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憂書店(下)

作者:銀色快手
鳶尾花。(攝影:徐明/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鳶尾花的三點一刻

午後二點,她走進書店。

街上沒什麼人,外頭陽光刺眼,她收起墨綠摺疊傘逕自擱在入口處的角落,接著翻閱幾本擺在桌面上的居家生活雜誌,小心翼翼地環視四周,等到適應了室內昏黃的光線,才摘下太陽眼鏡望向正在整理書的我,她舉起手優雅地打聲招呼,說是約好要來面試的 C小姐。

她戴著一頂米色編織草帽,一襲淺藍色碎花及膝洋裝,一條亮白色腰帶環著她細瘦的腰,一雙樣式樸素的白色帆船鞋,依序映入我的眼簾。我知道她是來應徵實習店長的工作,比預定的時間提前了半小時抵達,手邊的整理作業還沒忙完,我請她先逛一下,待會再進行說好的面談。

我記得店裡剛好放著謝春花的歌曲〈只道尋常〉,她逛了一圈,手裡拿起一本薄薄的詩集,淺灰色的封皮,找到書店唯一的苔綠色文青沙發坐下,小巧側背的白色皮包放在沙發扶手旁,認真讀起裡面的詩句。約莫過了十分鐘,我終於把書籍整理完畢,便走向沙發另外拉了張學生木椅坐在她的面前,相隔不到一個手肘的距離,開始與她進行面談。

她從包包裡拿出預先列印的履歷表遞給了我,其實在電郵裡已經詳閱過她的履歷和簡單的自傳,先前她曾在科技公司擔任行政祕書並於採購單位任職,有兩年多沒有出來工作,是個單親媽媽,目前暫時住在娘家,撫養一個六歲的男孩。從照片看上去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牙齒還未長齊,自然捲的棕色頭髮,好像是一起去戶外玩的時候拍的,男孩依偎在媽媽身旁,笑得很開心。

我沒問太多關於她過往工作的事,略顯拘謹的她,憂悒的眼神似乎藏著心事。通常這種時候,我會不動聲色地觀察,如果對方表現出來的態度,僅止於談公事,我不會過問太多,基本的幾個問答結束,就會請她回去等候錄取通知,但如果對方表現出「時間上還有餘裕,可以多聊點別的話題」,我就會試著丟球,看對方想不想接球,於是雙方的話題就由此展開。

問她最近好嗎?要不要聊些自己的事,比方生活上對什麼感興趣,或是參加了哪些活動,她說前陣子在讀陳芳明的作品,喜歡他寫的《革命與詩》,偶爾會去看一些當代藝術展,對攝影作品也有些興趣,因為帶孩子的關係,一個人的時間並不多,也會想念以前還沒結婚時獨自一人的生活。

我瞄到她讀到一半的《那些最靠近你的》,那是詩人陳繁齊的第二本著作,我喜歡他的詩,有些句子很貼近寂寞和孤獨,詩是一種日常的記錄,一種內斂的表達,想說的話可以在心裡面藏得很深,有些寄不出去的信化為抒情的詩句,在無人的夜裡讀來特別暖心。

此時店裡流瀉的音樂又轉成「房東的貓」〈不知歸期的故人〉,不知是抓住她的情緒還是怎麼著,忽然像是觸動了內心深處的什麼,她掩不住倉皇的臉色,簌簌地落下淚來,看著她微微抽動的肩膀,我似乎能體會她激動的情緒。

我遞給她面紙,讓她把眼淚擦乾,慢慢將心事娓娓道來。

幾個月以來,除了照顧年幼的孩子,幾乎提不起勁做任何事,她知道自己可能有點憂鬱的傾向,經常沒什麼食慾,瘦了幾公斤,平時除了幫忙家裡的公司做些記帳會計類的工作,就是去圖書館看書,假裝她在外面找了份兼職,為的是不讓父母擔憂她的經濟狀況,從前工作攢下的存款一天天減少,為此多少有些焦慮,對於家人則是絕口不提。

她很年輕就嫁給了他,是大學時期認識的男友,如同父母所期望,她應屆考上公立大學,一畢業就順利進入科技公司就職,很快地完成終身大事,在旁人眼中她是標準的人生勝利組,但結婚後一切都變了樣,並沒有因為踏上紅毯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她始終不知道自己該追求什麼,對事業她沒有野心,對感情她感到心灰意冷,前夫愛上別的女人,對她百般冷落。她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自己兒子身上,離婚後她爭取到孩子的撫養權,選擇全心全意陪孩子成長,放棄原本高薪的電子科技業,自個兒回家帶小孩。

儘管恢復了單身的生活,她卻找不到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而活?我仔細聆聽她的心聲,逐漸從一些零碎的片段陳述,拼湊出她此刻的心靈版圖,我告訴她,其實離婚後的傷一直都在,而妳人生的叛逆期,此刻才正要開始。

曾和伴侶攜手共創的理想生活,像個精美的彩飾玻璃瓶被現實狠狠砸碎了,好夢易醒,而韶光易逝。那個她曾嚮往過,在一起牽手逛宜家家居,想像孩子的房間、一同做料理的晚餐時光,那些快要接近指尖的幸福,像遭遇一場突如其來的海嘯,瞬間化為泡影。前夫不愛孩子,從不關心家裡的事,他對她的心情不聞不問,原本是她付出摯愛相信能共度一生的對象,如今變成從臉書上刪除好友的陌生人。

她不知道人生該如何重新出發,她不確定自己還能否像以前那樣重回職場,她讀了陳芳明的散文,讀了更多自我覺醒的書,心中卻產生更多的困惑,關於她所扮演的母職角色,不確定方向的未來,害怕再次建立的關係,與父母同在一個屋簷下的矛盾與衝突,種種有形無形的壓力累積起來,讓她感覺快要被巨浪吞噬。

孩子年紀小,她只能說繪本裡的故事給他聽,自己的心事不曉得能說給誰聽,她的憂鬱與畏懼,她的徬徨不安,她找不到孩子以外的生活重心,有些事回不去了,她彷彿提著行李,不知道下一站在哪裡,而候車室牆上的大鐘滴答滴答地提醒她、催促她,動作要快,妳已經三十歲了,不能再這樣蹉跎下去。

對於一個失婚的女子,不管是感情生活或是經濟上的自主,都是負債,像失去重心的陀螺,離開了安穩的舒適圈,把自己弄得暈頭轉向,人生卻搖搖欲墜,而此刻的她走進了一家書店。

她一邊抽泣著一邊整理紛亂的心情,等她稍微平靜下來,她淚眼汪汪地看著我,語帶感激地說,覺得自己今天不是來面試的,平常可以很理智、很冷靜地分析自己,或整理那些不忍回顧的往事,可來到這間書店,卻意外地被療癒了,彷彿接受了什麼奇妙的心理諮商,難以形容的感覺。

「我很少向陌生人袒露心事,基本上不是可以輕易信賴別人的個性,對人群有些疏離,自我要求相當嚴格,如同我父母那樣,原以為能獨立自主,沒想到會是這麼的脆弱無助,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剛才有點失態了,希望你別介意,我沒想過這樣的我會出現在陌生人的面前。」

她頻頻說著抱歉,但臉上憂鬱的氣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嘴角漾起的微笑。

詩人曾說:「黑暗來臨前/我們原是不認識彼此的/苦難來臨時/我們相擁而哭泣/當黎明到來時/已是靈魂的兄弟/太陽升起時/我們會像家人一樣道別。」

那天,我遇見的C小姐,像一朵優雅而高貴的鳶尾花,在尋找溫柔的風和適合她的土地。我跟她說,找工作不急,妳真正要找的是能夠長久生活下去的信心,還有能讓妳安心的一個家,有空的時候,可以過來幫忙我整理書架,想帶妳的孩子一起來也可以,這裡是妳暫時休息的地方,等妳力量足夠了,就勇敢去追尋妳想要的生活,要義無反顧的前行,沒有什麼風浪能阻擋妳的,唯有妳自己。

我記得那是一個炎炎的夏日午後,結束談話的時間是下午三點一刻,像幸福的奶茶時光,我目送鳶尾花的女子緩步飄逸的離去,好像鬆開了身體的負擔,她有她要去的地方,為她自己而活,也為她寵愛的孩子。

***

時隔一年,最近她捎來訊息。

準備和新男友結婚,她搬到溫暖的南國,和煦的陽光和充足的雨水,今年九月孩子也上小學。她像個焦慮的母親,又開始擔憂孩子上學後的生活作息、學校能否適應,還有細瑣的點點滴滴,但心裡比從前踏實多了,她有個可以倚賴的另一半,正努力衝刺自己的事業,而她成為先生的輔佐,重新打造屬於自己的家,理想的美滿生活。

她是個有夢、有追求的女人,但她的重心是家庭,看重的是婚姻和孩子,她依然熱愛閱讀,偶爾會想起在書店整理書架的時光,跟老闆聊聊人生以及遠方的旅行,有一天她會帶著全家人去旅行,在那遙遠的地方,她堅定地對自己這麼說。◇(節錄完)

——節錄自《解憂書店》/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是我父親日記裡的文字 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來的散文詩 多年以後 我看著淚流不止 我的父親已經老得 像一個影子
  • 剛開始,經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頭睡著了,口水都會流出來。慢慢等他大一點,他會拉著我的手,自己走幾步。再大起來,他就喊著廣告詞,變換著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著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們欣賞龍山路華燈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賞著我們這一對母子。
  • 朔風吹。1968年底,一輛「躍進」卡車把我們一批知青載到了南匯東海農場老九隊的海邊。 中港一帶的護塘東堤腳泥灘上,已經紮起了兩排蘆席為牆,稻草復頂的草棚,一排十間, 每間五張上下舖的雙人鐵床,住八個人,另一空床,上鋪堆放箱子行李,下舖放些面盆之類。
  • 兒時就經常老人們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時光已到了三九,北方的冬天也到了最冷的季節。兒時的記憶裡這季節是滴水成冰,是我和小夥伴們穿著厚厚的棉衣到冰湖上快樂的去滑冰的季節。而現在的天氣卻出奇的暖和,反常的令人驚奇、咋舌。
  • 我的媽媽有10個兄姐,她是老么,從小備受外婆與姐姐(4個姐姐)的疼愛。她的個性跟其他老太太不同,她本性是機靈古怪的,喜愛捉弄別人的小朋友,她最喜歡kitty貓,喜歡狗狗小動物。她早年從事美髮業,可能是因為這樣的薰陶,所以她對美感有著特殊的見解,服裝打扮都走一點可愛風,又不失體面。
  • 蔡銀妹與周雅川夫婦共同在這座島嶼建立家園,讓外省軍人與客家政治受難者家庭結為秦晉。她為周家撐起一生一世的生命奮鬥過程,以及溫柔、勇敢而獨立的臺灣女性精神,如同臺灣百合的傲立綻開。蔡銀妹的故事,不僅是後人面對未來橫逆挑戰最好的典範,也必然是大時代裡臺灣族群融合最浪漫的傳奇。
  • 作者以修煉者的心態回憶起多年前父母因上訪遭遇迫害後家庭的經歷。
  • 謝謝妳,臺北世紀合唱團最資深與最忠實的粉絲。從此,妳將永遠在觀眾席上缺席了,可是我仍要繼續為妳歌唱,我的生命是妳賦予的,人生是妳造就的,妳曾經把我搖在妳的懷裡,教導我怎麼認識這個世界。我要以音樂頌讚妳,妳在我的身體裡,在我的歌聲裡,在我的快樂與悲傷裡。
  • 作文可以綜合體現考生的寫作能力,文學水平和心胸才智。過去的科舉制度,最重要的環節就是作文。在現在的語文考試中,作文也是占據很大的分量。大家都很重視作文,可是有些同學的寫作能力很強,卻總是很難得到高分。現在作文的命題不再生僻冷門,作文的評審也不在於強調辭藻的華麗,使用平實準確的詞語,也備受青睞。
  • 冬天,即使溫暖的室內,在靠近窗子的地方,還是有絲絲的冷意,寒暖交鋒,玻璃上,便會留下形態各異奇奇怪怪的花來。這些短時間內綻開的冰花,有的像奇峰怪石,有的像飛禽走獸,有的又像奔跑的巨人;有的則似菊非菊,似蓮非蓮,看似這個,又像那個……這些窗上的冰花,一身素白,笑對冬天的肅殺,一身傲然之氣,它們簡直就像冬天裡的精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