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台海兩岸的昨日今日和明日

【大紀元2022年01月27日訊】台灣有民國,大陸有中國。兩岸的社會和兩岸的人,隔著一條淺淺的海峽朝夕相望,各自在不同的制度下過著各自的生活。有人說,台灣從明朝起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明朝沒有共產黨。那個時候鄭成功是選擇歸順大清還是延續大明,不過是多一條辮子和少一條辮子的區別。但現今,中共手握著號稱世界第二大的經濟和第二強的軍隊,要統一兩岸,將兩千三百多萬有投票選舉權的台灣人引上馬列的「共同富裕」 之路。何去何從,進退之間的區別卻意味著是擁有還是失掉自由。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兩岸百姓都面臨著選擇,但要看清選擇的優劣,卻不能不了解歷史的過去,不可不知道選擇的結局。

主權的核心是人權

談到台灣的地位問題,筆者就不由得想起過去的一位從中國來美多年的同事。這位老兄是一典型的理工男,平時不太關心時事,唯獨在台灣問題上是位一碰就炸的超級憤青。平時中國同事們在一起聊天的時候,只要他在場,大家都不會去觸及台灣問題,以免尷尬。

有一回與他單獨相處的時候,交談時興致所至,不知不覺間就聊到了與台灣相關的話題。直到看到他臉色逐漸發紅,表情開始進入鬥雞狀態,筆者才意識到已經誤入了雷區。由於是一對一的談話,不會讓他在多人面前丟面子,所以筆者就索性問了他一句稍具挑戰性的問題:既然台灣對於你的愛國理念如此重要,你就給台灣人做一個統一的榜樣嘛:放棄你的美國籍,回國定居好了。否則你對兩千三百多萬台灣人和對你自己,豈不是搞了個雙重的愛國標準?

這位仁兄當時一愣,幾乎是條件反射地說:「台灣當年被美蔣分裂出去了,回歸只是個遲早的問題。」我注意到他在說「美蔣」一詞時臉上的一絲不自然,就半開玩笑地說:「孫中山和蔣介石等民國早期的領袖們在歷史上從未加入過中共,但中共的第一代領導人都曾是民國人,毛澤東和周恩來等人甚至加入過國民黨,當過國民政府的官。所以如果問是誰分裂了中國,只能說中共把中國從民國分裂出去了,怎麼能說是美蔣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了呢?」

問完問題之後,我本來已經做好了他會發飆的準備,但沒想到他在愣了幾秒鐘之後,居然啞然失笑地說:「也對啊,老蔣當年是被趕到台灣去的,不是他自己想去的。也談不上搞分裂。」

中共從1949年起就一直在喊要統一台灣,當時蔣介石還在世。中共的宣傳是把蔣說成出賣中國的罪魁禍首。1975年4月5日,蔣介石在台灣去世。新華社和其他中共官方媒體當時的報導是:「國民黨反動派的頭子、中國人民的公敵蔣介石,4月5日在台灣病死。」該報導還說:「蔣介石自從1927年背叛孫中山先生領導的民主革命以來,一直作為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代表,堅持反共反人民,獨裁賣國。」

中共在80年代開始搞開放之後,出於對台統戰的需要,不再說蔣「獨裁賣國」。相反開始說蔣希望中國統一,以此作為統戰國民黨的手段。從那以後中共就以民進黨替代「國民黨蔣匪幫」,成了所謂分裂中國的對立面。

然而蔣介石終生追求的是剿(共)匪戡亂,不是與中共統一。但中共並不在乎蔣介石的內心是如何想的,也不在乎歷史上發生了什麼。中共只關心其宣傳是否能夠對台灣起到統戰作用。

台灣人為什麼要捍衛自己的政權的獨立,蔡英文在今年中華民國雙十國慶演講中解釋得很清楚:「因為中國所設定的路徑裡頭,不會有台灣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更不會有兩千三百萬人的主權。」

在民主國家,政權的作用是用來維護選民所喜愛的生活方式的。因為政治領袖是民眾選的,而民眾選他們的目的就是要他們來保護自己所喜愛的生活。只有在中共那種制度之下,政權才會變成黨統治百姓的工具。

所以,蔡英文的話說得非常明白:台灣人需要維護台灣的主權,因為放棄主權就意味著失去民主的生活方式,失去民主的政治體制所保護的基本人權和自由。台灣人之所以選蔡英文當中華民國的總統,就是因為台灣的民眾認為她會為台灣人的自由挺身而出。

大華府地區台灣僑社2021年5月22日舉辦汽車遊行,呼籲國際社會支持台灣加入世衛(WHO)及世界衛生大會(WHA),並感謝美國政府對台灣的支持。(大紀元)

中美在台灣主權問題上的分歧

中共一直以海峽兩岸的「唯一合法政府」自居,而大部分國際社會出於歷史原因對中共的這種說法並沒有提出反對。問題是,在日新月異的國際環境下,這種默許還能持續多久?

中美關係是整個中西方關係的核心,也是這種「唯一合法」說辭得以存在的主要原因。中美關係的基石是中美之間在1972、1978和1982年相繼簽署的三個《聯合公報》。要看懂這種「唯一合法」說辭的過去與未來,就不能不回顧這三個《聯合公報》。

中美在1972年尼克森訪華後簽署了第一份《聯合公報》。在這個《公報》中,雙方各自表述自己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中共的立場是:中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而美方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是:美方僅僅「知道(acknowledge)」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且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在中共使用的官方中文版本中,英文版本中的「acknowledge」一詞被翻譯成「認識到」。(英文版:The United States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中文版:美國認識到,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使用Acknowledge,而不是明確地使用agree(贊同)或support(支持),這就是美國在台灣問題上模糊策略的由來。

美方當時的這個立場,是尊重海峽兩岸政府的做法。國民政府當時還處在剿匪戡亂時期,口號還是反攻大陸。所以美方的表態就是表示知道台海兩岸的各自立場而已。這裡的關鍵是:美方並未表示支持,也未表示贊同中方的說法。

後來與中共建交的大部分國家都採用了類似的做法,使用「acknowledge」、「understand」、「respect」或「take note of」等類似的詞彙,以避免直接否認台灣政府的主權存在。

中美在1979年外交關係正常化之前於1978年的12月發表了第二份《聯合公報》。美方在《聯合公報》中承認中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並在台灣問題上對其1972年《公報》的立場做了少許調整,僅僅表態「知道(acknowledge)」中共官方認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立場。這裡的關鍵是,美方不再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這種說法是台海兩岸的共同立場。美方只表態「知道」中共官方持此一立場,但對該立場繼續不表達明確的贊同態度。

這裡必須指出的是:在1978年的《公報》中,美官方所使用的英文版的「acknowledge」一詞在中共官方使用的中文版本中成了「承認」,而不是英文acknowledge一詞的原意——「知道」。這可以說是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中在中英文兩個版本中對台灣主權歸屬最早出現的帶有差異的表述。也就是說,英文版說美方知道中共的態度,而中文版卻說美方贊同中共的態度。

(英文版: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cknowledges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中文版:美利堅合眾國政府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在中美1982年《聯合公報》的中英文版本中,雙方基本延續了1979年《公報》在台灣問題上雙方的基本立場。美方的英文官方版本仍使用「知道(acknowledge)」一詞,而中文官方版本則繼續使用「承認」作為對應。也就是說,英文版再次說美方知道中共的態度,而中文版卻說美方贊同中共的態度。

(英文版: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acknowledged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中文版:美利堅合眾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並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由以上歷史不難看出,中美雙方在台灣主權問題上的立場是有分歧的。美方雖然承認北京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並承諾不與台灣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但卻沒有承認中共政府對台灣的管轄權。美方希望看到台灣與中國大陸兩個政府之間的未來關係由兩岸共同處理和平解決,而中共則是一廂情願地將台灣政府定位為一個地方性的機構。

香港為台灣主權之爭帶來巨變

中共在香港問題上收回一國兩制的承諾,成為決定台灣未來道路的一個歷史性轉捩點,也為台海兩岸的關係投下了一個巨大的變數。

中共在香港問題上收回一國兩制的承諾,為台海兩岸的關係投下巨大的變數。圖為2020年10月25日台北遊行聲援試圖偷渡到台灣途中被中共海警截獲的12名港人。(Sam Yeh / AFP)

周恩來早在20世紀的五、六十年代就開始提出以一國兩制解決台灣問題的設想,香港則成為一國兩制的初步實踐。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失敗讓西方各國猛然覺醒,意識到如果西方承認中共政府對台灣的管轄權,就將直接導致2300多萬台灣人失去民主,失去最基本的人權保障。

於是,在北京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之後,台灣的主權問題和國際地位問題就正式回到西方社會各國政府的議事日程之上。原因很簡單——沒有台灣政府的主權,就沒有台灣人的人權。民主國家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台灣成為下一個香港。

人權大於主權,是以美國為先驅的近代和現代文化的世界潮流。

二戰時期的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在美軍發動諾曼第戰役當天對全美發表的廣播講話中強調:美軍在諾曼地登陸,不是去征服歐洲,而是去為自由而戰。

二戰時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在美軍發動諾曼第戰役當天對全美發表講話,強調美軍不是去征服歐洲,而是去為自由而戰。圖為1944年6月6日,盟軍在諾曼第登陸後登陸拉曼什海岸。(AFP)

美國文化的核心是天賦人權平等,而這個文化在政治體制上的具體實施就是用憲政民主的政治實踐去保護平等的基本人權。從第一代美國的建國之父開始,西方人就已經意識到對人權的最大挑戰是政府的權力。政府的權力越大,管得越寬,個人權利的空間就越小。所以保護人權的一個基本出發點,就是限制政府的權力。這就是人權大於政權,政權服務於人權的理念。

外交是內政的延續。人權大於政權的內政理念在外交上的延續,就是人權大於主權的外交政策。美國的軍隊在過去一個多世紀裡在全世界範圍內東征西討,卻從不將打下的疆域變成自己的殖民地。相反在每次戰爭的勝利之後,都會出錢出力去說服當地的社會建立其自己的民主制度以保護其自己的人權,就是這種外交政策的具體體現。

在台灣歸屬問題上,台灣在1895年清王朝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之後,就不再是中國的一部分。1951年日本作為二戰的戰敗國,遵從《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與國際社會48個戰勝國簽署了《舊金山和約》,放棄對台灣的主權。但由於國共兩黨的政府都沒派代表參與,所以在《舊金山和約》中日本僅僅是單方面放棄了對台灣的主權,條約本身並未對台灣的歸屬做任何說明。依照《國際海洋法》,台灣在該條約之後成為了無主島嶼。

麥克阿瑟將軍率美軍在二戰中從日本手中收復台灣並依照杜魯門總統的命令對台灣實施占領,按海洋法對無主島嶼的主權界定,美國本來完全有資格依法宣布對台灣的主權。但美國並未這樣做,而是將台灣歸還給自己二戰時期盟友:國民政府。這個過程本身就是美國的基於人權大於主權的外交政策的體現:對其他民族人權的尊重。

中共從未有人權大於政權的概念,所以更不可能理解民主社會對人權與政權這兩者之間孰重孰輕的擺放。想讓北京的領導人感同身受地理解已經擁有自由的民眾對失去自由的切膚之痛,幾乎不可能。

香港在英國統治時期雖然基本沒有民主選舉的權力,但香港人的基本自由卻是在整個英國民主制度的保護傘之下。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之後,香港人表面上雖然被賦予了選舉的權利,但卻失去了英國民主制度這個保護傘,所以香港社會在主權移交後失去其自由和基本人權的保障,就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香港在主權移交之後短短不到25年所出現的變化,給了西方社會所有對中共政治體制改革持有幻想的人一記前所未有的重錘,讓這些人意識到:幻想中共會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讓台灣人擁有基本人權是不切實際的。維護台灣社會基本人權與自由的最好方式,就是保衛政府的主權地位。用台灣自己的民主制度去保護其自己的人權。

所以,要想保衛台灣的人權,就必須先捍衛台灣的主權。

武統台灣師出無名

中共一直在叫囂武裝統一台灣,但武統台灣師出何名?

《孫子兵法》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所以古來成大事者用兵,無不講究師出有名,因為師出有名是人心所向的基礎。

而中共要武統台灣的理由只有一個:世界上只能有一個中國——一個由中共領導的中國。這個理由在被中共謊言洗了腦的中國人耳朵裡,聽起來好像滿有道理的。

但仔細想想,道理在哪裡呢?

綜觀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歷朝歷代天下分而治之的時候多了,想完成統一的智者,無不以順從天意和符合民心為出發點謀圖大業——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是也。所有完成天下大業的領袖在用兵出征前強調的,無不是天意和民心。只有強盜在出動火拼之前才會強調唯我獨尊。

3000多年前,周武王伐紂,會師牧野。出征前歷數商紂王的種種暴行,為翦除暴政而出兵——師出有名。中共一直叫囂武統台灣,但師出何名?

3000多年前,周武王伐紂,出征前歷數商紂王的種種暴行,為翦除暴政而出兵,師出有名。中共如武力犯台,能說出台灣值得被討伐的理由嗎?明 仇英〈帝王道統萬年圖〉之周武王。(公有領域)

100多年前,蔡鍔通電全國、起兵討袁。電文開頭24個字「天禍中國,元首謀逆,蔑棄約法,背食誓言,拂逆輿情,自為帝制」,即師出有名。

中共如果武力犯台,能說出台灣有什麼值得被討伐的理由嗎?台灣是亞洲民主的典範,中共能明目張膽地說其目的是要消滅台灣的自由民主嗎?台灣是引領亞太地區科技和金融的重要國家之一,中共敢說其目的是要控制台灣的高科技和金融產業嗎?

台灣是引領亞太地區科技和金融的重要國家之一,中共一直叫囂武統台灣,敢說其目的是要控制台灣的高科技和金融產業嗎?圖為台灣半導體製造商台積電在台灣中部科學園區的工廠。(Sam Yeh / AFP)

中共當然不會傻到去說這些。所以中共武力犯台的理由只有一個:這個世界上只允許有一個在共產黨領導之下的中國。

也許有人會站在中共的立場上問:這還不夠嗎?

當然不夠!別忘了,當今世界上經濟總量排名前十的國家中,中共是唯一的一個非民主政府,中共也是這十個國家中唯一的一個共產極權政府。

台灣不是香港。中華民國政府是一個從1912年起就存在的主權政府。民國更是一個忠實地實踐了孫中山所設想的通過軍政、訓政、進而到憲政的過程,將中國由帝制轉變為民主的國家。世界上的民主國家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中共入侵台灣而袖手旁觀。原因很簡單:如果台灣變成了下一個香港,那下一個台灣又將會是誰?

台灣的民國與大陸的中國,一個小,一個大。但小與大並不能代表錯與對。如果中共僅僅因為其控制的地盤比台灣大而覺得自己就是兩岸當然的統治者,這就是以大欺小,以強凌弱。在國際社會的眼中,沒有任何的正當性。

以「一個中國」為名兵發台灣,其結果將是與整個民主世界為敵,也是與國際社會的大多數國家為敵。

——轉載自《新紀元https://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夏禱:彩虹護守的土地 為什麼世界不能失去台灣
麥克阿瑟的韓戰及台灣預言
王赫:中共怎麼盤算對台戰爭?
惠虎宇:也談台灣的領土歸屬問題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民航系統不單純 涉黨內倒習操作?
【秦鵬直播】不讓戴口罩 李克強和習槓上了?
【新聞大家談】中共催生與民斥「最後一代」
【遠見快評】美媒曝東航墜毀是人為 東航回應
【馬克時空】德國「俄夢」初醒? 援烏防空導彈、自走炮
【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