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共對香港由「回歸」全面轉「接管」

人氣 1046

【大紀元2021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芮芮報導)北加州香港會(NorCal HK Club)於當地時間7月16日晚在Facebook舉辦有關中共百年的在線討論。與會專家包括資深媒體人程翔、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社會學教授余偉康和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

北加州香港會(NorCal HK Club)於當地時間7月16日晚在Facebook舉辦有關中共百年的在線討論。與會專家之一加州大學Davis分校(UC Davis)社會學教授余偉康。
北加州香港會(NorCal HK Club)於當地時間7月16日晚在Facebook舉辦有關中共百年的在線討論。與會專家之一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社會學教授余偉康。(直播影片截圖)

余偉康教授表示,《港版國安法》是中共接管香港的第一步。中共在香港的政策將由「回歸」方針改為「接管」活動,是因為中共認為香港抗爭是全面抗爭,反對中共及其代理人在香港的所作所為,與不同團體有不同訴求的大陸維權活動不同。

他說,香港與當年的上海有不同之處,如中共尚無能力控制香港的經濟人力市場,如果一個人因為踩中共紅線而失去工作,很可能第二日就可以找到新工作。但港人應警惕中共百年管治工具,由中共接管上海案例了解香港未來。

余偉康:知識分子首當其衝

他介紹,「接管」對於中共來說,意味著基於共產黨知識論的全面整頓與改造。而中共1949年後接管上海時,將上海人口分為五大類:資本家、小資產階級、工人、地主和農民。

它認為最難接管人口是「知識分子」,即現在香港的白領人士基本都屬於中共定義的「知識分子」範疇。甚至連大學生與中學畢業生都是當年中共接管上海時認為的「知識分子」。中共自己內部的「知識分子」是「崇高的革命家」,而其他的「知識分子」則是「小資產階級」。

余教授指,中共要利用「知識分子」幫它發展鞏固政權,但又擔心他們有自我思想而難以控制。因此,中共在上海對白領採取控制、監督和利用,並在重要機構如學校公司等的管理層滲入中共黨員,建立黨支部來培養「積極分子」,安排經常性政治教育,並評估監控政治表現。當時上海的白領人口不是那麼多,而香港則充滿「知識分子」。

他說,中共發現,近來香港的政治、經濟、文化及人口政策都無法改變香港「知識分子」對中港政府的態度,即他們的抗爭意圖,因此中共做法由「回歸」全面轉向「接管」。

他繼續指出,中共管治百年積累的工具包括在文化領域宣傳「愛國」教育,製造愛國模範,搞紅色旅遊和博物館。它還建立少年先鋒隊(中共針對小學生設立的共產組織),更改歷史,醜化過去,美化現狀及未來。在經濟領域,中共將進一步操控市場,國家入股私營企業,改變管理層,操控工資,清洗員工等。在政治領域,中共會建立黨支部,發展黨員,搞政治學習及定期小組政治,重新演繹民主自由人權,將人口政治分類,建立個人檔案,強逼交代及自我批評,剝奪沉默的自由。

他說,而在執法領域,中共會不准嘲諷其領導人,追索舊言行,誇大指控,並發展線人監控教師及專業人員,監視、威嚇、懲罰家人親戚,建立城管執法,成立居民委員會等。

程翔:中共是蘇共培植的賣國集團

程翔表示,香港人自從開始抗爭後,中共對港人的誣衊造謠令他好難過。中共將港人為了爭取中共制定的《基本法》所承諾的普選,看成是港人在外國勢力唆使下,謀求搶奪特區政權,從而以香港做為顛覆中共政府的基地。但「分裂國家」和「引入外國勢力」並不是港人抗爭的訴求。

從中共官方文獻和蘇聯解體後蘇共解密的文獻可見,中共當初起家恰恰是由蘇聯培植的顛覆中國政府、分裂中國領土的賣國集團。

中共接受蘇共提供的資金、武器、軍事訓練、思想、組織、後勤及包括大後方等各方面支持。而且,中共在蘇聯幫助下建立軍隊,直接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
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直播影片截圖)

譚競嫦表示,中共不斷改寫歷史,因此了解真正的歷史非常重要。人權的核心是人的尊嚴,但中共在推廣另一套替代制度來攻擊目前人類制度中受保護的基礎和權利。

香港人不了解中共?

有觀眾以英文提問,一直以來,有香港人不了解中共的質疑。如果香港人了解中共,那麼《港版國安法》以及相關的鎮壓將不會這麼令人驚訝。

譚競嫦表示,提問的角度反映的是中共宣傳的角度。中共常說,香港人不了解中共。如果了解,就不會採取那麼激烈的反對行為。大家需要小心,很多年輕人是不了解中共,很多西方人也是「一廂情願」看中共,而忽略中共的殘暴本質。中共控制港人的需要與控制大陸人的需要是同樣的。

譚競嫦解釋,中共也不了解香港人。中共的基因不能理解香港人,香港人對中共好像「異形」一樣:為什麼香港人會那麼想?而現在中共甚至還啟用外國網紅做宣傳。這些外國人在網上說我去過新疆,那裡有很快樂的維吾爾族人,根本沒有迫害。

程翔補充說,97年前,他已經想從中共接管大城市的歷史來了解香港未來。當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叫得很響,似乎真可以自治。

他當時問過香港親共左派中很高層的人。他舉了兩位已經過世的人的例子:六七暴動中的「反英英雄」楊光和南洋商業銀行行長莊世平。

程翔說,這兩人都是忠實的共產黨員。在《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前,程翔問他們香港未來問題。兩人都說,「最好畀返英國管」。「這是左派的心聲,因為他們知道共產黨的歷史。在接管大城市後,中共會推翻自己的承諾。」◇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港版國安法效應 黃之鋒:擔心遭逮捕
港版國安法牴觸基本法 英國考慮撤走英籍法官
罷捷引用港版國安法 宋承恩:魚目混珠誤導民眾
港版國安法出臺5個月 港人獲澳技術移民簽證翻倍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