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60)政局詭異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19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六十章 政局詭異

歷史軌跡發展到了一個拐彎的時刻,也是一個關鍵時刻。

觸發內部變化必須外部給予極大的壓力,讓內部各分子重新組合,重新定位。吳偉光和老師許一坐在窗下探討、分析目前黨內各種勢力組合。

和總理祕書的深入交流,讓許一明白黨內這些貌似開明的派別,並沒有擺脫「改良」思想,依然企圖以更換領導人來圖存,維持黨國體制。

這不符合吳偉光以及身後的過渡委員會將中國體制改變為美國體制的思路。但就目前來說,雙方有一定階段的重合,就是換一尊,保持國內穩定。

其後的道路要看吳偉光以及過渡委員會對局勢的掌握,尤其是對軍隊的掌握,掌握軍隊、暴力機關成為關鍵。

好在吳偉光身後有個強大美國做支撐,讓各方勢力忌憚,也是吳偉光改變中國的信心來源。

為了促使李佐城以及他身後軍事集團的轉變,美國艦隊又在南海三亞一帶海域展開軍事演習。

這讓李佐城膽戰心驚,不知道美國人的企圖,是否像對南沙諸島採取的措施一樣,連根拔起三亞的核潛艇基地。

三亞核潛艇基地停泊著目前中國最先進三艘095型核潛艇,但是就是這樣最新型的核潛艇仍然達不到現代戰爭隱蔽、突襲的要求。據說此潛艇已啟動,處在日本的美軍監聽裝置像是聽到拖拉機開動一樣,被在日本基地的美軍監聽員戲稱之為「維吉尼亞野牛」。

雷根號航母艦隊在距離三亞核潛艇基地五十海里海域展開了實戰演練,F-35隱形戰機從甲板騰空而起,向著三亞飛去,沿著中國12海里領空邊緣巡航飛行。

海南艦隊司令部作戰室一片靜默,吳司令員面對著顯示屏內,沒有絲毫雷達偵測到飛機反射信號,但前方觀察站則不斷報告,用高倍望遠鏡肉眼發現了五駕美國戰機低空掠過三亞海域。

這種挫折感折磨著作戰室每個人員,如果這些美國戰機飛抵司令部所在地上空,目前的中國雷達根本沒有反應,也就不會進行導彈跟蹤、擊落,他們這些人就成了現成的靶標。

巨大沮喪感讓吳司令坐不下去,走出了作戰室,在門外面對蒼鬱的椰林點燃一根煙,拿起軍事機密電話向西山的軍委聯合參謀部匯報情況。

李佐城聽完匯報,心裡如山般沉重,指示吳司令以不挑釁、不出海的避戰原則應對,避免給美軍找到藉口,給予南海艦隊毀滅性打擊。

這實力的差距,確實讓軍人的熱血冰涼,讓各種勇敢成為笑話。

又是一個月黑風高夜,美軍的軍事演習終於結束了,艦隊呈扇形編隊向著日本海方向緩緩駛去。

整個南海艦隊各級官兵長長舒了一口氣,總算挨過了這痛苦的一週,想像中雷霆暴雨般的打擊沒有降臨。也許美國還在恐嚇、威脅階段。

可是在水下深處,一艘常規潛艇的艙門漸漸打開,三艘魷魚狀的水下裝置緩緩駛出三個艙門。停頓一下,靜默無聲、快速地向著南海艦隊戰略核潛艇的基地駛去。

這是一種美軍最先進的水下推進器,採用的是增壓泵提供推力,水流衝擊都在艙殼之內,充分保證了水下靜音,躲避聲吶的探測,而且能夠360度旋轉,改變方向,靈活機動。

殼體採用高聚酯材料覆蓋,能夠防止超聲波探測和淺水電磁波探測,渾身黝黑,猶如一艘快速游動的鯊魚。

三艘水下推進器潛入核潛艇基地,逐漸接近了三艘巨大的095型核潛艇停靠的泊位。遵循美軍演習期間禁止出海的命令,三艘核潛艇已經停泊了一個多星期。

推進器潛入核潛艇的中間位置,釋放出深水高爆水雷,貼服在核潛艇的底部,便轉舵悄然離開了。

李佐城提交了一份完全防禦性的作戰方案給一尊,很快被一尊叫到西山堡壘辦公室。

「你這是作戰方案啊?你這是烏龜縮頭。」一尊將一疊文件扔到辦公桌上訓斥道。

「以我們目前的裝備,只能在美國全面打擊時候,堅壁清野,保守好我們的重要裝備,以圖後議。」李佐城不急不躁地解釋道。

一尊靠在龍椅椅背上,望向側旁就座的軍委副主席,副主席點頭道:「主席,佐城的方案,我已經看過,而且諮詢了其他專家,確實如此。」副主席幫李佐城緩頰,李佐城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哦?我們的軍力如此差勁嗎?只能被動挨打。」一尊有點不相信地望向李佐城。

「是的,目前在常規軍力方面,我們沒有辦法對美軍產生威脅。」李佐城肯定地回答。

「不是有航母殺手嗎?」一尊問道。

「這個導彈不但理論上沒有可行性,就是實驗中也證明不可行。」李佐城再次說道。

「美軍就如此不可戰勝嗎?連造成威脅都不可能嗎?」一尊口氣有點不耐煩和急躁。

「如果沒有地面衝突,我們確實無法讓美軍受到傷害。」李佐城回答道。

空氣又一次沉悶,三個人都不作聲,只有冷氣「絲絲」地作響。

「那以你們的判斷,美軍會對我們發動攻擊嗎?」隔了一會兒,一尊無奈問道。

「以美軍過去的作為,他們不會輕易對主權國家發動攻擊,但是如果他們實現不了他們政治、經濟的要求,他們有可能封鎖我們海域、空域。」李佐城小心說道,知道會得罪一尊,但目前也不得不說了。

果然一尊擰起眉毛,有點惱怒地看著李佐城。這個李佐城越來越不聽話。

看到情形又有點失控,禿頂的軍委副主席又出來緩頰:「佐城只能以軍事的角度說話,這是他的工作,政治的判斷還在於您。」

一尊想發火,聽到副主席的話,緩緩了呼吸說道:「嗯!我們不能輕易答應美國政治、經濟的訛詐,那會動搖我們的國基,大不了讓他們封鎖去。」

聽到這話,李佐城又一次失望地低下頭。在如此軍力懸殊情況下,只有妥協,以政治的方式解決這次危機,但是這位一尊依然沒有認識到未來封鎖狀態下,國是的艱難。

不用說整個外貿徹底崩潰,就是國內的糧食、石油的供給都會發生短缺,無法支撐目前經濟運轉的需要。

當然這些道理就是李佐城這個外行都看得清清楚楚,而這位一尊似乎還沒有看清楚。

李佐城帶著憂鬱、煩躁的心情離開了西山堡壘一尊辦公室。回到自己房間接到一位老首長的電話,互相問候後,約李佐城出來見見面。

這位老首長在李佐城還是連長的時候,觀看過李佐城的軍事訓練,對李佐城前期的提拔起到重要作用。

之後,老人退居二線,有幾十年沒有見面了,但李佐城還是念舊。

他知道老人不關心世事,一心在家裡頤養天年。但目前國是艱困,也許想向李佐城打聽點什麼,李佐城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也是想向老首長討教點辦法。

兩天後,李佐城輕車簡隨,帶著兩個參謀,駕車向著京城郊區外一個軍事俱樂部出發了。名義上是會見一些國內外軍事專家,開一個軍事形勢務虛會。

當走入會議廳時候,李佐城感到這個聚會不簡單,裡面坐著不僅僅是老首長,還有幾位前常委、前總理以及副總理。

李佐城迅速轉換了心情,在老首長的牽引之下,一一向各位前輩領導人致意問候。

大家就坐,喝著茶,氣氛似乎緊張起來。

還是坐在首席的前總理開始問話:「佐城,今天在這裡不期而遇,也是我們這些老同志想了解目前中美軍事衝突的前景,你不要錯怪徐老啊。」前總理為老首長打圓場。

「哪裡啊!總理,如果不是目前環境不容許,我應該一一拜訪各位前輩,討教治軍方略。」李佐城謹守本分,謙虛回答。

「佐城還是非常用心的!大家可以敞開談,這個國家不是那個人的,是我們大夥的。」徐老倚老賣老地發話了。

「佐城,中美發生軍事的可能性有多大?」另一位前常委直接問話。

「大概有八九成。」李佐城思考一下,回答道。

話音一落,整個房間安靜下來,大家臉色發灰,空氣沉鬱凝重。

「依你看,中國能保住沿海陣地嗎?」又是前總理發話了。

「沒有一成把握。」李佐城老實回答。

「這都啥事啊,情況糟糕到這步,我們還啥也不知道呢!」一位前軍委委員抱怨道。

「是啊!這種情況應該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如此發展下去,這個國家要亂了。」另一位前副總理也說道。

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李佐城低頭沉默不語,可以想見這批政治老人的態度,如果中美徹底到了熱戰局面,他們在海外資產都保不住。

「佐城,如何避戰有方案嗎?」前總理總是聚焦關鍵問題。

「有!就是政治妥協。」李佐城乾脆利落回答道。

房間裡又陷入沉默狀態中。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家很快明白了唐浩年的打算,以民意對抗對方強大的武力,裹挾國際社會的支持,讓對方使用武力投鼠忌器。
  • 過去民間遭到搶劫,百姓還可向官府報案告狀,政府要派軍警捕捉定罪,但這幫子穿著制服拿著共產黨發的令箭、不須開花臉的強盜,可以用各種名義大規模公開行搶,但人民無法告狀。
  • 上海各界開始發起聯署,支持新成立的聯邦共和國,顯然背後勢力想以民意支持脅迫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讓步,但也有不同的聲音,希望舉行公投以決定上海、浙江是否獨立。
  • 現在這些原共產黨頭目越俎代庖,搶先占據制高點,成立所謂滬浙聯邦共和國,就是想繼續他們的統治。
  • 看了《孫中山文集》,深為他博大的遠見所懾服。而縱觀《毛選》,盡是歇斯底里的嚎叫。
  • 時至今日,每個人都從不同管道了解京城發生的事情,所以對未來充滿迷茫
  • 事敗後,印尼人民恨透毛共,但他們把仇恨發洩在無辜可憐的華僑身上,因此千千萬萬華僑被害、被驅趕,商店被搶、被燒。
  • 畢竟何金元不同於何光,他是軍事幹部,就是未來軍隊改變,在軍隊也有一席之地;而何光作為政工幹部,只能退役,另尋出路。所以兩人的心態、想法不一致的。
  • 各個省市的武警部隊也是隱患,他們大多和地方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是地方政府維穩的打手,如何解決他們也是一個費思量的工作。
  • 上述在戰爭中不幸死去的千萬以上的中華兒女,他們都是有血有肉,有爹有娘,如果沒有共產黨的叛亂造反,和出兵國外,他們本來不會死,完全可以和父母兄弟親人團聚在一起,創造出幸福美好生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