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多国提出庇护港民 中共是难民制造者

人气 405

【大纪元2020年07月05日讯】近年来,中国大陆人一直都是申请难民庇护的最庞大群体之一。比如,自2013年起,中国就开始成为加拿大的第一大难民来源国,且申请人数还在不断增加;2014年,获美国批准难民庇护最多的,也是中国人。2015年,中国人在海外申请难民的人数为五年前的五倍多。从2013年到2018年,美国和印度接受难民的最大来源国也都是中国。

尽管截止到目前,全球难民的最大来源国仍然是叙利亚,但中共治下的中国却是积极谋划、甚至跨地域来制造难民的最大来源国。一年来,香港人遭到港府及其主子中共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就是最好的印证。

7月2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澳洲将为香港人提供庇护签证。他公开表示,澳洲对香港目前的局势非常担忧,因此正在制定为香港人提供帮助的方案。他对记者说,“如果你问的是,我们是否准备站出来提供帮助,答案是肯定的”。

有意思的是,罪魁祸首中共似乎对此并不避讳。近日,以“澳大利亚称计划向香港居民提供‘庇护’”为标题的消息已见诸大陆官媒的报端。这意味着,中共破天荒的承认了在港遭到警察暴力“镇压”的,并不是少数“港独”、“暴徒”,而是那些走上街头、为自由而抗争的“香港居民”。

尽管中共外交部回应的是,“奉劝”澳洲“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但其实,这是对澳洲为何要“庇护”香港人的答非所问。“庇护”,又称“政治庇护”,其所揭示的,就是中共这个政治流氓恃强凌弱、迫害良民的真面目。

自中共强行通过“香港国安法”之后,提出庇护所有被中共暴政迫害的香港居民的国家除了澳大利亚,还有英国和美国。在港警暴力实施“香港国安法”的当天,英国外交大臣Dominic Raab就立即宣布,对于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香港人,英国会先提供5年的拘留许可;此后,这些港民可继续申请长期居留许可;再过1年可选择入籍英国,且不会受名额限制。

最近,美国国会的参众两院也立法提出,要给香港人提供第二优先级(Priority 2)的政治庇护,且数量不受现时收容名额的限制。尽管该法案仍在审议过程中,但美国对香港人提供政治庇护的态度,就已经是对中共的当头棒喝了。

美国有移民律师表示,以前几乎没有港人在美国申请庇护。因为承载着民主、自由之价值的香港根本就不太可能发生什么政治迫害。在1997年“回归”大陆之前,香港甚至是接收被中共迫害的大陆人的避风港。当初接收难民的港人,短短20年后就被沦为“难民”,这是非穷凶极恶的流氓政权所不能为的。

还有律师表示,港府修订“送中条例”时,香港人最多就是移民;而当中共打算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申请美国政治庇护的港民就开始多起来。此时,香港人已清醒的认识到,中共根本就容不下任何拥有自由意志的人;每一个向往自由的港民都会成为中共暴政机器所极力碾压的对像。这与中共“留港不留人”的魔鬼意图若合符节。

既然中共能霸占中华五千年的大好山河,就能夺走被上帝赋予了自由意志的港人的乐土。对这个流氓政权来说,烧、杀、抢、掠本就是自己的看家本领。对这个暴政来说,它所需要的永远都只是奴隶、顺民,而不是任何想要捍卫个人权利与尊严的公民。

几十年来,大陆人一直在想方设法逃离中共的魔爪,全世界移民的、偷渡的、申请难民的,几乎都以大陆人的数量为最。若非中共的手段过于极端、变态、毒辣,不给人留活路,不把人当人,大陆民众不间断的集体大逃亡又怎会上演?

而今,港人虽无惧中共的枪林弹雨与暴力淫威,但他们的人生却已经被改写。无论是与中共殊死一搏,还是选择逃离、被迫沦为“难民”,他们原本舒适、安逸、太平的生活都已遭到重创、摧毁。

中共所到之处,所出现的场景并非只有逃亡,一直伴随的还有极端的恐惧以及大量的死亡。因为中共本就是一部制造恐怖与屠杀的机器。其鼻祖马克思已经说了,共产主义就是幽灵。而阴邪的幽灵原本就是来取人性命,甚至毁掉人生命的永远的。

如今,中共在大陆制造的难民仍在不断的流落他乡;而此时,中共在香港制造的难民也紧随其后、踏上了远离故土的流亡之路。即便如此,中共也不会就此满足、停止作恶。骨子里就带着邪恶基因的中共将继续制造更多的妻离子散、背井离乡、甚至是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在这个世界彻底肃清共产主义毒素之前,以毁灭人类为目的的中共都会持续不断的制造不幸和灾难。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回击国安法 英首相:将扩大港人移民权利
国安法实施  香港人咨询美国政治庇护增多
港版国安法遭抵制 世界多国援手港人
加抵制国安法 暂停加港引渡协议 停售军资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新闻看点】美净网联盟扩大 习开倒车军队异象
【拍案惊奇】北戴河传八精神?备打仗备粮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