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火肆虐 誰是滅火前綫的真正英雄

消防員和義工消防員是澳洲救災的超級英雄。(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盧曉雨悉尼綜合報導)今年夏天,澳洲遇到了前所未有山火肆虐,大火吞噬了大片的森林和無數的民居。消防員是滅火前綫的無名英雄,他們在第一線, 每天對著沖天的火勢和家園被山火毀掉的痛苦居民,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們是怎麼樣的一群人?

直至一月初,澳洲超過2,470萬英畝的土地被山火肆虐,樹木焚燒殆盡,受害面積接近於三個台灣的佔地面積,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嚴峻狀況。消防員和義工消防員是澳洲救災的超級英雄。聖誕節和新年的假期,他們不是在餐桌前跟家人一起慶祝,而是不分晝夜在最前線滅火。

從去年九月初以來,澳洲山火已造成37人死亡,其中包括7位消防員,以及超過5,900棟房屋付之一炬。

12月初兩名義工消防員在出任務滅山火時,一棵大樹倒在他們的卡車上而不幸喪生。他們兩位都有不到兩歲的幼子,在送葬儀式上這兩位幼子戴著爸爸的消防帽並代領父親的榮譽勳章,這兩位消防員為救災而獻身的事跡將永遠存留在世人心中。

1月24日,三位從美國來救援的消防員在新州的一次撲滅森林大火行動中,飛機失事墜地,三人不幸罹難,這個消息讓世人震驚與難過。

澳洲擁有全世界最龐大的義工消防員隊伍。新州有超過七萬個義工消防員,其中有些人已經當了幾十年的消防員,大多數人在正職工作之外每週都花12個小時甚至更多時間來做義工,許多人從去年九月開始,每週向工作單位請假把更多的時間放在義務滅火的任務上,不求任何回報,值得人們尊敬。

消防員和義工消防員是澳洲救災的超級英雄。(David Gray/Getty Images)
消防員和義工消防員是澳洲救災的超級英雄。(AFP via Getty Images)

消防員帶著助人的光環

消防員被認為是一群救人急難、捨生忘死的職業,很多人秉持著助人的信念加入這個行業。

34歲的(Sam Witmitz)在維州Wangaratta當消防員,第二次申請消防員資格後入選,他原是高中的體育以及科學教師,之後當了七年的專業自行車手。最終選擇消防員成為他的終生的職業,是因為心中秉著幫助他人的信念,「我希望當人們遇到人生最糟糕的一天,我可以使那一天變得稍微好一點,」他說。

昆士蘭的消防員菲比也說,「我希望可以幫助他人並服務於這個社會」。一改原本做辦公室的行政人員的工作,她投身加入服務大眾的消防員行列已經五年了,「我最喜愛這個工作的地方是,當一個地方完全處於癱瘓時我們扮演修復它的角色」。

菲比也呼籲女性朋友可以考慮消防員的工作,因為「我們可以很好的應付高壓的情況,我們也擅長和善於解決問題,遇到事情時能保持冷靜並接手好好處理它」。諸多的生活技能都是在這個行業中培養出來的。而澳洲女性消防員僅佔5%的比例。

消防員教練(Brent Clayton)克萊頓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當人們一但開始做消防員,很少人會離開這個職業,我們幾乎沒有聽聞。因為它是十分讓人感到回饋的工作,當你習慣於輪班制後,你就可以在工作和生活上取得很好的平衡」。

克萊頓表示,消防員的任務很廣泛,比如前一秒協助卡在娛樂器材中的兒童,下一秒鐘則可能去車禍現場協助救援,或是舉辦一些社區教育講座,又或是走訪家庭或檢查不同工作單位的防護措施,確保火災發生時,他們的緊急處理計劃能夠實施。

澳洲山火中真正的英雄

下面是一位消防員義工的自述。「在過去12年的每個夏天,身為消防員義工的我忙著滅火,雖然是艱辛的工作,但是值得的。今年是又一個山火季節開始很早的一年,即使我們眼睜睜地看到它來了,它的迅猛之勢還是殺得我們措手不及。當中衹有一件事沒變,就是慘遭山火襲擊仍慷慨大方為我們著想的人們。」

「2019年11月,我和其他的志工被分派到Grafton(Grafton位於新州北部)救火。在科夫斯港(Coffs Harbour)剛下飛機,映入眼簾的是空氣中向上竄升的厚厚黑煙。再來聞到的是如同烤焦的地球味,這是我從沒有聞過的氣味。接下來聽到的是被山火燒過的大地是一片死寂,沒有任何野生動物的蹤跡,衹有馬匹踏在炙熱的土地上發出嘶嘶的鳴叫。這裡附近,衹有一顆顆焦黑的樹木圍繞,還有的是人們聚集的商店和住家還佇立在那裏。他們(當地居民)已經習以為常的吸入了幾個星期這種空氣。

在我們卡車開到山火的路上,我們在一所學校停下來,所有的兒童都跑到圍欄向我們揮手和歡笑。當我們閒逛到小鎮裡的一家咖啡店,他們不收分文。原來,已經有一位紳士在我們到以前,就付完所有消防員咖啡的錢。在一家位於科夫斯港的酒吧,一位女士告訴我們已經把錢放在吧檯上,夠付所有人(消防員)的啤酒錢。在街上,商店經理都會微笑著叫我們把錢包收起來,即使因為乾旱,經濟不景氣,這些店家也是門可羅雀,但他們不讓我們付費。

當在East Gippsland野火危機任務結束,因道路封閉我們繞道坐飛機經由坎培拉回家,正當我們出海關時,在場的人們爆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很快的我們也被邀請到澳航的商務貴賓室休息,跟完全不認識的人交談,他們稱我們為英雄並且要求合照。

我們沒有感到自己是英雄,並不是過分的謙虛才這樣說。因為真正的英雄是我們在火災現場遇到的那些人。那些房屋遭受到山火威脅逃命離開的家庭,臨走前還不忘在冰箱幫我們準備冰水和一張寫著謝謝的字條。那些為我們準備食物的陌生人,帶給我們冰涼的啤酒,甚至一個拍拍肩鼓勵的動作。他們是當危機來臨把我們凝聚團結在一起的人。在黑色星期六(*)之後我們看到他們的出現,今年我們又看到他們了。他們纔是真正的英雄」。

(*)黑色星期六大型山火發生在2009年2月初維州,導致179人死亡和上萬人無家可歸,大面積的農田和森林被毀,是澳洲森林大火史上傷亡最慘重的一次。

我們能做甚麼?

消防員除了帶著英雄的光環,同時也是高危險性的行業,甚至是在身體、心理和情緒上容易患創傷後遺癥。

提到這場毀滅性的山火,克萊頓語重心長的說:「正當我們持續與肆虐的山火戰鬥,似乎讓我們沒有時間停下腳反思整件事情。身為社會大眾,當一個你認識的消防員願意談起工作上發生的事情,請好好聆聽、靜靜聽就好。不要評論。就好好的聽他或她說」。他進一步解釋,「那些被山火衝擊到的消防員,觸動到他們的內心的情感,當時機對的時候都需要抒發和反饋。我們的國家正處於跟天災和土地大戰。我們需要恢復元氣,以及走過難關,並且期望澳洲的消防系統變得更加完善。」

當提起消防員,人們都會把他們當英雄式的人物對待,即使擁有全部的支援和設備,有時還是有英雄無法完成的救援行動。「我注意到年復一年的做這份工作,在身心上是如何使人精疲力盡的。當你被稱為英雄時是很棒的,然而期望消防員永遠都是英雄卻是不切實際的。有時你就是對蔓延的火勢無能為力,不是你能掌握的,」克萊頓說。

克萊頓說:「當大型的山火以毀滅式的速度蔓延,我們失去生命、房子付之一炬,這種震驚的場面應該使我們社會或國家更團結起來。每一個澳洲人都需要盡可能地去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房屋安全。不論是消防員或義工消防員,他們可能看上去像是英雄,但是他們跟我們一樣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克萊頓是位消防員兼消防員顧問,他擁有自己的事業,輔導上百人實現他們夢寐以求的成爲消防員的志願。

克萊頓最後呼籲華人朋友可以捐款、貢獻你的時間或技術支持滅山火的任務,有意者可以聯絡當地的消防局。

遇上山火應對之策

計劃何時該撤離/防禦

清潔花園除草(減少易燃物)

關注山火走勢和方向

準備大量的水

知道向誰求救並能聯絡上家人朋友。◇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