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重磅報告 揭中共多手段操控海外華媒

【大紀元2021年09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北報導)近日,法國國防部下屬的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IRSEM)公布重磅報告,揭露中共在海外各領域的統戰內幕,包括其如何通過各種手段,滲透、掌控幾乎所有海外中文媒體

IRSEM於9月20日公開這份名為《中國(中共)影響力行動》的大報告。報告指出,在1980年代後期,海外中文媒體還具有多元化和批判性。因為當時,華人移民主要來自台灣和香港,即使來自中國大陸,特別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往往也是中共異議人士。

再後來,來自大陸的移民潮改變了海外華人社區的移民結構,也對許多國家的中文媒體產生影響:只要是華人人口較多的地方,中共就對當地中文媒體有所控制。他們通過收購、拉攏,以及指使當地華人社團施壓等手段,達到對媒體市場的「準壟斷」(Quasi monopoly)。

用微信等手段控制澳洲中媒

以澳洲為例。2016年7月,悉尼《太陽先驅報》和墨爾本《時代報》報導,一位不願透漏姓名、曾在澳洲親中共中文媒體工作的前編輯承認,「近乎95%的澳洲中文報紙都被中共不同程度收買」。

此次IRSEM報告指,中共對澳洲中文媒體的滲透,主要問題並不是直接融資。在被分析的24家公司中,只有一家——環球凱歌國際傳媒有限公司( Global CAMG Media)——為中共官方擁有,中宣部下屬的中國廣播電台(CRI)持有其60%股份。另外兩家公司 ,即太平洋傳媒集團和南海文化傳媒,與中共有間接財務關聯,擁有這兩家公司的澳大利亞人,是與中共統戰部下屬企業進行合資的公司的所有者。

報告表示,中共滲透媒體的主要問題,在於社交媒體微信,這是其用來控制海外中文媒體內容的主要工具。

在澳洲,微信有七十萬到三百多萬的日常用戶,已「成為該國用中文傳播消息的最主要媒介」。微信有兩個版本,「微信」和「WeChat」。根據該公司自己描述,它們是「姐妹應用程序」:微信用於中國大陸用戶,受中共法律約束,受到更嚴格審查;WeChat是國際版,同樣受到審查,但程度較輕。

然而,WeChat只允許媒體所使用的「官方賬號」每月發布四次,每次最多發布八篇文章;微信則沒有這些限制,只要是在中國以個人或組織的名義註冊即可。這個差別,「鼓勵」了澳洲中文媒體在中國註冊微信,使它們直接受中共審查。

由於不知道北京的準確界線到底在哪、什麼話是可以說的,媒體們於是轉向自我審查,以減免帳號被封。2020年,澳洲關注度最高之一的微信號主編表示,為了不在無意之中跨過「紅線」,她選擇遵照《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界線。

報告還披露,獨立於微信的其它澳洲中文媒體,也在很大程度上實施自我審查,避免批評中共,同時避談新疆 、西藏、法輪功、台灣,以及海外民運這五個話題。

而除了以上提到的滲透方式,北京使用的手段還包括:商業聯繫(持有這些媒體的集團,可能在其它領域有在華經濟利益)、統戰滲透(被分析的24家媒體集團中,有12家的高管為統戰組織成員)、利用廣告施壓(廣告是媒體的主要收入來源,批評中共的出版物將被封殺,導致財務枯竭,順從中共的出版物則會得到獎勵)。

中共慣用「胡蘿蔔+大棒」 北美、歐洲淪陷

IRSEM報告繼續指出,在美國,「獨立的中文新聞市場被《僑報》(The China Press) 和美國中文電視(SinoVision)頻道壟斷,這兩家媒體自成立以來就被中國(中共)當局祕密控制,其內容直接來自中國(中共)官方媒體。」

在加拿大,除了《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NTDTV),中文媒體也幾乎全被中共控制。但是,這兩家媒體不僅受中共打壓,加拿大當局有時也怕惹惱北京,從而對他們進行限制。比如2005年,時任中共主席胡錦濤到訪渥太華,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台無法參加相關活動;2010年胡第二次訪問,也出現同樣情況。

為了把中文媒體塑造成他們想要的模樣,中共慣常使用兩種「武器」:胡蘿蔔和大棒。胡蘿蔔指鼓勵媒體自我審查,以換取商業利益;大棒指通過恐嚇、威脅、騷擾,給海外記者在中國的親屬施壓,解僱「不聽話」的記者,或停播那些被認為「異議」的節目。

中共還試圖「規範」海外記者,在當地或中國對他們進行培訓。例如,2014年,總部設在溫哥華的統戰組織「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將北美親北京勢力的華語媒體都聚集到一起。

在歐洲,甚至還沒有大量華僑居住的國家也成了被中共關注的對象。歐洲大約有一百家中文媒體,主要位於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和西班牙。

德國中文媒體的總部多在法蘭克福,它們大部分被「和諧」,變得非常一致——非常親北京。在法國巴黎, 1983年,《歐洲時報》(Nouvelles d’Europe)在中共駐法國大使館的支持下成立,該報以中、法、英、德四個語種發行,是歐洲眾多中文媒體的「保護傘」,組織過許多活動。

此外,歐洲中文媒體在1997年成立「歐洲華文傳媒體協會」,該組織經常出現在「世界華文傳媒論壇」或「海外華文新媒體高峰論壇」等歐洲或中國的活動中。

被中國市場引誘 台媒自我審查

除了在歐美國家動作不斷,中共對台灣媒體的操控也不容忽視。

IRSEM報告稱,自2000年以來,台灣開始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大陸;2005年,大陸取代美國和日本,成為台灣第一商業合作夥伴;2010年簽訂《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後,台灣對大陸的經濟依賴更為明顯。

除了經濟,各領域的組織、協會、海峽兩岸論壇也同時呈指數增長。在這種環境下,不少台灣媒體被巨大的大陸市場所吸引,開始被「同化」。

怎麼同化?報告指,自我審查當然必不可少。

中共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陸續給《聯合報》(UDN)、《中時電子報》(China Times, 現名「中時新聞網」)等少數幾個台灣媒體權限,允許它們在大陸印刷發行。但是,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兆年指出,這兩份台灣報紙在中國的發行量,仍僅限於在某些地區,只針對某些組織和個人,比如台灣公司、外國公司、五星級酒店和台灣相關研究所。

同時, 北京只允許台灣電視台在包括北京在內的幾個中國城市設立辦事處,條件是停止播放法輪功相關節目。這一要求實際上導致自我審查,因為「大部分計劃進入中國市場的台灣媒體因此噤聲,不再製作與法輪功相關的報導和電視節目」。

此外,獨立派 「綠媒」以及在任何情況下都主張民族身分的媒體,也會出於商業原因而配合中共。

比如,三立新聞台(SET TV)建立之初親台灣民進黨、反中共,但2008年後,因該台總裁想到大陸做生意,三立開始進行自我審查。一項數據分析證實,2010年以來,三立關於天安門六四事件的報導數量只減不增;北京還要求該台停播原本非常受歡迎的脫口秀節目「大話新聞」,因為此節目特別反中共。

於是,這一目標被逐步執行:首先,該節目不被允許談論刺激中共的話題(如天安門六四、達賴喇嘛、維族活動家熱比婭·卡德爾等);接著,節目不許邀請大赦國際台灣分會主席、親西藏活動家等有「顛覆性」嘉賓,也被禁止批評中共。最終,三立在2012年5月取消「大話新聞」。

報告認為,這說明 「中國(中共)因素 」不僅導致自我審查,甚至會取消一個頗受歡迎的電視節目。

至於其它台灣親共媒體,網絡媒體「大師鏈」(Master Chain)2018年成立於台北,是第一家被中共認可的台媒,不僅被授權在大陸設立辦公室,而且在大陸進行廣播。

該媒體從一家名為Hasdaq的公司收到一億美元的資助,Hasdaq在美國註冊,但總部位於香港。 大師鏈的僱員中,有台灣前國安局局長楊國強,以及台灣前軍情局局長張勘平等熱門人物。

為抵抗中共對台滲透,台灣當局於2019年底出台《反滲透法》。法案生效後,大師鏈立刻強烈反彈,更宣布於2020年1月1日起暫時「放棄台灣市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法國重磅報告揭中共全球滲透 震動法國
法國重磅報告披露中共迫害法輪功(1)
法國重磅報告披露孔子學院真面目
法國報告稱「中共最大的敵人是它自己」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思想領袖】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謎】神探李昌鈺 前世竟是他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