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上篇 萌芽(10)

【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中台灣萌芽 點點金光綴台中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金色種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一九九六年底,任教於台中霧峰農工的邱添喜收到氣功同好寄來一本簡體版的《中國法輪功》,愛看武俠小說的他翻閱書後附上的李洪志老師小傳,讀得津津有味:小傳裡提到,李老師從四歲起接受佛家師父的教導,八歲已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此後,每一階段,都有不同的師父前來傳授功法及功理。

讀著李老師神奇的故事,邱添喜神往不已,「有機會一定要學!」

原本棘手的工作 變得輕鬆

還來不及學,氣功同好就約他寒假一起參加大陸法輪功的交流會。一九九七年二月他與其他台灣法輪功學員欣然一起前往北京。而在出發的前一晚,這位朋友才教會他煉功。十天的北京行後,邱添喜感受到法輪功真是一門好的氣功。

邱添喜因為消化性潰瘍而練氣功,當時已拜師學練了幾年,卻感到自己停滯不前,身體並未有明顯好轉。轉煉法輪功後,消化性潰瘍就好了,清瘦單薄的身子也日漸強壯。

那個時候邱添喜擔任學校教學組長一職,這是一份老師們公認吃力不討好的職務。學功後他心想,李老師教導我們要「先他後我」,那該怎麼做呢?想了想,他決定先去了解每位老師的需求。

在新的學期裡,不論是課堂的空檔或是開會的時機,邱添喜都努力地去了解每位老師的需求;不論是面對面的交談或是透過電話討論,花了大量時間,他一一的記下大家不同的想法與期待。

每年的課表安排對老師們而言是件重要的事情,邱添喜看著自己紀錄的大量訊息,他不斷的去設想、歸納,思考著怎麼才是對老師們最好的安排,最後他發現:大部分住在學校附近的老師喜歡早上與傍晚排課,而住在市區的老師們不喜歡傍晚排課。於是他依照這些需求盡力調整,再一一與老師們進行溝通與確認。

他這整個努力的過程,感動了老師們。

邱添喜說,以前做教學組長最大的壓力在於處理老師們臨時調課的事宜,因為代課老師的安排非常困難,「以前接到需要臨時調課的電話就會有情緒。」學法修煉之後,接到這樣的電話時,他變得有同理心,反而會安慰對方。

因為邱添喜的所作所為,校內老師們變得更願意配合臨時代課,一件原本讓大家覺得棘手的事情,變得輕鬆,工作氣氛變得更和諧融洽,「以前人家都說教學組長很難幹,大家都不願意當。」邱添喜成為他們學校裡做得最久的教學組長。

台灣學員到北京參加第二屆國際交流會,邱添喜是唯一居住在台灣中部地區的學員,因此交流會後,中部地區有什麼事情,其他學員就自然聯繫他,比如中區有人想學功,就會通知他;需要活動場地,也請他留意;另外,一些老學員也經常鼓勵他舉辦中區的「集體學法」活動。

金色種子,法輪功
邱添喜(前)參加在台中國軍英雄館舉辦的全台輔導員學法交流,早上到台中公園晨煉。(博大出版社提供)

後來,因為到處教功,奔波不便,於是,邱添喜在台中兒童公園建立了一個煉功點,以方便大眾來學煉。

台中第一個煉功點建立

四月六日,邱添喜接到一通陌生電話,是宋明容打來的電話,而他後來建立了台中的第一個煉功點。

金色種子,法輪功
宋明容(右一)參加台中體育場集體煉功。(博大出版社提供)

那天宋明容一如既往的打開報紙閱讀,讀著讀著,一個角落裡不起眼的啟事瞬間變得顯眼,上面簡短的寫著:「中國法輪功,免費教功」。他心裡不禁吶喊:「法輪功!這不是我找了快半年的法輪功嗎?」

放下報紙,宋明容迫不及待地撥通報上的電話,進而得到邱添喜的聯絡方式。

邱添喜與他們相約在豐原高商校園裡教功,到了現場,除了宋明容之外,還有四、五名氣功同好。

那時,宋明容受罕見的「恐慌症」折磨已數年之久,雖已接受西醫治療,但也僅能以藥物控制,不能根除。

「恐慌症」第一次病發是在一九九二年,宋明容帶著兒子參加公司春季旅遊,在景點黑暗崎嶇的小山洞探索途中,宋明容覺得呼吸困難像要窒息了般,他急忙抱起孩子從人群中往外擠了出來……後來隨著工作的壓力、父親的去世,恐慌症越來越頻繁發作。有一回搭火車時,站在密閉擁擠的車廂裡,他瞬間感到心跳加速、心悸、呼吸困難、好像快要斷氣般,那時只想趕快逃離的他,差點從火車上一躍而下……而後他只敢搭乘可隨意而停的計程車。

那時他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醫院也檢查不出,後來經人介紹到「彰基」看診拿藥,才控制住病情。有一回複診排隊時,他聽前面的人說:「我已經拿了十年藥了」,宋明容驚覺這病可能無法根治。「我才不要這樣過一生呢!」他心想著。於是,宋明容開始尋找醫院以外的治療方法:去公園裡練氣功,也與妻子到廟裡求佛、唸經。

有一天,他看到一本雜誌介紹大陸正流行「法輪功」,雜誌裡介紹說煉法輪功不講究時間與地點。他想,煉功沒有時間與地點的限制,正適合輪班制工作的自己。

他馬上衝到書局尋找《轉法輪》,但當時台灣尚未出版,不過在書局他倒是找到一本由大陸氣功愛好者所著,專門介紹法輪功的書,書裡附有法輪功五套功法的煉功動作。他迫不及待的買回家,照著書裡的動作,煉了起來。

說也奇妙,雖然動作不完全正確,煉著煉著,宋明容的精神狀況越來越好,不再服藥,恐慌症也不再發作,原本因工作壓力造成的胃潰瘍、胃出血等難以治癒的痼疾,也消失不見。

因此,當一九九七年四月他看到報紙這則啟事時,是如此的激動。

宋明容學功一段時間後,邱添喜覺得他的煉功動作已足夠標準,決定豐原地區以後就由他就近教功。

一天,宋明容在校園裡煉功時,一位男士走上前來,邀請他到豐原中正公園教他們一群人煉功。原來,這位先生偶遇了一位舊識,一位老先生,他驚訝於老先生氣色變化之大,而後得知他是煉了法輪功的緣故,於是打探如何在豐原學煉後,特地前來拜訪宋明容。

後來大家就在中正公園成立了第一個煉功點,而這個煉功點甚至比台中兒童公園煉功點更早成立。數月之後,集體的煉功點又遷往更市中心的市公所前廣場。又過數月,這個煉功點裡的一些人,又各自在自家附近成立了新煉功點。

接下文)@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點點金光綴台中〉,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種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沒有壓制迫害法輪功,如果法輪功在中國能像在台灣一樣自由發展,那麼,中國可能將有數億遵從「真、善、忍」的好人,就不會有獨裁暴力、貪婪枉法,那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祥和的兩岸,多麼和平繁榮的世界!
  • 金色種子,法輪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書《金色種子》,詳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授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台灣如何開始?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人有何機緣?誰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洪傳的故事神奇,讀來津津有味。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了第一場的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大法正式對外廣傳。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舉辦的學習班,則是最後一場完整的講法傳功班,之後,李老師便只講法而不教功。這短短兩年多期間,台灣也有人參加了李老師的親自傳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觸到法輪大法的台灣人是一對夫婦:鄭文煌與妻子何來琴。
  • 金色種子
    廖雪霞內心非常激動,距離剃度一個多月前,她將原本已打包好的行李放回原處,並告訴寺廟住持:「我找到真道,不出家了。」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底,七十多歲的張普田扛了三個裝滿法輪大法書籍及資料的麻布袋,從大陸貴陽出發,他的目的地是台灣花蓮,他將拜訪姐姐一家。而他這趟探親之旅也促成了法輪功在台灣花東縱谷的弘傳。
  • 請讓我們跟隨節目主持人宇欣和姜廣宇繼續聆聽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神奇故事,讓我們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來見證法輪大法所開創的神蹟。
  • 法輪大法以修煉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根本,自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傳出以後,現已在全世界30多個國家廣為弘傳,修煉者已超過億人。修煉者普遍達到身體健康、道德昇華。法輪大法的弘傳,對於增進人民身體健康和促進社會精神文明均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和良好的效果。下面讓我們跟著宇欣走進《細語人生》,繼續欣賞「見證法輪大法神奇系列」節目,一起來聆聽他們親身經歷的那些神奇的故事。
  • 金色種子
    問她為何那麼費心的去屏東建立煉功點,是否家鄉因緣所致?她淡然的說,很自然就覺得應該這麼做,「我只是去完成,我要去完成的!」
  • 金色種子
    在大家努力建煉功點、辦九天學法煉功班一段時間後,高雄的煉功人數也逐漸的多了起來。一九九七年年中,遊走於氣功界十三年的余智榮,在鼓山區的前鋒公園也找到了法輪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