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疫情壓力測算 中共政權還能挺多久

文/何堅

人氣 19606

【大紀元2020年03月29日訊】由於中共隱瞞疫情並封鎖真相,導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已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雖然中共大力宣傳「疫情已退」來強推復工,但醫學界最新研究顯示,中共病毒不會輕易退場,第二次疫情高峰已逼近。在「中共肺炎」的重擊下,中共還能撐多久?疫情壓力測試或能給出一些提示。

從美國的2萬億美元紓困方案到中共的「特別國債」,各國政府日前都推出很多刺激經濟的政策,以期消減中共病毒對經濟的衝擊,但能否奏效,終究還得看疫情的發展。而國際醫學界的最新研究以及大紀元的獨家調查,都已預示,下一波疫情高峰正在逼近,可能更猛烈。

中共病毒未退場 疫情新高峰正逼近

截至3月底,全球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患者人數已逾70萬,死亡逾3萬,每天新增的死亡和確診病例數都是成千上萬。被中共的隱瞞和放縱、釋放出的病毒,已釀成世界百年來最大的公共健康危機。

3月20日,世界頂尖學術期刊《自然(Nature)》發表文章「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隱形感染或引發疫情新爆發」(點擊可閱讀原文),指醫學界通過對武漢市的中共肺炎病例的研究,發現輕症或者無症狀感染者可能占所有中共病毒感染者人數的60%。而這類隱性感染者的傳染性並不弱,可能正在引發新一輪疫情大爆發。

包括廣東省疾控中心在內的大陸多個醫學團隊早前也都發表研究,稱無症狀感染者攜帶的中共病毒量並不少。

3月22日,港媒《南華早報》引用中共機密數據報導說,截至2月底,大陸有超過43,000人的中共肺炎檢測呈陽性,但沒有出現症狀。不過中共數據被認為是中共內部層層瞞報和造假的結果,真實數字應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與國際常規做法不同,中共規定,無症狀感染者不被列入確診病例,也不對外公布相關數據。

這裡暫不討論中共實施的以犧牲千萬人生命健康為代價的,「封戶」「封口」的隔離維穩措施,能有多大的抗疫效果。僅是醫學界披露出的隱性感染,就足以掀起新一波的疫情高峰。而在各國經濟、文化交流密不可分的全球化背景下,中國大陸的疫情如果不受控制,必然會再次殃及全球。

大紀元發布的多篇獨家報導,例如《一天燒百具屍體 殯儀館員怒斥狗官》、《山東內部文件:確診數是公布的數倍》、《武漢新增確診是中共公布的22倍》等,披露了大量中共內部文件和檢測數據,揭示出真實疫情遠超中共公布的數據,中共病毒實際感染和死亡病患至少是中共數字的十倍,甚至數十倍。

醫學界的研究其實已表明,無症狀感染構成了所有防疫措施的致命漏洞,使得中共病毒在被人類真正認清前,消滅或阻止其傳播幾乎成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大紀元的報導更證明了,中國大陸的疫情遠超外界想像,中共的統治為中共病毒提供了潛伏和蔓延的土壤,中國和世界因此正迎來新一輪中共病毒衝擊波。

中共財政破產 進入倒計時

面對中共病毒的巨大威脅,各國都在竭力自救。從民主國家的限制聚集活動和居家避疫,到極權國家的極端隔離措施,都已令經濟遭受重創,卻只能延緩中共病毒的擴散,而無法阻止病毒的傳播,以及疫情的再度爆發。

美國川普政府出台規模空前的2萬億美元財政刺激和無限量化寬鬆方案,來幫助美國民眾和企業渡過危機。

而在疫情中心地、經濟近乎停擺的中國,中共僅擠出2000億人民幣用於抗疫和刺激經濟,更多的資源依然被投入維穩和加強對民眾的控制。中共控制下的陸媒,甚至嘲笑美國的無限量化寬鬆是小題大做。

不過,這種局面或許維持不了多久。因為中共目前所採取的一切措施,顯然都是基於疫情4月就結束的假設。

如果疫情繼續,中國復工繼續「難產」,全球經濟步入衰退,多年來依賴債務拉動經濟的中共政權,在全球金融風險大增的背景下,還能撐多久?

給中共財政做一個,針對疫情的抗風險能力的壓力測試,就能看清中共能否熬過這次的危機,或者說,還能撐多久。

疫情壓力測試的三種場景

壓力測試,常被用於檢測金融機構承受風險的能力,可以使用情景測試等方法,通過假設發生某些極端不利事件,來分析各種風險因素對受檢對象的影響。

疫情,是當前給中共帶來最大壓力的極端不利事件;可以將疫情設置為輕度、中度和重度三個壓力情景。

輕度情景,可以參照中共的宣傳。

中共之前反覆預報「2月是疫情高峰、4月疫情將結束」,而且其隨後發布的疫情數據也「遵循」了黨的預告。不過,這種可能性已被包括中共專家在內的醫學界否定。

中度情景,是假定疫情在今年6月份,即第二季度末結束,這也是鍾南山等中共醫學專家最新的預測。

鍾南山之前曾多次預測過疫情高峰和結束時間,儘管他的預測跟黨的宣傳保持了一致,但卻被現實證偽。而且,這一可能性在國際醫學界並不被看好。

重度情景,則是假定疫情至少持續到明年。實際上,歐美醫學界普遍認為,疫情將持續蔓延,甚至可能長期流行。

要檢測中共財政在不同疫情情景下的抗壓能力,需要預先設定各種疫情的衝擊,對中共財政指標的影響。

首先回顧2019年中共財政情況(數據源自中共官方)。

2019年中共財政收支

中共財政收入(一般公共預算收入) 財政支出(一般公共預算支出) 財政缺口(實際財政赤字)=財政收入-財政支出
19萬億(人民幣) 23.9萬億 4.9萬億

2019年中共政府債務

中央財政債務餘額 地方債(包括一般債務+專項債)餘額 中共債務餘額(不考慮地方政府隱形負債)=中央債務+地方債
16.6萬億(人民幣) 24.1萬億 40.7萬億

2019年中國GDP(國內生產總值)約99萬億元,不過中共發布的GDP數據真實性存疑。

然後,檢視今年中共財政和中國經濟運行情況。

依據中共數據,可側面反映中國消費和生產狀況的兩個經濟指標——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與發電量,2020年前兩月同比下降20.5%、8.2%。

考慮到1月份因為中共隱瞞疫情,中國大陸的消費和生產活動尚屬正常,由此可推斷,2月份的經濟活動受疫情衝擊較大。

2020年前兩月,中共財政收入3.5萬億元、同比下降10%,財政支出3.2萬億元、同比下降3%。

假定1月財政收支同比無變化,可以設定2月疫情衝擊經濟,導致財政收入同比減少20%,財政支出減少6%。

最後,綜合中國各地的防疫和復工情況以及國際機構的調查,可以發現,無論中共如何宣傳疫情消退並強推復工,各地外鬆內緊的抗疫措施、民眾缺乏真相產生的群體性恐慌,尤其是現實中重新出現越來越多的感染者,這些因素都嚴重制約了復工復產和消費復甦,並直接阻礙了中共獲取財政收入。

衡量財政風險的指標,通常用赤字率(=財政赤字/GDP)。由於中共發布的GDP真實度極低,而且其發布的財政赤字也是經過特別調整的數值,可信度不高。所以本文使用最直接的指標——財政收支缺口(=財政支出-財政收入),來評估中共的財政風險。

輕度場景:疫情4月結束或是中共承壓底線

假設輕度場景下,3月份大部分消費和生產活動,如同中共宣傳那樣都恢復;設定3月財政收入降幅為10%、財政支出降幅3%,4月起全國恢復正常。

在輕度場景下,中共財政的損失有多大?按照3月減幅比2月減半、4月其恢復正常來估測,今年財政收入至少減少5600億元,扣減財政支出全年縮減月1600億元,今年中共財政至少額外損失4000億元。

另外在抗疫支出上,雖然中共並未像美國那樣,為了幫助民眾和企業而開出2萬億元美元的天價帳單,但截至3月21日,中共為了疫情防控和保障地方政府的運作,已投入逾2000億元人民幣。

也就是說,在這種最小疫情衝擊的假設下,今年中共財政的資金缺口,除了預算內的財政缺口外,還要加上疫情直接損失4000億元、抗疫支出2000億,合計至少6000億元。

換言之,中共能接受的疫情損失的底線,可能就是它「預設」 4月疫情結束情形下的6000億元新增財政缺口。

6000億相對去年5萬億的財政缺口以及中共數十萬億的債務規模而言並不大,但卻可能成為直接壓垮經濟的因素。

因為中共病毒的衝擊並不僅限於政府財政,甚至不局限於中國一地,而是波及全世界的經濟和社會危機。

即便在這種最樂觀的疫情場景下,依照「中國褐皮書國際公司(CBB)」等國際機構的調查,中國一季度GDP可能萎縮10%。

而野村證券預測,未來一兩個季度大陸的外需可能同比下降30%,造成約1,800萬人失業。

這些後果,跟6000億元額外財政損失一樣,都是中共難以承受之重。

不過,這種輕度場景,已經被醫學界證明幾乎不可能發生,現實更嚴峻。

中度場景:政府債務率180% 遠超警戒線

在中度壓力場景下,假設疫情6月底結束,屆時全國真正解除封鎖和隔離,消費和生產逐步恢復。為簡化數據分析過程,這裡假定全年一半時間恢復生產、一半時間受疫情制約;中共財政收支受疫情影響的程度,可以參照今年前兩月的減幅,設定為收入降幅10%,支出降幅3%。

在這種場景下,中共今年財政收入至少減少1.9萬億元,支出減少7000億元,財政額外損失1.2萬億元。

在假定疫情結束之前的4-6月期間,中共應該至少投入同等規模的抗疫資金,即今年抗疫支出至少4000億元。

財政額外損失1.2萬億元、加上抗疫支出0.4萬億元,這意味著,中共財政與去年相比,至少會增加1.6萬億元的資金缺口。

更何況,如果疫情持續至6月底,其對經濟生產和政府財政的衝擊,不會是均勻,只會是加速遞增。

這意味著,中共實際財政收入降幅會更大;而且,GDP也可能不僅是一季度減少10%,而可能全年縮水10%、降至90萬億元人民幣。

急速擴大的財政收支缺口,還不足以反映中共財政的高風險。衡量政府債務風險,通常用槓桿率(負債率)和債務率這兩個指標。

負債率=債務餘額/GDP,債務率=債務餘額/綜合財力(=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國有資本經營收入+社會保險基金收入)。

由於中共的GDP水分太大,導致槓桿率無法反映政府真實的債務風險。而債務率直接與政府收入掛鉤,更能反映政府的償債能力。因此下文使用債務率來評估中共的債務風險。

按中共財政部、人社部數據,中共2019年末政府(含中央和地方)債務餘額約40萬億元;綜合財力=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9萬億元)+政府性基金收入(8.45萬億元)+國有資本經營收入(0.4萬億元)+社會保險基金收入(5.8萬億元)=33.6萬億元。

結合中度疫情場景,估算2020年中共財政,假定各項收入降幅同為10%,2020年中共的綜合財力約為33.6萬億元×(1-10%)=30萬億元。

又因為中共實際上早已無力償債,政府債務一直在借新還舊,所以可以在去年政府債務餘額的基礎上,簡單計算今年的政府債務。

2020年末中共的政府債務餘額=去年政府債務餘額+今年的國債(約等於財政收支缺口)+地方政府為了維持運作和新基建,而新增的地方債(一般債和專項債)+中共決定發行的特別國債。

今年財政缺口=去年財政缺口(4.9萬億)+今年額外損失(1.2萬億)+抗疫支出(4000億)=6.5萬億

今年新增地方債額度已有1.8萬億元、大陸專家估計全年超過3.5萬億元,即新增地方債1.8~3.5萬億。

另外,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針對疫情發行特別國債,體制內專家認為至少會發行3萬億元,這筆國債同樣會構成2020年末的中共政府債務。

綜上可知,中度壓力情景下,今年中共的政府債務至少在52萬億~54萬億之間,債務率高達180%左右。

在這種場景下,今年中共的債務率將從去年的120%激增至180%,遠超國際公認的100%警戒線。這還是只計算了中共政府的顯性債務,還沒考慮實際規模不亞於顯性債務的地方隱形負債。

更何況,隨之而來的經濟衰退和數千萬人口失業,都能掀起海嘯般的經濟或社會風暴。

由此可知,中共肺炎中度場景對中共財政的衝擊,已超出了中共能夠承受的底線。

疫情壓力下 中共只剩一條路:無錨印鈔

本已入不敷出的中共,在全球經濟都遭疫情重創的大環境下,如何去填補急速擴大的財政缺口,以壓低隨時會爆發的債務風險?

以往面臨經濟危機,中共主要是依靠欺騙、吸引外資輸血來續命。但在中共肺炎已造成全球危機的背景下,外資續命的老套路,徹底失去了市場。

例如谷歌、三星、LG近期紛紛將產能從中國轉移至越南;3月中旬北向資金(外資)持續撤離中國股市,連續多日流出近千億資金。這些動向已表明,無論是長期投資或短期投機的外資,都在加緊逃離。

這意味著,中共除了擴大無錨印鈔的規模外,別無出路。

中共會在缺乏美元等硬通貨資產作為錨點支撐的情況下,用政府或國企發行的債券為錨、來印發海量的鈔票。

事實上,中共正在這麼做。

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會議,推出了應對疫情的最新政策,其中最主要的經濟措施就是增大財政赤字、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以及發行「特別國債」。

這些危機措施其實就一個目的——加大發行中央和地方政府債券,來填補中共巨大的財政缺口。實質就是一個辦法——無錨印鈔。

無論是填補財政缺口,還是發起新基建來刺激經濟,中共如今只能依靠增發債券來無錨印鈔,以圖延緩財政破產、政府垮台的時間。

所謂「無錨印鈔」,是指政府沒有信用基礎(錨點)來印發鈔票。無錨印鈔雖能暫時解決政府缺錢的危機,但會加重貨幣貶值和通貨膨脹,加快金融危機的爆發,給民眾帶來更慘重的經濟損失。

需要說明的是,美國也是以國債為錨來印美元。但與中共截然不同的是,美元的錨點其實不是國債,而是美國政府強大的公信力(政府信用),以及同樣強大的市場(自由)經濟。

而中共政權,既無政府信用,也無自由經濟。所以無錨印鈔對中共而言,就是依靠強權和謊言宣傳來印發鈔票,直接稀釋了民眾持有的財富,相當於從中國人民手中搶錢。

病毒直擊中共 下半年中共或隨時破產

其實,疫情6月結束的中度情景,已經是中共難以邁過的坎,更不用提疫情會一直持續的重度場景。

按照疫情持續時間與其造成的經濟損失呈正相關的模式來推算,在重度情景下,GDP和中共財政收入的收縮很可能會超過30%。與此同時,中共對疫情防控以及維持政府、刺激經濟等支出卻不得不增加。在此場景中,中共財政缺口可能擴大至8.2萬億元,債務率升至240%。

現實中,疫情持續越久,其對經濟和民生的衝擊就越大。

一旦疫情持續到下半年,很可能中共發行的國債、地方債都無人問津,走投無路的中共可能會不惜摧毀金融系統,而肆意濫印鈔票,以解決迫在眉睫的財政危機。

不用考慮其它的金融風險或社會政治危機,單單中共自己的財政危機和債務風險就足以壓垮其政權。

綜上可知,中共政權的財政情況,難以通過現實中的中共肺炎疫情壓力測試。疫情只要持續到6月之後,中共政權隨時可能崩潰。

責任編輯:張憲義 #

相關新聞
中共機密數據曝光 大量無症狀者未列入官方統計
6萬武漢人封城前外逃 路線與歐美疫情吻合?
外媒關注:無症狀者或引第二波疫情大爆發
中共病毒肆虐 中國經濟面臨五大危機
最熱視頻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