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資深護士:千萬別「中彈」 治療太痛苦

一旦進入醫療系統 少不了受罪 對病患和醫療人員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醫護人員在ICU病房。 (中美醫師協會)
人氣: 172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0年03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美國紐約報導)受到病毒感染的人們越來越多,一旦人們生病,需要醫療保健系統來照料他們,那麽將要做的艱難的決定就將成為現實。疫情當下,年屆70歲的紐約資深護士周梅麥拉(Myra Moy-Chau)心情激動地與記者分享她過往對病人照顧的心得,真心希望大家在這場和「看不見的敵人」的戰鬥中別「中彈」,因為她一生的專業訓練讓她深深明白現代醫學的局限性,以及它們給患者帶來的巨大痛苦。

最近幾天的新聞熱點都是「呼吸機」,紐約對呼吸機有巨大的需求。周梅麥拉說,這也意味著急缺呼吸治療師(Respiratory Therapists,RT),因為呼吸機需要呼吸治療師來操控,後者根據呼吸機顯示屏上跳動的波形和數值及患者狀況,調節呼吸機的運行參數,做好氣道管理,來緩解患者的呼吸困難問題。

「輸入的氧氣不能太多,太少了也不行。」周梅麥拉說,人的血氧飽和度低於90馬上要給氧氣,但呼吸機並不能治病,只是提供呼吸支持來達到生命體征的穩定,使身體有時間自癒,但操作不當反而會對患者肺部造成進一步的損傷,或併發癥,因此需要專業的操作師,「RT是ICU中最重要的角色」。

在鼻導管吸氧不能改善的情況下,病情惡化就要「插管」。她說,「插管」不只是插了氣管插管,還有胃管、導尿管等等,「全身插滿管子」,監護儀在周圍發出嘟嘟的聲音。這意味著殘酷生活的開始,「少不了要受很多罪」。

重癥患者也是病危患者,多數處於重度昏迷狀態,長時間同一姿勢臥床,極易引發血流不暢和壓瘡,因此每天定時需要幾個護士合力為其翻身,也幫助痰液堵塞肺部的患者進行排痰。周梅麥拉說,這個時候要做很多艱難的決定,如果沒有「醫療委託書」,就需要許多醫生共同決定。

由於氣管插管時,患者會噴濺分泌物,或產生痰液飛沫、氣溶膠,對醫護人員非常危險,設置單獨負壓空調之隔離病房尤其重要。為了控制感染,醫護人員光是穿上或脫下防護裝備的動作和時間就遠超平常人想像,從脫鞋套、脫防護服、護目鏡和外科口罩等,中間需要不停地洗手達十次之多。周梅麥拉說,她看過第一線防疫「戰士」防護裝備穿脫流程示範的教學錄像,感嘆自己沒辦法重返火線,「光穿戴防護裝置就要大半個小時,一整天在防護裝備下工作喝不上水,還要移動病人,對付一大堆高科技監護儀器,難負重荷。」

而N95口罩也要配合臉型,找到合適自己的型號,可與臉龐緊密貼合得「絲毫不漏」,戴上再噴一些香味液體檢查緻密性,「什麼氣味都聞不到才對」。

周梅麥拉說,以前從未經歷過像Covid-19大流行這樣的事件,17年前SARS爆發時也未曾這樣令人恐懼,相對來說,中共病毒致死率雖然比每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低,但是這個病毒的高傳染性、快速傳播、難以辨識的神祕性、陰險的病毒真相、對肺部的攻擊力度等等,有無數的原因使其更能引起人們的強烈反響,這種強烈反應不完全來自於統計數字,「而是風險的感覺」。◇

責任編輯:李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