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三十九:一聲口哨一條命

編寫:袁斌

人氣 175

【大紀元2021年07月20日訊】這是發生在文革中的一個真實的故事。

入夜,經歷了一整天的騷動不安,故事發生地的這個縣城總算安靜了下來。

夜色似乎很慷慨,美好、丑的、善的、惡的、歡樂、希冀、狂妄、恐怖,一切的一切,都溶進它的蔭庇之下。

在縣「三代會」(文革時的一級政權組織)的西側,有條不寬的馬路。家家戶戶落黑便關門插栓。現已路斷人稀。

突然,一聲口哨聲劃破了夜的寂靜。

大路上,慢慢悠悠走來個人。那時沒任何文化娛樂活動,看不到電視,瞧不上戲曲,偏僻的縣城更顯得冷落。這位夜行者是去南街串門回來,無聊至極也會產生盲目的發洩。他是想用口哨聲來沖淡夜的孤寂和沉悶,或許是想消除一下恐懼心理。口哨聲婉囀抑揚,與沉悶的夜色極不協調。

「幹什麼的?」

一聲突然的喝問,口哨聲嘎然而止。

幾個手持棍棒巡邏的黑影從路邊竄出來,攔住了吹口哨的人。

吹口哨人被突如其來的攔阻嚇得出產了一身冷汗。他用顫抖的聲音想說情楚。

「我、我、我……」

他嚇得什麼也役說出來

「哪村的?」

黑暗中,他朝前邊指指。

「黑更半夜去哪兒?」

「去南街。」聲音儘管膽怯怯的,但還是說清楚了。

「吹口哨幹啥?」

盤問本身就具有威懾力量,且不說攔路的是幾個手持傢伙的壯漢。他就住在附近,早就耳聞過「三代會」的威嚴,今晚路過「禁地」吹口哨,委實是輕率之舉。

「走,到裡邊說說清楚!」

吹口哨者被帶進「三代會」大院。

進院者,不是上賓,就是階下囚

吹口哨者被帶到審訊室,先一頓拳打腳踢,來了個下馬威。

「你在外邊吹口哨,是不是想和關在裡邊的『國民黨』聯繫?」

「哪能呢,瞎吹的唄!」

「胡說!聯繫上了你想幹什麼?」

「原原本本交代劫獄暴動計劃!」

審訊人員這回到乾脆,直奔主題,沒繞圈子。

吹口哨者是個農民,一個與世無爭的農民能坦白交代出什麼?

最後,他慘死在酷刑之下。他實在交代不出什麼,縣裡那麼多幹部成了「國民黨」,他說不上一個名子,落得個帶著花崗岩腦袋去見上帝。

冤魂就長眠在當年「三代會」大院圍牆外邊。他不是坐地戶,是外鄉客,妻小不敢在這塊陰森森的土地上久留,捲起鋪蓋卷.往原籍投奔親友去了。直到七八年後落實「文革」政策,也無人出來為長眠的冤魂昭雪。 (根據劉興華著《瘋狂的歲月——文革酷刑實錄》編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共產暴政錄:廣西文革大屠殺事件
张菁:他死後,手指被削下來泡在福爾馬林中
张菁:太殘酷 哺乳期的她乳頭被燒焦
中共罪行錄之三十三:欽州剖腹食肝風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黨媒一文打掉四千億 緣何自殘?
【拍案驚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價保北京
【時事縱橫】中共關國門惹議 北京衛戍區換高層
【秦鵬直播】中共停發護照 原因涉國家機密?
【新聞看點】疫情凶猛 江蘇關停4.5萬棋牌室
【思想領袖】武漢病毒所黑幕為何成禁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