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上下隨緣

作者:青松
人生的上上下下,就如同潮水的漲落,裏面有我們無法抗拒或逃避的規律。(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201
【字號】    
   標籤: tags: , ,

前幾天,在沙灘上散步,適逢落潮。海水褪去,沙灘硬實、平整,走在上面,很是愜意。

漫步中,看到一艘小木船,拋錨在沙灘上。小船傾斜著靠在沙子上,映著大海、藍天,構成一幅和諧而美好的圖畫。看著這艘小船,忍不住想到主人,是怎樣隨遇而安的心態,將小船這樣停下便走了。

今天,又到同一片海灘,趕上漲潮,海水漲到了岸邊,蓋住了之前的沙灘。我忽然注意到前幾天看到的那艘小船還在那兒。主人這幾天大概在忙吧,沒有將船挪走,所以任由小船隨潮水起起落落。

看著小船隨著水波輕輕蕩漾,優雅而從容,我心中生出感慨。海水落下去的時候,小船穩穩停靠在沙灘上。海水升起來的時候,小船又輕盈地隨波漂浮。無論是上是下,小船好像都能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小船停在海邊,免不了有起有落。人也一樣,工作中、生活中少不了上上下下的波動。上的時候,自然是欣喜的,有鮮花與掌聲,有發自內心的微笑。下的時候,便不是那麼容易接受了,內心的失落,難於排遣。

有多少人能微笑面對所有的辛酸、打擊或敗落呢?多數人更喜歡的是上,而不是下。然而,沒有誰的路是一直步步上升的,我們註定要經歷一些挫折。人生的上上下下,就如同潮水的漲落,裏面有我們無法抗拒或逃避的規律。所以,我們需要小船那樣的從容

擱淺時,安穩停靠,自成風景;水面上升時,便可輕輕漂浮,優雅自在。當我們能做到上下隨緣時,內心就少了許多煩悶,多了幾分悠然。那樣閒適從容的心境,本身不就是人生美麗的風景嗎?@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看著虹吸壺裡的水滾了,從冒泡的圓肚玻璃壺裡望過去,他用緩慢的語氣說:「我們都打拚了一輩子,也該休息了。」「是該休息了。」阿飛點著頭。他繼續說:「我已經找好了寺院,我們去山上靜一靜,一起去禪修。」
  • 「一絲不掛」一般說是赤身裸露,就是一絲一縷的衣飾都沒掛在身上。回顧「一絲不掛」本意不在此,它是從佛家來的成語,說的是人間道的修行。
  • 所以這窮人看起來也就不是窮了,而是他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他們沒有仇富的心理,更沒有埋怨生活的不公,而是安心地積極地的去享受生活,把每一天都看作是美好的一天。
  • 咱們中華的傳統文化,從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說起,到三皇五帝創建文明,再到後來,有道家、佛家修煉文化的弘揚,幾千年來,可以說我們在天地神明的護佑下,演繹出了輝煌璀璨的文明。因而,傳統文化也叫作神傳文化。秉性善良的古人,敬天地、拜神佛,保持著高尚純樸的道德修養;而歷史上信佛尋道的修煉人,也同樣是層出不窮,他們共同奠定了中華博大精深的修煉文化。
  • 伯顏試圖誘降文天祥,文天祥寧死不屈,伯顏只好將他押解到北方。途中,文天祥冒險脫逃,一路歷盡艱險輾轉到福州,被小皇帝宋端宗趙昰任命為右丞相。他與張世傑、陸秀夫堅持抗元, 三人被稱為「宋末三傑」。1277年,文天祥在江西南部大敗元軍,成功收復了十四個州縣,那時南宋已經降元兩年了。
  • 一位長得甜甜的,眼神炯炯的17歲女生,喜歡拉中提琴,可是體重43公斤身高 156公分,身高配不上樂器所需的伸展度。每次練完琴就是頸臂肘腕痠痛,提琴手多麼想長高,儘管西醫已說明,她的骨垢板已完全癒合,就不可能再長高了。提琴手仍抱一絲希望,想試試。媽媽拗不過她,只好帶提琴手來看長高的問題,山總不厭高。
  • 《紅樓夢》的迷人之處,其中之一就在於這種日常生活細節的描寫,充滿了過日子的情味、意趣,這是我們漢文化裡動人之處的一種,過日子是一切的墊底,似乎人生的一切輝煌和滄桑巨變,最初都從這裡出發,然後最終又都會回到這裡。日子也是紅樓夢的著筆之處,一茶一酒,一飯一食,充滿了好看的儀式和講究的細節,春花秋月,笙歌管弦,四季的生活起居裡自有情韻。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亂世佳人》中的梅蘭妮是化身屬靈親友的人間天使,哪怕是最刁蠻難搞的人,也以穩定的慈憫關愛儘可能去包容、教化、救贖……潤物細無聲,柔弱勝剛強,潛移默化,無形的能量綿密悠長,適時恰當地彌補歸正,給周圍人帶來安寧祥和。
  • 上期我們分享到中國射藝文化,為什麼射藝從夏商周一直延續到元明清呢?因為射藝一方面用於狩獵打仗等武事,另一方面它還承載了文化內涵,作為修身養性的一項活動,所以能夠延續千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