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真:生命——個普通家庭的故事

人氣 180

【大紀元2021年07月08日訊】跟三姐打電話時,三姐告訴我,她的女兒就是我的外甥女剛剛做了流産手術,是雙胞胎男孩。我感到驚訝,可惜,痛心。我問三姐為什麼?三姐說,養不起。外甥女在一個小城市工作,第一胎生了一個女孩,也想生第二胎。結果第二胎懷的是雙胞胎,還是男孩。這是多好的事啊。姐姐說,兩個男孩,怎麼養啊?現在第一個女孩一年的幼兒托費已經好幾千了,再有兩個男孩,怎麽養啊?長大還要給他娶媳婦,娶一個媳婦要幾十萬。兩個怎麼養的起呀?外甥女其實捨不得流産,想到以後的難處,還是哭著把孩子做掉了。

我之前從沒有想過要把家庭的故事寫出來,因爲我覺得我的家庭太普通了,普通的和中國農村千千萬萬個家庭一樣。聽到外甥女的事情後,我決定把我的家庭經歷寫下來,爲了活著的人,也爲了那些逝去的生命

在中共建政的時候,我的父母剛剛結婚。那時毛澤東提出人多力量大,鼓勵多生孩子。我所在的村子,像我的父親這一輩的,幾乎家家都是七八個,甚至十來個孩子。一家那麽多孩子,單是養活就是很不容易的事,別說教育了。孩子大大小小嗷嗷待哺,一個個爭吃搶穿。在我的記憶中,兄弟姐妹之間很少有那種手足親情,而是像敵人,你多吃一口,他就得少吃一口。

我家有七個孩子,我是最小的。我出生的時候,已經是70年代初期。我的上面有四個姐姐和兩個哥哥。在我五六歲以後,姐姐哥哥相繼出嫁結婚了。我的大姐算是比較幸運,結婚後很快生了一男一女,沒有受到計劃生育政策的影響。我二姐就沒有那麽幸運,二姐第一胎生了一個女孩,在農村,沒有男孩是被人瞧不起的,被稱爲是「絕戶頭」。姐姐想再生一個男孩,可是第二胎生下來還是女孩,二姐在醫院時,家人就把小孩送人了,二姐也因爲沒有生男孩在婆家抬不起頭。二姐想再生,可是計劃生育的政策已經是越來越緊了。二姐如果再生,姐夫的工作就保不住,姐夫當時在縣獸醫站工作。二姐最後還是生了一個男孩,姐夫就被開除工作務農了。

大哥結婚後,第一胎生的是男孩,還算幸運。在當時農村,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兩年後還可以申請生第二胎;如果第一胎是男孩,那就不可能再讓生了。大嫂還是懷上了第二胎,大隊的計生幹部就天天到家裡來,逼著去做流産,不然就要抓人,扒房子,搶糧食,牽牲口。我那時七八歲,看到那些人到家裡來,惡狠狠的,非常害怕。大哥和嫂子出去躲起來了,我很害怕他們把我的父母抓走,怕他們把糧食搶走。對農村人來說,糧食就是一家人的活路。後來嫂子生下了第二胎,是個女孩,真是謝天謝地,總算兒女都有了。最後還是得交上千塊的罰款,那時的農村來說,可不是個小數目。一家人一年到頭也掙不了一千塊錢哪。

四姐結婚時,我已經在讀高中了。很不幸,四姐第一胎也是個女孩,在農村怎麽可以沒男孩呢。也許你會說,怎麼那麼迷信,怎麼那麼重男輕女?可是在農村,女孩嫁出去是人家的人,男孩才是家裡的頂梁柱,沒有男孩,就是死絕戶,被人看不起,被人欺負。生活在那個環境,誰能超脫啊。那時一胎化已經是絕對的了,不管第一胎男孩女孩,第二胎是不可能的,除非第一胎是殘疾。

四姐的女兒臉上長了很大一塊胎記,因此特意申請為殘疾,然後申請生二胎。也就是說,第二胎一定是男孩,四姐才可以解脫。這簡直是四姐的災難。四姐懷上後,就滿懷期待去檢查,檢查後就是哭,又是女孩,無奈流產。又懷上了,又去檢查,還是女孩,又流産。四姐已經是又黃又瘦。姐姐再次懷上的時候,我也工作結婚了。我跟四姐說,如果是女孩,你就生下來吧,我來養著。四姐苦笑了。這次還是女孩,姐姐沒有馬上流産,她也一定是於心不忍,可是沒有人能幫到她,到差不多七個多月了,還是做了流産。幾次流產之後,四姐終於生下了一個男孩。

四姐的兒子長大後不是很成器,現在在中國,男孩女孩高興就在一起不高興就散。四姐的兒子跟一個女孩好上了,住在一起,女孩懷孕了,女孩的父母不願意,要求賠償,不然要告上法庭。賠償要幾十萬,姐姐哭了,我知道其中的因緣,一定是姐姐流産的孩子來討債了。四姐一家辛辛苦苦打工掙的錢全賠給女方了。四姐的兒子又找了對象,要結婚了,彩禮要二十幾萬,結婚辦酒席下來花了三十幾萬。我說怎麼化那麼多錢?四姐說,現在女孩少,媳婦不好找,人家要多少錢都得給,不能讓他打光棍。現在四姐一人打兩份工,夜班完了接著白班,得掙錢還債。

一開始說的懷雙胞胎男孩流產的是三姐的女兒。三姐也算幸運,雖然被罰被嚇唬,總算生了一男一女。女兒還去了城裡工作。可是城裡也不容易,要供房,孩子要上學,對於要來的兩個男孩真是害怕了。三姐說,現在男孩結婚,彩禮要幾十萬,將來兩個兒子,還不把人為難死?還有,三姐說,她鄰居家的男孩,跟三姐的兒子差不多大,三十多了,到現在還沒結婚,找不到老婆,像他那麽大找不到老婆的在農村很多,因爲那時候生了一個男孩就不給再生了,農村女孩少男孩多,很多男孩找不到老婆,愁人哪。

我從小經歷了因為家裡兄弟姐妹多而缺吃少穿的日子;又親眼看到姐姐哥哥在中共計劃生育的逼迫下,失去親生骨肉,失去工作,失去健康的身體,也親身體驗了中共計生政策給自己帶來的恐懼,給家庭帶來的磨難;又親眼目睹了姐姐的下一代爲了生存,不得不再次捨棄自己的骨肉,重演著上一代的悲劇。

這樣的悲劇什麼時候可以結束?作為一個普通人,連生兒育女這樣簡單的事情都不能自己做主,爲了生,爲了不生,都要付出代價。

中國老人講,多子多福。誰不希望自己家裡人丁興旺,誰不想兒孫滿堂。可是中共的統治讓人這基本的天倫成了奢望。要麽不讓你生,要麽讓你生不起。

最近剛剛看到一篇報導,12年前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對夫婦,在得知他們未出生的嬰兒患有脊柱裂,將會終生殘疾時,選擇讓孩子出生而不是流産。他們這一決定改變了兒子的命運,展現了對生命的珍惜和尊重。父親查德說:「現代生物學表明,有一條不可複製的DNA鏈,從受孕的那一刻起就定義了一個獨特的人。拒絕尊重一個人的尊嚴,就是羞辱所有人的尊嚴。

是啊,對一個生命的珍惜和尊重,也是對所有人尊嚴的尊重,哪怕是一個殘疾人。而中國人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怎樣的情況下,開始變的漠視生命,變的麻木不仁?是因為政府的壓力讓我們無法尊重生命的尊嚴?是因為生存的艱難讓我們顧及不了太多?可是我們所做的一切真的是無所謂的嗎?

據修煉有功能的人看到,許許多多醫院的門前屋內空中飄著許許多多小嬰兒的靈體,有的四肢不全。這些小靈體無處可去,很可憐,就是那些被流產的小生命。我為這些小生命感到悲哀,也為母親們感到難過,是誰讓我們對自己的骨肉如此絕情?

我請求慈悲的神救贖這些可憐的小生命,我請求慈悲的神寬恕這些無知的父母,這一切都是中共的罪。中共沒有人性,逼著母親傷害自己的孩子。中共的統治讓百姓生活的如此艱難,如此沒有尊嚴。

中共百年,為禍百年,百姓之痛。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Angelababy現場稱體重 自曝生二胎確切時間
被追問何時生二胎 林心如笑答:這題跳過
自曝為何生二胎不經老大同意 張歆藝逗樂網友
月工資付不起托兒費 大陸東北人不敢生二胎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中共為何懼怕「薩德」系統?
【十字路口】中共整肅頻頻 中國經濟爆七大警訊
【微視頻】疫情意外打破中國多個奧運項目壟斷
【有冇搞錯】網遊精神鴉片風波 中共宣傳口互搏
【馬克時空】EA-18G咆哮者 多次「擊落」F-22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