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捷克議長訪臺 內蒙學生護母語 中共內外受挫

人氣 502

【大紀元2020年09月08日訊】(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個星期的兩個熱點都是北京頭疼的事情,一個是國外捷克的新議長帶領了90人的政府代表團浩浩蕩蕩地訪問臺灣;國內是由於中共在內蒙取消蒙語教育,引起了強烈抗議。其實這兩件事情都不應該是現在這種情況,蒙語教育的衝突是屬於北京無中生有;捷克議長訪臺,其實只要低調處理也是很容易過去的,現在都鬧的騎虎難下。中共為什麼要給自己製造出無窮的難題呢?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分析一下。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捷克議長訪臺的事情,因為這兩件事情都過去有幾天了,大家都有相應的討論,所以我們今天就從一個不同的角度來看一看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子來處理這兩件事情。捷克議長訪臺,這個計劃是因為前議長就做了這個計劃,前議長因此被中共施壓威脅意外過世了,新議長在這種情況下,他堅持訪台。北京有什麼舉動去阻止新議長嗎?

橫河:北京的行動一般都在暗處,除非當事人自己揭露曝光。對新議長和原來去世的議長,它的威脅其實是一脈相承的,所以我們需要把它聯繫起來看。對新議長維特齊,對他的壓力,主要是維特齊本人對捷克一個媒體《反映》說的,他說北京的行為超出了干涉捷克內政的範圍。中共一再試圖阻止柯佳洛和他本人訪問臺灣,柯佳洛就是原來的議長,但是他具體沒有指什麼,他說了是中共阻止他訪問臺灣。

前議長柯佳洛當時計畫訪問臺灣的時候,就在他準備計畫要去訪問之前突然就去世了,後來是柯佳洛的夫人在他去世那一天的文件包裡面發現了一封中共駐捷克大使給他的信件,證明了中共對他施加了壓力。

這個信裡面列出了9點抗議柯佳洛的訪台計劃,它一條一條的說,裡面有哪些內容呢?一個是威脅捷克的那些公司不要派代表團跟著議長去臺灣,它的威脅就是,那些捷克公司如果在中國有經濟利益的話,他就必須為柯佳洛議長訪臺付出代價,說議長對臺灣的訪問不會對任何人有好處,而且它希望捷克方面遵守「一中政策」,取消訪問,以防破壞中捷關係。它甚至談到,如果柯佳洛帶團訪問臺灣以後,所有代表團的成員以後就不要再想訪問大陸了,不會受到中國人民的歡迎。它還是用中國人民做綁架。這個信裡面甚至就以柯佳洛家人的安危做威脅。

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共對捷克議長訪問臺灣這個事件的威脅,包括在政治方面、在經濟方面、兩國關係方面,一直到個人的人身安全方面,都進行了威脅。所以北京是下了很大的力氣想阻止這件事情,但是沒有成功。

主持人:這裡面大家有點奇怪,其實捷克是歐洲一個非常小的國家,臺灣大家也都知道,臺灣其實是北京特別敏感的一個區域。在其他歐洲國家都在臺灣問題上三緘其口的情況下,捷克為什麼會有勇氣頂著北京的高壓力挺臺灣呢?

橫河:我想捷克之所以是在歐洲國家當中帶頭,很重要的原因跟捷克的歷史,當然跟現實都有關係。我們先看一下歷史上,很多人其實不是很清楚捷克在歐洲是比較早進入工業化的國家,在後來的東西方陣營當中,它在蘇聯陣營裡面是最接近西方國家的。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在20年代初,捷克就設計出了當時幾乎是最先新的、質量最好的輕機槍;30年代的時候,採購最多的是中國,中國人往往不知道這一點,抗戰時期中國軍隊的重要裝備機槍就是捷克造的。

捷克的製造業、科技,甚至醫療都相當發達,我們知道血型有ABO血型系統,這個ABO血型系統是1907年有一個捷克醫生發現的,當然後來大家知道的是1910年前後另外一個醫生,因為當時捷克可能沒這麼有名氣,但它的醫學是很發達,只是這個捷克醫生的發現沒有那麼廣為人知,但是確實他是獨立發現,而且比別人早。

在整個斯拉夫語系的國家裡面,捷克的人均產值是最高的,也就是生活水平是最高的。再一個,他曾經有過被大國出賣的歷史。我們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最早的標誌性事件就是德國入侵捷克,然後英國和德國就簽訂一個「慕尼黑協議」,那個協議就是張伯倫綏靖主義的代表。

然後他有反抗的傳統。我們知道在前蘇聯社會主義陣營每十年內部就會有一次里程碑式的反抗,50年代的時候是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到了1968年的時候,就是「布拉格之春」,那就是捷克人反抗共產主義蘇聯的行動;到了80年的時候,就是波蘭團結工會,這個團結工會就一直延續到80年代末,最終導致了80年代末到90年初蘇聯和東歐陣營的解體,解體的過程當中,捷克的和平轉型就是最著名的「天鵝絨革命」。這從歷史上看。

從現實上看,由於他曾經被出賣,被外來統治的慘痛的教訓,捷克人對共產主義是深惡痛絕。另一方面,和大多數的國家包括歐洲、美洲、非洲,大多數國家一樣,就是在中共崛起向全世界擴張的過程當中,捷克也難以倖免,所以捷克一度成為中共政治、經濟和各方面的勢力滲透歐洲的一個橋頭堡和重災區。

尤其是在一帶一路計劃實施的過程當中,大家知道以華信為代表的中資,在捷克大肆收購,據說建立一個龐大的帝國,在捷克他能夠影響到的資產達四百億美元。現任總統澤曼他是非常親中共的,當時他甚至聘請了華信的葉簡明擔任他的首席經濟顧問。因為中共的政治特別難預料的,結果中共的現當局要收拾葉簡明,正好那時候華信在歐洲的經濟方面遇到困境,這就使得捲入過深的親中共的總統澤曼受到了打擊。

後來中共又用另一個系統,是中信系統的一個分支,去收購了華信當時在捷克的資產。在親中共的澤曼受到打擊以後,親臺灣反中共的力量士氣和勢力就大增,所以他們在議會選舉當中就取得了很大成功。

我們可以看到捷克議長率團訪臺,它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在這之前,還有布拉格市的市長和市議會取消和北京的姊妹城市的關係,轉向和臺北建立友好城市,這個現在已經實現了。

這套呢,我覺得從根本上是中共國內那一套東西,原封不動的搬到國際上受挫的一個典型案例,比如說腐敗的官場,以及官場支持的經濟,還有政治的不穩定、權力和派系的鬥爭,在捷克都能夠體現出來。捷克既然當時捲得非常深,後來受到影響也就更大一些,加上歷史的原因,所以捷克這次變成歐洲第一個站出來,用這種方式來力挺臺灣。

主持人:那麼中國的外交部為捷克訪問臺灣非常生氣,它指責美國在背後挑撥離間。那這件事情跟美國有關係嗎?

橫河:我想首先就是中共要求世界各個國家對待臺灣的方式,它不是國際社會應該有的正常的國際關係。這是中共所特有的,以前凡是有東西南北分成兩半的,它都是國際上雙重承認的,大家都承認的,在聯合國各有它的位置,南朝鮮、北朝鮮,東德、西德,都是這樣的。只有中共是獨霸,非要大家排斥和孤立臺灣。這種關係是不正常的。

那麼這種不正常的關係當來自北京的壓力減輕,就是說北京自身遇到很多困境的時候,這個壓力可能會減輕,或者是國際的正常力量壯大了;當然了,也可能是兩者兼有。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要求各國對待臺灣這個方式是難以為繼的。

至於說跟美國有沒有關係?如果和美國有直接的關係,那麼為什麼美國的其它歐洲盟國沒有這樣做?即使是按照中共自己的邏輯,美國也只是外因,也只能通過內因起作用。這裡的所謂內因,就是中共自己的所作所為,和中共和捷克之間的不平等的關係。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的話,它確實也和美國有關,只不過不是中共所說的那種有關,而是美國自己啟動了針對中共的一個反擊戰。除了自己反擊以外呢,他還牽頭鼓勵全世界的民主國家,或者說鼓勵全世界的正常國家,採用同樣的行動來反擊中共的侵略行為。這對於世界上不滿意中共的國家、組織和個人都是鼓舞。

當哪一個國家由於它這個國家的比較特殊的情況願意率先採取行動的時候,它這時候就不會再感到是孤立和無助的,就在以前哪個國家想這樣做的話是很困難的,但是現在就不再這麼困難了。因為國際上新的大環境是有利於它們的。如果說和美國有關的話,我覺得這是主要的。

當然還有一方面是臺灣自己的表現。臺灣被中共打壓,實際上這幾年不是說越來越輕,是越來越嚴重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它卻能夠創造出民主自由和繁榮的奇蹟。尤其在這次疫情當中,就是在中共聯手世界衛生組織排斥臺灣的情況下,臺灣有全世界最亮麗的表現,不僅自己表現好,還給很多國家以幫助。所以說這是幾方面的條件所決定的,不是一個單一因素。

主持人:那麼我們的問題是這樣,你看中共它幾番施壓都不能使捷克外長取消行程,它其實就應該知道這是一塊不太好啃的骨頭。那麼捷克外長訪臺,它如果低調處理還會減少點關注,畢竟北京最在乎的就是國內的人怎麼看,那國內人就不會大面積瞭解嘛。那我們看到王毅和華春瑩偏偏要高調的抗議威脅,現在就是鬧得滿城風雨,不光捷克自己不肯低頭,連歐盟國家都站出來說話,就是弄得了大家都知道了。那您怎麼分析他們這種行為呢?

橫河:你說大家都知道的話,如果它這個高調抗議有一部分做給國內人看的話呢,其實你還看不出來它這個高調抗議失敗了,因為國內它不會報導,它報導王毅訪問歐洲是非常成功的。所以說國內人不會大面積的瞭解真相,是因為中共網絡封鎖。

當然我們看到最近一段時間中共對美國有放軟的跡象,或者說表面上或暫時放棄它的戰狼外交。但是第一,它沒有完全放棄。第二,它不是對所有的國家都是這樣的,它對大部分的國家,尤其是那些制衡中共手段比較少的國家,你像歐盟還有澳洲等等,中共還是以戰狼外交為主。

中共它外交培養就是戰狼,即使它的外交政策調整了,我們假設回到韜光養晦,它也很難找到正常的有外交風度的外交官。何況中共迄今為止它並沒有改變這種進攻型的外交。

第三個就是中共的黨文化系統,外交系統就是黨文化訓練出來的,而這個黨文化系統就是鬥爭哲學。所以外交官,你可以看到當年毛澤東時期的陳毅曾經當過外交部長,就是這種戰狼外交,沒有變過。當然,可能鄧小平在韜光養晦的時候稍微好一點,但是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當然現在就更嚴重了。

這個也不僅僅是中共這一方面的問題,各國的綏靖政策其實也起了作用。因為對中共來說,以往的經驗使它們認為這種赤裸裸的威脅是有效的。為什麼北京認為這個赤裸裸的威脅有效呢?我們前不久討論過一個威斯康辛的例子,就是威斯康辛州的參議院議長羅斯曝光了中共寫信給他,還起草給他寫好了議案,要他在參議院提出一個議案來說中共怎麼樣怎麼樣好,在疫情當中表現怎麼好,要求他表揚中共。

另外還有一些威脅的,比如說以前也有一些議員、官員,或者甚至是劇院曝光了中共對他們的威脅,就是說不要給法輪功褒獎啊,還有就是不要演出神韻啊,就是這種方面的威脅很多。但是相對來說曝光出來的數量還是不多的,只有中共最清楚它們發出了多少這樣的威脅,而曝光的比例是多少。這個曝光的比例和它們發出的威脅肯定是非常低的,所以它們認為在大部分的情況它們沒有遇到障礙,遇到障礙的只是極少數。這和我們看的角度是不一樣的。

當然外面的人、其它的國家或者一般的輿論認為王毅赤裸裸威脅捷克要付出沉重代價這個說法是犯了眾怒了,但是王毅在說的時候並沒有想到,他不認為是犯了眾怒,因為中共外交部其實是習慣於用這類詞彙的,只是說很可能大多數是用在私下的威脅。更可能的是原來用了這樣的詞,西方國家裝聾作啞,只是說現在國際社會、國際大環境已經改變了,就至少西方國家不能對中共的這種胡作非為再裝聾作啞了。

最後一點,我認為中共官員包括它的這些外交官員,他只對上負責,他不在乎實際效果,也不在乎任何副作用。那些違反外交規矩的,沒有外交風度的戰狼作風,他只要符合中共的要求,中共最高領導層的要求,他就只會升遷,不會被懲罰,這個以前外交部升遷過程當中我們就看到了,越戰狼的越容易升遷。所以說中共的這些行為,就是這些外交官的行為其實反映的是中共的行為。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這一次因為王毅他說了狠話,結果讓原本很沉默的歐盟國家也開始出來支持捷克了。那您覺得這件事情會如何影響今後的國際形勢呢?

橫河:我想至少王毅這次歐洲之行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他的目標是拉攏歐盟國家來聯合對付美國;結果他對歐盟成員捷克發出了威脅。這樣的話,對歐盟的主要國家,法國、德國來說,就是不管他們私下怎麼表態,在公開場合他只有一條路,就是支持捷克反對中共的霸凌。所以捷克參議院議長成功訪臺以後會給很多國家以鼓勵。

當然我們不知道下一個突破口會在什麼地方,是在衛生健康領域、還是在貿易、還是在其它領域,也不知道哪個國家會很快的跟進,但是這個趨勢是明顯的,就在這兩年當中我們已經明顯看到這個趨勢變化。這實際上是一個多米諾骨牌效應。當倒下第一塊以後,後面的想不倒都很困難了。

那我們已經看到,9月4日在臺灣將會有一個叫作供應鏈重組論壇,這個論壇美國、臺灣、日本、歐洲都會參加,包括正在臺灣訪問的捷克議長維特齊他也會出席。這是一個供應鏈重組的論壇。這個論壇其實也很重要,這個論壇最終討論的是全球的供應鏈怎麼樣擺脫對中共的依賴。

臺灣在這個重組的過程當中會起到關鍵的作用,因為臺灣一個是高科技方面,再一個就是說他的管理方面。就是說在很多其他的國家,就是將成為新的供應鏈國家當中,這個管理是一個薄弱環節,就跟中共早期改革開放一樣,所以說臺灣的管理經驗會起很好的作用。我認為這將是一個抗疫當中臺灣奇蹟的工業和高科技版。當然從長期來看的話,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進去。

主持人:好,那麼我們下面再來談一談中國國內的熱點事件。因為中共突然宣布在內蒙禁止蒙語教育,就興起了蒙族人的強烈反抗。這件事情可以說完全是當局自找的。那您看現在北京面臨著非常多的問題,光在國內就有疫情和洪水,對國外主要是對美國的這種態勢越來越緊張,那它們現在又去惹了蒙古族人,那它們是覺得現在事還不夠多嗎?

橫河:我想首先,中共折騰就是它的本性,我們什麼時候也沒有看見中共停止折騰,最明顯的就是三年大躍進失敗以後,飢荒死了幾千萬人,按說應該不折騰了;1959年,就大批餓死人的當年,還發動了一個反右傾的運動,整彭德懷,就是說中共從來不停止折騰。而現在這件事情,就是在內蒙推動的這個小學一年級開始漢語教育,特別是在三門主要的政治、語文、歷史這些課當中推行這個,其實也是一種政治運動。

因為中共從誕生開始就是和這個世界背道而馳的,所以它走出的每一步都會遇到阻力,它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它的鬥爭,這就是它的鬥爭哲學的來源。對中共來說的話,沒有什麼時機的問題,它要是不折騰、不採取進攻的話,每一步它都可能失敗。

再一個就是中共越是危機的時候,它越需要對內鎮壓,對外擴張,一方面是轉移視線,另外一方面是煽動民族主義,而且中共歷來都是以攻為守的。所以我們看到就是在美中貿易衝突開始以後,就是光是這個,和之前稍微有一點點聯繫的,中共就加強了在新疆的鎮壓;在香港折騰出了一個送中條例,引發了反送中抗議,現在又弄出一個港版國安法,直接就把一國兩制給廢除了;在南海加強了造島和島嶼的軍事化;和印度發生邊境衝突;還在疫情問題上甩鍋,利用疫情達到它的全球戰略目標,還要制裁要求調查的澳洲。

就是它完全是對內不停的折騰,對外四面出擊,這個實際上是由中共的本質決定的,它不這樣做才是奇怪的,它不存在一個什麼機會或者條件才這樣做,任何時候對它來說,外部環境對它都是不利的,就是任何情況對它來說都是一樣的。

主持人:這個事情我可能還要請您再詳細解釋一下,比如說對外製造事端轉移矛盾,這個可以理解,之前我們也分析過,因為這是中共一貫處理危機的手法。但是您比如說要煽動民族主義,那這個時候不就應該講民族團結,它才能夠煽動出來民族主義嗎?

橫河:它所煽動的民族主義,實際上和少數民族沒有特別大的關係,它認為要煽動的民族主義主要是內地的漢人。另外一個,實際上對漢人它也是區別對待的,這個和民族團結沒有關係。它對內是要煽動起一部分人,或者對它來說是大部分人的這種同仇敵愾,這個民族主義就夠了。

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中共在割據時期,就是紅軍時期,不是被國民黨圍剿了嗎?在圍剿的時候,按說起來的話,它應該內部團結才好,但是它並不團結。它是越圍剿,它裡面殺得越厲害,殺AB團、大量屠殺紅軍自己內部的人,都是在外部壓力非常大的情況下。

所以對中共來說,一樣的,就是它的內部鬥爭、內部的殺人,無論是殺它黨內的人也好,殺它自己的官員也好,延安整風也好,還是現在在國內鎮壓不同的宗教信仰,和不同的民族,對於它來說都是一樣的,它的鬥爭哲學不僅僅是對外,它的鬥爭哲學對內也是永遠不停的。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國當然他是個多民族國家,我們知道有幾大民族,蒙族、藏族、回族、維吾爾族這幾個是比較大的民族,在這些民族中,蒙族其實是最溫順聽話的。大家現在都談到說文化大革命時期有「內人黨」這個冤案,當時牽扯了這麼多人,蒙古人也沒有有什麼抗議行為。那為什麼中共會覺得說蒙語教育會是一個威脅,而要去取消它呢?

橫河:這個要從語言和政治的關係談起,妳剛才講的是幾大民族當中,回族其實不算,因為回族是漢化了的穆斯林,就是他的語言、文字都同化了。你看幾大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是最小的,他的情況不太一樣。比較類似的是蒙古族、藏族和維族,它都是邊疆地區,而且土地廣闊,有完全獨立的語言、文化和宗教。

這幾條相對來說,內蒙是比較薄弱的。就是說他的宗教信仰,雖然他是喇嘛教,是藏傳佛教,但是他和藏族就已經弱了很多。再一個,人口比例,蒙古人在內蒙只占17%,漢人占到79%,而且蒙古人相當一部分已經漢化了,單純只能說蒙古語的本來就不多,能說蒙語的還有不少能夠說流利的漢語。那麼對於中共來說的話,也許它認為這是比較容易突破的。

至於說中共為什麼覺得蒙語教育是一個威脅?我倒不覺得蒙語對中共形成威脅,中共也不見得會覺得蒙語對它形成威脅。而是說中共需要對蒙古人從小洗腦,其實不僅是蒙古人,對所有的人,它只是從這裡突破而已。

這是一種奴化洗腦的教育,這實際上不是一個漢文化對其他文化的侵蝕,不是的。現在新的漢語,就是以簡體字為代表的這個漢語,它是經過中共的黨文化徹底改造過的,它已經不是一種自然語言了。使用簡體漢字,在中國大陸使用這種語言,它很多詞彙有特定的涵義。

你比較臺灣使用的漢語,我們看到經過70年的分離以後,臺灣的漢語才是真正的漢語,和大陸用的已經是完全不同的語言了。你可以看字都認識,而且你聽話都知道這是同一個語言,但是就是不懂這個意思。特別臺灣人對大陸的這個語言就不懂,就是因為它經過黨文化改造。所以說要進行洗腦教育的話,這是最順手的一個工具。

而蒙語它沒有經過中共系統的改造,它就不帶有,或者很少帶有黨文化的因素。同樣的內容用大陸的漢語和蒙語來表達的話,它的潛在涵義完全不同,對中共來說,它就不能夠容忍。藏語、維吾爾語,甚至中國南方的方言,你像廣東的粵語,都有同樣的問題。

所以說中共不僅在消滅蒙語,在這之前也致力於消滅南方的地方語系,包括粵語。2010年前後,在廣東的學校強制推行普通話,禁止粵語,當時引起廣東相當大的反彈,就是這個原因。

所以說中共對蒙語的這個教育,這一次的進攻,實際上就是用中共的黨文化來消滅其他民族的文化;而內地漢人的傳統文化已經在這之前被中共消滅掉了,連語言都改造掉了。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節目我們就先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捷克議長抵台 蔡英文:展開全方位深入交流
千百度:禁止蒙語教學中共在蒙古搞文化滅絕
【網海拾貝】王毅破了一個紀錄
如何應付中共 學者:捷克給歐洲上了一課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中共獵狐行動在美國受挫
皮膚乾燥發癢?一碗銀耳湯解秋燥 潤膚抗老
【新聞看點】FBI斥中共在美獵狐 五中閉幕釋信號
【遠見快評】川普勝選3理由 蓬佩奧突訪越南
【拍案驚奇】大選日極左騷亂?中共鄰國紛投美
【西岸觀察】31%非裔要投票給川普 史無前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