打壓的權利。這不僅僅是對異議人士而言,對宗教信仰人士而言,實際上是對所有的華人,包括留學生在內。

因為中共的這種監控、這種打壓,它實際上是針對所有人的。比如說在留學生裡面,留學生裡面還發生過王千源事件、楊舒平事件。就是說維護每一個留學生,或者每一個華人在美國表達的自由。很多人是因為害怕自己在中國的家人,或者是中共的報復,而不敢在公眾發表言論,這些是不正常的。

海外華人能做什麼事情呢?當然很多。但我覺得當務之急就是針鋒相對,把中共的五星血旗趕出華人社區,這是應該做而且是可以做到的。舊金山的民主活動人士他們已經開了一個好頭,我相信會有更多的華人社區加入這件事情。

好,謝謝大家,再見。

轉自希望之聲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內幕】中領館操控海外學生會證據曝光
華人呼籲舊金山市府 十一不升五星血旗
舊金山花園角升血旗儀式 抗議聲浪中草草收場
【時事縱橫】蓬佩奧訪梵蒂岡 聚焦中國宗教自由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川普醞釀大抓捕?左媒白宮撒潑
何以區分靈魂伴侶或生活伴侶?
【財商天下】感恩節啟示 川普創紀錄的經濟數據
【重播】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直播預告】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橫河直播】議會收回權力 賓州大戰解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