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省市民舉報貪污入冤獄 遭獄方毆打致癱瘓

人氣 359

【大紀元2020年1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胡元真採訪報導)黑龍江海倫市居民劉振傑因實名舉報村組幹部貪污,遭當地公檢法勾結報復,以「尋釁滋事」罪關押兩次,後被枉法判刑4年11個月。劉振傑在黑龍江北安監獄關押期間,被監獄長毆打致腰部以下癱瘓。他表示,要用生命衝破黑龍江司法系統的黑暗。

2019年10月23日,劉振傑出獄至今行動只能坐在輪椅上。他痛苦地表示,「我入獄的時候是健康的身體,在服刑期間被多次毆打、虐待,最後身體癱瘓。到現在那些人都沒有受到懲處,監管部門沒有被追責。」

據悉,北安監獄位於黑龍江省北安市,是關押15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罪犯的高等級戒備監獄。

貪腐嚴重 脫貧都是謊言

據劉振傑憶述,2009年,他曾經實名舉報黑龍江省海倫市東林鄉連山村村組幹部貪污,村長張躍國、村書記張志才霸占老百姓土地;貪污糧食補償款、獨生子女費等;撥下來的飲用水款項被貪污,農戶至今都在飲用有害的淺水井水。

他透露,「(村組幹部)僅貪污獨生子女費這一項,就至少500多萬元。誰上訪就霸占誰家土地,村裡4000多畝土地,都被村幹部霸佔了。國家的各類補貼,都被村幹部貪污。有全體村民簽字按紅手印為證。」

黑龍江省海倫市連山村村民聯名控告村組幹部。(受訪人提供)

「我弟弟家的孩子,17歲了,一直不給獨生子女費,獨生子女 證都在他們(村幹部)手裡。這個現象在全村、全鄉,甚至海倫全市都是這樣。我去找了,這就是我找的下場。我舉報了十多年,現在癱瘓。」劉振傑說,「我們村村民叫闞中霞,買的五荒地,村幹部把地給騙走後賣掉,她不服去告狀,到中院都是原判,到省高院沒等官司打完,人就氣死了。」

當地買官賣官現象嚴重,劉振傑透露,「東林鄉武裝部副部長的位置賣三萬元。此事東林鄉大小幹部以及老百姓都知道。」

「所謂『脫貧』,全靠數字,報上去就『脫貧』了。很多人家兩個孩子,很多都是一個孩子必須輟學,只能送一個孩子上學。一口人得3.5畝地,怎麼活?怎麼生存?中國的糧食價格就在這擺著呢,再打糧食,又能賺多少錢?」他說。

被報復入冤獄 牢中被獄長打癱瘓

劉振傑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在獄中遭迫害致癱的遭遇,2017年10月21日,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獄政處長帶檢查團到北安監獄檢查時,劉振傑向他舉報他在獄中受虐待和酷刑情況,遭時任副獄長的李洪奎當著檢查團的面前將其打傷,導致癱瘓。

同年10月23日,劉振傑向時任檢察院駐北安監獄檢察室主任、北安監獄醫院院長張彥申訴,他們置之不理。第二天,他再次被送入小號關禁閉。10月26日,北安監獄才把他送到北安市醫院治療。僅過了4天,他就被押回監獄關押,這樣在獄中支撐了兩年,差點死了。

2019年10月23日,劉振傑刑滿出獄,已經癱瘓的他被獄方讓人拖著,扔到監獄門外的馬路邊,後又被監獄派人拖回,時任副獄長鄭某某同他談打癱的賠償問題。

同年10月28日,北安監獄派人將劉送至哈爾濱,由司法鑑定中心做鑑定。此時的劉振傑已經20多天沒有進食,瘦到體重只剩90斤,被收治住院治療,後因沒錢被醫院趕出,由家人拉回海倫醫院救治。劉振傑被釋放的時候,沒有拿到任何釋放證明。

監獄長畏罪自殺 對外稱心臟病去世

判刑的犯人會被賣到北安監獄。劉振傑說,「海倫看守所往北安監獄送犯人都會收錢,我們身上沒紋身的就會貴一點,1000多塊錢一個人,有紋身的就會便宜點。因為在監獄服刑,會給監獄創收。」

他透露,2019年11月27日,打我的監獄長已經畏罪自殺了。中共對外宣稱,黑龍江省北安監獄黨委委員、副監獄長、中共黨員李洪奎在監管區值班室,因心臟病突發離世,年僅49歲。

2013年5月,李洪奎任黑龍江省北安監獄黨委委員、工會主席。2016年1月,任北安監獄副監獄長,分管監管改造工作。2019年10月28日,分管刑罰執行和勞動管理工作。他獲得多次「勞模」和「先進個人」等稱號。

劉振傑表示,李洪奎在監獄自辦養雞場,利用勞改犯人無償為其工作。北安監獄十四監區的警察還販賣毒品,高價賣給獄中的犯人。監獄的賣菜車、小灶子、超市都是個人承包的。超市是黑龍江省勞改局官員的親戚承包的,500克的白酒100塊錢一袋,黃瓜一根5塊錢,一根大蔥5塊錢,一個蘋果5塊錢。

在監獄中,分監區,有做服裝的監區,電焊工的監區,有編汽車坐墊的監區。自殺的犯人很多,因為受不了虐待。「北監使用辣椒水、鐵凳子、電警棍等刑具,酷刑折磨死犯人。曾經把一名叫唐寶軍的犯人打完後,鎖在鐵凳子上,半夜人死了。2019年上半年,又打死了一名新犯人,沒往上級報,壓下來了。」劉振傑透露,「北安監獄還關押著很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

百姓打官司難 律師要聽從法院

劉振傑表示,「中國的法律在我們黑龍江省就是『黑』的!我請律師,律師在政府官員的壓力下,只能不了了之。律師在中國、在黑龍江也不好使,沒用,不採納就完了。」

「2009年到現在的公安局案卷,沒有我一個簽字或手印,都是他們自導自演的,隨便亂判。我要求省高院公開庭審現場,面向社會,搞社會聽證。現在它不敢公開,因為它們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法,就是保護貪污犯,不敢公開。」他說。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充當涉黑保護傘 黑龍江公安廳廳官被處分
當黑幫保護傘 黑龍江網信辦前副主任被雙開
黑龍江貪腐窩案 「好警察」是黑社會保護傘
涉黑及淫亂 黑龍江黑河前公安副局長被雙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秦鵬直播】蓬佩奧加盟福克斯 美國歐盟抗中共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財商天下】比特幣暴漲 淘金熱加劇晶片荒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