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鳴曉月窯家墟(22)

作者:容亁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家門前的小街,是我小小年紀認識世界的一扇窗戶;是貼在我最初生命旅程信封上的第一枚郵票;是讓我觸摸到外面世界脈搏跳動的一節手腕。我手持彈弓在這條小街上跑來跑去,笑著打滾,哭著爭吵,呼朋引伴,看書讀報,爬牆摘果,揚沙「打稱」(打稱:一種比賽遠近定輸贏的兒童遊戲),追逐夢幻時光,淋漓盡致地揮灑無知的童年,直至長大。

是的,這是一去不復返的唯一生命印記,像長在我肚臍眼邊的那一顆黑痣,像留在我左眉角那條淡淡的疤痕,提醒著一些往事。難道,它們只屬於我嗎?

沒書看沒學上的日子,少年的我有時手拿彈弓東瞅西瞄想打個什麼,有時握一把裝樹藤籽的竹筒槍到處串門約人,像獵人一樣的出征感;有時雙手插在褲袋裡,更像一隻離群覓食的鵝東張西望。在小鎮那幾百米彎來曲去的街道邊上轉悠來轉悠去,我總盼著發生些什麼,剛好被我遇見;或者有人議論著一件神祕的事情,剛好被我聽見,然後由我興奮地發布出去,彷彿一塊大石頭投進他們一潭死水般的生活,激起一圈圈漣漪……

這是多麼無聊又有點意義的事情啊!

念三年級時,學校黑板報上已經刷著「向四個現代化進軍」的標語。那是一個上午,上課不久,外面墟街一陣陣喧鬧聲傳到一牆之隔的校園——中心小學校大門正對墟中心街道。班主任神色緊張地宣布提前放學,讓大家同學趕快收拾書包先回家去。不一刻,整個學校的學生蜂擁而出教室,校園變得空蕩蕩的。

原來鄰近有兩條村莊準備械鬥。墟北邊較遠點的村莊用手扶機、拖拉機裝了好幾車人討伐申萊村來了。一群神情激憤的中青年村民手持大刀、火銃、尖擔、長矛,叫嚷著準備衝擊世仇——毗鄰窯家墟的申萊村。

我跑回家放下書包後,父母不准我再外出。墟上住戶十姓九外,不是討伐對象。街坊鄰居膽大的上街去,不斷觀察、通報街上實況。

晌午時,哥從外回來說,公社保衛組長的母親在市場做生意被準備械鬥的村民持棍打傷,檔口掀了,湯粉鍋、油鍋、碗盤被砸個稀爛。村民們恨她在公社當保衛組長的兒子,她兒子常常腰別一支駁殼槍,一聞鄉下偷雞摸狗、樹下巷頭聚賭的風聲,馬上喚上助手跨上軍用掛斗三輪摩托,風馳電掣闖進村莊,動不動就抓人打人,平時得罪太多人,村民趁機將氣撒在他母親身上——我在公社大院見過保衛組長將一個偷雞賊剝去上衣,綁到保衛組門口廊下柱子上,眾眼睽睽之下用一條對摺的皮帶抽得小偷嚎哭不止——哥說,從不見過保衛組長偌狼狽偌心虛,他一個人聞訊趕到市場時,大喊大叫要開槍要綁人,不料一群手持大刀棍棒的村民,今日一點都不怕他,反而整齊劃一,步步向前,他拿著駁殼槍,不敢造次,人太多,他槍一響的話,絕對會「犧牲」在被激怒的村民亂棒亂刀之下。他怕了,虛喊著: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過來我就開槍!——村民們不理他,持械怒視步步緊逼,他大汗淋漓,雙手握槍,兩腿顫抖,步步後退著後退著,退了二三百米,竟然退到了公社大門口,這才掉頭跑進去,躲起來搖電話向上級求援……村民們終於停下來,摔了公社牌子後,不再理他,轉身向申萊村進發……

我聽到從申萊村方向傳來嘣嘣嘣——三聲鐵炮轟響。這是傳統的緊急召集信號,命令在田地裡勞作的和在家的村民緊急集合到指定地點,準備護村戰鬥。鄰村討伐隊伍終於靠近村口了。大型械鬥即將來臨。情勢非常危急。街上不斷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和焦慮呼喚聲。這天是趁墟集日,人流密集,恐懼籠罩著小小的窯家墟。

我在門口呆望外面,心裡忐忑不安。到了傍晚,終於傳來消息:危機解除了,械鬥被及時制止——這多虧供銷社售貨員老來伯。

趕到現場的公社幹部雖百般勸說卻收效甚微。售貨員老來伯挺身而出——這個慈眉善目的老人我認識他,我常提著醬油瓶拿二角錢到供銷社雜貨鋪,幫我打醬油的就是他。禿頂的老來伯笑咪咪像尊彌勒佛——眼看流血即將發生,老來伯跑到對壘的雙方中間——本來這無關他的事——他極力陳述利害,勸說雙方頭人切勿衝動,要冷靜下來有事好商量。見他們仍然咬牙切齒,一些年輕村民摩拳擦掌,高舉凶器咋呼著。千均一發之際,老來伯撲通一聲跪下來向雙方作揖,以一位長者的情意流著淚哀求殺氣騰騰的村民們:千萬不要動手啊!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們實在有氣可以先打我,我一個老頭命不值錢,你們都有父母,孩子們世界還長著呢,不能在監獄裡過一生……雙方有點動搖了。經這一番拖延,縣裡派遣的武裝公安趕到。雙方終於退卻,兩村代表同意接受政府提出的調解條件……

原來,差點引致兩村械鬥的肇事者是申萊村青年仔,因為晚上跑到人家村裡看雷劇時,竄到後台調戲花旦引致鬥毆……兩村過去歷史上曾有仇怨,人家咽不下這口氣。

這件事平息之後,保衛組長也被清理出公社,恢復了他原本的農民身分。四里八鄉拍手叫好。

苦孩子出身的老來伯早已作古多年。他的兒女很早離開窯家墟,在外求學、工作都很爭氣,在都市裡過著有作為的幸福生活。老來伯在天堂足以安息了——厚德之人,福子蔭孫,總不會錯吧。待續@*

責任編輯:唐翔安

點閱【雞鳴曉月窯家墟】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類從未像今天這樣認真去審視時代洪流中微弱的個人命運、遺失的良知底線、歷史與未來的關係……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沒歲月裡的窯址,歷經滄海桑田後只剩幾處土坵,陪伴著步履蹣跚的老人留守在村莊、林地、田頭,它們是更長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們不再像他們的祖父輩那樣面朝黃土背朝天地生活,他們不再成為某種政治運動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無知的工具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國展開打擊「車匪路霸」的前一年,他們載著一車貨物,開車經過粵桂湘三省交界地時,天已黑透,前沒著村後不見店的路段,他們的貨車剛轉過一個彎道不遠,忽然,三四十米開外跳出來五六個蒙面大漢——剪徑大盜來了——車前燈將他們手裡明晃晃的大刀、鋥亮的鋼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誰把我們充滿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塗?文革不是結束了嗎?是不是道德的鏡子已經支離破碎,人們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決不會放棄自己的理想,不管經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個前生註定的負擔,他願意此生背負到死。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崇尚的是「實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辯地有條有理地羅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繹功力、台面風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縣城後,啟凡卻沒有多少心思付給冰冷冷的各類電器,經常溜到周邊CD專賣店去擺弄花花綠綠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壇的風吹草動,還一大早來到公園湖邊練嗓。在店裡有事沒事嘬起尖嘴巴來吹口哨,還蠻好聽的。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為沒錢交電費,電表老早就被人鉛線封了,不久拆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五毛錢一斤的煤油,照樣能夠發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夢,就一定能喚來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愛文學,他愛音樂,碰面我們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傷時善感的年月,啟凡命運的小舟不時濺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濕了我青春的衣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