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恆大負債拖累 清潔公司老闆為生存賣房賣車

人氣 3241

【大紀元2021年09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夏雨綜合報導)中國房地產巨頭恆大陷入困境,無法支付巨額欠款,也拖累了承包恆大業務的其它公司。恆大欠一家清潔公司2,000萬元人民幣(310萬美元)款項未付,導致這家公司瀕臨破產,公司老闆不得不賣車賣房還債。

路透社9月28日報導,50歲的郭輝(Guo Hui,音譯)被朋友和同事稱為「輝哥」,因無法從恆大那裡拿回欠款,他不得不賣掉了自己的保時捷卡宴(Porsche Cayenne),把公寓掛牌出售,以籌集現金還債和支付員工工資。

「我們已經聯繫了(恆大)負責人,但他們要麼說沒有錢,要麼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結清款項。」郭在廣州天河區一條街道一棟大樓後面的辦公室裡說。

他的遭遇是中國恆大集團陷入困境後無數供應商的典型案例。恆大曾是中國最暢銷的房地產開發商,今年夏天因負債3,050億美元陷入困境。

來自四川的郭輝在二十多年前創辦了自己的清潔公司飛雲(Feiyun,音譯)。郭認為自己是白手起家的。他說,他自2017年以來一直為恆大工作,他在6月份開始面臨難題,恆大占公司業務的90%,當時恆大發行的商業票據停止付款。

中國恆大沒有立即回應路透社提出關於郭輝說法的置評請求。

「我們處於非常被動的境地。」郭輝說。

郭輝的公司為廣東省的恆大公寓提供清潔和維修服務,確保新建築在展示給潛在買家之前保持清潔。

郭說,自己的公司大約有100名固定員工,並根據需求使用700到800名承包商,其中大多數是來自內陸省份的打工者。

「坦率地說,恆大確實欠那些為之努力的普通打工者。」他說。

幾個月前,郭有一個300人的團隊,為位於廣東省西南端的高端湛江恆大外灘花園數千套公寓做清潔工作,簽訂了兩份總計約15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合同。

「他們(郭僱用的員工)為我們日以繼夜地工作,我盡我所能用我的貸款償還他們(工資),但我只能應付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款項)。我們還欠他們大約200萬元。」郭說,他指的是參與三個不同項目的員工欠款。

第二天,郭開車到一家保時捷經銷店,把他認為是自己辛勤工作後獲得回報的象徵物品出售。他要求在文件簽署後再在車裡坐一次。

「這就是恆大的情況。」他在經銷商處說,並補充說他現在只能等待政府和法院採取行動。

郭輝的公司不是唯一受恆大拖累的企業,路透社9月17日報導,吳雷(音譯)在華中地區經營著一家小型建築公司,他說過去兩年公司都接受中國恆大以商業票據抵付款項,但如今隨著恆大的商票價值可能打水漂,吳雷的公司也瀕臨存亡關頭。

「我們承包恆大工程,所以我們即使沒有先付錢,供應商也放心提供原材料。現在供應商起訴我,法院凍結了我的財產,我已經把車賣了。我還有員工等著我付薪水。」他說。

郭輝、吳雷及許多有類似遭遇的人所面臨的困境,凸顯出商票在中國地產行業廣泛使用的情況。地產開發商愛用商票,因為商票不會被算進有息債務。開發商為承建商及材料供應商開商票,承諾一段時間後兌付,通常是一年以內。

9月13日,恆大集團位於深圳的總部出現混亂場面,大約100名不滿的投資者擠在大廳裡,要求償還貸款和兌付金融產品。現場氣氛緊張,抗議者試圖衝過攔阻通往電梯通道的安全線,但沒有成功。「恆大,還錢!」他們高呼。

恆大的困境不僅擾亂全球市場,還讓投資者以及數十萬未完工公寓的買家面臨不確定性。而中共政府至今對目前局面保持沉默。

責任編輯:李寰宇 #

相關新聞
恆大汽車部分項目停工 欠薪欠款情況恐惡化
中國多省突發限電令 各方分析原因及影響
恆大汽車終止A股上市 股價已跌去近97%
分析:中國大舉限電 恆大後又一經濟衝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南海內鬥激烈 習近平連讓三步
【拍案驚奇】習拚連任 一天換下5省「一把手」
【新聞看點】財新被踢出白名單 胡舒立麻煩了?
【新聞大家談】全球食品價格大漲 北京遇挑戰
【財商天下】全球物價大漲 中國面臨滯脹危機
【秦鵬直播】中共演繹真實「魷魚遊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