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北京的「民主」令人困惑

人氣 4122

【大紀元2021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報導)民主,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垂手可得,在專制國家幾乎沒有。甚至在紅色中國,官方還炮製出另一張「民主」大餅——全過程民主,畢竟也挂有民主二字的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冒險也爭取不到的民主

一群熱愛民主的中國公民,近段時間響應官方的話語,勇敢地站出來參選地方的人大代表,在中國,這是要冒險的事情。但是他們還是失敗了。

在10月13日至14日開的中共中央人大工作會議,中共最高領導人剛重申了「全過程民主」的概念,「民主不是裝飾品,不是用來做擺設的,而是要用來解決人民需要解決的問題的」。

隔日的10月15日,北京市14名市民聯名在網路上發表聲明,宣布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加當時即將在11月舉行的北京市區、縣人大代表選舉。

14名候選人中包括了著名的「709律師案」中的受害人家屬王峭嶺和李文足,也包括了長期參與維權運動的公民野靖環等人。他們身披「請投我一票」的競選服裝,公布了自己的手機號碼和所在的選區。

在聯合聲明中他們表示,「我們深感普通百姓與政府、人大、法院、檢察院等等部門溝通的困難……我們願意替老百姓說話,辦事。」他們還打出了競選口號:「人大代表人民選,選好代表為人民。」

王峭嶺在社交平台推特發表14位北京公民宣布參選基層人大代表。但參選人的聲明接下來在北京引發一場震盪。

11月5日,北京市舉行區縣人民代表大會換屆選舉投票。就在這次投票之前,11月1日,被外界視為「全過程民主試金石」的北京市14名獨立參選人「宣布停止獨立候選人的參選活動。」

他們給出的理由是,不堪承受地方維穩系統的恐嚇和壓力,「為了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

聲明中披露,他們自10月15日表明參選後,其中10名獨立候選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有的被帶到派出所「喝茶」,有的不讓離開居住的社區,有的深夜從家裡帶走「被旅遊」,有的遭到鄉政府強拆威脅等,這10人只能被迫取消選舉宣傳活動。

退選也不行,11月12日,被迫宣布退選的獨立參選人李海榮和郭啟增在北京十八里店鄉的住房遭當地政府派人強拆,手機被強拆人員搶走。

參選人王峭嶺和野靖環的推特上還保留了不少他們受恐嚇和干擾的細節記錄。

考慮到有關消息已在海外推特披露,記者沒再聯繫這些宣布退選的人士置評。

「全過程民主」是什麼東西?

在北京14名獨立參選人被打壓被迫取消的一週之後,11月8日至11日,中共召開了十九屆六中全會。這次會議因為出爐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而備受矚目。

在11月12日的六中全會記者會上,作為中共高層大腦級別機構的中央政策研究室的主任江金權,面對外媒當起民主講師,宣揚「全過程民主」。

所謂全過程民主是2019年11月2日習近平在上海首次提出的,地點是一個涉外小區,上海長寧區虹橋街道古北市民中心,居住有外國人。

「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是習近平總結中國民主政治建設的實踐提出的一個重大命題,」江金權在六中全會記者會上說,「全過程民主」也寫進了六中全會文件。

江金權並用近三百字的黨話介紹中共的所謂全過程民主,強調在中國發展民主要「堅持黨的領導」,堅決抵制西方憲政、多黨輪流執政、和三權鼎立。

官方宣明是要黨領導的這個「全過程民主」是個什麼東西?中共用來達到什麼目的?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表示,所謂全過程民主的說法,是中共為了給紅色極權體制披上一件偽裝衣,刷上一層偽裝色的伎倆。

「這麼做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為中共政權在國內國際環境中強行製造合法性,另一個是以此作為爭奪國際社會意識形態話語權的籌碼,去爭奪對民主、人權等重要概念的定義權和解釋權。」

唐靖遠認為,拋出所謂全過程民主,其實是中共一種超限戰的形態。

「國際社會圍堵中共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中共的極權暴政體制與肆意踐踏人權。中共無法否認這些事實,所以其採取的一個應對手法就是扭曲並篡改民主和人權的定義,把中共用來裝門面的假民主說成是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把踐踏人權說成是中國國情的保護人權或東方文化背景下的保護人權。」

他說,中共的目的是刻意把民主人權這些普世價值以文化背景不同為藉口強行劃分為不同的定義,以此達到稀釋、最終篡改這些定義內涵的目的。「這其實是中共超限戰的一種形態。」

現居台灣的六四學運領袖吾爾開希11月16日對大紀元表示,「包括全過程民主,都是謊謬、可笑、無恥」。他認為共產黨講的民主都是幌子。

他說,在中國,民主這個名詞是早年中國共產黨為了獲取政權,在取得政權之前利用的名詞,來挑戰國民黨政權,使得民主這個詞,現在共產黨需要接受,就必須要給予新的解釋。

「因為它所有的行為都違背民主的核心價值。因此他們就找了各種各樣荒謬可笑的解釋。」

吾爾開希認為中國所需要的民主,跟全世界所需要的沒有任何不同。

他說:「其實對於中國來講,和全世界來說,民主沒有不同。就是要開放、要有結社自由,言論的自由,要有各種權利的自由。如果共產黨強要用任何其它的途徑來取代,都是對全世界人民智商的侮辱。」

親北京港媒《明報》10月21日刊文說,「全過程民主」這套「理論」,出自王滬寧的學生、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林尚立。

「整天套話、鬼話,就是不說人話,」大陸作家荊楚11月16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直言:「中南海陰謀深似海,那幫人沒什麼好。什麼全過程民主,那些無聊的犬儒覺的解釋得更長才有意義。」

民主夢想一個一個被滅掉

荊楚對大紀元表示:「我曾經有個網路上的朋友,就是以獨立侯選人的名義參選人大代表,結果抓進去判了好幾年,江西新余的劉萍,出來一年多。」

荊楚說,「什麼全過程民主,人家出來獨立參加競選,你把人家打壓,甚至抓進牢房,掩耳盜鈴,這樣誰信啊,連它自己都不相信。」

劉萍作為江西新余鋼鐵集團下崗維權者,2011年5月參選廠區人大代表選舉,並在公開場合演講從事競選活動,隨後劉萍被警方警告並帶走,未被列為候選人,聯名推薦她的15人都被警方約談。2013年4月在新余市組織舉牌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劉萍被捕,2014年6月18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2019年10月27日獲釋。

中國大陸不少獨立參選人曾試圖在親身試驗來推動中國真正的民主選舉,或者說打破中共民主的謊言。

劉萍只是其中知名的一個。

福建省順昌縣下崗工人張德錦2011年就開始以獨立參選人身分競選地方人大代表,但在參選過程中遭除名。今年他獲得18位選民推薦提名,成為該縣人大代表初步候選人,但是當地選委會沒有依法公告他成為初步候選人,剝奪了他的參選資格。

湖北省潛江市公民姚立法1987年起連續四次自薦參選潛江市人大代表,終於在1998年高票當選,五年後落選。此後,他成為當地的重點維穩對象。

呂邦列是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鎮寶月寺村村民。2003年年底,枝江市開始市人大代表換屆選舉,呂邦列自薦參加競選,並成功地參選為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2005年8月,因觀察太石村村民罷免村主任的維權活動,呂邦列被打昏。

大紀元記者多次撥打湖北民間選舉專家姚立法和湖北前枝江市人大代表呂邦列電話,都無法接通,疑似被封鎖。

上述這些獨立參選人的曾經成功當選,畢竟只是個別,且出現在十多年前。如今看來,公民獨立參選,似乎與當局吹捧的「全過程民主」衝突。

「它是在打啞謎,」大陸作家荊楚說,我就看不出共產黨哪有什麼民主,它就是搞等額選舉,就是一個候選人讓大家去選。「這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我實在看不懂這幫土匪非法搞全過程民主是什麼,不靠譜。」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習提「全過程民主」外媒:人民自由少恐懼多
習近平提「全過程民主」官媒過濾 外媒熱議
【唐靖遠快評】如何解讀習近平「全過程民主」
北戴河會後 官媒與習陣營炒習近平「全過程民主」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人民幣大跌 中共神話破滅
【馬克時空】俄新兵見烏軍秒投降 假公投能讓普京圓夢嗎?
【秦鵬直播】普京正式吞烏東 小李子「辱華」
【財商天下】美元強勢「任他強」 人民幣能挺得住?
【未解之謎】神祕深海 外星人的另一個基地?
【橫河觀點】習密集露面造勢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