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三回   黃飛虎泗水大戰

作者:石濤

人氣 527

詩曰:

百難千災苦不禁,奸臣賊子枉痴心,

漫誇幻術能多獲,不道邪謀可易侵。

在真正的現實環境中,你同樣可以看到妖、怪、獸,甚至一些不正的神,在人而言,(那些妖、怪、獸)同樣有著非凡的本事,但是邪不壓正。

余化圖功成畫餅,韓榮封拜有差參。

總然天意安排定,說到封神淚滿襟。

黃飛虎是紂王的第一武將,在黃飛虎離開紂王之後,開始出現不同有本事的人。後面就衍生出不同的故事。

設計施謀出界牌 黃明周紀顯奇才

話說黃滾布開人馬,等候兒子來。只見黃明、周紀遠遠望見一支人馬擺開,黃明對黃飛虎曰:「老爺布開人馬,又見陷車,這光景不是好消息。」龍環道:「且見了老爺,看他怎說,再做處治。」數騎向前,飛虎在鞍鞽欠身,口稱:「父親!不孝兒飛虎不能全禮。」黃滾曰:「你是何人?」飛虎答曰:「我是父親長子黃飛虎。為何反問?」

黃滾大喝一聲:「我家受天子七世恩榮,為商湯之股肱,忠孝賢良者有,叛逆佞奸者無。況我黃門無犯法之男,無再嫁之女。你今為一婦人,而背君親之大恩,棄七代之簪纓,絕腰間之寶玉,失人倫之大禮,忘國家之遺蔭,背主求榮,無端造反,殺朝廷命官,闖天子關隘,乘機搶擄,百姓遭殃,辱祖宗於九泉,愧父顏於人世,忠不能於天子,孝不盡於父前。畜生!你空為王位,累父飡刀!你生有愧於天下,死有辱於先人!你再有何顏見我!」

這個罪過就大了!黃滾他講述了「私」,就是說你黃飛虎為了一個私,只為了你媳婦,為了一個女人,而如此、如此、如此……但黃飛虎是因自己太太的奇恥大辱,而誘發出他對紂王陰邪、紂王不正的積怨,可是在他父親的嘴裡,卻沒有任何紂王之不正、之不是。這是中間的差距。

很多人都有偏詞異理,而不能看到順其天意……其實在《西遊記》、《三國演義》裡面都有類似的——他說的,有道理;他說的,也有道理。過去老早的時候我看那書覺得說的都有道理,我分不出來,現在就明白這種概念。

天意,乃是最大的道理,你的所作所為能夠「順天意」就對了,那是「真正的善」。以現在來講,「天滅中共」;大瘟疫的故事、狀況,已經滲透了生命的善、惡含義,相當清晰,只不過現代的人,總是從利益和可以用手摸著的方法去處理,而不能夠從生命的這種昇華角度去看待。

飛虎被父親一片言語說得默默無言。黃滾又曰:「畜生!你可做忠臣、孝子;不做忠臣、孝子?」飛虎曰:「父親此言怎麼說?」滾曰:「你要做忠臣、孝子,早早下騎,為父的把你解往朝歌,使我黃滾解子有功,天子必不害我;我得生全,你死還是商臣,為父還有肖子。畜生!你忠、孝還得兩全。你不做忠臣、孝子,既已反了朝歌,目中已無天子,自是不忠;你再使開長鎗,把我刺於馬下,料你必投西土,任你縱橫,使我眼不見,耳不聞,我也甘心。你可樂意?庶幾不遺我末年披枷帶索,死於藁街,使人指曰:『此某人之父,因子造反而致某於此也!』」

你看!這事就不好辦了!老爺子就說了,反正你比我厲害,你今天殺了我就完了,因為你已經不忠了,你只剩下不孝!你殺了我,那你就到西岐去,隨便做什麼,反正我也看不著……

那不給黃飛虎逼瘋了!這就沒招了。

飛虎聽罷,在神牛上大叫曰:「老爺不必罪我,與老爺解往朝歌去罷!」方欲下騎,傍有黃明在馬上大呼曰:「長兄不可下騎!紂王無道,乃失政之君,不以吾等盡忠輔國為念,古語云:『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國君既以不正,亂倫反常,臣又何必聽其驅使!我等出五關,費了多少艱難,十死一生;今聽老將軍一篇言語,就死於馬下無益。可憐慘死,沉冤不能表白於天下!」

飛虎聽得此言有理,在牛上低首不語。黃滾大罵黃明:「你們這夥逆賊!吾子料無反心,是你們這樣無父無君,不仁不義,少三綱,絕五常的匹夫唆使,故做出這等事來。在我面前,況且教吾子不要下騎,這不是你等撮弄他!氣殺老夫!」縱馬掄刀來取黃明。

黃明急用斧架開刀曰:「老將軍,你聽我講。黃飛虎等是你的兒子,黃天祿等是你的孫子;我等不是你的子孫,怎把囚車來拏我等?老將軍,你差了念頭!自古道虎毒不食兒,如今朝廷失政,大變倫常,各處荒亂,刀兵四起,天降不祥,禍亂已現。今老將軍媳婦被君欺辱,親女被君摔死,沉冤無伸;不思為一家骨肉報讎,反解兒子往朝歌受戮。語云:『君不正,臣投外國;父不慈,子必參商。』」

黃滾講的就是愚忠,因為愚忠,埋怨自己的兒子:

老婆死了就反了,就不對了。至於這個王會怎麼樣,跟我沒關係,我就忠於他就行了!為什麼忠於他?因為我們七代的人,都吃了俸祿。

所以,在愚忠的角度來講,往往包含著利益。

黃滾大怒:「反賊,巧言舌辯,氣殺我!」把刀望黃明劈來,黃明架刀,大叫:「黃老兒!你『天睛不肯去,只待雨淋頭』!你做一世大帥,不識時務,只管把刀來劈我。獨不想吾手中斧無眉少目,萬有一傷,把老將軍一生英名置於烏有。小姪怎敢!」

所以這就是黃飛虎身邊的這些兄弟們的明白之處。在此之前是周紀。周紀挑反了黃飛虎,跟紂王幹了一仗;當碰上黃滾的時候,是黃明出來。

所以,各個有份。寫書的人不得了!

黃滾大怒,縱馬舞刀,飛來直取。周紀曰:「老將軍,今日得罪也罷,忍不住了。」黃明、周紀、龍環、吳謙四將,把黃滾圍裹垓心,斧戟交加,奔騰戰馬。黃飛虎在傍,見四將把父親圍住,面上甚有怒色,沉思曰:「這匹夫可惡!我在此尚把老爺欺侮。」

最難為的就是黃飛虎。他又念兄弟之情,那兄弟們確實為他賣命,所以這人世間的一切數不清,理還亂。其實很多事情就是個過程,你在人情世故中,永遠看不出來的。

只見黃明大叫曰:「長兄!我等將老爺圍住,你們不快快出關,還要等請?」飛彪、飛豹、天祿、天爵、天祥,一齊連家將車輛,衝出關去。

有的時候說不清楚,就得用這些辦法,看起來不在禮數,實際是管用的。

黃滾見兒子撞出關去,氣沖肝腑,跌下馬來,隨欲拔劍自刎。黃明下馬,一把抱住,口稱:「老爺何必如此?」

黃滾醒回,睜目大罵:「無知強盜!你把我逆子放走了,還要在此支吾!」黃明曰:「末將一言難盡,真是有屈無伸。我受你的兒子氣,已是無限了。他要反商,我幾番苦勸,動不動只要殺我四人。我等沒奈何,共議只到界牌關,見了黃將軍,設法拏解朝歌,洗我四人一身之怨。末將以目送情,老將軍只管說閒話不睬,末將猶恐泄了機會,反為不美。」

黃滾曰:「據你怎麼講?」黃明曰:「老將軍快上馬,出關趕飛虎,只說:「黃明勸我『虎毒不食兒』,你們都回來,我同你往西岐去投見武王。何如?」」黃滾笑曰:「這畜生好言語,反來誘我!」黃明曰:「終不然當真去,此是哄他進關。老將軍在府內設酒飯與他吃,我四人打點繩索撓鉤,老將軍擊鐘為號,吾等一齊上手,把你三子、三孫俱拿入陷車,解往朝歌。只望老將軍天恩,保我四條金帶,感德不淺!」

這是黃飛虎身邊的這些兄弟們之間相互的那種默契,這是一種信任,那兄弟們才可以相互提攜。

黃滾聽罷,歎曰:「黃將軍,你原來是個好人。」

黃滾忙上馬,趕上關來,大呼曰:「我兒!黃明勸我,著實有理。我也自思,不若同你往西岐去罷。」飛虎自忖:「父親為何有此言語?」飛豹曰:「還是黃明的圈套。我等速回,聽其指揮,以便行事。須進關入府,拜見父親。」

黃滾曰:「一路鞍馬,快收拾酒飯,你們吃了,同往西岐去便了。」且說兩邊忙排酒食上來,黃滾相陪,飲了四、五盃酒,見黃明站在傍邊,黃滾把金鐘擊了數下,黃明聽見,只當不知。

且說龍環對黃明說:「如今怎樣了?」黃明曰:「你二人將老將軍資蓄打點上車,收拾乾淨。你一把火燒起糧草堆來。我們一齊上馬。老將軍必定問我,我自有話回他。」二人去訖。

他們把關口給燒了,有點逼上梁山的感覺。等於是騙了黃滾,讓紂王感覺黃滾隨著兒子一起跑了。

黃滾見黃明聽鐘響不見動手,叫到案傍來,問曰:「方纔鐘響,你怎的不下手?」黃明曰:「老將軍,刀斧手不齊,怎麼動得手?倘或知覺走了,反為不美。」

且說龍環、吳謙二將,把黃老將軍家私都打點上車,就放一把火燒將起來。

兩邊來報:「糧草堆火起!」眾人齊上馬出關,黃滾叫苦:「我中了這夥強盜的計了!」黃明曰:「老將軍,實對你講:紂王無道,武王乃仁明聖德之君。我們此去借兵報讎,你去就去;你不去便是催督不完,燒了倉廒,已絕糧草,到了朝歌,難逃一死。總不如一同歸武王,此為上策。」

黃滾沉吟長吁曰:「臣非縱子不忠,奈眾口難調。老臣七世忠良,今為叛亡之士。」望朝歌大拜八拜,將五十六個帥印掛在銀安殿,老將軍點兵三千,共家將人等,合有四千餘人,救滅火光,離了高關。有詩為證,詩曰:

設計施謀出界牌,黃明周紀顯奇才。

誰知汜水關難過,怎脫天羅地網災。

余化通玄多奧妙,法施異寶捉將來。

不是哪吒相接應,焉得君臣破鹿臺。 

這可以看到黃飛虎「過五關」的過程(《三國演義》也有「過五關斬六將」)。其實「過五關」的概念,一定是天上、地下對應的……

在《封神演義》的描繪中,黃飛虎一路走來,已經揭示了周朝跟商朝之間的這種相互對壘。黃飛虎的離去,標誌著紂王的完結,等於是完全撼動了紂王的根基。但他離去的過程,自然苦難多。

話說黃滾同眾人並馬而行。黃滾曰:「黃明,我見你為吾子,不是為他,是害了我一門忠義。界牌關外便是西岐,那個不妨;只此八十里至汜水關,守關者乃韓榮,麾下一將余化,此人乃左道,人稱他『七首將軍』,此人道法通玄,旗開拱手,馬到成功。坐下火眼金睛獸,用方天戟,我們一到,料是個個被擒,決難逃脫。我若解你往朝歌,尚留我老身一命;今日一同至此,真是荊山失火,石玉俱焚。此正天數難逃,吾命所該。」

過五關斬六將,有五道關,五個關之間各自相距八十里。為什麼這麼做?不知道,沒看明白,但一定有它的道理。古時候這樣的時間、空間的技術,一定有它的原因。而這個原因大多都是跟「天地人」相關,相搭配。

凡是騎火眼金睛獸的基本都有道行。那黃飛虎比較特別,騎著五色神牛,但是呢,他是個人……你看崇黑虎騎的也是火眼金睛獸,所以應該是跟他那一門、那一派的道術相關的。就像當通天教主整個門派毀了之後,你看四大菩薩的坐騎,很多幾乎來自於通天教主的大弟子。就是說:在一定範圍、境界當中的生命,相互之間是有關聯的。

又見七歲孫兒在馬上啼哭,又添慘切。不覺失聲嘆曰:「我等遭此縲絏;你得何罪於天地,也逢此誅身之厄!」黃滾一路上不絕口嘆息,不覺行至汜水關,安下人馬,紮了轅門。

卻說韓榮探馬報到:「黃滾同武成王反出界牌,兵至關前紮營。」韓榮聽罷,低首自思:「黃老將軍,你官居總帥,位極人臣,為何縱子反商,不諳事體,其實可笑。」命左右:「擂鼓聚將聽用。」諸軍參謁畢,韓榮曰:「黃滾縱子造反,其至此地,須商議仔細酌量。」眾將領令。那韓榮調人馬阻塞咽喉,按下不表。

且說黃滾坐在帳裡,看看兩邊子孫,點首曰:「今日齊齊整整,兩傍侍立,到明日不知先少誰人?」眾人聽著,各有不忿之意。

旁邊的人不知道老爺到底說了什麼意思,因為他們誰也沒跟余化過過手。那黃滾因為他守著界牌關,距離泗水關只有八十里地,顯然他們之間有交往。

且說次日余化領命,布開人馬,軍前搦戰。營門官報入。黃滾問:「你們誰去走走?」只見黃飛虎曰:「孩兒前去。」上了五色神牛,提鎗在手,催騎向前。見一將生的古怪形容。

凡是會這些異數、左道旁門的人,他的身體會出現變化。我個人覺得就是跟他所練的東西是相關的……當人出現不正的時候,他背後有人肉眼看不明白的因素。

舉個例子,就像得了「中共病毒」,人死了,表面你什麼都看不出來,他就是感冒發燒,然後咳不出來氣。你給他照B超,說這肺裡頭全爛了,就跟那個漿糊似的,一個道裡。

怎見得,詩曰:

臉似搽金鬚髮紅,一雙怪眼鍍金瞳,

虎皮袍襯連環鎧,玉帶束寶現玲瓏。

這人鬍子跟頭髮是紅的,眼睛是金的。一般人能給嚇死!其實是他練了那些東西,身體出現了改變。

祕授玄功無比賽,人稱「七首」似飛熊。

翠藍旛上書名字,余化先行手到功。

玄功的意思:不是人的東西。就是說:人被他打敗,也搞不明白。

話說余化一騎向前,此人自不曾會武成王,見來將儀容異相,五柳長髯,飄揚腦後,丹鳳眼,臥蠶眉,提金鏨提蘆杵,坐五色神牛。

那傢伙大鬍子,似關公……

男人的鬍子如果留長叫「養鬍子」,天天晚上得伺候它,那可麻煩死了!那你睡覺的時候不注意,鬍子給壓住了,自個兒給嚇得不吭聲,再給拽下來,這是開玩笑。那時候在在北京城見過一些稀奇古怪的人,有些老北京人留鬍子,而他真弄個套,套上鬍子睡覺。

余化問曰:「來者何人?」武成王答曰:「吾乃武成王黃飛虎是也。今紂王失政,棄紂歸周。汝乃何人?」余化答曰:「末將未會大王尊顏。大王乃成湯社稷之臣,若論滿朝富貴,盡出黃門。何事不足,而作反叛之人?」

所有這些人在跟黃飛虎對壘的時候,都談到一句話,你「乃成湯社稷之臣,若論滿朝富貴,盡出黃門」——替紂王賣命的人全落在一個利字上。就是說,你黃飛虎不應該有什麼不滿意的;連黃滾都說,你為了個女人,你怎麼可以反的呢?女人可以再娶嘛!其實是這個意思。

黃滾的兒媳婦沒了,他沒有任何表態,但他看見自己的小孫子,他就感嘆。所以兒子是自己的,孫子是你的,媳婦可以換。那反過來說:「當然!男人也可以換。」所以女士們也不用說心裡多過不去,這是一個概念,就是人們在利益上的時候,你會看到人們會做出這些不合適的表達。

飛虎曰:「將軍之言雖是,各有衷曲,一言難盡。即以君臣之道而論,古云:『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普天下盡知紂王無道,羞於為臣。今又亂倫敗德,污衊紀綱,殘賊仁義,不恤士民。天下諸侯,皆知有岐周矣。

岐周,西岐的周國。

紂王無道,亂倫、敗德都在其中啊!因為他殺自己的兒子,殺自己的老婆正宮,然後換了妲己。後面當黃飛虎出走之後,那當然,民間立刻就知道黃飛虎出走的原因——兄弟之間的任何情分、禮儀、規矩全都沒了。

三分天下,周土已得二分,可見天命有歸,豈是人力。吾今止借此關一往,望將軍容納,不才感德無涯。」

所以誰都懂得是「非人力而為」,但是在當時,黃飛虎自己離開的時候,同樣滿費勁的,對不對!(是周紀整他,給他弄成了)。所以,理大家都明白,但是當人拋去既得利益的時候,他還是心如刀絞——一旦拋棄的時候人就豁然自達。一個人真的能夠體悟到自己的元神(魂魄)的時候,你就能體會到什麼叫「大自在」。

余化嘆曰:「大王此言差矣!末將把守關隘,以盡臣職。大王不反,末將自當遠迎。大王今係叛亡,末將與大王成為敵國,豈有放大王出關之理!大王難道此理也不知?我勸大王請速下戰騎,俟末將關主解往朝歌,請旨定奪。百司自有本章保奏,念大王平日之功,以赦叛亡之罪,或未可知。若想善出此關,大王乃緣木求魚,非徙無益,而又害之也。」

人家余化很有文化,也說得非常地在理——各自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去講。這個時候的黃飛虎,他就是在天意的背景之下講話,而任何與他對立的人,一般都站在利益的角度去說。所以這就是一個順天意而為之,還是逆天意而視其利益而為(的選擇)?當你懂得這些道理的時候,你永遠會走在順天意之路。因為你的基點高,你就明白應該是哪條路,而在利益中的人,一定去衡量事情裡面的利益得失——永遠是迷惑的。

飛虎曰:「五關已出有四,豈在汝這汜水關!敢出言無狀,放馬來與你見個雌雄。」

余化武功了得啊!個個都不是他對手。但是當他一出手就觸動了另外的生命——比他高的生命——因為順天意乃是天理!而趨利者而為,是人的慾望跟墮落(僅在這一個層面上)。可是順天意是縱向的,上沖這件事情所有能觸及到的正的生命。

那正的生命不計報酬,沒有任何因為、所以;是善的、正的生命的自然反應。所以,「人之初性本善」的遵循者就是遵循一個真正生命的尊嚴。這話對我們現在遇到的事情很有借鑑之處。

飛虎舉鎗,直取余化。余化畫戟相迎。二獸相交,鎗戟並舉,一場大戰。

二將陣前勢無比,立見輸贏定生死。

狻猊擺尾鬥麒麟,卻似蒼龍攪海水。

龍有九子,狻猊是老五,麒麟也是龍之九子之一。「狻猊擺尾鬥麒麟」就是旗鼓相當!

長鎗蕩蕩蟒翻身,擺動金錢豹子尾。

長鎗刺蟒蛇;豹子尾比老虎的長,更有力度、靈活度,強調的是黃飛虎使的這把鎗。

將軍惡戰不尋常,不至敗亡心不止。

形容黃飛虎戰死為止,不戰死絕不罷休。

話說武成王展放鋼鎗,使得性發,似一條銀蟒裹住余化。只殺的他馬仰人翻。余化掩一戟就走。

真正過招,余化不是黃飛虎的對手。

飛虎趕來。追至兩肘之地,余化掛下畫戟,揭起戰袍,囊中取出一旛,名曰:「戮魂旛」

殺戮、滅魂旛,把人的魂魄奪走。

──此物是蓬萊島一氣仙人傳授,乃左道傍門之物──望空中一舉,數道黑氣,把飛虎罩住,平空拎去了。望轅門摔下,眾士卒將武成王拏了。

封神演義》裡的蓬萊島好像出了很多麻煩,等最後封神之後,蓬萊島歸了黃天化,黃天化來管三山五嶽的「三山」,是三百六十五個神中的山神。

余化掌得勝鼓回府。旗門小校飛報守將韓榮曰:「余將軍今日已捉反臣黃飛虎聽令。」韓榮傳令:「推來。」眾士卒將飛虎推至簷前。飛虎立而不跪。榮曰:「朝廷何事虧你,一旦造反?」飛虎笑曰:「似足下坐守關隘,自謂貴職,不過狐假虎威,借天子之威福以彈壓此一方耳。豈知朝政得失,禍亂之由,君臣乖違之故?我今既被你所獲,無非一死而已,何必多言!」

黃飛虎其實在嘲諷韓榮,說你在這耀武揚威,只不過藉著紂王在背後的概念而已……

韓榮曰:「吾既守此關隘,擒拏叛逆,不過盡吾職守,吾亦不與你辯。且送下囹圄監候,餘黨盡獲起解。」

你可以看到,很有意思:余化本事這麼大,他不會去嗆韓榮。就是說:家將也好、家臣也好、正面的人物也好、負面的人物也好,他們人中的「義」勝過了他們的「本事」。我覺得這是今天的人根本欠缺的,對吧!

今天的人都是拿本事說話、拿錢說話。誰有錢、誰能騙了別人、誰能偷了別人、誰能玩了別人,誰是爺!而偷也好、搶也好、騙也好,都是在利字上得手,而韓榮不是余化的對手,余化那個時候為什麼不那麼做?所以,那時候人整體的生命品質高,遠遠高過現在。

很多人把現代中國社會和所謂的「封建社會」做比較,這時候你已經是共產黨的俘虜了,它已經把你玩了,把你的思想玩了,把你的精神玩了,把你對生命的認知玩了,因為你沒有能力聲明自己的認知,你只有看到表面的形式——封建。

且說黃滾在營中聞報說飛虎被擒,黃滾嘆曰:「畜生!你不聽為父之言,可惜這場功勞,落在韓榮手裡!」

一宿已過,次日來報:「余化請戰!」黃滾問:「何人出去?」黃明、周紀曰:「末將願往。」二將上馬,拎斧出營,大呼曰:「余化匹夫!擒吾長兄,此恨怎消?」縱馬舞斧來取。余化畫戟急架相還。三騎相交,戟斧併舉,一場大戰。詩曰:

三將昂昂殺氣高,征雲靄靄透青霄。

英雄踴躍多威武,俊傑胸襟膽量豪。

逆理莫思封拜福,順時應自得金鰲。

從來理數皆如此,莫用心機空自勞。

當逆天理而為之的時候,你別想得到什麼東西。順應時節、順應天意,順時者他自然得到金鱉,不用動腦筋——自然得到你應該有的東西。所以順天意、能識別天意,是人生命關鍵所在。

話說三將交鋒,未及三十回合,余化撥馬便走。二將趕來。余化依舊將戮魂旛舉起如前,把二將拏去見韓榮。韓榮吩咐:「發下監禁。」不表。

且言探馬報人中營:「啟元帥!二將被擒。」黃滾低首不言。

又報:「余化請戰!」黃滾又問:「誰出馬?」黃飛彪、飛豹曰:「孩兒願為長兄報讎。」二將上馬,拎鎗出營,罵曰:「余化匹夫!以妖法擒吾弟兄三人!」撥馬來取。三將又戰二十回合。余化撥馬敗走。飛豹二將亦趕下來。余化也如前法,又把二將拿去見韓榮,也是送下囹圄監候。

黃滾聞二將又被擒去,心下十分懊惱。次日又報:「余化請戰!」黃滾問曰:「誰再去退戰?」帳下龍環、吳謙曰:「終不然畏彼妖法便罷?吾二人願往。」二將上馬,拎戟出營,見余化,氣沖牛斗,厲聲大叫:「匹夫!將左道之術,擒吾長兄,與賊勢不兩立!」三馬交還,戰二十回合,余化依舊敗走。二將趕來,亦被余化拏去見韓榮,依舊發下囹圄。余化連四陣捉七員將官。韓榮設酒與余化賀功。不表。

話說黃滾在中軍,見兩邊諸將被擒,又見三個孫兒站立在傍,心下十分不忍,點頭落淚:「我兒!你年不過十三四歲,為何也遭此厄?」

又報:「余化請戰。」只見次孫黃天祿欠身曰:「小孫願為父、叔報讎。」黃滾吩咐曰:「是必小心。」黃天祿上馬,提鎗出營,見余化曰:「匹夫趕盡殺絕,但不知你可有造化受其功祿!」縱馬搖鎗直取,余化急架忙迎。二馬相交,鎗戟並舉。黃天祿年紀雖幼,原是將門之子,傳授精妙,鎗法如神。不分起倒,一勇而進。正是「初生之犢猛於虎」。後人看至此,有鎗讚曰:

乾坤真個少,蓋世果然稀。

老君爐裡鍊,曾敲十萬八千槌。

磨塌泰山崑崙頂,戰乾黃河九曲溪。

上陣不黏塵世界,回來一陣血腥飛。

這首詩寫黃飛虎的次子黃天祿,他有他的氣魄在。

話說黃天祿使開鎗如翻江怪獸,勢不可當。天祿見戰不下余化,在馬上賣一個名解。喚做:「丹鳳入崑崙」。一鎗正刺中余化左腿。

我以為黃天祿他是用了一個險招啦!表面失敗,實際是敗中求勝。在練武術當中,有很多這樣的招法,他故意的。

余化負痛,落荒便走,天祿不知好歹,趕下陣來。余化雖敗,此術尚存,依舊舉旛如前,把黃天祿拏去見韓榮。也發下囹圄監候。

黃飛虎屢見將他黃門人拏來,心上甚是懊惱。忽見次子天祿又拏到,飛虎不覺流淚滿面。可憐!正是父子關心,骨肉情切。

且不說他父子悲咽,有話難言。再表黃滾聞報次孫被擒,心中甚是淒惋。想一想,無策可施,「……如今只存公、孫三人,料難出他地網天羅。往前不得出關,去後一無退步……」黃滾把案一拍:「罷!罷!罷!」忙傳令,命家將等,共三千人馬,「你們把車輛上金珠細軟之物獻於韓榮,買條生路,放你們出關。我公、孫料不能俱生。」眾家將跪而告曰:「老爺且省愁煩,『吉人自有天相』,何必如此?」

所以,黃滾也算無計可施了,這買賣根本是做不成的。就是被逼無奈,給逼到這份兒上。

黃滾曰:「余化乃左道妖人,皆系幻術,我何能抵當?若被他擒獲,反把我平昔英名一旦化為烏有。」又見二孫在旁啼泣,黃滾亦泣曰:「我兒,你也不知可有造化,我替你哀告韓榮,不知他可肯饒你二人。」

黃滾把頭上盔除下,摘去腰間玉帶,解甲寬袍,腰懸玉玦,領著二孫,逕往韓榮帥府門前來。

黃滾把「頭上盔」除下,摘去「腰間玉帶」,這些都是他官位、爵位的象徵。

眾將見是黃元帥親自如此,具不敢言語。黃滾至府前,對門官曰:「煩你通報韓總兵,只說黃滾求見。」軍政官報與韓榮。韓榮曰:「你來也無用了。」忙令軍卒分排兩傍,眾將分開左右,韓榮出儀門,至大門口,只見黃滾縞素跪下,後跪黃天爵、天祥。不知吉凶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三回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相關新聞
【小宇宙傳說】鮮為人知的「移植記憶」故事
【大話西油】曠世音樂奇才莫扎特死因成謎
【小宇宙傳說】不可思議的「安慰劑效應」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九回  姜子牙冰凍岐山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財商天下】離職員工是公司的隱形財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