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记者手记】香港受害 美国社会也病了

美国反警 香港反警暴 二者到底像不像

市府通过削减警局10亿美元预算案后,示威者仍不放弃“占领市政厅”的活动。占领地俨然已有自治社区的味道,展板上的诉求是从警察和监狱撤资,将资金转移到社区建设项目等。(黄小堂/大纪元)
人气: 13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地球两端的美国香港陷入示威潮,两地都在反警暴,这自然引起了大量关于两地警察比较的说法。

美国共产党在示威现场分发的册子,显示美国共产党的总部位于曼哈顿西23街。
美国共产党示威现场分发的册子,显示美国共产党的总部位于曼哈顿西23街。(黄小堂/大纪元)

香港人在推特上制作比较图,拆解美国示威与香港示威的异同。支持反送中的“蓝丝”对比警暴的处理、政府反应、地方损毁;支持港府的“黄丝”对比开枪原因、人命损失、执法对象、警员身份。结果各说自己有理。毕竟,仅凭几个表面现象,难窥事件的全貌。

中共官媒也马上拿美国骚乱说事,从“美丽的风景线”到“双重标准”反讽美国;《环球时报》胡锡进称“美国骚乱明显由香港暴徒策划”。如果真像胡锡进所说,美国就不会发生抢手机名店和到药店单纯抢掠阿片类(Opioid)药丸的罪行了。

香港官员也爱比较。早在香港示威反送中运动期间,香港政府辩称:若在美国,示威者早被警察制伏;美国也有反蒙面法。

美国反警 香港反警暴 二者到底像不像

表面上看,美国与香港示威有一些相似部分,例如示威者蒙面,还有一些破坏行为,甚至也没有“大台”,而是发展为一个由五十多个核心组织相互协作的运动联盟M4BL(黑生命运动,Movement for black lives)做主导。但是美国与香港示威的出发点和诉求,根本上是不一样的。

品葱就“同为暴力,我支持香港勇武派却反对美国暴力示威游行,我是否双标?”展开讨论,探究了一些制度环境不同的问题。其中一则帖子说,原则上他是反对暴力示威游行的,因为这次白人警察执法过度后,当事人被法律指控、同队警察被开除、市长道歉,甚至许多警察也下跪表示哀悼。美国有各种各样的渠道能够发声和起作用。为什么要暴力呢?找不到任何正当性。

而香港不同,全港1/4人口(200万人)和平示威都不起作用,并且香港人无法通过参政来改变这一现状,他们没有和平的解决方案,于是产生了勇武派。而他们的每一个行为、每一次破坏都有明确的目标和理由,并没有针对一般民众。例如烧垃圾是为了争取疏散的时间,破坏中资和撑警的商店是为了教训他们埋没良心。

香港示威的最大源头是因为中共强推“送中条例”,意味着要收回香港的司法独立性,当年说好的“一国两制”承诺变成谎言。港人示威背后的因素很简单,香港人不想香港变新疆,不要和你中共“一国一制”,一句话:拒绝中共。

美国示威的最大源头是示威者把警暴问题归咎于长久以来不公的制度。暴动和故意破坏行为出自于这样的信念,用社会主义者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话说:“一个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和经济差异体系,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被拆除。”

自卑还是歧视?

美国的种族歧视真的“积怨已久”?不管“黑人被歧视”是单一事件还是普遍现象,政府已通过福利与救济和改革制度等长远方式来回应,美国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有“伟大社会”运动,搞强制平权。

美国搞强制平权可谓很用心。纽约市长白思豪就亲自推动安装七幅巨型“黑人生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宣传标语,包括昨天(7月9日)在川普大厦前的五大道路面涂刷巨型标语。当被问及为何在预算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还要花钱搞这些,市长说,这种努力和“小措施”是必须的。

黑人上学受照顾、考试受照顾,就业、福利受照顾,黑人精英被纳入美国主流体制,黑人民选官员、黑人警察都不少,但并没有改善贫困黑人的生活条件,反而是让他们陷入更悲惨的境地。黑人的单亲母亲逐年增加。

按照运动的逻辑,您要么必须相信美国是“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要么必须相信黑人天生弱势、需要被照顾。

“打土豪,分田地”

此次美国示威者的口号“没有公义,便没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让很多人认可。不过,仔细阅读美国共产党在示威现场分发的册子,发现他们话语中的“公义”要求的不是一个公正的程序,而是一个“公义”的结果——即无论富裕比例还是入狱比例,都应该和肤色挂钩。

小册子号召和恐怖组织Antifa“团结”,并为打砸抢烧行为辩护,认为打砸抢烧是贫穷导致,贫穷是“社会不平等”导致,黑人被抓和被判入狱“不成比例的高”是“不公义和歧视”,是政府“针对穷人的战争”。并要求川普总统下台。

小册子提供了这样的“前景”:建立社区自决,从警察和监狱系统撤资,把司法预算的钱、把富人的钱转移给黑人社区的房屋、教育和健保项目,让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平权,就可以把“打击穷人”转化为“消灭贫困”。

“解散警局、不要监狱”?缺乏对这个话题关注的人会感到这一切是从天而降的奇闻。然而这并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而是羽翼渐丰的一股势力,已然成熟,准备大展拳脚了。黑人武装组织除了6月在西雅图国会山地区宣布“自治区”外,M4BL预计到2024年要实现5至10个黑人自治社区的建设,一切正在进行中。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共产党吸引了示威者,号称“一切为了穷人”和“正义”,领着穷人“打土豪,分田地”。他们和中国共产党是气脉相通的。

不过中国人都知道中共早年发动“农民运动”的真相,当时中共养活自己的经费基本上来源于“打土豪”,“分田地”说白了就是欺骗。真正能帮助贫困的人的方法,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而是取消特权,让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

治病的方法是终结共产党 而不是隔离

香港社会病了,美国社会也病了,病得都不轻。哪是因?哪是果?从中医治病的法则看,异病可以同治,不着眼于病的异同,而是辨识不同的疾病有无共同的病机,病机相同,就可以采用相同治法,“多病一方”。

共产党是最危险的病毒,全世界已经被共产党祸害得不成样子,现在是所有人一起发声的时候了,仅仅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看作是一种应当加以隔离的瘟疫”还远远不够。“全球退党中心”6月底发起了一项征签倡议活动:终结共产党,正是“多病一方”的解药。◇#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