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警察停止警務 暴力犯罪將激增

人氣 795

【大紀元2020年07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Irene Luo和Jan Jekielek撰文/原泉編譯)早在2015年5月,海瑟‧麥克唐納德(Heather Mac Donald)就警告說,由於對警察的敵意,災難性的「弗格森效應」(Ferguson effect)正在顯現。

知名暢銷書作家、種族主義問題專家麥克唐納德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專訪時表示,在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 )和弗雷迪‧格雷(Freddie Gray)在警方拘留期間死亡的事件被高度曝光後,反警察情緒高漲,警方停止了積極的警務活動,暴力犯罪隨後激增。

2015年,美國50個大城市的凶殺案數量猛增近17%。在弗雷迪‧格雷之死引發騷亂的巴爾的摩,2015年的凶殺案數量比上一年增加了59%。

麥克唐納德說,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 )被害後的全國性騷亂,將促使「犯罪激增,使我們2015年和2016年所看到的情況相形見絀。」

她說:「現在,將有一場血戰,因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意識形態已經被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主流機構所接受和放大。」

雖然全國各地的執法人員(以及大多數不同政治信仰的人)都譴責了對弗洛伊德的逮捕和殺害,但這一事件引發了全國範圍內對所謂的警察暴行和針對美國黑人的種族主義的強烈反彈。

「正如我們看到的弗格森效應的首次重復,警察發現自己被充滿敵意的嘲笑人群所包圍,人們對他們詛咒,向他們扔瓶子,」麥克唐納德說。「警察們成為(被攻擊的)目標,他們被割喉,被炸,被槍擊。」

77歲的聖路易斯的退休警監(police captain)大衛‧多恩(David Dorn),在試圖保護他的朋友的當鋪免被搶劫時被槍殺。53歲的聯邦警官戴夫‧帕特里克‧安德伍德(Dave Patrick Underwood)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的抗議活動執勤時被槍殺。

法院也被砸毀、污損或縱火焚燒。麥克唐納德說:「這個國家維護法律和秩序的最重要的機構,無論是象徵性的還是實體的,都被摧毀了。」

幾乎沒有證據表明警察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

麥克唐納德說,導致抗議和「向警署撤資」(defund the police)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運動,建立在一個錯誤的前提下。

「數據顯示,警務工作是由犯罪驅動的,而不是種族,」她說。「警察槍擊案是由警察遇到武裝、暴力、反抗的嫌疑人的比率來預測的。」

根據《華盛頓郵報》關於警察槍擊案的資料庫,2019年有1,001人被槍殺,其中包括250名黑人。據稱其中只有14人沒有攜帶武器。同年,25名據稱手無寸鐵的白人被警察槍擊死亡。

麥克唐納德說,「黑人被槍殺的人數並沒有超過基於他們的犯罪率的預測,」根據聯邦調查局的數據,2019年已知的凶殺案凶手中,超過54%是黑人。

假設2019年的凶殺率與2018年相似,被警方致死的14名手無寸鐵的黑人在所有黑人謀殺受害者中所占比例不到0.2%。

過去幾年的一些研究都沒有發現證據表明警方在致命槍擊案方面對黑人有系統性的偏見,包括2019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2015年司法部的一份報告,以及哈佛大學經濟學家羅蘭‧G‧弗萊爾(Roland G.Fryer Jr.)的研究。

隨著反警察情緒的增長,警察會從自主判斷、主動出擊的警務工作中退縮。

麥克唐納德說:「社會正在傳遞這樣的信息:這是種族主義。警察們得到了這個信息,好吧,如果這是種族主義,我們就不做了。」

警察將變得被動,而不是試圖在犯罪發生之前就加以預防。麥克唐納德說:「如果一個人看起來好像拿著槍,但沒有人打電話報警,警察只會開車而過。」

據當地政府稱,今年5月下旬,芝加哥的一名男子涉嫌駕車槍擊,造成一名5歲女孩和兩名十幾歲男孩受傷,當警察逮捕該男子時,一群人向警察投擲瓶子。

第二天,警方發現一名男子帶著一把槍從他們身邊逃跑,然後把槍扔到車下,在當局逮捕這名男子後,一群人包圍了警車,警方說,「人群開始拉車門,試圖在干擾和阻礙警察的同時釋放罪犯。」

麥克唐納德說,受影響最大的是生活在高犯罪率市中心社區的黑人。2018年超過一半的凶殺案受害者是黑人。

麥克唐納德說,警察確實「與黑人有更多的互動」,因為「他們在黑人社區是為了試圖拯救黑人的生命」。

在最近的父親節週末,芝加哥有104人被槍擊,14人喪生,其中包括一名3歲的黑人兒童。這是芝加哥今年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週末。

警察培訓與改革

儘管麥克唐納德同意,必須將弗洛伊德案中的罪犯繩之以法,但她對呼籲警務改革持謹慎態度。她說:「你不能通過暴亂來獲得改革。」

但麥克唐納德說,警隊將受益於更多緩和警民關係的培訓以及更切合實際、基於現場的培訓。

紐約警察局和其它擁有大量預算的部門「可以建立整個章程,讓警察學習如何應對困難的情況」。其它部門的官員也會從類似的訓練中受益。」

「他們確實需要不斷地訓練來控制自己的壓力水平,這也是導致一些有爭議槍擊事件的原因,」麥克唐納德說。

她說,然而,隱性偏見訓練是沒有意義的。

在密蘇里州切斯特菲爾德市觀察了一次隱性偏見的訓練後,麥克唐納德說:「這是假裝沒有犯罪的差異, 試圖告訴警察, 好了,你知道,一個5英尺4英寸高,穿著職業裝女性,其公文包裡可能藏著槍並威脅到你的生命。」(隱性偏見(implicit bias),即人們雖然公開支持平等,但不知不覺中仍會歧視或區別對待自己不參與也沒有歸屬感的群體)

「那不是警察需要的,他們需要的是戰術技巧。」

美國大學系統的罪責

在弗洛伊德遇害後的騷亂中,破壞分子們不僅推翻了邦聯領導人的雕像,而且還推翻了喬治‧華盛頓、托馬斯‧傑斐遜和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的雕像,弗朗西斯是美國國歌的作者。即使帶領聯邦在內戰中戰勝南軍的將軍尤利西斯‧格蘭特(Ulysses S. Grant)的雕像也不安全,因為他曾短期地擁有過一個奴隸(由他的岳父送給格蘭特)。

麥克唐納德說:「我們正在從大學體系中獲得回報,這個體系向學生們灌輸了美國系統性種族主義的觀念。」

「這些仇恨,這些縱火,這些憤怒,唯我論,受害者論,無知的自戀都是在大學校園裡培養出來的,在過去的四十年裡,大學校園傳遞了這樣的信息: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偏見是美國的特徵。」

「大學校園裡最大的禁忌就是討論行為作為個人結果的決定因素。不允許你這樣做。一切都必須系統程序化。」

麥克唐納德說,幾十年來,K-12教育的標準一直在降低。「我們害怕實施高標準的學習,因為擔心會產生不同的影響,因為害怕學術技能的差距。」

而大學則在接收「越來越愚昧無知的高中生,他們對寫作一無所知,對語言、文學、歷史一無所知。」「平等的理念是西方人創造的,寬容是西方人創造的,它是啟蒙運動的產物。」麥克唐納德說。但是,學生們不再學習西方文明史,她說。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夠的哲學深度來理解這一時刻」,她說。「一個文明如此憤怒地自我攻擊是很難找到先例的」。

歷史上一個近似的例子就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在那個時期,傳統文化、文學和精神被污衊為落後和壓迫。然而在當時,大學被視為精英主義的堡壘。麥克唐納德說:「這是不同的,這是大學正日漸與文明對立。」#

原文As Police Stop Policing, Violent Crime Will Surge, Says Heather Mac Donal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美國思想領袖》是英文大紀元時報的一檔節目,可在Facebook、YouTube和大紀元網站上觀看。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庫克:中共的行為引世界反彈
【思想領袖】巴斯:擊垮中共 美可一招制勝
【思想領袖】馬恩扎:中國雙肺移植的內幕
【思想領袖】阿爾特斯:對中共病毒案提公訴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