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街頭公共電話鈴開始響啊響 是誰在撥打

人氣 12359
標籤: ,

【大紀元2022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編譯報導)智能手機的興起使得北京的公共電話亭多年來一直未被充分使用。但在今年7月的一個週六,一個公共電話卻開始驟然響起鈴聲。連續幾個星期來,每週六都有一連串的電話打來,每一個電話都是來自遼寧葫蘆島居民的求助。

美媒「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10月3日報導說,路過的好奇行人和志願者會拿起電話接聽。

「空氣中不斷瀰漫著刺鼻的、類似杏仁的氣味。我們在家裡幾乎無法自由呼吸。」7月的一個下午,一名叫洪宇(Hong Yu,音譯)的女士在電話的另一端說,「我的喉嚨很痛,好像有人在抓它一樣。」

洪宇是居住在中國遼寧葫蘆島市的271萬居民中的一員。當地居民說,他們多年來一直飽受一家鋅廠和多家農藥和化學品公司排放的嚴重污染的摧殘。

遼寧葫蘆島市居民求助無門 堅果兄弟發起「求助電話亭計劃」

NPR報導,儘管中共在理論上有一個允許任何中國公民向北京的國家領導人反映意見的請願系統,但葫蘆島居民說,他們多年來一直受到阻礙和騷擾,這凸顯在中國,即使是最小的社會異議,現在也會被廣泛的數字監控和在線審查機器所扼殺。

記錄葫蘆島城市空氣污染的網上請願書和博文很快就被網絡審查員刪除了,洪宇和她的鄰居們向省環保局和市政府辦公室提交的幾十份正式投訴均被忽視。

葫蘆島人求助無門的困境引起了行動藝術家「堅果兄弟」的注意,他經常會通過一種特殊的表現手法來反映環境問題。他還用各種裝置將自己的嘴夾住,包括一個寫著「閉嘴」的面罩,以抗議中共的審查制度。

為了幫助葫蘆島人,堅果兄弟想出了一個辦法,即用北京的公用電話作為污染受害者的求助熱線。希望用這種方式來引起人們對葫蘆島污染的關注。

「當地政府以犧牲我們的健康為代價來發展經濟。我們需要幫助,才能讓我們的聲音被聽到。」洪宇說。

居民們開始撥打265英里外的北京公共電話,拚命地試圖在中國的政治權力中心引起人們的注意。

堅果兄弟隨後在電話亭貼了一張海報,並在網上號召志願者來接電話:「每週六,下午3點到5點,讓我們向北京的這個公共電話請願,而不是撥打市長的熱線電話。」

洪宇被拘留獲釋後被脅迫拍認錯視頻

葫蘆島是一個礦產和天然氣豐富的城市,那裡的鋅冶煉廠仍然是亞洲最大的冶煉廠之一。

據環境保護組織「綠色和平」稱,該市所在的遼寧省,污水中排放的重金屬成分有近一半是葫蘆島造成的,其空氣中的鉛含量也遠遠超過了允許的限度。

根據2022年公布的一份監管清單,該市仍然是重工業密集區,有194家工廠被當地環保部門認定為高排放工廠。名單中近四分之三的工廠屬於金屬和化工行業。

試圖在網上分享有關空氣污染的信息幾週後,在公共電話上交談的女子洪宇被葫蘆島當局拘留了24小時。獲釋後,她發布了一段抖音的認錯視頻,視頻中她似乎處於壓力之下。NPR說,該視頻很可能是在脅迫下拍攝的。

「我在之前的視頻中編造信息以獲得點讚。」洪在認錯視頻中說,然後為分享有關鋅污染的「虛假信息」道歉。

「實際上,葫蘆島的生活很棒。」她補充道。

污染受害者的最大挑戰:如何躲避監控

NPR說,這樣的數字和政治控制使得外界即使接觸葫蘆島居民也是一個挑戰。一小群志願者正在與堅果兄弟合作,拍攝電話亭項目,收集污染受害者的證詞,同時又不要引起眼尖的當局的注意。

「最大的挑戰是,污染受害者都在使用中國製造手機,而且這些人年齡都有點大,所以他們對數字工具很陌生。」加密專家李宇晨(Li Yuchen,音譯)說。他一直在幫助居民繞過中共審查員,使用現成的開源軟件工具躲避監控,這些工具在中國不常用,政府很難盯住。

李宇晨說,自己希望這些居民能夠被更多的人注意到。「只要有一個人學會了如何使用開源軟件,我就覺得有希望。我沒有特定的目標;行動主義的意義在於實踐本身。」他說。

而現在,有人正在干擾葫蘆島居民的努力。這個「求助電話亭計劃」開展一個月後,在北京公共電話亭接聽「熱線」求助電話的人變成了自稱是在附近居住的憤怒人士。他們在接聽電話時告訴葫蘆島居民,別再打電話了,沒人在乎。

9月下旬,當NPR試圖撥打這個公共電話時,電話不再響了。

NPR說,葫蘆島居民向相隔數百英里外的北京撥打求助電話,足以諷刺葫蘆島當局對居民訴求的無視。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二十大前 中共加碼打壓網絡言論生存空間
村霸謊稱被打傷 無辜村民入獄 法醫揭真相
中共在30多國設54個警站 加拿大至少3個
前北京市市長王安順被免職 曾兩度被貶職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