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陽光下的浪花

作者:青松
太陽不會只照某一片海,也沒有哪裡會一直被雲彩遮住。沒有永恆的絢爛,也沒有永恆的沉默。(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24
【字號】    
   標籤: tags: ,

登高觀海,發現遠處有奇特的亮白色,大家都聚睛去看。

在我們視力所及的盡頭,有白色閃亮的東西,影影綽綽。有人問,是不是輪船。但那亮色的輪廓並不規則。也有人說,或許只是雲朵飛得比較低。但那亮色明明鑲嵌在海水裏,應該不是雲。

還有人說,可能是海市蜃樓。聽到這個提議,大家更來興趣了,都認真去看去識別。有人分析道,那亮白色好像還會上下浮動,偶爾也會變換,倒更像是海浪。這個觀點贏得更多人的贊同。

大家開始注意到,今天天上的雲彩很多。我們所在的地方,已經被雲遮住。而大海最遠處,沒有雲彩,只有陽光。今天海浪比較大,浪尖是層層白色的水花。沒有陽光的地方,只看到白色;而在最遠處有陽光直射的地方,那白色似乎發出亮光。

原來,我們看到的亮白色不過是海浪的白水花,只是因為有了陽光,才顯得亮晶晶的,讓我們好一陣猜測。

同一片海,同樣的浪花,居然能展示出如此不同的風景。可以平平常常,讓人一眼看透;也可以如夢似幻,讓人百般猜測。造成這一切差別的只是陽光。普普通通的浪花,只要被太陽直曬,都可以那樣閃亮。

聊天聊到這裏,有朋友感慨,這像極了人生。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差別並沒有那麼大,差的只是機遇。有機遇的人,或許能扶搖直上;而沒機遇的,便只能一生默默無聞。聽起來好像不公平,但一切也並不那麼簡單。

世間萬物共用著陽光,只是有時候會被雲朵遮住而已。太陽不會只照某一片海,也沒有哪裡會一直被雲彩遮住。沒有永恆的絢爛,也沒有永恆的沉默。做好自己,靜候陽光,不給自己留遺憾,便就夠了……@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普天之下,小到自身的盛衰和境遇順逆,大到國家的興亡和治亂,都有定數,想得到命中沒有的東西,只是徒然自擾……
  • 越國,齊海,陶地;謀士,相國,富賈。三種角色,三重人生,卻在春秋時期一位叫范蠡的人身上,呈現出神奇的統一。「重農抑商」歷來是古代中國的治國傳統,故而歷史上能征善戰者有之,輔國效君者有之,但以商人身份名揚天下的卻屈指可數。范蠡以布衣之身,不僅官至將相,位極人臣,更能果斷轉型,投身商海,確立好善行德的商人形象,豐富了商人文化。他的才學與經歷已教人驚嘆,他所奠定的「中華商道」更為後世傳頌。
  • 曹操在官渡之戰中。(中視提供)
    漢末亂世,那些意圖稱霸天下的各路諸侯中,似乎沒有一位像曹操那樣,為糧草日夜懸心,將糧草視為作戰的最大顧慮。據淮南的袁術、自霸江東的孫策、鎮守荊州的劉表,無一不是地廣兵多,糧食充足。 實力最強大的袁紹更不必說,吞併冀、青、幽、并四州,帶甲百萬,廣有錢糧。
  • 大清聖祖康熙皇帝締造的「康乾盛世」,在中國文明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一頁。而作為帝王,康熙罕見的好學,其博覽全書、興趣廣泛,不僅熟讀儒家經典,學以致用,而且在地理、氣象、農業、史學以及西方曆法、數學、機械、醫學等方面,均有很深的造詣。可以說,康熙的學問在歷代帝王中都是出類拔萃的,其鮮為人知的「偏門雜學」才識則體現在他編撰的《几睱格物編》一書中。一篇篇小短文,迄今讀來,仍十分有趣。
  • 所謂說好話,還包括言之有物。到今天我寫文章的時候,就會想起母親的訓誡,發現對語感的表現幫助很大。其中有很多絕對不容許的用法,當我寫詩時即會無意識地受到影響。常常有些很想使用的詞彙或表達方式,卻不得不塗掉改寫,都是因為母親的教導變成我本能一部分之故。
  •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烏克蘭女畫家安潔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銀針筆(silverpoint)將歷史建築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對我來說,每件作品所要傳達的氛圍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說。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試圖將那個場所散發出的神祕感或當下的感受描繪出來。
  • 自卑是一種複雜的情緒,不會在對方面前表達自己,而是以迎合討好的方式,與人建立關係。自卑的人,內心渴望變得強大,因為他們一直覺得自己比不上別人。
  • 海市蜃樓,又稱海市、蜃樓、蜃景等,它是來自另外空間的真實景觀?還是所謂的大氣折射形成的幻景?一個神祕的現象,饒有趣味的話題,等待世人探索,揭曉它的祕密。
  •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是明代三大才子之一楊慎的大作。他才情、學問並茂,但是一生坎坷,本文從他的八字命盤進行解析命理。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激情澎湃的政治運動攪起的風雲雷電,卻毫無差別地越過古城越過洋田越過河流,劈頭蓋臉給小鎮拋擲下時代吟嘆的痕跡——這一點,小鎮似乎不甘落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