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山岳之美 水墨画家张伸熙

《春韵》-水墨绢本。(张伸熙提供)
人气: 17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孙帼英台湾台南报导)水墨画张伸熙经常深入台湾高山写生,透过造景呈现理想意象,展现台湾山岳之美。他特别赞颂玉山圆柏抵抗恶劣环境,奋力求生所产生的美感,并以此自勉。

水墨画张伸熙。(张伸熙提供)

张伸熙从小跟父亲练书法,七岁就会帮父亲写春联赠送顾客。爱画画的他,小小年纪就立志要当画家,难得父母亲鼓励孩子自由发展,乐观其成。

冥冥中自有安排,张伸熙在冈山中学六年期间,遇到崔吉星、段珍楣两位启蒙恩师,使他在素描、水彩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进入国立艺专美术科国画组,很幸运的受教于胡克敏、金勤伯、傅狷夫等名家大师。

他说,上金勤伯老师的课除了学画以外,听老师讲述精彩的人生经历,对艺术的看法,以及对生活的态度,对他的影响很大。尤以傅狷夫老师的影响,创作上师法自然,生活上也能顺其自然。

职场30年 不改当画家的初衷

退役后,张伸熙在麻豆国中任教一年。之后,在新复兴纺织公司当设计师,用工笔画刺绣图案。两年后转调业务部,数年后荣升业务部经理,经常到国外出差,接触到许多国内看不到的艺术作品、创作媒材以及流行趋势。

繁忙的业务,丰厚的收入,不曾改变张伸熙想当画家的初衷,为了维持作画的意志力,他参加各种绘画团体、省展、全国美展,利用晚上、周日勤画不辍,也经常利用长假出国揽胜、写生,强迫自己每年至少创作十几张作品。

任职近30年期间,丰富的社会历练,以及不断的涵养艺术能力,使得张伸熙的美感更敏锐,更能掌握重点,去芜存菁。

职场退休之前,他曾经多次获奖,包括教育部文艺创作奖章、中国书画学会金爵奖、吴三连文艺奖章、中兴文艺奖章,也多次开过个展,参加海内外联展、邀请展。55岁退休后,张伸熙赴美国Fontbonne University学习油画、雕塑,取得艺术硕士。回国后,在长荣大学和南华大学任教。

努力60载 展出水墨逾百幅

经历近60年的努力,2020年张伸熙终于实现梦想,在国家最高殿堂国父纪念馆展出百余幅水墨创作。展出的题材丰富、多样,尤以长卷巨幅更属难得,〈鲲岛山海胜境图卷〉写的是宝岛高山、云海、林木、溪涧、流水变幻之美。〈灵山松云胜揽〉将黄山、三清山,两地的雄秀极景、岩石奇峻多变、山径蜿蜒、松林、云海,尽入画中,细细品读,引人入胜。

张伸熙的山水画大多经由写生、造景进而写意。也就是透过写生,实际去感受大自然之美,再重新排列组合,创造出心中理想的景象。“造景能力来自于了解怎样构图才美,如同文章的起承转合。”张伸熙说:“我画的未必是那地方的景色,但是人家一看那山的形势,山的纹理,就知道这是什么山。”

上山下海 写生练基本功

长卷〈乐水奇岩〉描绘佳乐水海岸的奇岩美景。曾经走过的人一眼就看出这是佳乐水。张伸熙说,这里他走过十几次了。大太阳底下写生一坐半小时,他比喻是打太极拳蹲马步,练基本功。“从石头线条结构、染层次、表现质感、做空间整个一套画下来,等于打一套拳。”

他表示,开始是写生后来拍照,一半是真的景,一半是自己加的。先构图,把纸接起来用签字笔打稿,然后再一段一段的画,层次不断的加。主要表现岩石的形状与质感,海浪起落的节奏感,浪花的变化,海水颜色的变化,石与水刚柔并济的感觉。通常一幅长卷平均一天画3、4小时,得画上十个月甚至一年多,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毅力。

张伸熙很喜欢台湾高山特有的玉山圆柏,为了画圆柏,玉山去了六次,雪山去了四次。他说,树龄大多二千年以上,最老的有四千多年。随着海拔高度的不同,长相也不同。经过长年的风吹、雨打、雪压、地震或动物啃咬,为了适应生存就长成歪斜扭曲的怪异形状,充满生命力。

高山 云雾 奇石 老树

〈傲骨严霜〉画里的圆柏由于长在避风地区,才得以矗立不屈。树干、树枝、树皮的线条表现坚硬的力度。树枝虽然弯曲,但仍有硬颈的力道,被雪重压下去,雪溶了又向上长;有的断了从侧边又长出来。前景用弯曲的枯树来衬托,用远景营造出空间感,用撞水技法表现云雾,用杜鹃的柔来衬托圆柏的刚硬。这张图是在张伸熙大病初愈后,参展前所作,他说:“即使枯树,也要在树梢加上绿叶,展现生机!”

《傲骨严霜》-水墨纸本。
《傲骨严霜》-水墨纸本。(张伸熙提供)

张伸熙擅长描绘云雾炊烟,〈春韵〉是他的代表作之一。融合杉林溪与阿里山的美景,金色的晨光穿透云雾,闪闪发光。飘渺的云雾穿梭在树林间,仿佛可以呼吸到清新湿润的空气。逆光的树梢叶端,盛开的樱花树林,美好的山晨,春意盎然!

《春韵》-水墨绢本。(张伸熙提供)

〈玉山烟云〉把玉山主峰和东峰、北峰组合起来,依构图的需要前景放玉山顶上尖锐的石头,再加上玉山特有的圆柏,整幅玉山的意象就完整呈现出来。

〈雪山白木林〉,秋天早上,阳光下,满山坡枯黄的芒草配上白木林,张伸熙赞叹说:“色调之美,临场的美感,非言语所能形容!”所以只能用画的。

《雪山白木林》-水墨胶彩绢本。
《雪山白木林》-水墨胶彩绢本。(张伸熙提供)

〈奇岩〉构图非常精炼,这是攫取大霸尖山的一角,岩石造形奇特。张伸熙说:“平常见不到的线条、造型、姿态称为奇。”为了加强震慑感把它修整一下,前景加上枯树衬托奇巧的美感,背后用云的动感来衬托它的雄壮矗立。

《奇岩》-水墨纸本。
《奇岩》-水墨纸本。(张伸熙提供)

〈六朝清韵〉六朝是指古树。张伸熙说:“左边这棵粗壮的台湾铁杉已有二千多岁了,在横贯公路小风口休息站附近。右边两棵树是我从别的地方搬过来衬托老树的。背景一大片亮丽的远山和瀑布也是构思出来的。”

除了专长水墨山水,张伸熙也画水墨花鸟、工笔花鸟、工笔人物,甚至做陶艺。出去速写也要拍照,因此喜欢上摄影,2005年曾经在成大艺文中心开过摄影展。目前累积了很多精彩的摄影作品,准备不久的将来跟大家分享。

人生七十才开始,有着圆柏硬颈精神的张伸熙说:“游于艺,一切随缘,随心所欲。可以再淬炼纯化,创作一些还没有画出来的。”◇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