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8)曼谷弔唁

暗戰赤龍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97
【字號】    
   標籤: tags:

第十八章 曼谷弔唁

王淑華的曼谷之行在不可思議的氛圍中成行了,許青平竭力避免一同前往。

但喬副部長執意讓許青平陪同前往,卻安排總部的孫忠率領四個手下負責保安,另外也無形中成為他和昆明公安廳方面的聯絡人。

在考慮到各種因素後,許青平同意了這樣的安排,只能帶著自己的祕書小冉前往曼谷。

王淑華在許青平、小冉的陪同下,登上了南方航空公司直達曼谷的航班,當然後邊還有五位總部派來的保安人員。雖然得到過許青平的暗示,王淑華心裡還是忐忑不安,不知道這趟是否能見到吳偉光。

航程三個小時的距離轉瞬就到,大概大家心裡有事,所以沒有感到三個小時的漫長。

下了旋梯,一個身穿泰國警服的人在旋梯旁迎接王淑華一行人,讓他們在旅客中格外顯著。

這位名叫帕猜的警官是當地警察局的副局長,直接尋找的是孫忠。寒暄一會後,帶領一行人從貴賓通道出了安檢門,下到地下停車位,還有兩輛警車待命。

王淑華沒有見到侄子張坤燦,一行人被安排到兩輛SUV裡。在兩輛警車的護駕下駛向泰國半島酒店。身後還跟隨者四輛越野車,屬於安全部以及昆明公安部門在泰國的情報人員。

雖然知道中國在泰國各個方面滲透很深,見到這番情形,許青平還是感到詫異,心裡不由地擔憂起來。

安排住進半島酒店的超級豪華套房,為了方便照顧王淑華,許青平和小冉一塊住進了這個有五個臥室的超級豪華套房。

湄南河穿酒店而過,風光旖旎,陽光明媚,鮮花盛開,可是每個人都沒有心情欣賞這無敵的風景。

洗漱完畢,一會功夫前台人員按鈴說有嘉賓前來拜訪。王淑華知道是侄子張坤燦,多年前在廣州見過這位普通話說得磕磕絆絆的年輕人,不知道現在長成什麼模樣了,王淑華心裡還是有點期盼。

酒店是張坤燦安排的,所以他很快熟門熟路地走到了客房的會客廳,帶著四五個身著泰國傳統服飾的年輕人。

王淑華見到這個有點發福的中年人,依稀有著姐姐的影子,不由地眼眶一熱。

張燦坤依照泰國對長輩的禮節向王淑華行躬身禮,頷首掬手,抬起身子來開口說道:「姨媽,感謝您來參加母親的葬禮。」

「坤燦,不要那麼客氣,姐姐生病時候就應該通知我過來。」王淑華有點抱怨張坤燦。

「對不起,姨媽,母親病時,醫生說只是老年病,不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沒想到會突然過世,就沒有及時通知各地親朋。」張燦坤低頭向王淑華致歉,又抬起頭對著五位青年男女說道:「都過來,向你們姨祖母致謝。」

五位很聽話地排成一排站在王淑華面前鞠躬致謝,齊聲誦到:「姨祖母好,謝謝姨祖母前來。」

王淑華看到這些乖巧的後輩不由地眼眶濕熱,想起還在漂泊中的吳偉光。

張坤燦見狀說道:「姨媽,您先休息會,晚上七時我再過來為您擺宴洗塵。」

「好的,燦坤,孩子們,你們先回去吧!」王淑華和張坤燦以及他的孩子們打過招呼,由許青平攙扶回到臥室休息。

晚上張坤燦又帶著一幫小輩陪著王淑華一行人在酒店餐廳吃了晚飯。雖然是居喪期間不能飲酒,但菜餚是極盡奢侈、豪華,顯示了張氏家族的經濟實力。

孫忠帶領總部行動處四個人員分別住在王淑華附近的左右套房,門外還有當地警局的一班人馬守衛。當地安全部和雲南公安廳的人員二十多位分別裝扮成遊客,身著便衣在酒店周圍遊蕩觀察,人手一份吳偉光的照片。

一夜無事,第二天張坤燦又過來陪同王淑華前往拜訪一些張氏的前輩,在張氏的祖宅盤桓半日,回到酒店。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安全部也在機場和碼頭安排了一些線人,注意觀察有可能是吳偉光到達的航班和遊輪。

又是平安的一天,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孫忠有點不安,這次來曼谷不是為了保衛王淑華的安全,而是以王淑華為釣餌,吸引吳偉光來相見,以便抓獲吳偉光。可是兩天過去了,沒有見到絲毫吳偉光的蹤影。

孫忠來到王淑華的房間,將許青平叫了出來,在一個隔間裡詢問許青平怎麼辦。顯然這個過去幹髒活的打手沒有耐心了。

對於怎樣吸引吳偉光顯身,張氏家族在不知安全部意圖的情況下,還是在泰國、歐洲、非洲、美洲各大中文報紙、網站刊發了訃告,還特別表明了一些重要的參加弔唁的人士,王淑華的名字就在其中,所以不可能吳偉光得不到信息。

至於為什麼一直沒有顯身,這說明吳偉光非常謹慎,而且細心,說不定已經到達曼谷,一直在暗中觀察這裡的情況呢!許青平幫助孫忠分析著情況,孫忠頓時緊張起來,環顧四周。

「孫處長,你沒有必要這麼緊張,肯定不在這裡。」許青平打趣著孫忠。

孫忠尷尬地笑笑:「許處長,不得不小心啊!這次如果出了紕漏,喬副部長那裡不好交代,還要被那個余副部長追責,你我都要擔責。」

孫忠有意把許青平聯繫上,顯然想引起許青平的共鳴,減輕自己的責任。

許青平暗自好笑,這次本來她想避嫌不來,喬副部長顯然想拉她入水,可是又不信任她,把這次任務的負責人交給了孫忠,正好出事可以讓許青平擺脫一些責任。

第二天是一整天的弔唁活動。早上十時,張燦坤派自己的兒子前來接王淑華前往弔唁大廳。

弔唁大廳設置在張氏建立的一座公廟,金碧輝煌的大廳早已被白紗覆蓋,身穿麻衣的泰國和尚站立通道兩旁,雙手合十誦經。

寺廟著名主持在金絲楠木的棺槨旁持蓮花淨瓶,祈禱逝者進入西方極樂世界。

顯然張氏家族在當地名望卓著,各屆官商名流、知名人士絡繹不絕地前來弔唁,王淑華和張氏的前輩們身著素服,在大廳答謝各界人士的弔唁。

站立半天,讓王淑華腰酸背疼,下午的活動便沒有參加,由張氏的小輩們代替,王淑華回到酒店休息。

這樣的活動人來人往,著實讓孫忠一陣緊張。親自站在大廳門口觀察各色人的走動,還不時通過對講機詢問外邊暗哨的情況匯報,好在一切平安,沒有事情發生,孫忠既覺得欣慰,又覺得失望。

許青平也有點心焦,來了三天還沒有人聯繫她,不知道吳偉光到底如何安排王淑華出走。晚上便沒有出去餐廳吃飯,點了一些飯菜叫酒店的夥計送過來。

門鈴響了,小冉打開門,一個身著酒店制服的夥計推著餐車進來,小冉示意夥計將餐車推到室內餐桌旁。

許青平並沒有注意,準備起身到臥室叫醒王淑華用餐,但和酒店夥計對眼的一剎那,差點叫出聲來。

夥計用手放在嘴唇邊,示意許青平不要出聲,又用眼神瞧了瞧餐桌上一個大盤的底下,看到許青平點頭,便推著餐車退出門外。

許青平待夥計關上門出去,便伸手在那個大盤子底下摸索,摸到一個紙包,隨手放到褲袋。走進王淑華的臥室,攙扶她出來用餐。

用餐完畢,回到自己的房間,鎖上門。許青平打開紙包,裡面有兩粒藥丸,還有一張用法文書寫的紙條。

許青平不由地興奮起來,當然讓許青平最感到驚詫的是那個酒店夥計居然是老劉,已經失蹤快六年的老劉。

顯然老劉已經被吳偉光解救出來,這也說明吳偉光徹底地和美國中情局合作了。

這讓許青平有點傷心和痛恨,傷心的是自己最怕的事情已經成真;恨的是到底是什麼讓吳偉光徹底背叛他過去的信仰和衷心的事業?

另外一個房間,孫忠正在和喬副部長通話。喬副部長大致詢問孫忠最近幾天的情況,孫忠匯報完畢,有點心焦地問道:「部長,你說這吳偉光老不出現,是不是我們盯得太緊,讓他不敢顯身啊?」

「怎麼你著急了?你要記住我交代你事項,第一要務是安全地把王淑華帶回來,而不是想著抓獲吳偉光。」那邊傳來喬副部長訓斥的聲音。

「可是我們如果沒有抓住吳偉光,那個余副部長不是又要找我們的麻煩嗎?」孫忠有點不安地表示。

「這個不用你操心,有我在替你們頂著。」喬副部長安慰著孫忠。

「好,有部長在,我一定按照部長的指示,將王淑華帶回去。」孫忠表達著衷心。

「許青平怎樣了?」

「許處長好著呢!」

「什麼叫好著呢?她有沒有出去見過什麼人,有沒有異常的行動,你不知道嗎?」喬副部長不耐煩地訓斥道。

「沒有,沒有,部長,許處這三天根本沒有單獨出去,一直在我的眼皮底下呢。」孫忠連忙解釋道。

「嗯!記住這次行動你是領導,一定不能讓其他人左右了你的思維。」喬副部長諄諄教誨道。

「是的,是的,我記住部長的話了!」放下電話,孫忠滿頭大汗,心裡嘀咕:這神仙打架,小鬼受苦。

心裡明白喬副部長和余副部長一直不對付,就牽連到許處。可是許處也不是好惹的,部裡部外的同事有哪個不是受到許家的提拔。

孫忠抹掉頭上的汗,呆呆想著心事。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共投在國計民生上的經費十分吝嗇,造路造橋後要向民眾收取過路費、過橋費,一收就是30年,很多路段橋樑還承包給私人,讓他們發財。中共用財政收入建造的醫院、學校,和用於人民福利的項目,都要用募捐贊助等花樣收回投資。
  • 「這些年輕人基本高中以上學歷,那些黨八股一樣的教育早已經讓他們產生叛逆心理,手機的普及又讓他們可以獲得資訊、知識。」老劉附和地說道。
  • 中共全國黨政軍違規違紀,挪用侵占的公款休閒旅遊、出國進修讀書、送禮、超福利補貼、公吃、公車、公費旅遊等,用去的費用實際高達2萬多億元,相當於全國稅收的50.5%。
  • 想到這裡,趙德志心中隱隱有絲希望,也許他也可能成為其中的一員,在未來中國的政治結構中有一定的話語權。
  • 只見營地上空,三道火舌撲向三駕直昇飛機,隨即傳來巨響,三駕飛機臨空爆炸,火焰照亮了營地周圍,和那些潛伏前進帶著面罩的武裝分子驚愕的眼睛。
  • 現在中共的縣政府有成千上萬吃皇糧的人。人民用血汗養活了這些人,他們卻反過來要用槍彈鎮壓屠殺人民,共產黨還要逼著人民高唱擁軍愛民軍民一家親。中國歷朝以來沒有歌頌殺害同胞的劊子手一家親的。
  • 這些都是他利用軍中的特權和妻子一家人合夥走私石油、販賣緊俏物資賺來的。這讓趙德志有點氣餒,吳偉光不但綁架了女兒,連他的資產也準備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資產。
  • 不惜代價,用重金收買無賴國家和流氓政客,還用鉅款收購西方國家的媒體網路,讓他們幫中共說謊,欺騙世界人民。中共對他們既贈錢又贈物,讓他們參觀旅遊訪問事先精心設計安排好的地點、事與人,還供他們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趙靜似乎對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這讓林軍非常惱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財富在悉尼大學華裔學生中不說數一數二,至少目前沒有發現超過他的。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