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數字人民幣全球金融霸權的核心:區塊鏈

人氣 1980

【大紀元2021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碧荷編譯)中共近年來持續不斷地推進數字貨幣。從2014年開始,中共央行已開始對數字貨幣進行研究。中共喉舌新華社2019年8月的一篇報導說,2017年成立的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迄今已「申請了74項涉及數字貨幣技術的專利」。

新華社2019年10月另一篇報導說,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提出,區塊鏈技術需要「在建設網絡強國、發展數字經濟、助力經濟社會發展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2020年中共商務部發文,要求21個省和市實施「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總體方案」。該方案列出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中西部具備條件的試點地區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

此後在中共媒體上出現了關於多地試點數字人民幣的報導,包括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2022冬奧會場景、上海、海南、長沙、西安、青島、大連;據新浪4月一篇文章說,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在「線上、線下場景逐步擴充,跨境支付測試進行中」。

粵港澳大灣區、2022冬奧會、跨境支付測試,這些地區和場景的測試,也是中共針對數字人民幣進入國際社會的試探和嘗試。

在今年3月份舉行的中共全國人大會上,中共明確提出要「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積極參與數據安全、數字貨幣、數字稅等國際規則和數字技術標準制定」。

中共大力推動貨幣數字化,而且開始測試數字跨境支付;顯而易見,其野心超越了國界。

中共尋「一球二制」

中國虛擬貨幣和數字貨幣領域專家、複星集團聯合創始人梁信軍,在4月30日的一個講話中表示,「實現更多國家的主權數字貨幣(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DCEP)和社區數字貨幣的無縫兌換,進而實現全球支付流通,是應對『一球二制』的金融解決方案。」

梁信軍所說的主權數字貨幣,是指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形態的人民幣,其功能和屬性同法幣紙鈔完全一樣,由中共國家主權信用背書,具有無限法償性。社區貨幣,是指特定社區自行發行的貨幣,只能在特定社區,依社區成員的接受意願而流通;從傳統的塑料卡片發展到手機虛擬貨幣軟件,因區塊鏈技術,也發展成數字貨幣的一種。

梁所說的「一球二制」,是中共的一種說法,是指以中共為代表的共產極權制度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在地球上共存。

中共的全球金融稱霸野心

中共試圖用人民幣取代美元、掌控全球金融系統的說法,一直都有。

中共於2015年7月在上海設立了自己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其網站介紹說,「截至2019年末,CIPS系統共有33家直接參與者,903家間接參與者,分別較上線初期增長74%和413%,覆蓋全球6大洲94個國家和地區,CIPS系統業務實際覆蓋167個國家和地區的三千多家銀行法人機構。」至2021年,「累計支付金額達1.51億元人民幣,業務覆蓋香港、馬來西亞、澳大利亞、南非等多個國家和地區。」

2017年12月18日在香港推出了用於數字貨幣比特幣和以太坊的ATM機。(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但是中共也意識到其在目前國際支付系統中尚不具備馬上威脅到美元的地位。中共對數字貨幣的大力推進和對加密貨幣的嚴管似乎證明其在這一領域正在加大力度研究對其的利用,以此作為金融武器攻擊美國。

從專家的專業角度分析似乎可以說明這一點。

加密貨幣投資機構Primitive Ventures合夥人Dovey Wan於2019年5月17日在Coindesk發表題為「數字人民幣:基於區塊鏈的主權貨幣,讓M0再次偉大」的長文。中文網站「鏈聞」轉載了她的文章。以下是她的一些看法。

她在開篇就說:「與西方社區許多人的認知相反,中國並不反對區塊鏈技術。」她認為,「數字人民幣項目對中國經濟和政治意義巨大,如果獲得廣泛的成功,將有效擴大中國央行對國內和國際經濟的影響力,也對貨幣地緣政治和比特幣等非主權加密貨幣的未來有著廣泛的影響。」

由於區塊鏈的用途在於其「可跟蹤性和可編程性」,她說,「中國人民銀行可以在代碼層編寫有關數字人民幣流向的規則。」

她舉例說,「如果它(央行)想給房地產市場降溫,只需通過設置程序,就可以阻止數字人民幣進入房地產領域。」

她認為,「數字人民幣可以增強人民幣在海外的影響力。隨著『一帶一路』的覆蓋面愈加深化,一種數字化、無國界、穩定的貨幣將為沿線六十多個國家之間的國際貿易提供便利。加之中國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持有非洲國家超過 14%的主權債務,這將使中共能夠為面臨本地法幣危機的兄弟國家,提供一種數字人民幣作為新興市場經濟體的下一種儲備貨幣。」

她說,「如果(數字)人民幣能成為這些新興國家的儲備貨幣,將會對中國的世界政治勢力擴張起到極其關鍵的作用。」

她分析說,中共的數字人民幣「將與中國正在大力執行的去美元化貨幣政策高度協同:減少外匯儲備中的美元資產,大幅增加黃金儲備,並拋售美國國債。無論如何,這些舉措都可能加劇美中之間的緊張關係,甚至可能迫使美國採取類似數字美元模式」。

新浪網一文也說出了中共利用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的潛在目的。

新浪2020年9月一篇文章中說,「數字貨幣只是表象,重構支付網絡才是『遠大宏圖』。」文中認為,中共針對的是「美元霸權的背後……無處不在的貨幣結算網絡——SWIFT」,因為「這才是美元成為美金的技術支撐」。文章認為,「重構一個支付體系,比構建數字貨幣重要得多。」而現在的區塊鏈解決了信任機制的難題,因為區塊鏈的「底層是數學協議,數學不騙人」,區塊鏈也提供了「再造『清算體系』的最好機會」。

文章認為,「如果此次DC/EP的開源體系做得足夠好,其它國家可以在這條公鏈上安全、迅速地進行本幣發行和轉帳,那麼很容易建成新金融體系,那將是一個劃時代成就。」

文章匿名作者挑明,「美元主導的法幣世界金融危機不斷,應該有更良性競爭者」,而中共的「DC/EP有更彈性的開放模塊,這應該才是中國(中共)在數字貨幣上的最大盤算」。

新華社2019年8月曾報導說,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透露,目前央行數字貨幣的開發處於「賽馬」狀態,幾家指定運營機構採取不同的技術路線進行研發。「不一定是區塊鏈,任何技術都可以。無論區塊鏈還是集中帳戶體系、電子支付或所謂的移動貨幣,你採取任何一種技術路線,央行都可以適應。」

中共央行副行長李波在4月18日的博鰲亞洲論壇演講中說,央行正在研究對比特幣和穩定幣等加密貨幣的監管規則。他的説法似乎證實了中共對應用區塊鏈技術的各種貨幣管制的實施。

李波說:「將來任何穩定幣,如希望成為一個得到廣泛使用的支付工具,須接受嚴格監管——就像銀行或準銀行金融機構一樣受到嚴格監管。」

何為穩定幣?穩定幣是虛擬貨幣市場裡的避險資產,它有很多種,可以模擬美元或歐元這些法定貨幣的價值,具有法幣一樣穩定的價值,同時也像虛擬貨幣一樣能快速做資產轉移的動作。因與法定貨幣錨定,穩定幣具有貨幣的價格穩定屬性,又兼具加密資產的高流通、低成本、安全等特點,已被作為加密貨幣的支付手段,用於加密資產的交易和保值。

中國通信工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輪值主席于佳寧也說,穩定幣是重要的區塊鏈技術應用之一,具備全面變革全球支付體系潛力。

無論數字貨幣還是區塊鏈、穩定貨幣,中共都希望把控在自己手中,作為其改變全球金融秩序的工具。中共正在通過控制數字人民幣,逐步輸出其金融控制。

美國的反應

英文《大紀元時報》曾於4月份報導過總部位於達拉斯的Hayman資本管理公司總裁Kyle Bass的警告。他說,中共將其數字貨幣當作「攻擊西方民主的特洛伊木馬」,而且「自由世界需要取締它」。

PayPal創始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認為應重視中共對虛擬貨幣的利用。他在4月6日美國智庫尼克森基金會(Richard Nixon Foundation)的技術與國家安全網絡會議上說:「是否應將加密貨幣視為中(共)國對付美國的金融武器?它威脅法定貨幣,特別是威脅美元。」

美國參議員Cynthia Lummis5月19日曾發推說,「中國(共)已在選出的城市開展數字幣的測試,他們想利用它來威脅美元在世界金融界的地位。這是國家安全問題,如果美國不做出反應,我們就會落後。」

編譯譯註:此文原為大紀元Jennifer Bateman和Sophia Lam在英文大紀元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新聞分析。文章2021年5月17日在英文大紀元網站上登出後,短短時間內吸引了大量讀者留言評論。僅錄一位英文讀者的評論與中文讀者們分享:「簡而言之,中國(共)創立這個未來貨幣就是想由它(中共)來訂立規則,同時控制(數字人民幣)發展進程,這樣,中共就可以在它認為合適的時候隨心所欲地發行它想發行的貨幣數量。」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揭祕中共大推區塊鏈的目的和前景
袁斌:區塊鏈 情緒識別與中共的治理現代化
張菁:中共熱捧區塊鏈的背後,是推行數字貨幣
謝田:區塊鏈背後中共的四大圖謀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