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遭大數據迫害 上海高級工程師徐永清被抓

人氣 4565

【大紀元2021年11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上海高級工程師徐永清疑遭大數據迫害,在浙江龍泉火車站被強行檢查箱包時抓捕,現關押在龍泉市看守所,至今已一個月,警方還要到他上海的家中搜查。

徐永清旅居美國的妻子李丹美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徐永清的母親兩個月前去世了,10月20日,家人通知他回去處理一些事情,他坐高鐵在龍泉火車站被警察攔住,要檢查行李,說他包裡有一本法輪功的書,一個U盤,一個電腦。

「這些都是徐永清個人物品,他沒有做任何事情,就是回家辦事。」李丹美說,徐永清隨後就被關押了,從火車站劍池派出所,又轉到龍淵派出所。一天後,徐永清被拘留,家屬收到拘留通知書。

徐永清於11月21日被拘留,罪名是涉嫌「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受訪者提供)

11月18日,家屬委託律師輾轉會見到徐永清,得知徐永清正在寫申訴材料,而國保除了把徐的大法書、U盤和電腦作為證據之外,還把提審過程中徐為自己辯護的言論,作為「散布法輪功言論」的罪證,強加進去。

律师先後向當地公安部門和檢察院遞交了律師意見書。主要提出二點:第一,徐永清在提審期間的言論,只能是為自己辯護的言辭,不能作為證據。第二,無條件釋放徐永清。

記者致電龍淵派出所二名辦案警察詢問案情,但對方均不接聽。

迫害中的堅持

徐永清,建築弱電專家、高級工程師。據介紹,徐永清1998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按照「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嚴格要求自己,待人真誠,樂於助人,又精通業務,在公司深受同事與客戶的好評。

李丹美告訴記者,先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工程師,在軍隊工作期間是蘭州軍區最早提拔的高級工程師,30歲就是高級工程師,他獲得過全軍科研成果二等獎,立過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是非常優秀的一個人。

1998年底,徐永清打電話告訴李丹美法輪功是很好的功法,李丹美當時覺得丈夫是一個氣功愛好者,又喜歡上了一種功法。因在大陸經歷的氣功太多,就沒放在心上。

1999年的7.20的時候,北京開始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李丹美才恍然大悟,這麼強力的迫害對應上去,足以證明這功法是真的。「歷史何其相似,基督教不也是受迫害300年後,從反面證明他的偉大。」

迫害中,李丹美一直非常支持自己的丈夫堅持修煉法輪功。她和先生是大學同學,都是軍校畢業。畢業後徐永清分配到新疆,李丹美分配到北京工作,長期兩地分居。直到2000年徐永清到上海開公司,李丹美調動到上海高校,二人才在上海落戶。

放棄了之前的社會關係,在上海李丹美感覺如同身處孤島。從2007年起,她連續幾年在海外發表學術論文,去開學術會議,跑了很多國家。2012年,李丹美申請到美國做訪問學者一年。

李丹美跟先生說,能出來國就出來吧!但是徐永清認為他的使命在中國,要把法輪功的真相講給被謊言迷惑的中國人。「我真的無言以對,他那種精神,讓我非常欽佩。」李丹美說。

郵寄13封真相信 二年冤獄

2017年~2019年,徐永清身陷冤獄二年,被關到洪澤湖監獄。據判決書,徐永清駕車至郵政局投遞法輪功真相材料信件13封,這就是判刑的所謂「罪證」。信件內容包括《天賜洪福》、《揭祕當今中國最大邪惡機構610》、《慎思明辨選擇未來》等。

徐永清因13封真相信被非法判刑二年。圖為判決書局部。(受訪者提供)

此外,警方到徐永清的住處搜查出,把法輪功書籍、真相小冊子均作為「×教宣傳品」。此次,龍泉警方也要去他上海家中搜查,羅織罪名。

在監獄裡,趕上中共竊政「七十」年,習近平要特赦,但有一系列條件,比如八十多歲以上的都可以放回去。監獄方查了一下,徐永清屬於為國家做出過突出貢獻的專家,符合條件。

李丹美說,「他們就讓徐永清寫放棄修煉的悔過書,簽字,我先生跟他們說:『謝謝,我不需要。』我說給別人聽時,別人都覺得你這丈夫是個傻子。只有一個親戚跟我說:他真的認為他是對的。所以他要堅持。」

「在監獄裡,警察辯不過他,就打他。提審他的時候讓他蹲下,他覺得對他侮辱不蹲,進來五六個壯漢毆打他,把他打成頸椎錯位。」

李丹美每個月都去控監,很快發現徐永清腰和頸都出現了問題,腰和脖子無力,抬不起來,要用手撐著才能抬起頭,人站不直。

「早期去探監的時候,我看到他手是藍色的。他說在裡面勞動,做牛仔褲,他是熨褲腰的,一天工作11個半小時。他受傷我一開始還以為是累的,後來到江蘇省監獄管理局告狀。」她說。

在獄中,徐永清要求揚州市公安局對×教認定書信息公開。對方不予出示,徐永清就委託律師把揚州市公安局告上了法庭。

徐永清要求揚州市公安局公開認定×教的法律依據文本。(受訪者提供)

李丹美回憶,「立案的過程也很艱難,最終是立案了。揚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到庭開庭了,我就在庭上為徐永清辯護。我在法律上是非專業人士,我只是講我眼中的徐永清是多麼好,連蟑螂都不肯殺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去破壞國家的法律?而且他一介平民,他有何能去破壞法律?哪條法律因為他的行為而無法實施了?」

「公安局長像鷹一般的眼睛很陰森,到開庭結束臉色也變得和顏悅色了。甚至跟我們聊天:我知道你先生是個好人,但在這個國家也沒有辦法,他只不過是觸動了一些規則而已。」

2019年11月,徐永清出獄回家。第二天,他們到醫院去做檢查,診斷為頸椎錯位嚴重,還有髖骨部分軟組織受傷。

徐永清被毆打致頸椎錯位。圖為CT圖。(受訪者提供)

「頸椎錯位導致他的頭是耷拉著的,他必須用手托著下巴復到那個位置上之後才能豎著,一晃頭又耷拉下來了。專家就說必須得做手術,越快越好,警告說頸椎錯位只會越來越嚴重,根本不可能恢復。」

李丹美很擔心,「這個手術風險多大啊!」徐永清對她說,「你不用聽他們的,我煉功自然會好。」李丹美知道法輪功的神奇,但還是說,「你別吹牛了,半年後能好就可以了。」

徐永清原來運營自己的公司,被抓之後公司停止運營,損失巨大,300多萬的利潤收不回來。出獄後他沒有收入了,想去辦一個殘疾證明,就去做檢查,到那裡一檢查人家說沒事,好了!一算正好半年時間。

被強行搬家、流浪街頭

徐永清出獄一個月後,李丹美到美國探望讀書的兒子,疫情開始了,航班也被取消,李丹美因為疫情滯留在美國。而徐永清自2019年11月28日回家後,持續遭到騷擾、監控等,在過去的一年中被迫三次搬家。

去年1月起,徐永清原來居住的單位公寓開始猛漲3倍左右的房租,他支付不起昂貴的房租,打算去上海奉賢區租房子。4月底搬家,和房東簽了3年的合同。

然而,警方多次向房東施壓,還在徐永清門前的路上裝了一個監控攝像頭。後來,房東強行把他的物品扔到村委會的倉庫,換了門鎖。當晚徐永清被迫流落街頭,找個小旅館棲身。第二家房東同樣受到警察騷擾,不敢租房給他。

「上海法輪功學員居住在哪裡,當地的政府部門負責。我們戶口在長寧區,奉賢區當然不願承擔責任,想趕徐永清走。後來我們據理力爭,反映到上海市公安局,徐永清才在奉賢區第三家住下來。」李丹美說。

不料住下來不到一年時間,徐永清再陷囹圄。李丹美分析他被監控跟蹤了,自從出獄後,長寧區的片警每個月都要打電話約他見面,做所謂的思想工作。

「七一」共產黨百年的時候,警方派人盯了徐永清整整一個星期,從早上5點到晚上12點,三個人輪班住在車裡,去超市都跟蹤他。李丹美說,對方還真不是便衣,告訴徐永清是外包公司的,公安局把跟蹤的業務外包給了他們。

李丹美呼籲外界關注國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希望海內外正義人士共同營救他的丈夫早日回家。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大陸教師招聘不收法輪功學員 律師:嚴重違法
聯合國氣候峰會期間 英主流媒體報導法輪功
六中全會前 法輪功學員遭大面積綁架騷擾
阜陽中院前院長吳世琦被審查 曾迫害法輪功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