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女主角新年感恩李洪志先生(下)

人氣 3055

【大紀元2020年12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桂秀報導)新世紀影視基地於2017年5月份在北美成立,其宗旨是秉承「真、善、忍」核心價值,以純正美好的影視藝術形式,喚醒世人本性的歸真,弘揚和再現神傳文化。

新世紀出品的《歸途》從公映至今,已經獲得51個國際電影節的獎項,除了獲得最佳故事片獎,還獲得過最佳導演、最佳藝術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輯等單項獎項。

2021年新年來臨之際,《歸途》女主角鄭雪菲以虔敬的心表達心願:「感恩師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恭祝偉大的師尊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她表示:「自己的一切榮譽都歸屬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使自己成為濁世中的淨蓮美麗綻放。」

「曾經在演藝圈待過的我,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找到了一片淨土,在空虛和浮躁的社會環境中,獲得了心靈的寧靜,大法讓自己成為一個高尚的人,讓自己能夠擁有高貴、聖潔的靈魂。」

她還說:「在這一年中,通過法輪大法五套功法煉功和按『真、善、忍』的標準行事做人,我擁有了健康的身心。有大法的指引,紛繁亂象中我能識別謊言,看清真相,堅守正義,秉持傳統。」

鄭雪菲參加新世紀影視推出的法輪大法功法介紹片,展現功法舒緩祥和。(新世紀影視提供)

「感恩師尊,把我從渾渾亂世中喚醒,讓我明白『真、善、忍』宇宙真理走入修煉返本歸真,讓我擁有勇氣和信念在新世紀影視以藝術形式證實法輪大法的神聖與美好。」

「感恩師尊,慈悲偉大的胸懷,把『真、善、忍』的光輝灑滿人間,不懈地喚醒世人善良本性。法輪大法弟子也以各種形式講清真相,傳遞正向積極的傳統觀念和普世價值,揭露中共謊言,使更多人看清紅魔共產主義的真實面目,在善惡面前做出自己的選擇。」

電影《歸途》取材於真人真事:講述的是一位如日中天的電影明星王浩晨突患絕症,他在踏上了獨自旅行、獨自死去的最後行程中,意外地遇到了昔日的女友——法輪功學員小雪,這重逢讓王浩晨即將結束的生命煥發生機。

《歸途》榮獲51項國際電影節獎項。(新世紀影視提供)

對於這部影片的創作初衷,導演David Li表示:人的一生很短暫,匆匆幾十年轉眼就過去。人生可以有很多選擇,或者追求名利地位、安逸的生活;或者尋求一種更高尚的使人的生命真正得到昇華的途徑。《歸途》就是基於現實中發生的故事,想給觀眾帶來一個能夠真正改變命運的選擇。

鄭雪菲作為《過年》主演出席里賈納國際電影節(Regin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新世紀影視提供)

從英國倫敦到美國紐約,從喜馬拉雅山東麓的不丹到南麓的麥克羅干吉,從日本東京到馬來西亞檳城,從印度孟買到以色列拿撒勒,從美國洛杉磯、路易斯維爾、維加斯、邁阿密到非洲尼日利亞、肯尼亞、突尼斯,《歸途》獲獎的足跡遍布各大洲,受到不同文化背景的電影專業人士讚賞。

以下是鄭雪菲表達的心聲(下)。接:《歸途》女主角新年感恩李洪志先生(上)

《歸途》榮獲51個獎項 受到西方主流社會的認同和讚賞

到今天《歸途》已在全球各類電影節中,獲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男、女演員」等等51個獎項。我也很榮幸地能夠出席到這些電影節的頒獎現場,這種榮譽感也使我感到很自豪。《歸途》中所傳遞的「真、善、忍」的普世價值,獲到了是西方主流社會的認同和讚賞。

鄭雪菲作為《過年》主演出席里賈納國際電影節(Regin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新世紀影視提供)

英國威爾士國際電影節聯合創辦人兼主席Samira Mohamed Ali觀看電影時,數度感動落淚。「我真的很開心觀看了這部電影,因為它是如此的感動人心,我被深深觸動了。」她說,「這正是我們想要看到的電影,我真希望世界各個國家的觀眾都能觀看到《歸途》,我要給我全部的朋友和全部的家人介紹這部電影,我想讓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這部電影。」

大學教授Mahdi Bazargan在多倫多York Cinema觀看影片後表示,很喜歡影片所傳遞的信息。「人們應該如何看待生活,以及他們的歸宿,還可以改變人類思考和對待世界的方式。」

瑜珈教師Elena Klymenko看完影片後想學煉法輪功。「我認為影片中傳遞的重要信息是關於一個非常美好的功法——法輪大法,這是有關愛、慈悲與寬容的,我非常喜歡這些訊息。我充滿了好奇,想要閱讀法輪功的書籍,甚至可能學習功法。」

鄭雪菲生活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歸途》走入了世界各大城市的電影院。每每電影放映結束後,看到一雙雙已經濕潤了的眼眸,以及臉上明媚的笑容,我知道是這部電影打動了他們。現場的觀眾們都紛紛表示,影片中傳遞的正面信息鼓舞人心。

「這一部很震撼的電影,充滿了良善的信息。」

「電影傳遞的主要信息能改善社會中的很多事情。」

「我認為電影中所傳遞的重要信息,是關於一個非常美好的功法——法輪功,因為這種功法表達了愛、慈善與寬容。棒極了,我喜愛這樣的訊息」

「這部電影給了我們很多的鼓舞,去擁有一個更美好、更持久、充滿美麗與持久的生活。」

「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很多人在其中受益,根本不是中國政府(中共政權)宣傳的那樣。因為中國(中共)控制言論,很多民眾都被騙了。如果沒有中國政府(中共政權)的宣傳,會有更多人煉法輪功受益。」

「電影讓我們充滿勇氣,擺脫恐懼,讓我們活得更好,生命更有持續性,充滿美好、純淨。」

「感謝《歸途》讓我們找到人生的歸途。」

「這部影片非常觸動我的心靈,我哭了很多次。」

每次現場,自己似乎通過電影和觀眾們進行了一次心靈的交流,通過電影,純善純美的追求傳遞給每一位觀眾,去觸碰他們心靈中的美好,獲得共鳴。

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

來到影視基地兩年多的時間,我參與了新世紀的六部影片的拍攝,從《心願》、《藝考》、《過年》等,每一部影片都好像記錄了我在每一個階段的成長和認識。

鄭雪菲表示:「大法讓自己成為一個高尚的人,讓自己能夠擁有高貴、聖潔的靈魂。」(新世紀影視提供)

以前,我在看自己演的影片時,有時覺得自己是個出演者,很少有代入感。但是每次看《過年》這個影片時,我真的都忍不住熱淚盈眶。因為在拍攝《過年》期間,我的媽媽就在國內的監獄被中共非法迫害。

《過年》裡有段戲是,在一位明真相的警察的幫助下,被關在看守所的沈玉給自己的父親錄了一段問候的視頻。使我想起第一次去看守所給媽媽送衣物時的情景。當時在一個不大的等候廳裡放著好幾排椅子,中間掛著一個小小的電視機,電視機裡顯示的就是一個個小小的會見房間。我看著媽媽走進了房間,拿到了我送給她的衣物,之後她開始對著監視器比劃了起來,聽不到聲音,我知道她要告訴我不要擔心她。

這一切感受都真實記錄在我的腦海里,轉換到影片《過年》中的角色,我飾演的人物沈玉,我覺得她就是自己。她的每一句台詞都好像說到了我的心裡,「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真的就是我內心最想要說的話。

當明慧網公布了《過年》的下載鏈接後不久,我收到了國內同修給我的信息,他們對我說:「好樣的。」在大陸的時候,每當我遇到關難,心裡覺得過不去時,媽媽會把海外天國樂團的遊行視頻給我看,每每看完氣勢磅礴的遊行之後我都會淚流滿面,心中又燃起正念,又有了去面對困難的力量和勇氣。我也希望我的一點點力量,以及劇組裡每一位同修的付出和努力,都能夠給國內的同修帶去一些鼓舞。

未婚夫逃出中共魔掌 感受到了神的呵護

隨新世紀的影片一部接一部地推出後,陸陸續續地收到了來自外界、國際電影節,以及網絡上的眾多的好評和獎項。但是也引起了中共的注意。媽媽在監獄被迫害期間,就數次被610談話、施壓,讓我放棄在海外拍攝真相電影。出獄後,媽媽還在被繼續監控,退休金扣發,至今流離失所。

而且中共的這種株連式的迫害還波及到了我的未婚夫。

2020年年初,我在國內工作的未婚夫來看望我,他除了了解一些法輪大法在海外洪揚的真相,並沒有開始修煉,還準備回國繼續工作。在他回國後的第二天,多倫多的凌晨一點左右,我突然收到國內未婚夫的短信說:中共國安給他打電話,要求與他約談。他拒絕後,他們還在不斷地打他的電話。

鄭雪菲表示:「大法讓自己成為一個高尚的人,讓自己能夠擁有高貴、聖潔的靈魂。」(新世紀影視提供)

經歷了媽媽的迫害後,我清楚知道中共邪惡所謂的「約談」意味著什麼,我感覺自己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緊張起來。

同修告訴我,一定不能讓他去見,應該儘快離境,一定要快。確定了計劃後,同修配合我在網上搜索當下離境中國飛往多倫多的機票。同時,我也儘量和國內的未婚夫保持聯繫,確保他還安全。

後來得知,在短短的時間裡,中共國安已經了解了他的一切信息,知道他買了第二天回老家的火車票,並要求他當天必須見面。未婚夫敷衍過去後,國安馬上找到了他曾經工作的地方,並用他老闆辦公室的電話聯繫他,發現撲空後,國安追問說:「你在哪裡?我們過來找你。」他回答:「我在朋友這裡,我需要問才知道地址。」在電話中,他意識到國安正在通過手機定位他。

他周圍的朋友同事都陸續地開始與他聯繫,詢問他在哪裡?說國安在找他。他也感覺到了國安當天一定要帶走他的決心,心裡感到非常恐懼。我用短信告訴他,當天離境,機票已訂好,不要再猶豫。他同意後馬上趕回住的地方收拾行李,在我把機票信息發給他後,收到他的最後一條信息是:「我出門了。」

之後卻再也聯繫不上他了,接下來是將近四個小時的失聯。在等待的過程中,我的心態也漸漸崩潰,我開始猜想他是否出了門就遇到國安,他們會對他做什麼,他是否能承受得了這樣的壓力,等等等等。

在我來到海外後,他對大法也有了正確的認識,而對於他這樣一個不修煉的常人,邪惡也不放過,甚至還想要試圖扼殺他心中存有的正義與善念。我再一次地認清了中共的邪惡,過去他們騷擾我的家人,迫害我的媽媽,如今連我還沒有結婚的未婚夫都不放過。

四個小時過後,我終於接到了他的電話,他已經到達機場,為了避免中共的跟蹤定位,他關了手機。這似乎給我心裡有了些許安慰,但壓著我的物質並沒有減輕,甚至折磨得我兩天兩夜都幾乎無法合眼。

次日的晚上,我和幾位同修在多倫多機場接到了依舊驚魂未定的未婚夫,他看到我們的那一刻,情緒激動地說:「你知道嗎,我差點死了。」這一次的親身經歷讓他真正的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以及對法輪功迫害的嚴重。

他給我們講述了在逃亡過程中他處處都感受到了神的呵護,當他在香港機場等飛機的時候,為了擔心中共的監控,他不停地遊走變換著地方,甚至連信用卡都不敢刷。

在他最無助的時候,他在心裡祈求李洪志師父的幫助,瞬間,香港機場懸掛的中共血旗突然垂了下來,而另一面香港的區旗還在迎風擺動。他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眼淚刷地流了下來,他覺得真的有神聽到了他的聲音,而且在回應他,在保護他。他在逃亡的過程中,這樣的神蹟不斷在他身邊展現,鼓舞著他,支撐著他走過來。

這次中共企圖迫害我未婚夫的挫敗,使他們也非常恐慌,我想隨著中共末日的臨近,隨著法輪功真相在世界上傳播得越來越廣,邪惡被挫敗也會越來越多。(完)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清流:觀新世紀電影《歸途》有感
《歸途》導演獲邀任電影節評委 女主角又拿獎
再拿兩獎 《歸途》共獲51項電影節獎
向真:從電影《歸途》得獎看迫害真相
最熱視頻
【微視頻】賭王周焯華被查 揭紅電影洗腦又洗錢
【拍案驚奇】Omicron可怕3特質 鍾南山趁機帶貨
【遠見快評】Omicron驚全球2原因 有專家說不可怕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況發表講話
【新聞看點】Omicron疫苗可量產 科興又搶先機?
【秦鵬直播】新版桃太郎故事:七國幫台造潛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