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百強房企協信遠創破產重整

人氣 2081

【大紀元2021年10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毅綜合報導)大陸百強房企重慶協信遠創實業有限公司(協信遠創)日前被法院宣布破產重整,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過程中。

據重慶市第五中級法院10月15日的(2021)渝05破申428號民事裁定書顯示,受理北京易禾水星投資有限公司對重慶協信遠創實業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請。

裁定書表示,協信遠創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

今年7月,北京易禾水星投資有限公司以債權人身分,向重慶市第五中院提出申請,要求對協信遠創進行破產重整,時隔3個月後,協信遠創被宣布正式進入司法重整程序。

據《每日經濟新聞》16日報導,協信遠創在回覆該媒體採訪時表示:「破產重整並不是破產清算,且進入重整程序的僅是重慶協信遠創實業有限公司一家,並不包括下屬子公司,項目層面會正常進行。從近期的情況看,交付比預想的情況還要好。」

報導稱,協信遠創踩中了當局對房企規定的「三道紅線」,按照監管規定負債規模不得再增加,公司難以再通過發行債券或銀行借款等債務途徑獲取現金。但協信遠創對外部資金的依賴非常高,沒有了外部「輸血」,公司資金進一步緊張。

今年以來,協信遠創多筆債券發生實質性違約,其中「18協信01」、「16協信03」兩隻公司債分別於今年3月9日、3月17日到期,目前僅支付了利息,尚未支付本金;於5月12日到期的「16協信05」仍尚未支付債券本金及最後一個年度利息;最新一筆債務違約則是原應於9月27日到期的「16協信08」。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8月13日,協信遠創及子公司發生債務逾期涉及本息金額為132.25億元(人民幣,下同),包括銀行貸款、信託貸款、公司債券、關聯方借款等債務形式,總共有息負債超過300億元。

面對困境,協信遠創也擬通過價格折讓、優惠促銷等手段,加快產品銷售並積極籌措資金。但成效甚微。

協信遠創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為16.90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17.84%;淨利潤為-21.67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72.30%。

2020年初,股東新加坡城市發展有限公司(CDL)伸出了援手,以43.9億元人民幣入股協信遠創51%股權,協信才暫時渡過危機。但今年9月,CDL公告將以1美元的價格出售所持漢威重慶房地產開發(香港)有限公司63.8%的股份,後者持有協信地產80%股份。這80%股份或將由北京長圓基金建議的買家接手。

此前協信遠創也曾對外表示:「公司的資產質量其實並不差,體量也不算小,但受市場、政策等多方面因素影響,周轉速度放慢了很多,對現金流形成一定壓力。項目能正常運轉起來,所欠款項應該可以還掉。」

大陸房地產行業的寒風始於去年8月份,當時,中共當局監管機構給房企劃下三道紅線,限制房企融資,有的房企甚至被禁止發行有息債券,年底,中共當局又對銀行給房地產貸款限定額度,今年以來,各地更是不斷升級對樓市的「調控」,從房貸、買房資格、房價等多方面打擊樓市,使房地產迅速入冬,房企的資金來源多方受阻,資金壓力巨大,有的房企資金斷裂。

對於中共打壓房企,IMF前首席經濟學家、現任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學教授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10月15日接受CNBC的《Squawk Box Asi》節目採訪時,對中國發生的這種打壓情況表示非常擔憂,認為中共當局有可能犯下「大錯」。

拉詹表示最近幾個月,中共當局採取了一些措施來抑制飆升的房地產價格,包括收緊對負債纍纍的房地產開發商的融資。結果,中國房地產開發商恆大已在掙扎償還巨額債務。拉詹說,更多開發商可能會面臨類似的麻煩。

「所以本質上,你是在同時處理很多事情。當你這樣做時,就有犯大錯的風險。」拉詹說。

協信遠創曾和龍湖、金科、東原、華宇等並稱渝系房企「五朵金花」,一度穩居大陸百強房企之列。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深陷債務危機 海航債權人申請破產重整
紫光破產重整拜騰或步後塵 陸經濟放緩高端企業陷危機
大陸房企債券違約達467.5億元 同比增長159%
國際投行:恆大等大陸房企隱性債規模龐大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恆大危機及金融體系運作內幕
【未解之謎】外星人訪談錄(4)挑戰進化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