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樁樁命案在控訴著中共的滔天罪惡

——河北省52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人氣 78

【大紀元2020年11月19日訊】河北省在迫害法輪功中是最邪惡省份之一,在迫害法輪功中罪惡累累,罄竹難書!據明慧網近日報道:目前明慧資料館收集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4576個案例,其中河北法輪功學員有523名,河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在全國統計排行中列第三位,屬於迫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實際數據遠遠不止於此。

排在前五名的有保定、石家莊、唐山、張家口、廊坊等市,此五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合計為341名,占總數的65%。河北省不但在迫害致死的數量上名列前茅,在迫害的手段上更是慘絕人寰。在此僅舉幾個迫害案例:

案例1:韓俊苗,女,五十三歲,河北保定市法輪功學員,雄縣教育局招生辦主任。在無休止的騷擾、迫害,無法正常修煉,身心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凌晨含冤去世。

韓俊苗在單位裡工作兢兢業業,領導、同事都知道她是個好人。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她被迫害致死之日,遭受了一個普通人難以想像、更難以承受的摧殘。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韓俊苗正在單位上班,當時的公安局政保股警察到單位裡找她,以政法委書記寧紅茂找她談話為名,將韓俊苗帶走非法拘留。十天後,政保股惡警將她劫持到保定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韓俊苗被四個大漢按住,強行注射破壞神經藥物,藥物反應使韓俊苗躺不下,坐不下,整整難受了一夜不能睡覺。在保定精神病院,韓俊苗被整整折磨了半個月,期間又被強行注射兩次破壞神經藥物,每天與精神病人同室,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在保定勞教所,韓俊苗被關押十二天裡,她被銬在樓梯欄杆上數晝夜。數十名的管教惡警把她按倒在地,用電棍從腳心一直電到腰部,還把電棍插到嘴裡,電頭部、後背,強行剝奪睡眠,在水中站立四天四夜。就這樣,保定勞教所也沒能轉化韓俊苗,又把她轉到另一座人間地獄高陽勞教所。

韓俊苗遭受了高陽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有酷刑:老虎凳、灌辣椒水、灌大便、死人床、夜晚帶到野外毒打、放毒蛇咬等等,可是就是這樣,惡警也沒能動搖她的堅定信念。高陽勞教所沒有達到轉化她的目的,又把她轉到石家莊勞教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610主任李成群派人在韓家強行綁架韓俊苗,並把她直接送到保定勞教所,因韓俊苗的身體虛弱,勞教所不收。李竟然把她硬丟在勞教所,自己溜走了。後來勞教所給李打電話,讓他把韓俊苗接回來。惡人李成群看勞教所執意不收,就把韓俊苗接回直接關入雄縣洗腦班繼續迫害。當時韓俊苗被他們折騰得已不能進食,一吃就嘔吐。幾天後,韓俊苗九十多歲的老母親拿東西去看望,看到女兒虛弱的樣子,可憐的老母親心疼得受不了,不斷央求惡人放了女兒。可是惡人卻無動於衷。急得老母親不知如何是好,最後將自己兜裡僅有的300元生活費掏給了獄警張國利,他們這才勉強放人。韓俊苗被放回家後,610李成群絲毫沒有放鬆對她的迫害,繼續派人二十四小時在韓俊苗身邊監視、騷擾,並揚言:等能站立了,繼續送勞教。

一次一次的無休止的騷擾、迫害,使韓俊苗一家根本無法正常生活,更使韓俊苗無法正常修煉,身心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致使她的身體健康狀況時好時壞,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凌晨含冤去世,終年五十三歲。

案例2:王冬梅,女,三十多歲,河北省衡水市武邑縣某鎮教師。於二零零一年在當地市洗腦班被強制洗腦迫害後又被送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非法勞教。在勞教所期間,她受盡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上繩、電棍電、不讓睡覺、長期隔離,惡警利用各種手段都不能逼迫她背叛信仰,就把她轉送精神病院,繼續使用藥物摧殘,使她的精神受到極大傷害,一個健康的人變得神志不清。

在她被保外就醫接回家後,人們看到她精神恍惚,行動遲緩,說話反應遲鈍,痴呆,很多事情已不能想起,記憶力減退。問她怎麼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問她在醫院幹什麼,她慢吞吞地回答:吃藥、打針;問她是否被強制吃藥、打針,她說:是。她的兩臂還有被上繩時的傷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跡。王冬梅因被藥物摧殘得神志不清,於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落入水塘喪生。
二零零二年,有人在河北省石家莊勞教所1-3-5大院五大隊三樓大會議室裡,無意間看到的一幕:惡徒用四副手銬,將法輪功學員王冬梅女士的四肢分別銬在四個學生課桌的桌腿上,如同「五馬分屍」般,使王冬梅仰面銬躺在冰冷的地上,那沒有被看見的酷刑殘害還不知有多少。

案例3:丁剛子,男,四十七,河北省石家莊市贊皇縣城關鎮東街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煉大法後他處處以「真善忍」修心律己,助人為樂,不求名利,善心待人。在路邊設了自行車修理攤點,對顧客服務周到,利用空閒時間把攤點附近毀壞的路義務修好,在鄉親們中是出了名的大好人。就是這樣的好人,從九九年七.二零後卻遭到無端的迫害,先後被非法關押五次,三次從家中被無故抓走,直至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被贊皇縣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他正在自行車修理攤點上給人修車,城關鎮派出所以「到派出所談幾句話」為名,將丁剛子騙入警車,直接關進贊皇縣看守所,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獄卒用戴背銬、上腳鐐、電棍電等酷刑折磨他,並且不讓吃飽飯,丁剛子絕食抗議,獄卒還經常指使犯人毆打他。當丁剛子被折磨得生命垂危時,同號犯人多次按鈴並呼喊獄卒,但他們卻置之不理。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大約九點左右,看守所的獄卒才裝模作樣地將戴著手銬、上著腳鐐的丁剛子的屍體拉到縣醫院急診室。當時醫護人員發現死者屍體已發臭,招滿蒼蠅,準備推入太平間。但犯罪警察卻強迫醫生「搶救」,並給死者輸液。醫生迫不得已,象徵性地做了「搶救」動作、又「確診」已停止呼吸、沒心跳、輸液無回血、胳膊呈青色,再送往太平間。然而犯罪警察仍不罷休,還脅迫醫生作偽證,填寫所謂的「搶救無效死亡報告」,藉以掩蓋事實真相,企圖推脫滔天罪行,還封鎖消息,不通知家屬。

當天晚上八時,好心人將丁剛子突然死亡的消息告訴了死者家屬。家屬急忙趕到縣醫院,但犯罪警察嚴密看守,不准家屬接見。家屬只好到縣「610」主管、公安局副局長秦新國的家裡打聽情況,並替丁剛子伸冤。丁剛子有三個女兒,妻子又是忠厚老實沒見過世面的本份莊稼人,現一家人求告無門,且受犯罪警察恐嚇,現整日以淚洗面。

案例4:韓玉芹(玉琴),女,六十八,唐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凌晨四點鐘,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公安局及轄區各派出所突然出動,非法抓捕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韓玉芹當天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從早上四點開始,不法警察對數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敲門,非法抄家、抓人、拆鍋等違法行為。有的法輪功學員不開門,警察把門都踹變形了,找開鎖的人撬門;有的法輪功學員在裡面反轉鎖心並用鐵棍支住了門才制止了警察惡行。

韓玉芹老人,家住豐潤區小韓莊村。韓玉芹老人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點鐘,韓玉芹老人被豐潤區端明路派出所的幾個人入室綁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
下午六點多鐘,家屬接到警察電話,得知韓玉芹已去世。家屬在豐潤區中醫院見到了遺體,看到韓玉芹頭髮蓬亂,鼻中有血跡。家人痛哭,悲憤的家屬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給死者行禮。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出來一個自稱是所長的人穿上警服在韓玉芹的遺體前鞠躬行禮,並說:「大姨對不起。」

據知情人透露,唐山市豐潤區公安局此次行動欲綁架50名法輪功學員,到目前得知已綁架有36人,大部分被非法抄家,有的還被拆了看電視的鍋及播放器、抄走大法資料及大法書籍。不在家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貼上了封條。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戴上了手銬腳鐐送進了看守所。城西法輪功學員岳維芳當場被嚇暈倒,被兒子送去醫院住進了ICU。
案例5:李志勤,男,五十一歲,河北省邢台市寧晉縣小棗村人。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李志勤在趙縣租住的房子裡正睡覺,寧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申建中又帶領十三個警察突然翻牆而入,闖進屋裡。幾個人抓住李志勤就打,被嚇懵了的兒子大喊:「你們憑什麼打人!」要上前理論,幾下就被打得動不了了。聞聲趕來的李志勤的老伴也被擋在屋外。很快,李志勤被兩個人架了出來,頭耷拉著,戴著手銬,沒能看他家人一眼,頭一直低垂著。然後有四個人架著胳膊、抬著腿給抬走了。走到院子中央的時候,他的家人聽見他大出了一口氣,就再也沒有聲息了。他們把他抬到二百米遠的警車上,李志勤的頭一直耷拉著,沒有任何有意識的動作和聲音。李志勤的老伴趕緊問:「你們是哪兒的?」他們回答:趙縣公安局的。

事發的第二天早上,李志勤的兒子帶上衣物和吃的到了趙縣公安局,說回寧晉了,他就趕緊趕到寧晉公安局,說還在趙縣,來回跑了兩趟後就讓在寧晉縣公安局等,一直等到晚上七、八點鐘,等來的是李志勤已經死亡的噩耗。李志勤的兒子失聲痛哭。

寧晉縣公安局為了掩蓋事態,封鎖消息,他們把李志勤的屍體拉到了邢台市殯儀館。李志勤的家屬強烈要求見人,他們不讓見,說要簽個字才允許看。李志勤的兒子急於見他父親一面,沒仔細看就簽了,簽完了才知道那是要家屬同意火化的簽字書。家人看到李志勤的屍體上有多處青紫傷痕,胸部、胳膊上有青紫傷,腿上有一大片青紫、腫脹。之後相關部門人員對家屬進行恐嚇,不讓追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受理李志勤被暴力致死案件的兩位律師,向北京的最高級法院遞交申訴狀,要求對寧晉公安人員毆打致死法輪功學員李志勤的國家賠償案件進行立案調查。

這是在二零一三年河北高級法院駁回後的再次申訴。北京最高級法院要求律師補充材料,同時聯繫了河北省高法,河北高法又反饋到地方法院。河北寧晉國保人員很快給李志勤的兒子打電話說:「還想好好過嗎?不想好好過,你就瞎折騰吧!」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李志勤的妻子高素改以「故意傷害致死罪」、「非法拘禁罪」(其子被綁架關押一個多月)「非法入室罪」、「徇私枉法罪」等多種罪名,向北京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遞了訴狀,狀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案例6: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法輪功學員陳運川一家六口被迫害得僅剩一人。兩個兒子(陳愛忠、陳愛立)、小女兒(陳洪平)先後被迫害致死。陳運川老人和老伴王連榮曾多次被綁架、關押,並被強制洗腦、判刑,遭受酷刑折磨,先後被迫害離世。大女兒陳淑蘭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出獄後又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她在獄中腰部已留下殘疾,目前和女兒一起相依為命。

一件件慘絕人寰的驚人案例,一樁樁千古奇冤的致死命案,一個個悲慘至極的善良家庭,控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累累罪惡!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這樣的迫害案例成千上萬、難以計數。河北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大小官員,就是這些命案的背後操控者或直接凶手,他們中包括省市縣書記、省市縣長、各級政法委書記、610主任、公檢法司各級頭目等,有的已遭到惡報,有的仍然在逍遙法外,繼續作惡。
據明慧網報道,從1999年7月至2020年8月,河北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類人員至少3535人遭惡報,其中有609人殃及到883個家人。

如:前河北省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程維高,遭惡報被撤職降級已死亡。殃及兒子被全球追捕;前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獲刑15年;前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叢福奎,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前省委常委、前組織部部長梁濱,被判刑8年;前省委常委、祕書長景春華,被判有期徒刑18年;前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前省委常委、副省長張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調查。截止目前,河北省委高層是全國遭到惡報最多的省份。

近幾年河北省迫害法輪功仍然特別嚴重,最近幾個月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構陷情況:二零二零年10月份河北省綁架37人,全國排名第四;騷擾116人,排名第一;9月份河北省綁架 19人,排名第八;騷擾173人,排名第一; 8月份河北省綁架62人,排名第二;騷擾129人,排名第一。九月份被構陷到檢察院、法院的法輪功學員人數25人,排名第一。2020年1至9月,河北省被判刑人數21人,排名第六。

這些數據告訴我們,河北省迫害法輪功的形勢仍然特別嚴重,中共河北省委仍然在充當著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在此奉勸那些至今仍在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官員,不要再繼續追隨中共作惡了,別再為中共賣命做它的陪葬品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做惡都得償還,這是天理!悔過自新,停止做惡,給自己留條後路才是最正確的選擇!以上那麼多的河北省高層的可悲結局還不能讓你們引以為戒嗎?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明善:順天意自救
靜遠:610辦公室被撤銷,迫害法輪功將被清算
靜遠: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法庭上為自己做的辯護
【投書】致公檢法人員的一封信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左媒揭趙小蘭 兩會報告除一國兩制
【時事縱橫】拜登失言洩真相 兩會招「兩晦氣」
【財商天下】天下第一村華西村 神話背後的真相
【新聞大家談】紐約州長連環醜聞 戲中有戲?
【有冇搞錯】收購西方學校 中共悄悄啟動文化戰
【秦鵬直播】9成美國人厭惡中共 台欲懲中港貪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