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怎麼盤算對台戰爭?

人氣 6212

【大紀元2022年01月15日訊】台灣面臨的最大危險是中共發動戰爭。中共是否或者何時發動戰爭?這不能用台灣、美國的邏輯來思考,而是要從中共的角度來推演。而由於中共獨特的意識形態、決策機制和黨文化,中共的思維方式迥異於正常人,因此搞清楚中共是怎麼盤算對台戰爭,是有效應對中共的首要前提。

一、中共視統一台灣為實現百年目標的一大標誌 將不惜發動戰爭

中共是個野心勃勃、長遠打算的怪獸。1920年代成立之初,只有幾十個人,仰仗蘇聯,就要與國民黨爭奪革命「領導權」。竊國之後,毛澤東就想當「世界革命」(至少是「亞洲革命」)的領袖。鄧小平上台後,面對國民經濟瀕臨崩潰、中外差距巨大的現實,搞「改革開放」,要「韜光養晦、有所作為」,提出「三步走」。

所謂「三步走」,即通過國民經濟翻番地增長,第一步,到1990年,解決溫飽問題;第二步,到20世紀末實現小康;第三步,到21世紀中葉,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準。之後,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等「三步走」修改為「兩個一百年」,即在中共成立100年之際(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及在中共國成立100年時(2049年)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見中共19大修改的《中國共產黨章程》)。

什麼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呢?就是把美國拉下馬,中共獨霸世界。為推進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習當局又提出在當今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東升西降」,一方面要全面推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核心是「戰狼外交」),另一方面要加速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終結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策略,認為自己「強起來」了。

具體到台灣問題,立場從過去的「防獨」變成了「促統」,必要時或時機有利時「強統」,即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要脅。對台,雖然中共從未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但在鄧小平那裡,更多是指「我們不能把自己的手捆起來」,「這是一種戰略考慮」;而到習近平這,就是一種現實選擇了。2019年1月2日「習五條」提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2020年以來,對台軍事威脅大幅提升,台海成了「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戰爭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不再是過去的抽象了。這是從中共戰略目標、大勢角度講。

中共對台灣的立場從「防獨」變成了「促統」,以武力相要脅。圖為台灣空軍2021年7月15日發布共機動態,共軍一架運8反潛機下午侵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ADIZ);空軍派遣空中巡邏兵力應對、進行廣播驅離與防空飛彈追蹤監控。(台灣國防部提供)

二、中共政權交織著理性和瘋狂 非理性決策防不勝防

中共的經濟、科技實力,目前比美國還差一大截。中共不管是要達成「十四五」規劃和2035遠景目標,還是2049年成為「強國」,都不可能主動與美國和西方世界「脫鉤」。從這個角度講,中共雖已是第二大經濟體,但仍有求於美國和西方,在實力趕上去之前,不大可能與美國和西方反目。

另一方面,普遍認為中美差距在縮小,中共的狼子野心日益暴露。美國對此已有所認識,舉兩個例子,一是美國前總統川普最看重的「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2015年出版《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二是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2021年7月8日出版新書《長期博弈:中國取代美國的大戰略》(The Long Game: China’s Grand Strategy to Displace American Order)。美中之間,即使不打「新冷戰」,戰略「競爭」也會越來越烈。國際戰略格局加速向中美兩極對抗方向演變。美國和西方世界對中共發動台海戰爭的抑制力越來越大。

再從歷史角度看,中共竊國後主要打了四場仗。1962年的中印戰爭和1979年的中越戰爭,都是邊境之戰,主要影響兩國關係,對國際戰略大局無大衝擊。而1969年的中蘇珍寶島戰鬥,就有比較大的戰略影響了,大大推動了中美關係的解凍。對中共影響最大的,則是1950年代初韓戰,一仗下來,中共完全掉進蘇聯懷抱,中美20年不能接近。美台聯盟,美國扶持日本,在亞太構建針對中共的三道「島鏈」等。其中甘苦,中共自知。

現在,如果中共悍然發動對台戰爭,其影響勢必超過韓戰,成為國際戰略格局轉換的樞紐,遠遠超出中共的控制力和想像力。從這個角度講,如果中共政權保持「理性」,以「百年目標」為重,認為時間對其有利,「統一台灣」就不是當務之急。

但是,中共政權向來有「理性」的一面,又有「瘋狂」的一面,兩者長期交織著,共同左右著中共的決策。「瘋狂」的這面不時發作,顯示了中共難以預測、極其恐怖的一面。例如1930年代,中共自身生存都成問題,卻在「蘇區」大反「AB團」,自相殘殺;又如1957年的「反右」、1958年的「大躍進」、1966至1976的「文化大革命」、1989年的「六四」、1999年至今的迫害法輪功等。

1930年代,中共自身生存都成問題,卻在「蘇區」大反「AB團」,自相殘殺。圖為江西省興國縣瀲江書院牆壁上寫著「打倒勾結軍閥進攻革命的AB團」的標語。(Sino Yu/維基百科)

從「瘋狂」這一視角研究,中共悍然對台戰爭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

三、中共當局發動對台戰爭的兩種可能

當前,中共當局日益向左轉。去年11月,中共六中全會又一次抬高習近平的地位,提出「兩個確立」,即確立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為習近平明年「二十大」三連任加冕。但是,這反映的不是中共的強大,而是虛弱,需要習近平來當苦主,苦撐局面。

這表現在台灣問題上,就是中共當局顯得越來越強硬、僵硬。一方面,中國外表光鮮、內在衰敗;另一方面,又有「理性」和「瘋狂」的雙重作用,中共當局對局勢的判斷可能走向兩個極端。

其一,中共當局判斷(判斷不一定正確):「東風」已經壓倒了「西方」,對台滲透已奏其效,台灣已經喪失抵抗意志,而美國和西方國家也陷入困境、自顧不暇,無心無力援助台灣,對台作戰已經穩操勝券,如摧枯拉朽。

其二,中共當局末路狂奔,孤注一擲。「改革開放」後,就中共時運而言,2008年北京奧運到頂點後,就走下坡路了,這主要有四個表現:一是經濟增長率開始持續下墜;二是內鬥加劇,被迫從「九龍治水」轉向「定於一尊」,政治生態惡化;三是社會控制極端化,民怨沸騰,廣大民眾日益覺醒;四是國際環境逆轉,全球反共潮起。如果危機突發,當局為掌控形勢,不惜發動台海戰爭。

結語

進入2021年,台海局勢越發緊張。10月26日,台灣國防部長邱國正稱,當前的台海緊張局勢是他從軍40多年來最嚴峻的時候,並警告台灣海峽存在發生擦槍走火的風險。可謂是危急之秋了。

2021年10月26日,台灣國防部長邱國正稱當前的台海緊張局勢嚴峻,並警告存在發生擦槍走火的風險。圖為台灣海軍首艘沱江級艦「塔江艦」7月27日交艦,邱國正(前排中)和與會貴賓合影留念。(軍聞社提供)

這時,台灣尤須戒除兩種錯誤的思想。一種是「中共不敢打」:喊了幾十年「狼來了」,大家都聽出了老繭,不把中共的現實威脅當回事。另一種是「首戰即終戰」,兩岸實力相差太大,台灣打不了,沒法打。

的確,台灣有台灣的難處。但是,中共也有中共的難處,發動對台戰爭也是不容易的。目前而言,台海戰爭並非必然爆發,關鍵處不在中共,而在台灣。因為中共總是想打台灣,一直在找機會,在這點上台灣不能有幻想;如果台灣幻想,就等於給了一個機會,誘使中共出兵。

另一方面,中共軍力相對台灣的優勢是否足以使中共冒險一戰?中共能否應對美國的直接軍事介入?這些問題中共自己都拿不準,台灣怎麼能自我露怯、滅自己志氣?戰爭是對一個政權的全面的、嚴格的、甚至終極性的考驗,戰爭意志比戰爭實力更重要。從某種角度講,台灣是否有足夠的戰爭意志,是台海戰爭是否爆發的一個關鍵因素。退一萬步講,即使戰爭爆發,戰爭意志也是決定戰爭勝負的一個關鍵因素。總之,命運掌握在台灣人自己手裡。

假設在沒有外援的極端情況下,中共打過來,台灣還打不打?有沒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之志?台灣只有把這個問題想清楚了,形成全民共識,才有立足之地,從容策劃與美國、日本及西方國家的聯合,爭取世界的支持。

另一方面,台灣目前正處於近20年來最為有利之國際處境,去年美日、美歐、北約、七國集團等峰會都罕見地關注台海局勢,幾乎可以肯定的說,如果中共武力犯台,美國一定會軍事介入的。但是,這不應是台灣反擊中共進犯的依託。從某種角度講,台灣的抗共意志影響著美國的支持程度。如果台灣像阿富汗政府在塔利班進攻中不堪一擊,美國的救援就無多大意義了。

看看今天的香港、西藏、新疆,台灣人願意過這樣的日子嗎?台灣的出路就七個字一一「中華民國在台灣」,堅守「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之心,天必助之。

因為,天助自助者!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夏禱:彩虹護守的土地 為什麼世界不能失去台灣
麥克阿瑟的韓戰及台灣預言
王赫:支持立陶宛 歐盟須直面挑戰
永不停止的謊言與暴力 從「長津湖戰役」說起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烏衝突 普京會開戰?四大關鍵點
【百年真相】親歷兩場「政變」的華國鋒
【新聞看點】蔡鄂生涉經濟政變?中紀委罕見措辭
【秦鵬直播】蔡英文讚蔣經國反共保台 引發熱議
【軍事熱點】美日航母迄今最強力量展示
【探索時分】大和神盾 日本最新雷達有多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