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三十九:一声口哨一条命

编写:袁斌

人气 184

【大纪元2021年07月20日讯】这是发生在文革中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入夜,经历了一整天的骚动不安,故事发生地的这个县城总算安静了下来。

夜色似乎很慷慨,美好、丑的、善的、恶的、欢乐、希冀、狂妄、恐怖,一切的一切,都溶进它的荫庇之下。

在县“三代会”(文革时的一级政权组织)的西侧,有条不宽的马路。家家户户落黑便关门插栓。现已路断人稀。

突然,一声口哨声划破了夜的寂静。

大路上,慢慢悠悠走来个人。那时没任何文化娱乐活动,看不到电视,瞧不上戏曲,偏僻的县城更显得冷落。这位夜行者是去南街串门回来,无聊至极也会产生盲目的发泄。他是想用口哨声来冲淡夜的孤寂和沉闷,或许是想消除一下恐惧心理。口哨声婉啭抑扬,与沉闷的夜色极不协调。

“干什么的?”

一声突然的喝问,口哨声嘎然而止。

几个手持棍棒巡逻的黑影从路边窜出来,拦住了吹口哨的人。

吹口哨人被突如其来的拦阻吓得出产了一身冷汗。他用颤抖的声音想说情楚。

“我、我、我……”

他吓得什么也役说出来

“哪村的?”

黑暗中,他朝前边指指。

“黑更半夜去哪儿?”

“去南街。”声音尽管胆怯怯的,但还是说清楚了。

“吹口哨干啥?”

盘问本身就具有威慑力量,且不说拦路的是几个手持家伙的壮汉。他就住在附近,早就耳闻过“三代会”的威严,今晚路过“禁地”吹口哨,委实是轻率之举。

“走,到里边说说清楚!”

吹口哨者被带进“三代会”大院。

进院者,不是上宾,就是阶下囚

吹口哨者被带到审讯室,先一顿拳打脚踢,来了个下马威。

“你在外边吹口哨,是不是想和关在里边的‘国民党’联系?”

“哪能呢,瞎吹的呗!”

“胡说!联系上了你想干什么?”

“原原本本交代劫狱暴动计划!”

审讯人员这回到干脆,直奔主题,没绕圈子。

吹口哨者是个农民,一个与世无争的农民能坦白交代出什么?

最后,他惨死在酷刑之下。他实在交代不出什么,县里那么多干部成了“国民党”,他说不上一个名子,落得个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

冤魂就长眠在当年“三代会”大院围墙外边。他不是坐地户,是外乡客,妻小不敢在这块阴森森的土地上久留,卷起铺盖卷.往原籍投奔亲友去了。直到七八年后落实“文革”政策,也无人出来为长眠的冤魂昭雪。 (根据刘兴华着《疯狂的岁月——文革酷刑实录》编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共产暴政录:广西文革大屠杀事件
张菁:他死后,手指被削下来泡在福尔马林中
张菁:太残酷 哺乳期的她乳头被烧焦
中共罪行录之三十三:钦州剖腹食肝风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大管家石刚被免职 李克强失影响力?
【新闻大家谈】美挺台参与UN机构 能否破阵?
练乙铮:中共激化国际矛盾 制造冷战局面
【拍案惊奇】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许家印跌惨了
【古韵流芳】乌拉那拉氏 康熙亲选的儿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