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68)朝堂怒斥(下)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53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六十八章 朝堂怒斥(

「算你識趣!」吳偉光不屑地瞄了一眼,繼續環視著大廳眾人。大多數人在他的威嚴之下低下了頭,或者乾脆裝睡。

這種心理落差讓他們憋悶得要死,過去是他們咳嗽一聲,要讓人懼怕,今天卻要面對這樣一種精神壓迫,隨時準備被提出來接受辱罵和關押。

「今天,我來這裡不是抓人的,但對那些繼續以為他們可以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必須抓起來,等待審判。」吳偉光目光炯炯,侃侃而談。

隨後吳偉光拿起一張紙,開始高聲朗讀:「夠了,這發霉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無恥的歌舞昇平、骯髒的鮮廉寡恥;夠了,這驍驍漫天謊言、無邊無盡的苦難;夠了,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制;夠了,這七十年來的荒唐錯亂、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

吳偉光一字一頓,清澈響亮地把每個字傳向大廳的每個角落,像一把把錐刺刺向每個人的心臟。

「今天我是來宣布這赤色暴政結束的日子,你們在座的每一位都有罪,需要懺悔、贖罪。但現在是你們改過自新,向人民賠罪的機會。即將成立一個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由老總理和李總理擔任委員會主席、副主席,希望各位配合協作,維護好國家的治安、經濟、金融秩序,等待未來憲政政府成立後接受全部資產和檔案。」吳偉光目光溫柔地看向身邊的老總理和總理,兩人微笑點頭。

「在這期間,還有人企圖作奸犯科,破壞治安、金融秩序,轉移資產,毀滅檔案的,我在這裡發誓,就是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抓回來清算、懲處,包括你全家族的資產。」吳偉光又聲色俱厲地威脅道。

人群中總有不服氣的,被一個毛頭小伙子訓斥了半天,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家不樂意了,開口問道:「你代表哪個組織啊?在這裡指手劃腳啊?」

楊元一聽樂了,又是那個王老軍頭,大概仗著老人家身分,吳偉光不可能將他押送,所以倚老賣老地出來發難。

「我代表中國過渡委員會,我是這個委員會主席,這個委員會四月份在美國成立,將會參與修訂未來中國的憲法、組織大選,建立未來的憲政政府。」吳偉光平和說道。

「你這個組織憑什麼組織中國政府,推翻共產黨的天下?」老軍頭不依不饒地說道。

「呵呵!憑著我有人、有槍啊!不服你可以抵抗啊!」吳偉光毫不客氣、犀利說道。

老軍頭看著滿臉煞氣的吳偉光有點氣餒了,慢慢低下頭。

後邊的許一看著吳偉光的背影,深深感嘆:這個學生真正成熟了,不再那麼學究氣了,對付這些老不死的,他們信奉什麼就給他們上什麼。

「你們這樣不是和你們譴責的共產黨一樣嗎?靠暴力奪取政權。」又一個聲音發出來,還是來自一位老人家,幾屆政府元老。

「我們當然和共產黨不一樣,我們是臨時政府,最後權力要交到人民手裡,由人民手中的選票決定誰來當政。」吳偉光依然毫不客氣地反駁道。

然後環視著周圍,看著那些有怒不敢吭聲的主說道:「還有誰有意見?」大廳裡一片沉默。

「好了,衛戍區楊司令配合維持秩序委員會的工作,對於不聽從命令、搗亂的先抓起來,再審判。」吳偉光又露出凶狠表情。

「另外,不久過渡委員會的成員將從美國抵達京城,希望和維持秩序委員會協作,正式成立中國憲法制定委員會,廣泛徵求民意,制定出符合民意憲法。

在這期間,電視台、電台除了保留中央電視台屬於官辦外,其他省市電視台一律裁撤,可以考慮民營,進行拍賣。官辦報紙、雜誌也如此處理。」吳偉光仔細吩咐道。

「好的,遵從過渡委員會主席吳先生的意見。」總理連忙附和。

老總理靜靜地觀察著吳偉光,印象中這是一個學者型的情報官僚,沒想到是如此霸氣,還帶著軍人的果決。

吳偉光走過來向著老總理和總理伸出手,兩人站起身子來。

吳偉光和他們一一握手說道:「拜託兩位了,有什麼麻煩,直接命令楊司令協助。」

身後的楊元也走過來說道:「老總理,總理,我為你們保駕護航。」

老總理和總理微笑地點點頭:「多謝你們的支持,我們會盡力恢復秩序。」

有了吳偉光這一通殺威棒伺候,下邊的討論就順暢多了,總理指令下達,每個部門、省市積極配合。

暫時凍結了股市、債券市場,以及在建項目、援外資金支出,所有資金保證養老金、退休金發放,以及下崗失業補貼。

安排吳偉光的出場,是和老總理、總理協商過的,特勤局的人員已經被三十八軍的特戰大隊和衛戍區特戰大隊取代,所以基本特勤局也被楊元掌握。

楊元徹底控制大會堂的警衛工作,才可能上演這一齣怒斥、抓人的戲碼,維持秩序,為正式上場開鑼鳴道。

吳偉光帶著李佐城、許一離開了會議廳,留下楊元協助維持秩序委員會的工作。

看起來一切平復了,但其中有多少人願意放棄他們手中的權力,配合維持秩序委員會,以及過渡委員會的工作還很難說呢。

何況軍隊這邊還沒有完全掌握,海陸空、二炮部隊,至今還有很多部隊還在觀望,需要一步步試探態度,採取措施收攏。

各個省市的武警部隊也是隱患,他們大多和地方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是地方政府維穩的打手,如何解決他們也是一個費思量的工作。

幾個人在李佐城的軍委辦公室裡正商量著下一步的解決辦法和步驟,一名參謀走了進來,在李佐城耳旁低語一陣。

李佐城抬起頭詫異說道:「跑了?」

參謀立刻回答:「是的。」

「向哪個方向?」

「東南方向,一共四架直升機。」參謀謹慎回答。

李佐城轉向吳偉光、許一說道:「一尊跑了,向東南方向。」

早已經聽到李佐城和參謀對話的吳偉光、許一並不表示驚詫,點點頭說道:「不奇怪,他應該已經聽到我們在政治協商大會的發言。」

「以你的估計,他能動員東南方向的軍隊對抗嗎?」許一向著李佐城發問。

「福建有六十三、六十四集團軍,浙江有空軍前線的四、五師,這是他能掌握的軍隊。」李佐城沉默一會回答道。

「這些部隊屬於東部戰區嗎?」許一繼續問道。

「是的!」李佐城肯定回答。

「這東部戰區情況怎樣?」許一仔細詢問。

「東部戰區的司令、政委都是來自六十三軍,也就是這位一尊最熟悉的軍隊。」李佐城有點蹙眉說道。

兩人把頭轉向正在看地圖的吳偉光,吳偉光也是蹙眉看著那幅掛在牆上的巨型軍事地圖。

「這個六十三、六十四軍,依然採取軍事打擊,雷霆手段。」思索許久,吳偉光說道。

「嗯!」李佐城點點頭,他明白吳偉光的意圖。

「這次先不對前沿部隊打擊,重點打擊指揮部。」李佐城建議道。

「嗯!具體的作戰部署、對象,您策劃。」吳偉光轉過頭對著李佐城說道。

這一番談話,許一已經明白他們的意思,解決六十三、六十四軍其實就是複製解決三十八軍的辦法。

但還有東部戰區總部,他們還掌握著南京衛戍區部隊、東部戰區的空軍和二炮部隊,威脅巨大。

「南京、空軍基地、二炮基地特戰解決。」吳偉光果決說道。

「好的,我現在立刻調中部兩大集團軍向南京和福州方向推進,建立封鎖線。」李佐城領會了吳偉光的意思。

任何政治解決前提是足夠強大的軍事壓力,李佐城將最有戰鬥力的兩大中部集團軍調向東部戰區,就是以泰山壓頂的方式給他們施加足以產生心理變化的外部壓力,再行使其他方式,可以兵不血刃地解決問題。

「好的,全部方案你策劃,需要美軍幫忙的部分告訴我。」吳偉光對李佐城的敏銳和全盤策劃能力非常滿意。

許一大致了解了他們的想法,又說道:「京城的局勢還不安定。」

「你今天就進入西山堡壘,全面接管特勤局。」吳偉光正色對著許一說道。

「嗯!明白。」現在特勤局局長陳祕書隨著一尊逃竄,群龍無首,正是全面接管的時候,何況特勤局人員大部分來自三十八軍和衛戍區,也沒有接管的阻力。

接管特勤局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掌握京畿所有重要地方、地點,控制西山軍事堡壘,震懾各種勢力以及各地諸侯,意義重大。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 對那些利用權力貪污受賄,或利用公有制和轉為私有制侵吞國家人民財產的,對靠政府官員和官員老子,或官商勾結得到不義之財的暴發戶,一律要追回他們的不義之財,沒收他們的非法所得,包括已轉移到國外的資金和財產。
  • 前邊那架直升機還是沒有迫降在海灘,而是衝進了海岸邊的山林裡,眼見著直升機翻滾起來,好在沒有發生爆炸,但機內的人員有的被甩出機艙外直接摔死,留在機艙內的人員估計也受傷不輕。
  • 在群眾運動非暴力的強大壓力下,如同蘇俄東歐共產黨一樣,中共必會自我解體。因此以後政權更迭,會像中東的茉莉花革命那樣,只要一根火柴燃起的火光,就可把中共推翻。
  • 這樣的原始森林在中國只剩下大興安嶺了,而在俄國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點。俄國遠東地區空曠如也,人跡罕至,大片的土地沒有開發,資源沒有獲得利用,沉寂在遠東深深冬夜裡。
  • 中共建政以來,共產黨對東北資源無休止的調撥,而當地居民卻沒有獲得應有的回饋,致使東北大地在資源枯竭之後,產業落後,年輕人就業無門,空有肥沃的黑土地,當地居民卻流離失所,到全國甚至國外打工求生。
  • 中共用這樣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地痞流氓,殺人如麻的儈子手來治國安民,中國人民除了忍受無窮無盡的苦難,哪能有好日子過?
  • 北方戰區最棘手的問題是靠近俄羅斯,而這個沒落帝國一直是桀驁不馴,虎視眈眈東北地區,就是當今世界老大美國對他們也怵頭,因為他們確實有危及美國本土的核實力。
  • 同時組織了一次十來位明星的小型舞會陪毛澤東跳舞。會散後,柯慶施單獨把上官雲珠留在毛澤東住的1號房,陪伴毛澤東喝茶。
  • 今晚將要會面的是北部戰區的情報局局長,顯然北方戰區的軍頭不那麼屈從北京的臨時維持秩序委員會的領導,妄想有所作為,那麼俄羅斯的態度將成為他們重要考慮的因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