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億中國農民脫貧? 醫保不再補貼翻倍交

人氣 2179

【大紀元2021年03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張玉潔採訪報導)中共剛剛宣稱「全民脫貧」,就有農村地區曝出農民的醫保補貼被取消,需要自己負擔全部醫保費。對此,有大陸民眾和學者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中共「脫貧」就是其剝削老白姓的藉口,農民的醫療負擔將更重。

廣西南寧市賓陽縣賓州鎮顧明村村委會2月26日發文通知,農民不再享有國家醫保補貼。該通知原文在網絡熱傳。

通知說:「2021年農村合作醫療每人280元一年,截止到2021年2月28日為止,從2021年3月1日起國家不再補貼,每人需交720元一年。」

廣西南寧市賓陽縣是大陸的貧困縣之一,中共官方稱其2020年年末「脫貧」。

廣西南寧市賓陽縣賓州鎮顧明村村委會2月26日通知,3月1日開始農民沒有醫保補助。(推特截圖)

中共2月21日「中央一號文件」稱,「合理提高政府補助標準和個人繳費標準。」

對此,大陸「第一財經」報導說,2021年城鄉居民醫保個人繳費將繼續上漲,按照往年的慣例,今年具體的上漲幅度會在3月初召開的(中共)兩會上確定。

報導引述四川農民陳先生的話表示,醫保費年年漲,對於打工者來說,每人280元的費用,全家算下來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支出,農村那些沒有打工收入的農民就更有壓力。

貧困戶交不起醫保  脫貧只是中共剝削人民的藉口

針對上述問題,正在北京打工的河北農民王先生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中共的脫貧)是那些官員在說謊,貧困農民肯定負擔不起每人每年720元的醫保費,他們沒有足夠收入,而且現在各種物價都在上漲。

湖北農民李先生表示,中共所說的脫貧「都是為剝削人民找藉口……所謂脫貧了就好像是說豬養肥了,可以放心割肉了,誰能起來反抗,說個不字?可悲可笑不?!」

李先生說:「它們(中共)不會管人民過的怎麼樣,它們只會想方設法榨取老百姓的剩餘價值,來維持專制體制的運轉,一點點血汗哪夠它們維持越來越龐大的專制怪獸,它們必須敲骨吸髓才行。」

大陸農民醫保無保障  中共製造城鄉差別

河北王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現在有相當一部分農民不願繳醫保,除了貧困戶交不起這個原因,還因為民眾質疑是否能夠享受到醫保待遇。

「你繳了,可是他們一群官就變卦了,誰理他,他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我也不信。」王先生說。

北京原法律人士柳先生曾在北京農村住過一段時間,他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大陸農村的醫保被稱作「新型農村合作醫療(新農合)」,報銷比例很低,比如北京農村的報銷比例只有一半多一點,少數民族地區、邊遠地區、山區農民的醫保標準非常低。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大陸醫保的城鄉待遇差別很大。一般情況下,「新農合」醫保在縣內一級醫院報銷60%,二級醫院50%,縣外醫院40%;而城鎮醫保的報銷比例大約在80%至90%,但城鎮職工和非職工又有所區別。比如廣州市規定,在基層醫療機構,城鎮職工的報銷比例是80%,而城鄉居民是60%。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二百多元的農村醫保實際上是「農村合作醫療」,就是農民交點錢,得大病就相互互助,但那是非常有限的;目前大陸國有企業的人尚未完全能解決大病醫療問題,貧困人口實際上沒有什麼保障,更何況是醫保費用上漲,從這個角度來說,大陸的醫療完全處在一個初級狀態。

醫療是大陸老百姓肩上的「一座大山」

柳先生對記者說:「現在一場重病就要花費幾十萬,農民肯定承擔不了。」「根本就不能生病,尤其是大病,需要住院治療的大病,現在整個農村醫保肯定負擔不了的。」

柳先生表示,醫療本是保障型行業,用於保障民眾的生命健康,但中共卻把醫療作為支柱型產業來發展,結果導致泡沫化。

他質疑醫療是健康保障,怎麼能做支柱產業呢?「做支柱產業肯定泡沫,房地產現在高價、醫療費高價,所以老百姓看不起病,這個發展思路是有問題的。」

河北王先生透露,就算老百姓有醫保,看病時也要先百分之百支付,以後再去報銷一定比例;由於醫療費用太高,大一點的病,老百姓幾乎就是能看就看,不能看就在家挺著。

「現在一般都是,小的病能扛就扛,或者到農村診所看;大病去大醫院,家裡有多少錢算多少錢,實在不夠,再向親戚借點錢,再借不起只能挺著了。農村都是這樣。」王先生說。

王先生還表達了對現在醫療制度的不滿。他說:「醫院裡面收費,老百姓也不知道他收費合理不合理,你要稍微大一點的病,在醫院,一千、一到二萬也是他,大一點的病,老百姓你就看不起……現在醫院是一種什麼現狀,你都不知道他是真的給你看病,還是假的、就是為掙錢來給你看病。」

學者:中共「脫貧」造假  大陸經濟狀況差

對於中共的「脫貧」,柳先生認為,2020年疫情那麼嚴重,不管工業、城市,還是農村農業都受影響,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如期脫貧,這肯定是有疑問的;而且前幾年就有學者指出中國的貧困標準訂得太低。

李恆青向記者披露,中共的「脫貧」標準在實際操作中用的是2011年至2015年那個貧困線標準,實際上是2300元至2500元人民幣的人均年收入。

他表示,官方說的4000元人民幣脫貧標準,也就是約合每人每天不到1.7美元,這尚未達到國際上的極度貧困線日收入1.9美元(世界銀行最高貧困線是日收入5.5美元);而美國的年收入貧困線(2020年)相當於人民幣近九萬元,低於這個收入會得到各種福利。

李恆青進一步表示,目前大陸經濟的質量較差,比如消費是處於相對萎縮的狀態;出口是來源於中共在疫情期間、在其它國家不敢復工的情況下強制復工,這是不可持續的,而且很多外資企業從2018年開始陸續離開了大陸,疫情令撤離速度越來越快。

在投資方面,李恆青表示,中共加大力度的投資不是依靠盈利,而是依靠舉債和印鈔票,結果最近通貨膨脹達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態,這都說明大陸的經濟增長是不可持續的;中共把錢用在封城、軍備上,靠這種方式獲得的GDP數字是無本之木,但可憐的是老百姓,要被中共作為陪葬品。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大陸醫保成「富人俱樂部」
大陸醫保招標形同虛設  1.5億元案件曝黑幕
大陸醫保基金結存超9000億 貪污案頻發
大陸數十億醫保基金被騙 醫院院長隱祕作案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探索時分】蝙蝠俠戰艦:朱姆沃爾特號驅逐艦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