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襲擊事件兩週年:香港警察成了獨裁打手

人氣 213

【大紀元2021年09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enedict Rogers撰文/溫芳編譯)兩年前的今天,香港警察(如果他們還配稱作警察的話)在九龍旺角太子地鐵站口,不分青紅皂白地襲擊了進行民主抗議的人士,造成嚴重的流血事件。

這個曾經被認為是「亞洲最好」的警察機構公布的視頻震驚了全世界。我也感到相當震驚,至少包括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在香港回歸大陸的最初五年,我生活在香港。我一直覺得香港的警察和英國的警察沒什麼兩樣——不算完美,但是很專業。雖然我沒有很多需要和他們打交道的地方,但是從僅有的幾次接觸來看,我覺得他們很文明、很有禮貌。有幾次,我要去尖沙咀警局探望一些巴基斯坦難民,他們請求我給他們帶麥當勞快餐,警察同意了。那時的警察很友好。另外在1997~2000年間有幾次,我向香港的警察問路。那時我從來不會害怕香港警察,也很尊重他們。可是今天,他們讓我感到噁心。他們已經變成了一夥流氓。

第二,我很熟悉太子地鐵站。以前我在去九龍灣上班的路上,總是要經過太子站。那時我是香港iMail的一名記者。每個星期天我還會去尖沙咀再過去四站的地方,光顧那裡的安德魯教堂。那裡離油麻地和旺角很近,我經常在那裡會友。

第三,現名為Jim Wong,以前名為Hon Bo Sun的年輕民權活動家兩年前在太子站被打、被捕,他成了我的朋友。去年,就在太子站事件周年紀念的前一個月,我和Jim在倫敦見面了。我們一起吃了一頓晚餐。餐後,他讓我照張相。我以為是留作私人紀念,但是他讓我把它公開在社交媒體上。他說人們都以為他失蹤了或死了,他想讓人們知道他還活著。他讓我在推特上寫:「#HongKongers:我想告訴你們,831事件的Hon Bo Sun沒死。他活得好好的。很榮幸今晚和他見面了。」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今天、以及自那之後香港所發生的一切,讓我覺得心頭沉重。

在過去兩年裡,香港發展鎮壓的速度和力度讓所有人震驚:使用的武器包括警棍、橡皮彈和催淚彈;鎮壓的事件包括民主人士被立法機構驅逐、利用嚴厲的「國安法」監禁大量政治家和人權活動家、蘋果日報被迫停刊,以及最近出台的新電影審查法。香港的自由已經被中國共產黨快速強力地摧毀,令人髮指的程度僅次於塔利班進軍喀布爾和緬甸一夜之間的政變。這可能正是習近平這麼快就和阿富汗、緬甸內比都(Naypyidaw)交好的原因——他們志趣相投,是一丘之貉。

自從831襲擊事件之後,香港每天都籠罩在恐怖之下。並不是說每天都會發生兩年前那樣暴力的肢體衝突,但是氣氛就是那樣的令人恐懼。香港人現在每天都要面對的問題是,哪怕非常普通的行為——和國外的朋友通個電話、和外國記者聊聊、對新的政策提案評論幾句,或是表達一個觀點,都有可能導致自己被關進監獄。

這不是我所知道的香港,我認為香港不應該變成這樣。當香港被交回給中國政府的時候,說好了實行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在政權交接之後的最初十年裡,的確是那樣,可是在過去的兩年裡,這個承諾被徹底撕毀。

我知道自己給這家勇敢的報紙《大紀元時報》寫文章,會遭到不公正的待遇,就像我以前給《蘋果日報》撰稿所遭遇的一樣。在《蘋果日報》停刊前整整一年裡,我每週都向他們投稿。我很自豪能夠給這些勇敢的報紙寫文章,他們敢於批評中共,這是現在沒有幾家媒體願意做的事情。我知道中共的信仰和行為,完全與法輪功學員所秉持的「真、善、忍」的原則背道而馳,這正是中共憎恨的價值觀。

這並不意味著我認同這家媒體上發表的每一篇文章、或是法輪功學員的所有觀點。同樣的,我也並不認同《蘋果日報》發表的所有文章。但是,把我們凝聚在一起的是更深層次的東西,是從基礎上對自由的信仰:言論、宗教、想法、良心、信仰、集會、結盟和媒體自由。這些是中共大陸人渴望已久的、而香港人現在被剝奪了的自由。

看看周圍的世界,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自由現在已經受到威脅。

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我們看到自由世界把阿富汗人民交給了專制的塔利班政權。美軍在那裡二十年後,看到那裡女性的地位和其它一些自由得到顯著改善。

對於緬甸的危機,我們看到自由世界一片寂靜。儘管美國、英國、歐盟等實體在十年前就支持這個國家進行民主改革,可是沒有任何實際的能量注入去捍衛這些脆弱的自由、去挽救緬甸今天面臨的人道主義災難。

我們看看香港,面對公然背叛人民和公約責任的行為,我們做了什麼?是的,英國向港人發出了慷慨的移民邀請,值得稱讚,其它國家也跟隨了。是的,美國對香港提出了制裁。但是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來自自由社會聯合的力量,對北京和香港的官員有針對性地實施最嚴厲的制裁。這才會告示天下,警察在太子站打人的事情、囚禁民主人士、壓制不讓百姓發聲、關閉媒體,或摧毀媒體自由都是不可接受的。

儘管我們的領袖現在看起來在撤退,而我們在香港朋友,包括我的朋友Jim Wong正提醒我們,那些在前線為自由而戰的人們並未放棄。讓我們繼續以#FightforFreedom發文。不然的話,我們將都會被專橫的警察在地鐵站任意暴打。

作者簡介:

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是人權活動家和撰稿人。他是英國非政府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的創辦者之一、國際人權組織婦女地位委員會(CSW)東亞地區資深分析師、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聯合創始人兼副主席,並且是顧問機構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終止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和停止維吾爾種族滅絕運動(Stop Uyghur Genocide Campaign)的成員。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2 Years on From Hong Kong’s Prince Edward 『831』 Attack: From Police Violence to Police Stat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周儀謙

相關新聞
陸慷已任中聯部副部長 曾被指是中共外交戰狼
傳承港人抗中共 六四舞台劇《5月35日》倫敦上演
【時事軍事】艙口敞開 俄羅斯坦克設計的災難
Beyond黃家駒墓碑遺照遭損毀 2人被刑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