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桑普:媒體戰開打 美定性四大黨媒

人氣 1108

【大紀元2020年06月25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可柔、梁珍採訪報導)6月22日美國將中共四間傳媒列為外國代理人,包括央視、中新社、《人民日報》及《環球時報》。這是繼2月18日將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中國日報》發行公司及《人民日報》發行商美國海天發展公司定性為外國使團之後,美國針對中共大外宣的再次出擊。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6月23日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這是美中新冷戰的一環:媒體戰,曝光共產黨的宣傳機器。

十幾年來,中共大外宣對美國的意識形態領域進行滲透,這種蠶食民主制度的破壞力道甚至不小於軍事武器,所幸近年來美國政府對中共大外宣已有所警惕。桑普指出,「美國很清楚,中共的媒體本質與美國媒體的本質是不一樣的,大家知道,那四個媒體其實都是共產黨的A、B、C、D不同的團隊,其實全部都是黨去操控。」

22日當天,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也勒令鳳凰優悅電台(Phoenix U Radio)在48小時內停播。以此為例,桑普認為美國會繼續深入整頓更多紅色媒體,「美國國會很清晰的,不會退守。」「鳳凰衛視旗下的優悅電台,註冊在美國的加州,也有廣播站在墨西哥,由大天線從墨西哥傳遞信號到南加州,聖地亞哥、洛杉磯的一些華人都可以聽到這些聲音,這些是黨的聲音、共產黨的聲音。」

對於其它中共在海外的媒體、親共媒體,桑普直言這些媒體的前景都會很坎坷,「比如《星島日報》和《明報》,他們的社論完全是受共產黨操控的,但他後面很多本地的報導就留有一些餘地,給當地的記者去發揮,它們有糅雜(混雜)的成分,未必會被定為外國使團,但是美國會對它們有很大的監督。」以避免共產黨利用這些媒體進行意識形態及價值觀的滲透。

而關於香港人迫在眉睫的危機——港版國安法,桑普認為6月28日至30日完成立法的機會極大,即使月底不立法,7、8月也會立法。「因為它(中共)要贏美中新冷戰的第一場硬仗,它怎麼會放棄這麼好的一個戰場呢,它一定會粉碎香港。」

「林鄭月娥今天(23日)早上說得很清楚,特首任命法官。特首自己決定誰做法官去處理國安案件,這是匪夷所思的!」香港一國兩制的根基在於自由與法制,身為香港律師,桑普痛心中共強加的港版國安法對香港法制的災難性破壞,「現在的法律,有兩個很重要的東西,我覺得是玩完了。第一個就是,這條港版國安法解釋權只是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條就是說,這個港版國安法,凌駕於香港所有法律之上,凌駕於《基本法》。因為它是新的法律,同時它也是一條特別法,新法優先於舊法,特別法優先於一般法。」

邪惡壓境,情勢不容樂觀,「就像當年1941年,日本侵略香港那樣,有3年8個月的時間,黑暗的時期。我相信,現在香港也要面對這樣黑暗的時期,大家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當橫虐來到的時候才不會錯愕。」桑普鼓勵港人,「我們守勢,待命,我們要堅守自己真善美的標準,才能夠迎接曙光來臨的那一刻。」

實施港版《國安法》之後,香港人會不會因此退縮?桑普認為,對於勇武抗爭的港人,不會有大的改變,因為反送中一年以來,他們始終冒著被抓、被失蹤、被自殺的風險。但是有可能對「和理非」形成一定的嚇阻,「七一會不會有遊行呢?敢不敢說『天滅中共』呢?講,會不會等於顛覆國家政權呢?」「甚至有很多人選擇,如果抗爭不下去,就逃亡。」

據客觀數據,目前台灣已成為流亡港人移居的首選之地。台灣《港澳條例》第18條規定,「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近期,桑普也在台灣成立了台灣香港協會。「基本上就是很多香港人去台灣的一個同鄉會,互相能夠扶持,搞一些活動,希望可以凝聚這個社群在台灣的力量。」

可喜的是,6月18日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過陸委會宣布了「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還要專門設立一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基本上就會接受諮詢,幫助做一些居留權定居申請等,也提供安置照顧。」

此外,台灣還有許多民間團體正向港人伸出援手,眾志成城,台灣可以成為港人的避難所,但桑普提醒,「人家給你一個避難所,我們要成為跟台灣同行,同中共對抗(stand with Taiwan, fight against CCP)的一個新橋頭堡。」「選擇台灣,不要想著進入了桃花源,『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千萬不要這樣,希望可以成為一個同全球華人對抗中國共產黨極權政府的一個橋頭堡,而這個橋頭堡在其他地方都不像台灣這麼有力及龐大,所以希望大家善用這隻不沉的航空母艦,做好下一步對中共的圍剿。」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媒體戰開打 美定性四大黨媒 勒令停播鳳凰電台

記者:中美交戰如火如荼,港版國安法可能在這個周末就會立了,在這個敏感時刻,6月22日美國將中共四間傳媒列為外國代理人,包括央視、中新社、《人民日報》及《環球時報》,你怎麼解讀這個信號?

桑普:這個信號很清楚的,就是美、中之間的戰爭,不止是貿易戰,還包括不同方面的新冷戰,其中一個就是媒體戰。大家都知道,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是很主推這件事的,美國政府也希望美中之間的關係,在媒體方面要完全對等去處理。美國很清楚,中共的媒體本質與美國媒體的本質是不一樣的,大家知道,剛才你說的那四個媒體其實都是共產黨的A、B、C、D不同的團隊,其實全部都是黨去操控。

正如處理東亞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說的,基本上共產黨、中國政府其實是實際擁有和有效控制了這四個媒體。這四個不是媒體,是共產黨的宣傳機器,要處理的不只是四個媒體,還有它的人員也都要處理。為什麼將這四個媒體定為外國使團(Foreign missions)?一,美國要這些媒體公布它的人員和人事的變動;二,要公布它的資產。

這個定調「外國使團」,在法律上美國是可以這樣做的。因為美國是一個自由國家,它不可能因為你是宣傳機器,就要禁制你的言論自由,所以美國在某種程度上就是說,你說的內容我不審查,但是你一定要標明自己是幫著中國共產黨宣傳的,每一個都要旗幟鮮明地說這個是共產黨的宣傳品,用這種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既能兼顧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保障,也能夠使得全美國人知道,喔!這個就是共產黨的媒體。

這一點只是對這四個媒體的處理,其實之前2月18日有五個媒體已經(被定性),包括新華通訊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中國日報》發行公司,以及《人民日報》發行商美國海天發展公司,都列入了外國使團。到了3月份的時候,美國開始限制部分中國的所謂媒體駐美國人員的人數,由160人裁到100人。接著中國出手反制,對於《紐約時報》等等,有五個不同的媒體也都做出了人員上的減編,以及要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的記者不可以再在中國、甚至在香港、澳門去採訪。

這次會不會引起中國的反制呢?我覺得可能會,會不會中國也全部要求,美國的所有的媒體都公布,他們所謂的人員各方面的東西,公布更多。似乎中國共產黨很愚蠢,它已經將美國幾乎最主流的媒體,上次已經列了出來了,那五間就是《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美國之音和《時代雜誌》,基本上五個已經列出來了,那還有哪些未搞掂(制裁)的呢?所以中國沒有牌可以打了。

到最後會看到一件事就是,美國會很清晰的,不會退守的就是這一點,多加上一個媒體,就是鳳凰(衛視),鳳凰是聯邦的通信委員會(FCC)主推的,宣告鳳凰的優悅電台(Phoenix U Radio),註冊在美國的加州,也有廣播站在墨西哥,由大天線從墨西哥傳遞信號到南加州,聖地亞哥、洛杉磯的一些華人都可以聽到這些聲音,這些是黨的聲音、共產黨的聲音。(美國)終於出手了,48個小時之内要這個鳳凰優悅電台停播,不停播的話就會被罰。

所以看到美國現在在媒體方面會有一個很大的措施,而我可以預報給大家聼,這個星期内大家要坐穩,不只是媒體方面,還有很多其他方面,對於整個東亞,不只是香港,整個東亞,美國會制定出一些新的制裁措施對付中共,這個大家一定要拭目以待,到底是些什麼。但我告訴你,這只是頭盤,未來還有,這個星期還有很多事情會發生。

記者:講到鳳凰衛視的角色,香港人比較熟悉,我記得鳳凰優悅電台當時還去申請數碼廣播。

桑普:是的。

記者:那這個會不會對其它中共在海外的媒體,包括一些親共的媒體都有警示的作用,比如《星島日報》之前在美國全版刊登支持港版國安法的廣告,已經引起當地華人的舉報或反對、譴責。類似這樣的媒體它們的前景會怎樣?

桑普:它們的前景會很坎坷,當然我們很難一概而論,比如說在美國、加拿大,我以《星島日報》這份報紙為例,和《明報》,他們的社論完全是受共產黨操控的,但他後面很多本地的報導就留有一些餘地,給當地的記者去發揮,可能會報導一些本地的民主活動也不一定的,所以會看到社論那一版與本地新聞那一版,會有一個很大的矛盾。但無論如何,這些媒體如果受共產黨操控,不只剛才說的《中央日報》等早已是外國使團,還有《星島》、有《明報》這些系統的,未必會被定為外國使團,它們有糅雜(混雜)的成分,但是美國會對它們有很大的監督,避免共產黨利用這些媒體傳遞資訊,甚至精確地要它公布寫社論被操縱的名單,哪一個人收到什麼樣的消息來寫這篇社論,甚至這篇社論是否要標註外國使團言論的方式去做呢,這些是美國可以去考慮的地方,要精準細緻地去做。

記者:你剛才提到,可能這個星期會有其他的消息,你估計美國會在哪些方面出招?

桑普:我想美國會有很多的政策方面要做,無論是在科技、關稅、金融方面,都是美國通常會做的事情。會不會這個星期之後煙消雲散呢,不會。這個是美中新冷戰的格局所決定的,這件事現在川普政權基本上全部的共識都是這樣。未來會不會換了一個總統,會有一個本質上的不同呢,其實我們是會有擔心的,因為大家知道拜登跟中國(中共)關係很好。

但民主與共和兩黨對中國(中共)的防範,在這個月迅速升溫,我相信這是兩個國家之間利益的重大碰撞,所以我認為,未來的情況,我會看得到,不要說攬炒(玉石俱焚),可以說冷戰的局面是會升溫,那麼升到哪個位置,會不會真是中國打敗仗呢?我想共產黨其實是走向它的末路,只不過是說它在末路狂奔之中,可能還會以年計算的時間,所以我不會過度樂觀認為它(中共)立即會垮台,但是一定會垮台,只是時間的問題。

推算8月前立國安法 將凌駕香港法律之上

記者:說回到這個港版國安法,今天(23日)早上林鄭還是在說,港版國安法會指定法官,不是說一個法官,是一系列的名單去指定,所以它(港府/中共)還是覺得他們是沒有做錯的。你怎麼看那些草案細節呢?中共到底想在香港做什麼?是一個什麼訊號呢?

桑普:我想這個訊號是很清晰的,大家知道6月28至30日,這個月的最後三天,基本上看得到立法機會極大,因為它(中共)連續半個月之內第二次召開緊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會議,就算現在不立法,7、8月都會立法。有些評論人覺得,最後國安法會虎頭蛇尾,即使立了法,也會虎頭蛇尾地去執行,甚至有人說呢,在美國的干預之下,這個法基本上就不會立了,因為中國會投鼠忌器,等等。我沒有這麼樂觀,因為我知道,共產黨,你不可以只是說只看美國有多麼強大,是要看共產黨有多麼邪惡,我們不可以輕視這一點。香港是在它的全盤控制之中,6月底立法的機會是過半的,就算(這個時候)不立法,7、8月都會立法,因為它(中共)要贏美中新冷戰的第一場硬仗,它(中共)覺得自己不容有失的,香港,國安,甚至是公務員,整個軍隊都是在這個地方,它怎麼會放棄這麼好的一個戰場呢,它一定會粉碎香港。

而國安法是否有機會讓我們樂觀一點去看,不會真的這麼嚴峻?我就不是這樣看了。剛剛妳提到了,林鄭月娥今天早上說得很清楚,特首任命法官。從未有一個地方,一個非民選的獨裁的行政首長,去任命法官的!現在的法官是司法遴選委員會去任命的,任命了之後,由特首像是橡皮圖章式地去完成。現在不是了,現在就是特首自己決定是哪個做法官,去處理國安案件,這點是匪夷所思的。

現在的法律,有兩個很重要的東西,我覺得是玩完了。第一個就是,這條港版國安法解釋權只是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條就是說,這個港版國安法,凌駕於香港所有法律之上,凌駕於《基本法》。因為它是新的法律,同時它也是一條特別法,新法優先於舊法,特別法優先於一般法,所以這條港版國安法一定是,通通都是法律嘛,是全國人大的層次,是優先於《基本法》的,換言之,《基本法》的所有條文放在一邊,港版國安法說的為準。港版國安法提到的罪名,什麼叫做勾結,什麼叫做恐怖,什麼叫做分裂、顛覆,共產黨去詮釋。我以(人權律師)王全璋為例,他「顛覆國家政權」被判刑四年半,你看看他最近接受日本共同社訪問,他受到什麼樣的酷刑對待,是趴在地上被當作豬一樣!要上訴嗎,恐嚇他四年半(的刑期)加到八年,未審先判。王全璋受到這樣的對待。他的「顛覆國家政權」只不過是為一些宗教團體、一些維權人士去伸張正義,這樣就被說是「顛覆國家政權」,那我們香港還可能行好運嗎?

中共慣常手段:孤立殲滅「少數人」團結「大多數」

桑普:所以我覺得一定不要給一個錯誤的希冀給大家,共產黨在這件事情上是很嚴苛,用分裂(罪名)去對付(宣揚)港獨的人,用顛覆(罪名)對付黎智英等民主派人士,用這個所謂的恐怖(罪名)對付勇武的人,用所謂的勾結(罪名)去對付眾志黃之鋒這些走國際線的人,你會看到這一群人可能第一批被殲滅。雖然你看到政法委或者法工委,甚至《人民日報》不斷地說是(針對)極少數人。共產黨49年以來每一個運動都和你說,極少數少之又少啦,文革的時候它(中共)說,揪出軍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一小撮由毛澤東到鄧小平,到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現在的習近平,共產黨的本質從來都沒有變過,就是說一小撮一小撮,逐個逐個清理。甚至有些敢言的媒體,都會遭受到逐層逐層被禁制,甚至被毀滅的危機。那在這個危機裡面,每一個人可不可以在不同崗位頂得住,這個是我們最擔心的地方。

記者:其實看回港版國安法這個國家安全公署的設立,我覺得它很像是當年江澤民設立610辦公室,對付法輪功一樣,每一個部門都有一個610辦公室,完全是一個新設立的系統,同時它的權力是無限大,那些經費都是無限審批的。這次的國家安全公署也是一樣,只是扣上國家安全的帽子,就可以大打出手的了。

桑普:沒錯,這種東西,無論每一個獨裁政權,它第一要在原有的法庭外面,去設立一些特別機構,譬如剛才你所說的,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公署,甚至成立一個特殊的國家安全法庭,這個法庭其實不是法庭,是國家安全公署裡面,既執行又審判,甚至,既可以在香港審判,也可以送到中國大陸去審,審完之後,關押在大陸的監獄。它說王全璋(判刑)四年半,前面三年是完全接觸不到他的,完全不知道他在哪裡的(記者:單獨囚禁是最殘忍的)。它可以將所有的手足、所有的抗爭者消失,黎智英和黃之峰分分鐘都會被消失,這件事大家要很小心。就是說,我們面對這麼險惡的局面,一國兩制已經結束,面對的,不要希冀我們沒事的,日子照過,飯照吃,繼續馬照跑舞照跳,其實沒有啦,人已經沒有自由了。

就好像從1949年以後,到了1950年鬥地主。跟著就是三反五反,三反對付公務員,五反對付商人。跟著就是胡風案,反右對付知識分子。農民以為沒事,當時大饑荒,餓死了幾千萬人。所以共產黨是一步一步地去團結大多數,殲滅和孤立一小撮的方式做事。

最終,全部的中國人,甚至現在全世界,都受到了它(中共)很大的負面影響。看看歐洲,最近中歐也在開峰會。我們看到,是否(他們)真的能夠站穩這個的價值,我們都很擔心。所以希望不要相信習近平6月22日視訊對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說的,合作大於競爭啊,(這是)多餘的。它根本是一個納粹類型的獨裁專制政權,這個邪惡的政權,會對世界產生很大的負面的影響。所以全世界去對付中共,對付中(共)國,就是對香港最大的幫助。而香港也會順著這條路繼續走下去。

勇武不會退縮 今年七一考驗「和理非」

記者:香港民眾該以什麼方式去對抗中共政權呢?現在接下來的就是立法會初選,立法會也多了很多政治素人(政治新人)。我們昨天也採訪了一個被控暴動罪的一個女大學生,也宣布參選。你怎麼看這一幫年輕人?他們會不會放棄呢?

桑普:他們不會放棄的。有了國安法之後香港怎麼辦?我認為,對於真的勇武的和抗爭的分子,他們不會有大的改變。因為他們一直在冒著這個風險。實行港版《國安法》之後,他們更大的風險可能就是會被抓,被失蹤,被抓到不知道去了哪裡。甚至有很多人選擇,如果抗爭不下去,就逃亡。(如果)被抓,有Court Bail(法院保釋),有各方面的(程序)要走,這件事,每個人有他自己的選擇。

但真正的恐嚇力,就是對「和理非」。七一會不會有遊行呢?敢不敢說「天滅中共」呢?講,會不會等於顛覆國家政權呢?如果按照中共的標準,就是的。但是按照香港原有的標準,當然不是的,言論自由。但是按照港版《國安法》之後,都是人大立的法,人大常委會來解釋。開始未必(很嚴格執行),兩個月以後可能就會了。你會發覺不需要等到2047年(一國兩制完結)。2020年很多人就說是一個Endgame(最後的遊戲)。我想這件事,香港必須承受這一個苦果,面對這個邪惡,我們守勢,待命,我們要堅守自己真善美的標準,才能夠迎接曙光來臨的那一刻。就像當年1941年,日本侵略香港那樣,有3年8個月的時間,黑暗的時期。我相信,現在香港也要面對這樣黑暗的時期,大家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當橫虐來到的時候才不會錯愕。我們現在就要好好的堅守自己的信心走下去。

在台成立「台灣香港協會」 幫助香港人移居

記者:我知道你也成立了一個台灣救助香港的團體。現在台灣會不會對香港這個情況加以援助?最新的進展是什麼呢?

桑普:我成立的不是一個救助香港的團體,是台灣香港協會。基本上就是很多香港人去台灣的一個同鄉會,互相能夠扶持,搞一些活動,希望可以凝聚這個社群在台灣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6月18日蔡英文總統通過陸委會宣布了「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還要專門設立一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基本上就會接受諮詢,幫助做一些居留權定居申請等,甚至一些跨國企業、跨國的NGO(非政府組織)想在香港立《國安法》之前湧去台灣的話,他們都會幫忙。(同時)也會提供安置照顧各方面的東西給手足。這一方面的事情會怎樣做國安審查,台灣也是費煞思量。

我想肯定他們(台灣政府)有腹案,這個方案能夠幫到很大的忙。一直以來都是民間團體來處理,台灣的司改會、跆拳會,還有很多香港人在那邊讀書的,比如說一些香港MISSING青年組織,他們也會提供幫助,也會給台灣政府一些建言。現在真由台灣政府真真正正能幫到一些人。

但是事先聲明,不是給偷渡過去的人,是合法已經進入了台灣的那些香港人,真真正正因為政治原因如有安全自由受到損害之虞,台灣政府才會出手幫助,用《港澳條例》第18條來幫助他們。但是如果是其他情況,可以按照申請居留,即是求學、求職、投資創業等等的情況來看,尤其是投資創業的門檻是不是可以鬆綁?台灣是不是可以引進更多的香港專才?銀行方面、金融方面是香港的優勢,可不可以引進這方面的東西?租稅的優惠可以提供更好的呢?台灣的政府正在研究很多這裡的事情。這個辦公室會在7月1日成立,它是在策進會之下,策進會也會有一些香港人,和一些民間組織投入去參加。眾志成城,台灣可以成為一個避難所,但是要記著去到那邊的香港人,不要把它當作是一個避難所,人家給你一個避難所,我們要成為跟台灣同行,同中共對抗(stand with Taiwan, fight against CCP)的一個新橋頭堡,那麼便是功德無量了。

記者:你覺得那麼多移民的選擇中,台灣為何成為首選之地?

桑普:以客觀的數據來看,很多的香港人如果選擇要移民,基本上是以亞洲為主,其中超過一半是去台灣的。台灣,兩文三語精通,文化上共通,民事語言都共通,飲食習慣或者各方面生活都十分之好,生活開銷水平比香港低,而同時有自由、有創意、有文化、有活力。同時更重要的是,對抗中共的同時區橋頭堡,只有台灣一個,其他的地方時區已經不同,正所謂不能夠真的接地氣。而且其他國家,比如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或者歐盟,華人或者香港人只是占了一個很少數,台灣人大部分都是華人,而香港亦都是華人,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對抗中共的這個勢力會更加大。

但我想提醒,選擇台灣,不要想著進入了桃花源,「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千萬不要這樣,希望可以成為一個同全球華人對抗中國共產黨極權政府的一個橋頭堡,而這個橋頭堡在其他地方都不像台灣這麼有力及龐大,所以希望大家善用這隻不沉的航空母艦,做好下一步對中共的圍剿。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港商覺醒 周小龍喚香港不妥協精神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恐立法會失控 丟失香港
【珍言真語】袁弓夷:國安法凌遲心理戰 勿中計
【珍言真語】黃子悅:揹負暴動罪參選 迎戰強權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