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上篇 萌芽(1)

【金色種子】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人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金色種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45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了第一場的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大法正式對外廣傳。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舉辦的學習班,則是最後一場完整的講法傳功班,之後,李老師便只講法而不教功。這短短兩年多期間,台灣也有人參加了李老師的親自傳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觸到法輪大法的台灣人是一對夫婦:鄭文煌與妻子何來琴。

而機緣是這樣開啟的。

「我們這裡有位從長白山來的李洪志大師,對疑難雜症的處理非常神奇,你們趕緊辦手續過來!」何來琴遠在濟南的親戚一再來電這樣催促著。

那是一九九四年六月,四十七歲的何來琴與先生鄭文煌就從台灣經由香港轉機,前往山東濟南。

金色種子,法輪大法,法輪功
「中國法輪功濟南第二期學習班」於一九九四年在濟南開班。(博大出版社提供)
中國法輪功濟南第二期學習班逾1994年6月21日開班,李洪志老師(前2)與台灣來的鄭文煌(前1)、何來琴夫婦(前3)合影。(博大出版社提供)

濟南親人召喚「神奇之旅」

親戚如此著急,不是沒有原因的。十九歲嫁給大自己二十歲的丈夫為續弦,何來琴從花樣少女一夕變成四個小孩的繼母。前妻留下的小孩,老大小她四歲,老么年僅九歲,再加上從軍中退休、大男人主義的丈夫,讓原本性格內向、傳統的何來琴過得戰戰兢兢。更糟的是婚後一年產下長子,還未品嘗初為人母的喜悅,何來琴便不時莫名的頭痛,且發病越來越頻繁。緊接著女兒、次子出世,頭痛的病症益發不可收拾,這一痛就持續了二十七年。

「一發病就是痛,痛就想去撞牆,不然就是讓先生拿一根棍子敲我的頭,敲、敲、敲,為的是讓痛感麻痺。」

丈夫帶著她走遍台北各大醫院,榮總、長庚、馬偕各大名醫都查無病因,束手無策下只能施打止痛針。到後來,從頭到腳已找不到完好的血管施打,只好改吃止痛藥。但疼痛時間越來越緊密,藥量越來越大,腎臟與肝臟也出了毛病,丈夫形容她:「五臟六腑都壞了!」不僅如此,止痛藥帶來失眠的後遺症,更是另一場惡夢,「十幾年都不能好好睡覺,整個人的精神都昏昏沉沉的……」

在西醫藥石罔效下,他們改以中醫、民間療法治療,甚至求神問卜,惡疾仍如影隨形。面對七個小孩的大家庭,刻苦認命的何來琴不僅家事一手包,先生的事業也得幫忙,她說:「有時候真的受不了就去睡覺,去睡覺又很害怕躺下去就起不來了。」

家庭的壓力和身體的折磨煎熬著何來琴:「那時候就很想死,可是看到小孩那麼小,就捨不得,後來就靠意志力,能活一天就算一天,對生命很悲觀。」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九日,何來琴與先生抵達濟南親戚家,等待為期八天的「中國法輪功濟南第二期學習班」開班。

二十一日,夫妻倆來到濟南市皇亭體育館,裡面已擠滿了四千多人,何來琴觸目所及有罹患各種疑難雜症、坐輪椅、拄柺杖的……奇妙的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姑且一試的何來琴,還未走入會場,就感到身體有種微妙的變化,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服安適。

進了場,看了一眼講台上的李洪志老師,向來難以入眠的何來琴此時卻很想睡覺,很快的她的眼睛就再也張不開了,被一種平靜、安詳的情緒籠罩著。「我當時才真正體驗到睡覺的感覺,原來睡覺的滋味是這麼美妙!」她回憶說道,那時她思想裡沒有一絲雜質,卻有一念:「我要聽李老師講法!」

身旁不知情的丈夫看到雙眼緊閉的妻子,不解的問:「妳是來聽李老師講法,還是來睡覺的?」何來琴回答:「我知道,我的眼睛雖然張不開,可是腦袋很清醒!」

張不開眼睛,耳朵卻能很清楚地聽到李老師講法,何來琴一字一句都沒有遺漏,「聽到老師講生生世世業力的時候,我就很激動。啊,我懂了!原來我這麼多年的痛苦都是業力的關係。」在八天的學習班裡,何來琴都是這樣一邊「睡覺」一邊聽課。

「李老師講人要修煉嘛,才能返本歸真,我就想,我要走這條路了。」第一天的課程還沒結束,何來琴對生命就有了全新的體悟,這時,夫妻倆突然聽到李老師說:「今天有兩位學員是從台灣來的。」

他們驚訝的對望:「老師怎麼知道的?」

李老師請工作人員送書到他們的座位上,工作人員還特別囑咐他們:「如果你們有需要幫忙,就到服務台來找我。」

學習班第三天,何來琴與丈夫早早進了會場,在搬座椅時,隱約中感到面前突然有一身影,一抬頭就見到李老師,夫妻倆趕緊雙手合十道:「老師好!」李老師親切地問:「我講的話,你們聽得懂嗎?如果不懂,可以請工作人員幫忙。」他倆趕緊回答:「懂!懂!懂!」此時,周圍的學員也才發現了李老師,紛紛上前問好。事後,何來琴夫婦倆很納悶:李老師怎麼就突然出現在面前了?兩人益發覺得這位老師非比尋常。

李老師在講課中提到,只要是真正來修煉的人,李老師就會幫學員淨化身體,讓學員們能真正的修煉。在八天的學習班裡,何來琴身體果真不斷的淨化,感覺也越來越輕鬆。看著妻子不斷的淨化身體,而自己卻一點反應也沒有,鄭文煌不禁暗想:「大概我身體沒什麼毛病吧?」

這個念頭發出的當晚,鄭文煌卻開始腹部絞痛,還吐出血絲與黏糊糊的東西,連吞個口水都會喉疼,隔天清晨他卻一切正常,好像什麼事兒也沒發生一樣。他知道,自己也開始淨化身體了。

 一場考驗

八天的學習班就像一場神奇之旅。當夫妻倆回到了台北,何來琴「淨化身體」的狀態仍持續著,八、九天後,長達二十七年的多種疾病神奇般不藥而癒,喜獲重生的她由衷感激李老師。

每天外出買菜的何來琴,菜籃車不再像過去那麼沉重,原本病懨懨的她不僅變得有活力、有精神,講話丹田也有力了,兒女們也感覺母親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大受鼓舞的夫妻倆就這樣每天在家煉功,早晚各煉一次。五個月後,親戚又再來電話說:「李大師這次在廣州講法,開最後一期學習班,這次離你們台灣很近,一定要把握機會!」

訂好機票,尚未來得及出發,鄭文煌卻突然腹痛得在地上打滾。緊急送醫,醫師說是膽結石,且膽囊已布滿結石,膽汁已流光,必須住院開刀,否則有生命危險。醫院決定十二月二十一日動手術。

十二月二十一日,這天恰巧是廣州學習班開班日。何來琴看著這個巧合的日期,心靈深處反倒升起一種覺悟,她問丈夫:「我們去大陸好不好?去見李老師!」一生個性剛毅果決的鄭文煌,此時卻亂了方寸,囁嚅說:「妳做決定好了。」

何來琴向醫生表達出院的意願,醫生直言:「不可能,榮總有兩萬多個這種嚴重病例,沒有一個不挨刀的,妳不要想幫他辦出院。」堅持到最後,醫師看她態度堅決,便要求他們寫切結書出院。

隔日,何來琴攙扶著丈夫搭機。登上飛機後,這時原本重病的鄭文煌反倒變了個樣子:神情不再痛苦,臉色漸漸紅潤。住院六天未曾進食、滴水不沾的他此時卻食慾大開,吃完自己的餐點,望著妻子的點心問:「妳怎麼不吃?」何來琴會意的笑了笑說:「你要吃就拿去吧!」

金色種子,法輪功,法輪大法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何來琴與鄭文煌夫婦突破萬難,參加廣州第五期法輪功學習班。(博大出版社提供)

下了飛機,鄭文煌不再需要妻子攙扶。何來琴說:「他已經完全不像病人了,體力全恢復,可以自己走路了!」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夫妻倆來到廣州體育館,由於是李老師最後一次開班講法,吸引了來自大陸各地求法、求道之人。由於人數太多,很多人無法進場,包括何來琴夫婦。她回憶:「體育館容納不了,很多老學員心性高,都主動的退票讓給外縣市的學員進場,包括我們夫妻及親戚才得以進場。」

進了體育館,座位已經坐滿了人。李老師坐在場中,老師前面也擠滿了席地而坐的人群。這次廣州第五期法輪功學習班,約有六千人參加。何來琴形容當時的感受:「如果不是在現場的人,很難真切的體會有多麼殊勝莊嚴。」

金色種子,法輪功,法輪大法,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洪志大師在廣州體育館舉辦中國最後一次開班講法。(博大出版社提供)

體育館外數百名無法進館的人捨不得離開,就在館外坐聽講法。後來,李老師親自走到外面告訴大家,在外面聽法效果是一樣的。

廣州的生活消費較高,何來琴夫妻提到當時有些大陸學員一天也就只吃一、二個饅頭過日子,有的學員則是自帶方便麵果腹。甚至有新疆學員提前一週到廣州,錢都用完了,最後連饅頭也沒了,晚上就睡在樹下或是走道上。北京學員知道後,無償的資助這些偏遠地方來的學員。

何來琴還親眼目睹讓她難以忘懷的一幕。一位來自新疆烏魯木齊的年輕人,當他一到會場,便五體投地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突來的舉動讓何來琴相當震撼,卻也不明所以。身旁的人告訴她:「妳不知道,他們為了求法、得法,歷經千辛萬苦,幾千里路來到這邊,到目的地了,所以很激動。」

這一幕,令她想起半年前在山東濟南的學習班上看到的神奇事蹟:

李老師第一天講法時,在她前面的走道上躺著一個約三歲大的小孩。當時她心裡想:「怎麼有個小孩躺在走道上呢?」問了旁邊的學員才知道,原來這小孩是個植物人。

第二天,小孩還躺在地上。到了第三天,小孩已經活蹦亂跳的在走道上玩耍了。她說:「這讓在場的很多人感到法輪功真是奧妙,不可思議。」

而這次在廣州,她的親戚也目睹一位頸部長腫瘤的婦人,因為買不到票在體育館外面逗留,看到李老師在體育館外準備進場,這位婦人突然喊著:「李老師、李老師!」李老師當時回頭看了一眼這位婦人,沒多久,她原本頸部的腫瘤就破了一個小洞,然後流出血水似的液體,腫瘤也消下去了。

在為期九天的學習班裡,類似的神奇事蹟難以道盡。隨著鄭文煌的身體一天天好轉,夫妻倆心裡更明白修煉法輪功的珍貴。

一天夜裡,當大夥兒回到旅館在頂樓露台上煉功時,煉著煉著突然有學員喊說:「天空有法輪!」何來琴抬頭往上一看,一個大大的法輪就在天空中正反旋轉著,「就像李老師所說的一樣,裡面的卍字符以及太極圖也都在自轉。」當時在場約有五十人,一半以上的人都看到了,不少人激動的喊著:「法輪!法輪!我看到法輪了!」未曾見過如此美麗殊勝景象的何來琴,也不由自主的說著:「這是真的嗎?太漂亮了!」

九天的課程結束後,臨去前,許多大陸學員鼓勵何來琴夫妻倆要將法輪功傳給更多的台灣民眾。他們也留了聯繫電話給來自貴州、預計不久將到台灣探親的張普田。

帶著同修的祝福與鼓勵,何來琴與丈夫回到台灣,此時的他們還不知道,自己是法輪功在台灣弘傳的一顆種子,即將在台灣的土地上萌芽、茁壯。

而張普田的探親之行,也將為法輪功在台灣的傳播埋下另一顆種子。

(待續)@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種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沒有壓制迫害法輪功,如果法輪功在中國能像在台灣一樣自由發展,那麼,中國可能將有數億遵從「真、善、忍」的好人,就不會有獨裁暴力、貪婪枉法,那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祥和的兩岸,多麼和平繁榮的世界!
  • 金色種子,法輪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書《金色種子》,詳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授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台灣如何開始?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人有何機緣?誰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洪傳的故事神奇,讀來津津有味。
  • 張澤先生是一位建築方案室內室外裝飾裝潢設計師,他從來沒有學過畫畫,也沒有學過建築及裝飾設計,加起來,他只有小學二年級的文化水平,可是他卻能設計出很精美輝煌的建築,令人不可思議,令人驚嘆。那麼他是怎麼成為建築設計師的呢?讓我們跟隨《細語人生》節目主持人宇欣去傾聽主人公的敘述,了解答案吧。節目一開始我們先看一段主持人宇欣和著名影視演員與資深媒體人姜光宇做為客串主持的一段精彩對話。
  • 十九年前的2002年3月5日,中共鐵幕下的中國發生了震驚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真相事件,被西方媒體稱之為「法輪功最為大膽無畏的行動之一」。原籍長春的法輪功學員金學哲先生,是目前唯一活著逃離大陸的插播倖存者,他曾被中共秘密非法判刑十年,遭銬「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出獄後輾轉來到海外。
  • 一個上海女子隻身一人只帶了50美金來到「世界之都」的紐約市,從學英文開始,到餐館打工、做學徒,最後她成為服裝界的頂尖人物。在她的這個奮鬥史中,我們可以從頭到尾地看到一個中國移民是如何實現美國夢的。
  • 徐綉惠的好朋友得了不治之症紅斑狼瘡,到處求醫無效,煉法輪功不到兩個星期,症狀全消,徐綉惠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也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三年是聶淑文人生最大的轉捩點。那年春天,年過甲子的她與來自台灣的先生結婚;年底,參加了一場氣功博覽會後,又成為了法輪功學員——新婚姻、新家庭以及嶄新而陌生的修煉路。全新的人生道路於焉展開。
  • 1999年,在中國大陸就有上億的民眾修煉法輪大法。他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以及無處不在的神奇和美好。
  • 金色種子
    在一般人印象中,公園裡練功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人,目的是健身。而祛病健身的奇效也的確是法輪功迅速在中國蔚為風潮的因素之一。不過,法輪功實為修煉,不僅止於鍛鍊身體,因此不少身強體健的年輕人,一旦認識了法輪功修煉的內涵,即使沒有祛病強身的需求,他們也紛紛走進了煉功人的行列。廖曉嵐與杜世雄就是其中的例子。
  • 金色種子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洪吉弘上了第一天的九天班,內心興奮莫名,他從此牢記這個日子,他說這天是他人生的轉捩點。「李老師講的法,就是我一輩子所追求、所要的東西。因為他的內涵很深。」他發現《轉法輪》書中把他以前想知道的武學「心法」完全展現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