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記者手記】香港受害 美國社會也病了

美國反警 香港反警暴 二者到底像不像

市府通過削減警局10億美元預算案後,示威者仍不放棄「占領市政廳」的活動。占領地儼然已有自治社區的味道,展板上的訴求是從警察和監獄撤資,將資金轉移到社區建設項目等。(黃小堂/大紀元)
人氣: 13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7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地球兩端的美國香港陷入示威潮,兩地都在反警暴,這自然引起了大量關於兩地警察比較的說法。

美國共產黨在示威現場分發的冊子,顯示美國共產黨的總部位於曼哈頓西23街。
美國共產黨示威現場分發的冊子,顯示美國共產黨的總部位於曼哈頓西23街。(黃小堂/大紀元)

香港人在推特上製作比較圖,拆解美國示威與香港示威的異同。支持反送中的「藍絲」對比警暴的處理、政府反應、地方損毀;支持港府的「黃絲」對比開槍原因、人命損失、執法對象、警員身分。結果各說自己有理。畢竟,僅憑幾個表面現象,難窺事件的全貌。

中共官媒也馬上拿美國騷亂說事,從「美麗的風景線」到「雙重標準」反諷美國;《環球時報》胡錫進稱「美國騷亂明顯由香港暴徒策劃」。如果真像胡錫進所說,美國就不會發生搶手機名店和到藥店單純搶掠阿片類(Opioid)藥丸的罪行了。

香港官員也愛比較。早在香港示威反送中運動期間,香港政府辯稱:若在美國,示威者早被警察制伏;美國也有反蒙面法。

美國反警 香港反警暴 二者到底像不像

表面上看,美國與香港示威有一些相似部分,例如示威者蒙面,還有一些破壞行為,甚至也沒有「大台」,而是發展為一個由五十多個核心組織相互協作的運動聯盟M4BL(黑生命運動,Movement for black lives)做主導。但是美國與香港示威的出發點和訴求,根本上是不一樣的。

品蔥就「同為暴力,我支持香港勇武派卻反對美國暴力示威遊行,我是否雙標?」展開討論,探究了一些制度環境不同的問題。其中一則帖子說,原則上他是反對暴力示威遊行的,因為這次白人警察執法過度後,當事人被法律指控、同隊警察被開除、市長道歉,甚至許多警察也下跪表示哀悼。美國有各種各樣的渠道能夠發聲和起作用。為什麼要暴力呢?找不到任何正當性。

而香港不同,全港1/4人口(200萬人)和平示威都不起作用,並且香港人無法通過參政來改變這一現狀,他們沒有和平的解決方案,於是產生了勇武派。而他們的每一個行為、每一次破壞都有明確的目標和理由,並沒有針對一般民眾。例如燒垃圾是為了爭取疏散的時間,破壞中資和撐警的商店是為了教訓他們埋沒良心。

香港示威的最大源頭是因為中共強推「送中條例」,意味著要收回香港的司法獨立性,當年說好的「一國兩制」承諾變成謊言。港人示威背後的因素很簡單,香港人不想香港變新疆,不要和你中共「一國一制」,一句話:拒絕中共。

美國示威的最大源頭是示威者把警暴問題歸咎於長久以來不公的制度。暴動和故意破壞行為出自於這樣的信念,用社會主義者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話說:「一個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和經濟差異體系,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被拆除。」

自卑還是歧視?

美國的種族歧視真的「積怨已久」?不管「黑人被歧視」是單一事件還是普遍現象,政府已通過福利與救濟和改革制度等長遠方式來回應,美國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就有「偉大社會」運動,搞強制平權。

美國搞強制平權可謂很用心。紐約市長白思豪就親自推動安裝七幅巨型「黑人生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宣傳標語,包括昨天(7月9日)在川普大廈前的五大道路面塗刷巨型標語。當被問及為何在預算捉襟見肘的情況下還要花錢搞這些,市長說,這種努力和「小措施」是必須的。

黑人上學受照顧、考試受照顧,就業、福利受照顧,黑人精英被納入美國主流體制,黑人民選官員、黑人警察都不少,但並沒有改善貧困黑人的生活條件,反而是讓他們陷入更悲慘的境地。黑人的單親母親逐年增加。

按照運動的邏輯,您要麼必須相信美國是「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要麼必須相信黑人天生弱勢、需要被照顧。

「打土豪,分田地」

此次美國示威者的口號「沒有公義,便沒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讓很多人認可。不過,仔細閱讀美國共產黨在示威現場分發的冊子,發現他們話語中的「公義」要求的不是一個公正的程序,而是一個「公義」的結果——即無論富裕比例還是入獄比例,都應該和膚色掛鉤。

小冊子號召和恐怖組織Antifa「團結」,並為打砸搶燒行為辯護,認為打砸搶燒是貧窮導致,貧窮是「社會不平等」導致,黑人被抓和被判入獄「不成比例的高」是「不公義和歧視」,是政府「針對窮人的戰爭」。並要求川普總統下台。

小冊子提供了這樣的「前景」:建立社區自決,從警察和監獄系統撤資,把司法預算的錢、把富人的錢轉移給黑人社區的房屋、教育和健保項目,讓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平權,就可以把「打擊窮人」轉化為「消滅貧困」。

「解散警局、不要監獄」?缺乏對這個話題關注的人會感到這一切是從天而降的奇聞。然而這並不是一時的頭腦發熱,而是羽翼漸豐的一股勢力,已然成熟,準備大展拳腳了。黑人武裝組織除了6月在西雅圖國會山地區宣布「自治區」外,M4BL預計到2024年要實現5至10個黑人自治社區的建設,一切正在進行中。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共產黨吸引了示威者,號稱「一切為了窮人」和「正義」,領著窮人「打土豪,分田地」。他們和中國共產黨是氣脈相通的。

不過中國人都知道中共早年發動「農民運動」的真相,當時中共養活自己的經費基本上來源於「打土豪」,「分田地」說白了就是欺騙。真正能幫助貧困的人的方法,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而是取消特權,讓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機會實現自己的理想。

治病的方法是終結共產黨 而不是隔離

香港社會病了,美國社會也病了,病得都不輕。哪是因?哪是果?從中醫治病的法則看,異病可以同治,不著眼於病的異同,而是辨識不同的疾病有無共同的病機,病機相同,就可以採用相同治法,「多病一方」。

共產黨是最危險的病毒,全世界已經被共產黨禍害得不成樣子,現在是所有人一起發聲的時候了,僅僅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看作是一種應當加以隔離的瘟疫」還遠遠不夠。「全球退黨中心」6月底發起了一項徵簽倡議活動:終結共產黨,正是「多病一方」的解藥。◇#

責任編輯:李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