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約韓醫安明求獨家針灸治腿腳痛 療效獨特

腳痛的時候,自由受到束縛,天長日久,很容易造成精神壓抑。(Shutterstock)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5月01日訊】紐約韓醫安明求醫師擅長針灸治療,多年來在亞裔病患中有口皆碑,尤其患者中罹患腿腳痛、多方治療而無法緩解痛苦的人,紛紛登門求診。值此母親節之際,安明求診所推出優惠,希望幫助所有患者早日解除痛苦。

腿腳是人體活動的主要工具,因此腿腳疼痛和年齡可能發生在任何年齡的人身上。因為運動、日常活動或疾病等,人的腿腳很容易受到傷害。安明求醫師表示,前來就診患者中有大約90%的人都是因為腿腳痛,其中許多人到處求醫不見改善,打聽到他的診所擅長腿腳疼痛的治療,療效顯著,大家互相介紹來此治療。

腿腳痛的種類和危害

安明求醫師說,患者無論是一般的腿腳痛,還是腳脖子痛、腳趾痛、抽筋等,其病情症狀各不相同。僅僅是腳痛這一項,就足以嚴重影響人的睡眠。

他表示,腳痛有很多情形。有人腳痛是針扎的刺痛感,夜間根本無法成眠;有人的腳痛感覺火辣辣地發熱,也會嚴重影響到睡眠。

還有人腳酸麻痛,腳底失去知覺,踩到地上也沒有什麼感覺,這在易跌倒的人身上多發;也有人腳底疼到感覺發硬,或腳像踩在石子上的點痛。

而糖尿病、血液循環不好的人,腳的顏色會發黑,有痠痛、麻的感覺,如果不及時治療,可能造成截肢。

很多腳痛者行動受限,就連去衛生間都很困難,更無法隨心所欲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即便想開車代步,因腳痛麻木,踩油門都不知道力度有多大。被腳痛束縛住自由的人,天長日久,很容易造成精神壓抑。

安明求醫師提醒大家,腿部功能虛弱,平時容易跌倒,而且如果跌倒頻繁的人,可能對身體其它部位造成危害,建議盡快看醫生。

他說,如果腿疼時間拖久,很出現肌肉鬆弛無力,體質變虛,比如早晨起床後因為腳痛無法採地,引發大小腿活動功能減弱,這種症狀也要引起重視,及早治療恢復也快。

針灸緩解疼痛 療效顯著

安明求醫師擁有30多年的臨床經驗,他發現每個腿腳痛患者的症狀各不相同,但許多人在他的「大元漢方」診所治療後都取得了明顯的療效。

他根據患者病情設定不同療程,針灸次數3、6、12次不等。每針灸一次,他都要收集患者反饋,一般連續針灸三次以後會有好轉,也有人1次就立即見效;而針灸6次者效果非常顯著,疼痛基本消失。

安明求醫師現在看起來身體結實,但他幼年時曾經身體孱弱,經常昏倒,幾次都是在醫院搶救回來的。幸而他的姨母開設藥房,等他稍大就到姨母的診所家幫忙,為治好自己的疾病逐漸鑽研韓醫醫藥,並在長大後先後在韓國和美國繼續學習中醫。

這也促使他在今後的醫療生涯中,不僅用心研究藥物藥理,更擅長積累治療經驗。在治療腿腳痛上,他開創自己的針灸方式,並針對患者病情搭配不同的輔助手段,來增強治療效果。

例如,有的人因為糖尿病或其它病變靜脈栓塞等原因,導致腿部血管變黑,這樣的人需要和血管治療相結合,為促進腿腳部血液循環,他搭配韓國或美國理療設備,如放射遠紅外線裝置,來加熱腿腳以及關節,來增強針灸療效。

再比如,有患者身體虛弱,體弱者,他還推薦服用山東阿膠,來增強體質,還教患者辨別藥物真偽。

安明求醫師還發現,臨床上患腿疼的男患者更多,因為男性從事體力勞動、運動等更頻繁,導致腿腳受傷害。他對患者的反饋統計表明,所有接受治療的每個人都認為有明顯改善。

最近一名近70歲的男士,腳底痛,愛抽筋,來診所治療三次後,50%的症狀有了好轉,目前每週治療一次;另一名80歲的老阿姨,腳疼痛似針扎,無法睡眠,僅僅治療一次疼痛就消失,目前還在繼續治療中。

由於人傳人,每天都有新老患者登門求醫。得病容易治療難。安明求醫師坦言,因為人的腿部神經多,治療時會有一定痛感,但腳痛是長期疾病,日積月累的疼痛,需要耐心才能治好。如您周圍有疑難腿腳的痛症來此治療,會有驚喜。

大元漢方醫院(Physical Therapy)

安明求韓醫師。(大元漢方提供)
院長安明求醫師擁有30多年臨床經驗,治療範圍包括各種腳痛症,腳趾疼痛、發酸、麻木、無知覺;腳踝走路疼痛不舒服、不靈活;腳後跟及腳底疼痛、發熱發酸、無知覺、刺痛,影響睡眠;膝蓋彎曲伸張困難、腫脹疼痛;還可治療頸部、肩、背、腰等其它痛症治療。
接受保險:65歲以上持有紅藍卡以及使用聯合健保(United Healthcare)、帝國保險(Empire),以及商業保險(PPO)可免費治療。無保險自費者享受20%折扣。
718-300-6674(中文)
週二、週四、週五: 1pm~5pm
 
718-321-0120(英,韓)
週一、週六: 10am~5pm
 
地址:163-15 Northern Blvd.#3 Flushing,NY,11358

==================

責任編輯:曉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