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灣山岳之美 水墨畫家張伸熙

《春韻》-水墨絹本。(張伸熙提供)
人氣: 18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10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孫幗英台灣台南報導)水墨畫張伸熙經常深入台灣高山寫生,透過造景呈現理想意象,展現台灣山岳之美。他特別讚頌玉山圓柏抵抗惡劣環境,奮力求生所產生的美感,並以此自勉。

水墨畫張伸熙。(張伸熙提供)

張伸熙從小跟父親練書法,七歲就會幫父親寫春聯贈送顧客。愛畫畫的他,小小年紀就立志要當畫家,難得父母親鼓勵孩子自由發展,樂觀其成。

冥冥中自有安排,張伸熙在岡山中學六年期間,遇到崔吉星、段珍楣兩位啟蒙恩師,使他在素描、水彩方面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進入國立藝專美術科國畫組,很幸運的受教於胡克敏、金勤伯、傅狷夫等名家大師。

他說,上金勤伯老師的課除了學畫以外,聽老師講述精采的人生經歷,對藝術的看法,以及對生活的態度,對他的影響很大。尤以傅狷夫老師的影響,創作上師法自然,生活上也能順其自然。

職場30年 不改當畫家的初衷

退役後,張伸熙在麻豆國中任教一年。之後,在新復興紡織公司當設計師,用工筆畫刺繡圖案。兩年後轉調業務部,數年後榮升業務部經理,經常到國外出差,接觸到許多國內看不到的藝術作品、創作媒材以及流行趨勢。

繁忙的業務,豐厚的收入,不曾改變張伸熙想當畫家的初衷,為了維持作畫的意志力,他參加各種繪畫團體、省展、全國美展,利用晚上、週日勤畫不輟,也經常利用長假出國攬勝、寫生,強迫自己每年至少創作十幾張作品。

任職近30年期間,豐富的社會歷練,以及不斷的涵養藝術能力,使得張伸熙的美感更敏銳,更能掌握重點,去蕪存菁。

職場退休之前,他曾經多次獲獎,包括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章、中國書畫學會金爵獎、吳三連文藝獎章、中興文藝獎章,也多次開過個展,參加海內外聯展、邀請展。55歲退休後,張伸熙赴美國Fontbonne University學習油畫、雕塑,取得藝術碩士。回國後,在長榮大學和南華大學任教。

努力60載 展出水墨逾百幅

經歷近60年的努力,2020年張伸熙終於實現夢想,在國家最高殿堂國父紀念館展出百餘幅水墨創作。展出的題材豐富、多樣,尤以長卷巨幅更屬難得,〈鯤島山海勝境圖卷〉寫的是寶島高山、雲海、林木、溪澗、流水變幻之美。〈靈山松雲勝攬〉將黃山、三清山,兩地的雄秀極景、岩石奇峻多變、山徑蜿蜒、松林、雲海,盡入畫中,細細品讀,引人入勝。

張伸熙的山水畫大多經由寫生、造景進而寫意。也就是透過寫生,實際去感受大自然之美,再重新排列組合,創造出心中理想的景象。「造景能力來自於了解怎樣構圖才美,如同文章的起承轉合。」張伸熙說:「我畫的未必是那地方的景色,但是人家一看那山的形勢,山的紋理,就知道這是什麼山。」

上山下海 寫生練基本功

長卷〈樂水奇岩〉描繪佳樂水海岸的奇岩美景。曾經走過的人一眼就看出這是佳樂水。張伸熙說,這裡他走過十幾次了。大太陽底下寫生一坐半小時,他比喻是打太極拳蹲馬步,練基本功。「從石頭線條結構、染層次、表現質感、做空間整個一套畫下來,等於打一套拳。」

他表示,開始是寫生後來拍照,一半是真的景,一半是自己加的。先構圖,把紙接起來用簽字筆打稿,然後再一段一段的畫,層次不斷的加。主要表現岩石的形狀與質感,海浪起落的節奏感,浪花的變化,海水顏色的變化,石與水剛柔並濟的感覺。通常一幅長卷平均一天畫3、4小時,得畫上十個月甚至一年多,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毅力。

張伸熙很喜歡台灣高山特有的玉山圓柏,為了畫圓柏,玉山去了六次,雪山去了四次。他說,樹齡大多二千年以上,最老的有四千多年。隨著海拔高度的不同,長相也不同。經過長年的風吹、雨打、雪壓、地震或動物啃咬,為了適應生存就長成歪斜扭曲的怪異形狀,充滿生命力。

高山 雲霧 奇石 老樹

〈傲骨嚴霜〉畫裡的圓柏由於長在避風地區,才得以矗立不屈。樹幹、樹枝、樹皮的線條表現堅硬的力度。樹枝雖然彎曲,但仍有硬頸的力道,被雪重壓下去,雪溶了又向上長;有的斷了從側邊又長出來。前景用彎曲的枯樹來襯托,用遠景營造出空間感,用撞水技法表現雲霧,用杜鵑的柔來襯托圓柏的剛硬。這張圖是在張伸熙大病初癒後,參展前所作,他說:「即使枯樹,也要在樹梢加上綠葉,展現生機!」

《傲骨嚴霜》-水墨紙本。
《傲骨嚴霜》-水墨紙本。(張伸熙提供)

張伸熙擅長描繪雲霧炊煙,〈春韻〉是他的代表作之一。融合杉林溪與阿里山的美景,金色的晨光穿透雲霧,閃閃發光。飄渺的雲霧穿梭在樹林間,彷彿可以呼吸到清新溼潤的空氣。逆光的樹梢葉端,盛開的櫻花樹林,美好的山晨,春意盎然!

《春韻》-水墨絹本。(張伸熙提供)

〈玉山煙雲〉把玉山主峰和東峰、北峰組合起來,依構圖的需要前景放玉山頂上尖銳的石頭,再加上玉山特有的圓柏,整幅玉山的意象就完整呈現出來。

〈雪山白木林〉,秋天早上,陽光下,滿山坡枯黃的芒草配上白木林,張伸熙讚歎說:「色調之美,臨場的美感,非言語所能形容!」所以只能用畫的。

《雪山白木林》-水墨膠彩絹本。
《雪山白木林》-水墨膠彩絹本。(張伸熙提供)

〈奇岩〉構圖非常精煉,這是攫取大霸尖山的一角,岩石造形奇特。張伸熙說:「平常見不到的線條、造型、姿態稱為奇。」為了加強震懾感把它修整一下,前景加上枯樹襯托奇巧的美感,背後用雲的動感來襯托它的雄壯矗立。

《奇岩》-水墨紙本。
《奇岩》-水墨紙本。(張伸熙提供)

〈六朝清韻〉六朝是指古樹。張伸熙說:「左邊這棵粗壯的台灣鐵杉已有二千多歲了,在橫貫公路小風口休息站附近。右邊兩棵樹是我從別的地方搬過來襯托老樹的。背景一大片亮麗的遠山和瀑布也是構思出來的。」

除了專長水墨山水,張伸熙也畫水墨花鳥、工筆花鳥、工筆人物,甚至做陶藝。出去速寫也要拍照,因此喜歡上攝影,2005年曾經在成大藝文中心開過攝影展。目前累積了很多精采的攝影作品,準備不久的將來跟大家分享。

人生七十才開始,有著圓柏硬頸精神的張伸熙說:「游於藝,一切隨緣,隨心所欲。可以再淬鍊純化,創作一些還沒有畫出來的。」◇

責任編輯:王愉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